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90章 重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而对于林白而言,昨夜春风不知道吹度了多少次玉门关。清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和宁欢颜以及夏小青两女紧紧纠缠在一起,一只手在夏小青高耸酥胸上流连不止,而另一只手则是在贺嘉尔浑圆翘臀上上下其手。这种滋味,的确胜却人间无数。

林白手上轻微的动作,不经意间便把几女从深沉的睡意之中惊醒过来。昨晚上那放浪的一幕而今仍然她们几个觉得面红耳赤,心跳不停。林白将夏小青抱回房间内之后,就直接提枪纵马,饿虎扑食将宁欢颜压在身下,然后便是无穷无尽的激情游戏。

小别胜新婚,虽然五女之中的司马懿兰起初对这种人体混战仍然有些抵抗,但在稍稍抗拒之后,便再也无法安心在几女的娇喘之下保持内心的清明,最终还是参与到了战团之中,而且她的表现,甚至要比一向最为大胆的宁欢颜还要疯狂一些。

此起彼落的娇喘声,要比世间最强的春药效力还要更强一些!林白在床第之间的能力本就远超常人,而且此时更是想着此去西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几女相逢,更是愈发的卖力。一番混战下来之后,即便是连挺着个大肚子的贺嘉尔都连续得到四次高潮!

没有狗血剧中所谓的小三、原配大战,更没有什么勾心斗角争风吃醋的后宫战斗,五个女人心知肚明彼此对于林白的爱恋有多深重,而且从跟随林白遇到的一系列事情之后,她们之间更是产生了一种没有血脉相连,但胜却骨肉的亲情。

“臭家伙,昨天晚上用那么大劲儿,把我弄得腰酸腿软的,现在想下床都动弹不得!”宁欢颜挣扎着动弹了几下身体后,无力的放弃了自己准备下床的意向,然后伸手捏住林白腰间的软肉,口中带着些娇憨的埋怨意味,道。

话音刚落,一边的贺嘉尔刮着脸皮,哂笑道:“现在埋怨林白,昨天晚上不知道是哪个妹妹自己在那拼了命的叫着要他用力一点儿,再用力一点儿的!”

“嘉尔姐姐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去,肚子都挺这么大了,还要和林白做坏事,也不怕教坏肚子里的小宝宝!”宁欢颜闻言脸上顿时羞出两朵红晕,但不想贺嘉尔得逞,不甘示弱道。

贺嘉尔听到这话,脸上做出一幅愠怒模样,朝着宁欢颜胸口的柔软便伸了过去,然后上下其手不停。宁欢颜其实示弱的主儿,当即不甘示弱开始反击,一时间床上几女折腾成了一团,粉肉乱飞,嘤咛不止,煞是动人!

夏小青扫了眼乱糟糟的几人,转头看着一边若有所思盯着几女的林白,收敛脸上笑容,正色看着林白,轻声询问道:“林白,你是不是又要出远门了?”

昨夜林白如此卖力,以她的冰雪聪明如何会看不出来林白心里边是藏了什么事情。

“下午的时候我要赶飞机去西安,那边出了点儿事情,沈哥的意思是让我过去解决!而且这件事说起来也算是和咱们有些关系,所以不能推辞!”林白叹了口气,带着些歉意看着几女接着道:“刚回来就又要出去,原本是打算多陪陪你们的,没成想……”

听到林白这话,屋内的空气顿时沉寂了下来,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沈小艺和司马懿兰两人脸上甚至隐隐还露出了些悲伤之色,他们六个人在一起总是聚少离多,林白隔三岔五都要出去一趟,而且每次出门的时间都不算短,实在是叫人难以承受离别相思之苦。

“男人就是要出门做事的,总是和我们这些女人腻在一起算什么!”见屋内的气氛有些沉闷,宁欢颜急忙出言打破沉默,然后挤出一幅笑脸,冲其他四女道:“既然这家伙又要出门,说不准还会干出什么坏事儿,姐妹们咱们赶紧一起来刷他!省得他红杏出墙!”

说着话,宁欢颜朝着林白一个饿虎扑食便扑了过去,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便把推倒在床,身子贴着他的身体厮磨不停,口中更是娇喘吁吁,然后朝着在一边还愣着的几女,急声道:“姐妹们,还等什么,都拿出看家本领,别给这小子任何出轨的力气!”

听着宁欢颜搞笑无比的话语,四女忍不住娇笑连连,但也跟着宁欢颜的动作朝着林白便扑了过去,上下其手不停,将林白撩拨的欲火高涨。

美色当前,林白如何还能忍受,喉间低吼一声,便迅速提枪上阵,翻身上马,肆意揉搓冲击,将屋内渲染成一片带着粉红色泽的春光图。

………………

燕京机场内,飞往西安的空客B21次客机上的空姐,有些狐疑的盯着一名双腿不停颤抖走上登机架的年轻乘客,心中满是疑惑,怎么着这年轻人年纪轻轻的就虚弱成了这幅样子,要是没结婚还好,结婚了的话,他家里那几个女人岂不是要可怜死了?!

这双腿颤抖,虚弱不堪之人不是林白又是哪个?!纵然他龙精虎猛非凡,但终究还是没能抗住五女花样百出的车轮战,而且在得悉林白又要出远门之后,几女表现的比昨晚上还要更疯狂几分,一个个都是凶猛无比,拼了命的想着把林白榨干。

“女人是老虎,以后千万要小心啊!”

好容易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后,林白低头扫了眼仍然在不断颤抖的双腿,脸上满是苦笑,感慨莫名道。即便是现在想起前往机场前的那场混战,他心中仍存有余悸,也亏得沈凌风电话来的及时,不然的话,恐怕他真要被那五个无比凶残的女人给榨成人干!

“我们女人是老虎,那你林白是什么?一只小花猫,还是一只长了个华丽皮囊的金钱豹?”话音刚刚落下,便从林白身侧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而且随着那声音,更是有一股莫名芬芳,如兰如麝又似檀香的熟悉气味钻进林白的鼻孔。

林白有些愕然,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了一眼之后,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嘿然道:“天涯何处不相逢。没想到我突然下定决心坐个飞机,居然还能碰见一个熟人,我是该感慨这世界太小,还是该感慨廖小姐我们俩之间缘分深厚?”

“我看你最好还是感慨世界太小吧,不然的话,恐怕你就不止是双腿颤抖这么简单了吧!”和林白说话那人正是从开封分别的廖漫云,以她这样的年纪,如何会看不出来林白双腿颤抖的原因,便笑眯眯的对他调侃道。

被她这么一臊,饶是林白脸皮颇厚,可仍觉得有些挂不住,便急忙转移话题,问道:“廖小姐你怎么也要去西安?是处理生意上的什么事情,还是奉邀而去?”

“我这次去是为了帮助家父了却一桩心愿,我们家祖上乃是在西安,家父秉承落叶归根之说,离世之前给我留下遗愿,希望我能在他死后,将尸骨葬回故乡,也好让他在九泉之下能够再看看故乡的山山水水!”听到林白的文化,廖漫云脸上神色有些黯然,缓缓道。

林白自是唏嘘不停,之前他去墨西哥的时候,也算是见了不少老华侨,像邱老板那些人和孔昭苏一般无二,虽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回归,但对华夏这片故土仍然心怀思念,时时刻刻都存着落叶归根,再看一眼故乡山水的思绪。

“廖小姐还请节哀,逝者已逝,生者传承遗志便可!而今你身上的疾患已经解除,而今更是马上就要到西安,想来孔大师到了地下之后,也能瞑目了!”见廖漫云眼中隐隐有水雾泛起,林白急忙出言劝慰道。

廖漫云点点头,然后伸手擦拭了下眼角,嘴角勉强翘起露出个笑容,对林白道:“相逢不如偶遇,既然遇见林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你能够答应。当日在开封我也见过林先生的手段,寻龙点穴之术,华夏恐无能出你右者,不知道能不能帮家父寻找一处藏骨之地?”

“这……”林白闻言有些为难,他这次来西安,图的乃是怕当地的龙脉出现什么异动,想要再分神他顾,实在是有些强他所难了。

廖漫云心思通透,也看出林白恐怕是有难言之隐不能帮忙,便叹了口气,轻声道:“这件事情不能帮忙的话就算了,但我还有一件事情,此事牵扯甚大,而且恐怕关乎到西安一地的存亡,烦劳林先生你务必帮我一把!”

“什么事儿?”听到廖漫云这话,林白心中微微一动,盯着她沉声询问道。

廖漫云朝四下望了一眼之后,压低了声音,道:“台湾方面有人给我消息,说有人来旅游的时候,在骊山秦皇陵附近见过当年去台湾将我父亲请到开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