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85章 动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推背图》关乎天相派传承之秘,这事情牵扯的可不光是林白一人,而是天相派千百年来的传承。所以林白下定决心,不管耗费多大的努力,找到《推背图》之后,一定要将最后四页留在自己手中,哪怕最后和故宫博物院的人撕破脸皮也要去做!

“你小子不是打算我们要是不给你,就去硬抢,或者再把这玩意儿从故宫博物院的保险库里面偷出来吧?”看到林白神色变幻不定,沈凌风眼珠子一转,瞬间便想到了这小子心里边在念叨着什么小九九,便笑骂道。

林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道:“你也知道,我们天相派的传承向来就单薄。而今有了淳风祖师遗留之物的踪迹,我怎么着也是这一代的天相派宗主,要是不把传承之物拿回去的话,就算是以后到了九泉之下也要愧对列祖列宗啊!”

“少给我在这打马虎眼,就你小子的那点儿心思我还能不知道……”沈凌风听着林白这不着四六的话,伸手拍在他肩膀上,笑道:“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会向上面据理力争的,只要说那最后四页的内容不是关乎国家命运,一定留给你!”

林白也清楚,沈凌风向来不是那种喜欢开玩笑的人。而今既然他说出了这样的话,等《推背图》找到之后,必然会给自己尽心尽力去争取。

“林白,你对偷走《推背图》的那人有没有什么眉目?”沈凌风抽了口烟之后,朝四下看了看,见周围安静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林白摇了摇头,沉声道:“他们事情做得滴水不漏,想找到线索很难!现在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偷窃《推背图》的那人肯定和卜能是一伙的。当初他们的计划必定就是让卜能以阴煞漫城制造骚乱,然后再趁机来盗窃!能让一名蛊师死心塌地追随,那人的来头绝对不小!”

“看起来咱们是真要去找找陈老了,他老人家应该清楚华夏而今还有什么不世出的相术高手!”沈凌风听完林白的话之后,心凉了半截,叹了口气,道。

林白闻言点了点头,诚如沈凌风所言,而今想要找到那人的踪迹无异于大海捞针,除了找一位对奇门江湖中前辈高人了如指掌之人,来缩小寻找范围之外,别无他法。

陈白庵的居所在富强胡同附近,林白和沈凌风两个人没费多大会儿功夫,便开着车子赶到了那四合院的门口。磨砖对缝的青灰色砖墙,房脊高耸,檐下是漆成朱红色的大门,上面镶着一对碗口大的铜钹,门侧挂着一副对联:酒后成诗雅,茶与悟道深!

“老爷子还真是好兴致,我原以为他老人家随便什么地方将就着就能住,没想到搞得还这么讲究!”看着眼前这庭院深深的四合院,林白不由得苦笑道,要知道陈白庵素来狂放不羁,这房屋搞得这么讲究,实在是和他的性子有些不合。

沈凌风也不搭话,走到门前径直便把门给推开了,熟门熟路的带着林白就朝里走去。外面看起来简洁无比,但里面却是辉煌多彩,青砖墙面上一律刻成浮雕,‘松下问童子’、‘渔樵耕读’、‘钟子期听琴’可谓是应有尽有,有情有景,叫人百看不厌!

而刚往里一走,却是迎面一道影壁,影壁上刻着陈抟祖师睡禅画面,在影壁前面竖立着假山石,种了碧桃、海棠,还有一些不知名的花草。此时正是阳春三月季节,花香拂面,纵使林白和沈凌风心中压着许多事情,但闻到这香味也是一阵阵的心旷神怡。

“我说大早上怎么着就有喜鹊在那喳喳直叫,感情是你们这俩稀客过来了!”绕过影壁,便到了四合院内的主房门前,听到响动,藤椅上半靠着正在晒太阳的陈白庵眼睛缓缓睁开,朝着二人扫了一眼之后,起身嘿然笑道。

林白冲陈白庵拱了拱手,朝着四下看了几眼,啧啧出声,然后笑眯眯道:“陈老,还真看不出来,您老人家还好这个调调。这四合院位置不但刚好在燕京龙脉的肚腹之间,风水极佳倒是其次,但就这布置不知道甩了我那套多少条街,早知道我当初就该把您这套收了!”

“你小子还真是贼不跑空,但凡是见我就想弄走点什么东西!”陈白庵抓起身侧的一个痒痒挠朝着林白肩膀轻轻一敲,然后笑着对二人问道:“说吧,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就是时间久没见您老了,想着过来看看您老身子骨怎么样。今儿过来一看这模样,我也就放心了!”林白笑着调侃道:“不过也真出乎我意料,实在是看不出您老这么旷达的人,居然收拾出来这么一处精致的宅子!”

陈白庵哼了声,笑骂道:“敢情在你眼里,老人家我就得住狗窝啊!臭小子,不就是昨天出了一把大力,现在就在我这开始喘上了。你小子的为人我还不清楚,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儿,有什么事儿需要老家伙我出力的,尽管说吧!”

“我们这次来的确是有事要请教您老人家。”沈凌风恭谨的冲陈白庵微微欠了欠身子后,接着道:“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推背图》被人趁着昨晚的混乱偷了,盗窃那人借的是以步法勾动天地元气掩盖身体之术,我们来就是想问问您老,而今奇门江湖中这样的人还有多少?”

“以步法勾动天地元气掩盖自身行踪,这手段可高了!”陈白庵闻言脸上笑容尽消,缓缓坐在藤椅上,朝着两人扫视了几眼之后,沉声接着道:“这件事情和昨晚的那桩子破事儿之间是不是也有牵扯?”

“陈老您果然慧眼如炬,一眼就看透了!”林白笑眯眯的调侃了句之后,正色道:“您老人家在奇门江湖中的门路广,认识的人也多,想来应该认识些不得了的人物!我也不瞒您,那本《推背图》是我们淳风祖师的真迹,而且后面还有四页记载的乃是淳风真人的毕生所学!”

陈白庵闻言登时倒抽了一口冷气,李淳风在奇门江湖中可以说是一个几乎被奉为真神的存在。卜算预测之术的最巅峰,无非就是去推算历史车轮转动的轨迹,可这位主儿直接推算到了后世两千余年之后的场景!简直就可以说是奇门江湖中的伟大标杆!

而且最后四页按照林白的说法,是李淳风毕生所学的话,这东西不管是放到奇门江湖什么人眼中,都是一块散发着莹莹宝气的珍宝。要知道而今华夏奇门江湖中诸多传承都已断绝,若是有人得到《推背图》后的这几页传承,定然能笑傲于奇门江湖之中。

如此拥有吸引力的东西,任是什么人不会动心!陈白庵深吸了几口气,等自己心神稍稍平复了一些之后,沉声道:“按照你们俩的说法,我倒是想起了两个人,不过这两个人辈分比我和天元道兄还要高,天元道兄都已不在,他们两位恐怕更是早就不在人世了!”

“那现在就没有办法了么?”林白听到陈白庵这话,脸色顿时犹如死灰一般,眼瞅着自家祖师的遗物快到眼么前了,可是线索却就此而断,这也太叫人蛋疼了吧!

陈白庵闻言淡然一笑,轻敲林白脑袋,缓缓道:“亏你小子也是国际相术大赛的第一名,还说开创了什么十二字测算,怎么事情到了跟前,连你自己的本事都忘记了!”

“果然还是急不得,这一急却是连自己的本事都给忘了……”陈白庵一语点醒梦中人,林白心中懊恼不已,被《推背图》后的事情这么一搅合,自己怎么着就犯了这样的迷糊!

陈白庵笑吟吟的看了林白一眼,道:“别打自己脑袋了,本来就傻,再拍一会儿就真成傻子了!走吧,跟着老人家我去静室洗手奉香,准备推算《推背图》的下落!”

洗手上香之后,林白、陈白庵和沈凌风三人按照三才位置盘膝坐下一人手中握着三枚铜钱!,静坐凝神,使自身心境和天道之间产生一种奇特的呼应之后,口中喃喃念诵不停,而后将手中铜钱朝着地上掷下。

叮当九声之后,屋内重新归于平静,而后三人缓缓开眼,朝着地下望去,这一望不当紧,三人的面色却是瞬间大变!

三人朝着地下掷出的铜钱,竟然没有一人的能够和六爻之中的卦象牵扯在一起。

“连天机都彻底紊乱了,那人果然是好手段!”陈白庵朝着地下扫视良久之后,叹了口气,脸上满是不甘之色,伸手朝着地下伸去,想要将地下的铜钱全部收起来。

但他的手刚伸出来,林白却也是突然伸手,将他的手腕轻轻推到一边。

朝着两人扫了一眼,林白沉声道:“这从八字测算上来看是乱爻像,但从我的十二字测算来说却是一组动爻!巽为风,风天小畜、风雷益;离为火,火山旅,水火未济!大利西北、中南!燕京城内中南方向有人知道这《推背图》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