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89章 最美的离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我原本以为像你小子这样的性子,刚才绝对是要把龚育之给拉下马的,没想到你不但没有对他多加刁难,而且还给他解决了大难题,保住了他的清誉。”从龚育之家中走出,和萧行书告别之后,沈凌风坐在驾驶席上,看着副驾驶上有一口没一口抽烟的林白,感慨道。

林白笑着掸了掸烟灰,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做事情向来都是看人。如果龚育之单纯是为了钱财起意的话,我定然是要把他送交到警部。但他是为了保住自己妻子的性命,才行的不得已之事,所以我没必要多加责难。”

“而且你也知道,我家里快要多一口人了!天机难测,虽然说而今天罚不落我身,但是谁也不能预知以后。多做点善事,终归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我也不想等以后孩子长大懂事之后,看到的先是个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社会!”林白犹豫片刻沉声道。

车厢内一片宁静,只剩下车子匀速行驶之时,擦着车身带起的风声。沈凌风默然无语,诚如林白所言,在萧行书和龚育之那样的普通人眼中,林白和他本领高强,手段通天,但却是不知道,在他们头上时刻悬着一把双刃剑,随时都有可能掉落。

天道循环,周而不止。每一步便有可能引起一次涟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五弊三缺的惩罚降下,他沈凌风孤家寡人一切倒也好说,可是林白而今真是不能不小心行事,站在他身后的不光是刘家人和那五个女人,而且还有一个就快要呱呱坠地的小家伙。

“但愿事事如人愿吧!”沈凌风沉默半晌后,从口袋中摸了根烟塞到嘴边,然后正色对林白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是跟我一起去西安,还是在京城等孩子生下来?”

“咱们还等得起么?”林白没有从正面回答,而是对沈凌风反问道。

沈凌风一阵语塞,林白这话的确是实情。开封和燕京两地出现的异动,他们两个都是有目共睹,如果真如龚育之从电话中听到的那般,西安地脉出现异动的话,那样关乎到千万人安危的变数,的确已经不是他们能够预测的了。

而且西安和开封、燕京两地又有不同。天下龙脉出昆仑,昆仑龙脉主秦岭。也正是因为这条龙脉的庇佑,才有了秦王朝的兴隆,华夏的第一次大一统也在此产生,这不但对华夏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且对华夏以后之风水也有巨大的影响。

诚如林白所言,如果事情真和他们所想的一般无二的话,这一仗,他们不但等不起,而且也输不起。失掉西安,前面两次战斗的成功其实也就算是废了!

“那我现在就通知人去准备,咱们两个明天就出发,准备前往西安!”沈凌风犹豫了一下之后,接着道:“我给你留一晚上的功夫,你多跟你家里那几位通通气,也替我致个歉。你这全国各地到处跑,大部分也都是我把你牵扯进来的!”

说实在话,沈凌风现在心里边对林白的确是颇多歉意,先是自己让他去欧洲帮忙寻找阳平治都功印的下落;然后又去了墨西哥帮助寻找司马懿兰的下落;再后来更是有国际相术大赛之后牵扯出来的一团杂事,虽说林白也都没白跑,美人和金钱兼得,但他终归是有些歉意。

“咱们俩说这个实在是俗了!”看到沈凌风脸上的愧色,林白嘿然一笑,嬉皮笑脸道:“等到《推背图》找到之后,你去弄两瓶好酒,咱们俩来个一醉方休就成了!”

“行,没问题!只要《推背图》找到,我就舍命陪君子,和你喝个三天三夜,到时候咱们把陈老爷子也拉上,咱们老少爷们三个来个与天同乐!”沈凌风听到林白这话,也是忍俊不禁,笑眯眯出言道。

林白嘿然一笑,然后伸手一拍自己脑袋,转头看着沈凌风有些歉意道:“得,我还有件事情忘记给你说了。西安这趟沈哥你估计是去不成了,明天你带着蒋廷利去他当年下乡知青的那个地方,燕京城的那口井透着邪门,不收拾透彻,总归叫人放心不下!”

“行,那我去西南,你去西安!明天一起动身,一有什么消息就互相通气!”沈凌风犹豫片刻之后,点了点头,道:“虽说昨晚他们是趁乱而动,但是能够逃过故宫博物院那么多的监视,这些人绝非等闲之辈,你此行千万小心!”

“我办事你放心!你见哪次我给你办砸过!”林白嘿然一笑,伸了个懒腰,道:“行了,先把我送回去吧!再不回去的话,恐怕家里边那几位还真以为我在外面有人了呐!”

沈凌风闻言苦笑摇头不迭,不得不说,恐怕所有男人都要羡慕他的艳福。

多情少妇类型的夏小青;娶回家之后少奋斗三代人的千金大小姐的贺嘉尔;冰雪美人款的宁欢颜;制服诱惑的空姐沈小艺;还有自己娇俏可人的小师妹司马懿兰。这五个人里面哪个不是世间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对象。

沈凌风办事效率极高,开车也是一个样,既然林白要回家,那便开快车回去。一辆稳重的商务奔驰,生生被他开出了大牛兰博基尼的范儿,生生从车潮里杀出条血路,短短半个小时之后,便从下班人群成潮的燕京城内穿梭而过,将林白送到了四合院门口。

“要不要进去坐坐?”林白推开车门走下之后,看着驾驶席上的沈凌风笑问道。

“算了,我还有事儿!”沈凌风先是一幅正气凛然模样将车发动,然后挤眉弄眼猥琐笑道:“注意身体,别折腾的太晚,耽误了明天的事情!”

林白闻言哑然,他着实是没想到一向老成持重的沈凌风居然也还有这样的一面,就当他准备脱下鞋子,朝沈凌风掷去的时候,那小子却是一踩油门,车子如一溜烟般冲出了小巷!

大门虚掩,显然是这五个女人特地给林白留下的。蹑手蹑脚的将房门推开之后,林白登时便被院落内那一幅无比美丽的画面给震惊了!

傍晚光景的阳光无比温润,穿过四合院的高墙柔柔的照进院落,紫藤摇椅缓缓晃动,林白眼睛只是盯着一段如藕断般雪白的小腿,无比漂亮,无比精致,像是用极品白玉雕琢出来的一般。而且这脚踝上更是有一朵黑漆漆的蔷薇花,深沉如墨的黑色,更又平添了几分诱惑。

剪裁得体的一件仿民国流行式样的瑞蚨祥旗袍,更是把她的身躯衬托的无比玲珑,黑底彩花,任何一点泄露出来的肌肤都如雪般美好。这样的女人,不管是放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当得起尤物二字!

许是人真的有第三感觉,或者是真如某些专家说的那般,人与人之间有心电感应。原本躺在藤椅上正在小寐的夏小青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微眯的双眼缓缓睁开,却是看到林白正站在大门口,不退也不进,只是在那盯着自己看,那种目光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色迷迷!

“还以为你都忘了这里还有个家门的,怎么着想起来回来了?在外面跑够了?”夏小青顺着林白的目光,往下一扫看到这厮是在盯着自己的小腿,便把旗袍一摆,将那段白玉小腿遮住之后,冷哼一声,不冷不热的看着林白道。

声音一出,怔怔出神的林白终于被惊醒,忝着脸讪笑了几声,伸手摸摸脑袋,斜着眼朝四下望了望,轻声道:“她们几个呢?”

“都在屋子里陪着嘉尔妹妹给未出世的孩子做衣服呢,现在外面卖的东西终归不放心,所以从老乡那里淘换来了老棉布和棉花,自己收拾着做,暖和也好看。”夏小青有些惫懒的伸了个懒腰,软绵绵答道。

话音刚刚落下,林白的身子却是已然冲到了夏小青身侧。旗袍的紧窄能够衬托女人胴体的姣好,同样更能刺激男人的欲望。之前那一段不断摆动的藕断小腿早把林白心中的火焰悉数给蒸腾了起来,而今美人在侧,哪里还能压抑的住!

夏小青还没反应过来,便觉得身子一僵,四肢剧烈的颤抖之后,娇首朝着后面不自觉的仰去,口中更是带着无限的媚意呻吟声声不停,然后双手紧紧的抱紧了林白,身体忍不住贴着他的身体厮磨不停。

一阵阵美妙的触感从二人身体的接触下产生,累积,然后无边无际的扩散开来,彻底将二人干涸的身体点燃。羞涩的花径早已是湿润无比,片刻的功夫之后,夏小青的身体便软软的瘫倒在林白怀中,如一只小猫咪般喘息不已。

将全身上下光溜溜的夏小青环抱而起,林白朝着屋内便大踏步走去,脸上笑容深重。他知道这最美的离别不过才刚刚开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