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86章 奇书迷踪(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八字卜算之术和十二字卜算的不同,便在于十二字卜算能够将八字卜算所不能涉及的更多范畴考虑在内,得到的讯息也更加详细。而且此时林白手中握有河图洛书这个先、后天八卦合一的变态之物,在卜算之时更是如虎添翼!

沈凌风和陈白庵两个人看到的只是地上的卦象,而林白则是将他在故宫博物院保险库内感受到的那股元气波动也加入了卦象之中,虽然那股元气波动极为微弱,而且因为时间缘故变得有些驳杂,但是结合卦象,却还是让林白看出了一些端倪!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看起来老家伙就算是想不服老都不行喽!”陈白庵看着身侧自信满满给自己解释六爻卦象中所显示一切的林白,脸上满是苦笑,不过眼中倒满是老怀安慰之色。

华夏奇门江湖经历了建国后没多久的那一场混乱之后,日渐式微,无数传承断绝,相术大师世所罕见。而假借相术招摇撞骗之辈却是越来越多,而今年轻一辈中有沈凌风这个正人君子把持,再加上林白这个相术卓绝之人督导,想来里相术大兴之时也不晚了!

“而且从六爻卦象上分析,这位于燕京城中南部之人,怕是故宫博物院的内贼!而且沈哥咱们两个之前也见过,那大门上的密匙长达百位,即便是超然卓绝之相师推算,怕也没那么简单取得,没有内贼这事儿绝对没那么容易解决!”林白将地上铜钱收起,缓缓道。

沈凌风点了点头,沉默片刻之后,看着陈白庵温声道:“陈老,事不宜迟,那我就先和林白去找萧行书馆长打探一下看看故宫博物院内什么人居住在燕京城中南方位。您老人家也再帮着我们想想奇门江湖中什么人会有动机来干这事情!”

“去吧!好男儿就该壮怀激烈,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我们这些老家伙一定会好好给你们帮衬的!”陈白庵朗声大笑,挥了挥手,慨然道。

林白、沈凌风两人笑着和陈白庵道别之后,便又驱车重新朝着故宫博物院赶了过去。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那些看守大门的武警小战士倒是也没再拦阻,只是简单询问了几句,便将他们两个给放了进去。

一进到大厅里,林白便觉得气氛有些凝重。朝着一侧一看,却是看到大厅里面多了一个身形中等警衔颇高的中年人,也不说话,正在听着那些刑侦专家们的汇报。

所有的刑侦专家给出的结论都是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推背图》的失踪恐怕绝对不是人力所能为之,要不然监控头的录像带上不会连个鬼影都看不到。甚至有个刑侦专家更是直接断言这是一起灵异事件,可能是故宫内的阴灵所为。

听着这些刑侦专家们的汇报,那中年人的眉头越皱越深。恰在此时,林白听到那刑侦专家得出的灵异结论之后,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中年人闻声抬头,朝着二人扫了眼之后,露出一抹不悦之色,对一侧的萧行书厉声道:“萧院长,这两个是什么人?”

“林少,您和沈兄弟不是去拜会陈老了么,怎么着又回来了,是不是找到什么线索了?”萧行书听到这话,愕然抬头,一看到来人是林白和沈凌风之后,顿时笑逐颜开,急声道。

那中年人见萧行书这幅模样,神色更加不悦起来,厉声道:“就你们故宫博物院随随便便就把人放进来这一点儿,就算是这里面的东西全部都丢光了也不算稀罕!”

“林少,沈兄弟,这位是警部的叶扬副部长,是警部那边派来负责故宫失窃案的专案组组长!”萧行书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尴尬之色,生怕三人之间生出什么冲撞,便急忙解释道:“叶部长,这位是沈凌风,这位是林白,是我们故宫方面对侦案请来的特聘专家!”

沈凌风和林白两个人的身份都无比特殊,其中不但牵扯到了燕京城豪门,而且更有一些不能为世俗之人可知的东西。也亏得萧行书在故宫博物院招商引资修缮这么多年,早就练出来了交际圈的功夫,若是换了其他的学者,恐怕当时就要露馅。

“故宫博物院的事情由我们警部全权负责,你们请的特聘专家就不需要了,辞退吧!就我看这两个人的模样,我看最好还是调查一下他们的底细,说不准东西就是他们弄走的!”叶扬冷眼朝着二人瞥了眼之后,不冷不热道,浑然不把萧行书的斡旋看在眼中。

听到这话,萧行书脸上的神色愈发尴尬起来。这三个人不管是哪个,都不是他能够开罪的起。虽然说他在国家文物局也挂着职位,但是这种清水衙门的能力,如何能跟叶扬这种手里抓着刑侦实权的副部长能够相提并论!

而沈凌风则是国家特殊部门的最高长官,虽然级别只是个局长,但是论起实权和行动的能力,就算是一些冷部门的大部部长恐怕都不能和他相比。至于林白这种根正苗红,权势薰天家庭出来的少爷,而且还被那位大佬垂青的人,就更不用提了!

“警部的事情我们并不牵扯,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向萧院长咨询一些事情,问完就走。”沈凌风不卑不亢的朝叶扬淡淡说了一句后,对身侧的萧行书道:“萧院长,能否借一步说话?”

“站住!今天我看谁敢出这个屋子!现在就给我查这两个人的底!我看他们两个就是案件的嫌犯,说不准这事故就是故宫的人在监守自盗!”叶扬却是一丁点的情面都不给沈凌风,大手一挥,朝着屋外的那些值班警察沉声道。

眼瞅着那些警察们把手铐都提着出来了,萧行书额头上的汗珠子一滴滴滚落不停。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个读书人,自古以来秀才遇到兵都是有理说不清的结局,他也不能免俗。

“好大的官威!查也不查,问也不问,上来就要抓人!叶部长你这官做得是真好!”萧行书不敢言,沈凌风不能言,可林白却是不吃这一套,面带哂笑对着叶扬淡淡讽刺道。

被林白话这么一激,叶扬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神色间的阴鸷气息愈发浓厚起来,厉声道:“都还愣着做什么,把他们给我抓起来!”

“这是干什么呢?这么段时间不见,叶部长你脾气还是和以前一样冲啊!”就在屋内剑拔弩张的时候,从屋外传来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后,满脸堆着笑容的曹建洲伸手推开大门,走进了大厅里面。

看到曹建洲之后,叶扬脸上的阴鸷之色才稍稍减少了一些,堆起笑,朝着曹建洲伸出手,朗声道:“曹主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请您转告首长,我们警部一定会尽快把故宫博物院的失窃案查个水落石出!”

曹建洲脸上的笑意依旧深厚,就在叶扬的手快要伸到他身前的时候,却是笑眯眯的突然转身,然后朝站在他身后的林白伸出手去。这一躲不当紧,却是让叶扬的手径直愣在半空中,也不知道是该收回去好,还是继续伸着妥当。

“林白,首长托我再给你带句话。放心大胆做事,一切有他这个叔叔给你做主!还有就是晚上你回去之后,通知刘老爷子一下,明晚八点中海会举办一场茶话会,希望他和贺老爷子能够准时参加。”曹建洲笑眯眯的握住林白的手摇了摇,眼中笑意深重。

曹建洲话语落下,叶扬一张脸完全成了煞白色。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刚才听到林白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有些熟悉,原来竟然是刘家的外孙,贺家的孙女婿,只是什么时候他又成了首长的大侄子?!

“曹哥放心,话我一定会带到,事情我也一定会办的一妥两当!”曹建洲已然卖出面子,林白又怎么能不收,便笑着开口说道。

曹建洲点了点头,对一侧呆呆站立的萧行书轻笑道:“萧院长,林白不是找你有事情么,沈局长你们三个去外面细谈,我和叶部长两个人说几句话。”

听到有台阶下,萧行书急忙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带着林白和沈凌风朝屋外急忙走去。

“曹建洲什么时候成主任了?他不是之前在国院特勤么?”走出门后,林白有些疑惑的看着身侧的沈凌风沉声询问道,这曹建洲可是给自己解了不少围,也是该重视起来了。

萧行书闻言,急忙道:“上个月的会议结束之后,曹少高升中央办公厅工作,而且他又是首长的秘书,所以大家都叫他曹主任!”

“官运亨通啊!”林白点了点头,沉默片刻后,笑眯眯的盯着萧行书沉声问道:“萧院长,你们故宫博物院有没有什么人的家在燕京城中南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