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88章 奇书迷踪(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龚育之端起身前的茶杯喝下一口之后,盯着林白沉声道:“我妻子现在不在家里,老家来了亲戚,她带他们出去玩去了!”

“恐怕没那么巧吧,我们刚来,您妻子就出门了?”林白笑容依旧,不依不饶问道。

龚育之闻言重重的将茶杯放下,转头盯着萧行书沉声道:“萧院长,如果你们对我不信任,认为是我偷窃了博物院的珍宝,大可以把我抓去公安局,不用这么一而再再而三抓着我妻子不放,在这点上难为我吧?”

说着话,龚育之原本白净的面庞有些泛红,显然情绪被林白这几句话激得有些恼怒。沈凌风见势不妙,连忙给林白使眼色不迭;而一边的萧行书则是手足无措,脸上尴尬之色深重无比。龚育之是他多年的老部下,而林白和沈凌风他有开罪不起,夹在中间实在是难做人!

“林白,要不咱们先回去吧。让萧院长在帮咱们捋捋其他的头绪,看看能不能有别的什么发现……”沈凌风见林白脸上笑容不变,丝毫没有退却之意,便急声道。

林白笑着摆了摆手,将沈凌风的话打断了之后,盯着龚育之沉声道:“你在撒谎!你老家根本就没有来人,而你妻子也不是带人在外面玩,要我说她人现在恐怕是在医院病床上!”

“你胡说!”龚育之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双眼紧紧的盯着林白,面颊更是胀的脸红脖子粗,握紧了手中茶杯,显然一言不合就要对林白动手!

林白毫无畏惧,玩味的盯着龚育之手中的茶杯,淡淡道:“尊夫人得的恐怕是癌症之类的重病,据我所知想要治好这种病,不但消耗精力,而且治疗时间极久,你清廉了一辈子,手里边的积蓄恐怕没办法填满那个无底洞,所以才会被别人利用!”

话音落下之后,屋内的气氛一时紧张无两。龚育之粗重的呼吸声几乎都可以听得到,沈凌风和萧行书紧紧的盯着他,想要看出他面上会有什么变化。

“来这里之前,萧院长给我说了一路你的为人,我也清楚依你的个性,做这种事情恐怕比杀你还要痛苦,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对。”林白叹了口气,温声道:“龚主任你放心,我们不会难为你,只是想知道《推背图》的下落,尊夫人的医疗费我们会付,不会让她怎样!”

林白话音一落,龚育之眼中突然绽放出希望的火花,片刻之后,双手抱着头,突然恸哭出声,口中更是喃喃自语不停:“我也没办法,我也不想!我在博物院辛苦了一辈子,那些宝贝也和我儿子一样,可我能怎么样,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妻子她放弃治疗,死在病床上!”

屋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沉默无言,只有龚育之这个大男人的哭泣声回荡不停,那声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就像是一头失去了挚爱,四处咆哮的雄狮。

“我承认,别人给了我五百万,让我告诉他保险库的密码。我为了给妻子治病,不得已接受了这个条件,你们把我逮了吧!”片刻之后,龚育之伸手擦拭了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将伸手伸到林白和沈凌风二人身前,缓缓道。

萧行书脸色也是变得无比难看,他怎么着都没想到,居然真的和林白说的一般,故宫博物院的内贼竟然是这个兢兢业业为故宫奉献了大半辈子的龚育之,他沙着嗓子,苦笑看着龚育之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也不知道和我说声,再怎么样,我也能给你帮帮忙不是?”

“萧院长你和我一样,都是靠着那点死工资过活,哪里有什么积蓄。”龚育之苦笑接着道:“五百万,不是个小数字。除了这个法子之外,我真想不出来其他的办法!两位,你们动手吧,只要不为难我妻子,就算是把我枪毙了也行!”

“我们不会那么做。”林白摇了摇头,温声道:“我们要的只是龚主任你提供给我们盗窃《推背图》那人的信息,还有《推背图》现在的下落。尊夫人的病需要人照顾,她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你现在不能离开她身边。”

“至于那五百万,你只要把钱交给萧院长当做故宫博物院古建修缮的费用就行了。你夫人的治疗费我们来承担!”沉默片刻之后,林白又加了一句。

林白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说出之后,龚育之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脸颊上满是泪水,原本擦拭的干干净净的眼镜,此时也被氤氲出一片片的白斑。

“和我交易那人从来都没露过面,我只和他在电话里交谈过。但是听声音年纪应该不小了,而且从他的口音,我觉得那个人像是西安那边的人。”龚育之擦拭去眼角的泪水后,道:“你的钱我不能要,那五百万我会还给萧院长。至于我妻子的医药费,我会自己再想法子!”

“我这人什么都缺,但是最不缺的就是钱。这钱我也不是白给你的,等你妻子病好之后,你再带人多攻克几个难关,尽可能的将咱们华夏的老建筑保存下来,不要让以后的子孙只能从图片上看就行!”林白摆了摆手,断然道。

沈凌风也在一边接腔道:“龚主任,这也是他一番好意,你就别推辞了。说实话,就我平时宰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点儿钱对他来说真算不上什么。”

当初那几个女人准备发动关系去欧洲拯救林白的时候,他可是见识过那份家底,而且后来在国际相术大赛的时候,林白一局得胜,单那次进账就有七亿之巨。这些钱加在一起,五百万只是九牛一毛罢了,连他的元气都伤不了。

“老龚,你也就别再书生意气了。林少和沈局长都不是一般人,弟妹一定会得到最好的救治的,你就放心吧!”萧行书伸手拍了拍龚育之的肩膀,接着道:“就跟林少说的一样,等弟妹病好了,让她多支持你工作,多攻克几个难题,造福后代才是正经事!”

你一言我一语,龚育之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只是双手在不停的颤抖,眼泪不停的在往下流。他怎么着都没想到,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必死的结局,却是出现了这样的转机,不但能够让妻子康复,而且他也更是能保住最后的清名。

“林少,我还有一个信息。当初那人和我打电话交谈的时候,有一次电话挂的迟了,我在这边依稀听到那人好像说了什么西安地脉什么的,你们到西安之后可以打听下这方面的讯息。”龚育之的情绪彻底平静下来之后,深吸了几口气,看着林白说道。

西安地脉?!林白闻言眼神一凛,转头朝着沈凌风便望了过去,却是看到沈凌风的眼神也是凝重无比。开封锁龙,燕京地下水脉被拘成阴煞,而今又来了个西安地脉,难不成这些事情是联系在一起的?这偷盗《推背图》的人,难道就是当初骗孔昭苏束缚龙脉的那伙人?!

“这个消息很重要!龚主任你也算是立了大功了!”沉吟片刻后,林白点了点头,笑看着他轻声道:“龚主任你放宽心,你不是那种命中带着晚年亡妻之象的人,尊夫人这次一定有惊无险,平稳过渡之后,定能白头相随,不离不弃。”

“命中带象?”龚育之闻言眼神直跳,盯着林白上下扫视不停,面带犹豫之色道:“难道刚才林少你追问我妻子情况并不是之前就查询过,而是从我面相上看出来的?”

“印堂生暗,黔关云长有失马之惊。龚主任你面颊白净,但两眉中间微微有黑气显现,而且犹如烟子熏黑一般,显然是近亲有灾劫发生。而且你妻子又不在侧,所以我就大胆推测了一下。”林白笑了笑,淡淡接着道:“赤兔有灵,定能失而复得,所以此象属有惊无险。”

“龚主任你可别以为这小子是在忽悠你,我可告诉你,现在就算是有人拿千金出来,恐怕也不一定能让这小子给他卜上一卦!”沈凌风见龚育之久久不语,以为他是对林白的手段不大相信,便笑眯眯的在一边对林白不轻不淡的吹捧了一句。

不过话说回来,他这话倒也真算不上是什么吹捧。林白独创十二字推算秘术,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而且这一手更是在国际相术大赛上搏得桂冠。而今他的大名,已经传遍对奇门江湖有所了解的富商巨贾耳中,如果不是因为他身份特殊,恐怕那些人早就蜂拥而至了!

“我没有不相信,只是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林少年纪轻轻,居然就修习的这样一手好相术,着实叫人心惊!”龚育之闻言急忙摇头,恭恭敬敬看着林白道。

而萧行书在一边也是目瞪口呆的盯着林白,而今这一手一出,他总算是明白自己为什么第一次见林白的时候,就觉得在他面前,好像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无从遁形,感情是因为这货就是一台移动人肉扫描机,大眼一滤,便能够将一个人的信息悉数看透。

话说回来,这样一卦千金,铁口直断之人,在都市中行走该是会有多骇人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