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92章 骊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廖姐,你总算过来了,之前我给你打电话一直显示关机!”年轻人疾步匆匆走到廖漫云身前停下脚步,先面露关切的询问了一句,然后皱眉瞥了眼跟在廖漫云身侧的林白,疑惑道:“这位先生是?”

“我之前在飞机上,手机无法开机。这位是我此次来大陆结识的一位朋友,姓林名白,是华夏奇门江湖中的佼佼者。”廖漫云看到那年轻男子之后,眼中先是露出一抹不愉之色,然后指着那年轻男人对林白淡淡介绍道:“这位是付承光,是家父生前一位故交之子。”

“廖姐,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些事情想要对你说。”付承光冷冷扫了眼林白,然后对廖漫云笑眯眯开口道。

廖漫云眉头一皱,淡淡道:“我们的事情恐怕全都要仰仗林白才能解决。不用拿他当外人,有什么好说的不好说的都当着他的面说就行!”

“我们的人在骊山又发现了那人的踪影,而且回报还说那人进入骊山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付承光话说完之后,有些怨毒的朝林白剜了一眼。

林白心思何等通透,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家伙必然是对廖漫云动了心思,而今见到自己和廖漫云乘坐一架班机飞抵西安,而且话语中还对自己表露出尊重,所以心里觉得十分不爽。

像这样的小家伙,林白平时见得是在是太多了,平素他带五女上街,街上的那些男人哪个不是一幅想要把他千刀万剐的模样。和那些人比起来,这年轻人的眼神连渣渣都算不上!

“廖小姐,事不宜迟,我看我们还是尽快去骊山吧!如果去晚了,再找不到那人的话,以后想要再找他恐怕犹如大海捞针!”林白也不去理会付承光,笑眯眯对廖漫云道。

廖漫云点了点头,对付承光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尽快带我们去骊山,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人!我倒是要问问他,他为什么要欺瞒我父亲,让我们原本和美一家成了如今这样!”

廖漫云母亲的死,以及孔昭苏后半生的积郁,都和当初欺骗孔昭苏那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今好容易得到了那人的行踪,廖漫云哪里肯放过这个机会!

“廖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那人捉住!”付承光见廖漫云眼神中写满了倔强,而且双手紧握,哪里肯放过这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忙不迭说道。

林白闻言不禁哑然失笑,刚才见到付承光的时候,他便观测了一下这人的面相,也去感受了这小子身上不自然流露出来的气息。虽然说的确是有些小手段,也算是奇门江湖中的不弱之人,但就他这种水平绝对不会是那偷盗《推背图》之人的对手!

骊山乃是位于秦岭北侧的一个支脉,东西绵延长达二十余公里。山上有四时不凋之树,三春有飘香之花,景色怡人,而且山势更是秀丽无比,连绵起伏之间,犹如是一匹凝神远眺,跃跃欲试朝前奔出的青苍骏马。

三千多年之前的西周,这里便是帝王游乐的宝地。自周、秦之后,更是建过无数离宫别墅,不但有关中八景之一的‘骊山晚照’;更有周幽王戏诸侯的‘烽火台’……

当然骊山之上最为著名的还属千古一帝秦始皇的陵寝,这座陵墓位于骊山北麓,南依骊山的层峦叠之中;北邻逶迤曲折、似银河横卧的渭水之滨。高大的封冢犹如山巅般和骊山浑然融为一体,规模宏大,气象万千!

“一统华夏,完成史无前例的大一统,纵然是千年之后,来看这座秦皇陵,也是依然能够感受到这千古一帝的心胸气概!”好容易颠颠簸簸的来到秦皇陵周遭之后,林白朝着山上看了一眼,心中不由得生出万千感慨,怔怔出神道。

廖漫云闻言点了点头,也是由衷感慨道:“只有见识到这些古时帝王之墓,才能知道咱们这些现代人在相术修为方面是有多浅薄,葬地用山,布局牵扯极大,而且当时还没有飞机这种可以俯瞰之工具,只能依靠站高登远来观摩,殊为不易啊!”

“秦皇一声丰功伟业绝后光前,而所做的恶事也算是绝后光前,修建的这座墓葬图谋也更是绝后光前。也怨不得世间把他称作千古一帝!”林白哈哈一笑,伸开双手,豪情万丈道。

廖漫云听着林白这模样,被逗得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在她看来这林白也的确有趣:有时候看上去惫懒至极,可一旦到了风水相术之上却是远超常人的勤勉;有时候老成持重,可有时候却是仍有小孩心性,就如现在这般飞扬跳脱。

想到此处,廖漫云心中不由得开始对林白身边的那些女人开始有些好奇起来,能够陪伴在这个男人身边的那些女人一定不会简单,必然个顶个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

眼瞅着廖漫云看向林白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儿,付承光心里边愈发的吃味起来!这小子他妈的凭什么啊!明明是自己给廖漫云的消息,明明是自己把她领到了这地方,可是怎么着好像现在在廖漫云眼里边,这一切都成了林白的功劳一样!

心里边稍一思忖,付承光便想要好好的将林白的面子压下去一些,便笑眯眯的看着廖漫云轻笑道:“要我说的话,这秦皇陵恐怕对始皇帝嬴政来说,应该算不上是什么好事儿吧。要知道但凡皇陵讲究的都是万年基业,可为什么秦王朝却是二世而亡?”

听到他这话,廖漫云有些吃惊的盯着付承光,疑惑道:“那依你看的话,这该如何解释?”

“始皇陵面向关中平原,走的是东西向,兵马俑和陵墓都是朝着东边,与始皇帝当年征服六国的方向是一致的,和其祖先的陵墓方向也是一致的,为什么单单他一下葬以后秦朝就完蛋了呢?这其中的蹊跷到底是天意如此还是蓄意人为?”

话说到这里,付承光却是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朝着林白和廖漫云两人看了过去。看到这家伙这模样,林白嘴角一撇,径直扭头朝着秦皇陵又看了过去!

他生平最不喜欢的便是这种喜欢故意卖关子的装逼贩子, 想说就说,不想说就不说。非得等到别人问了你再说,好像是要我求着你,承你好大一个人情似的!这种事儿,不爽!

廖漫云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和林白一模一样,这种卖关子的事情,在她小时候早就被爱讲故事的孔昭苏给用烂了,付承光打算用这招来引起自己注意,实在是打错算盘了!

眼瞅着这俩人一个个朝着一侧望去,付承光心知自己算是偷鸡不成蚀了一把米,但此时也只能把话说完,只得挤出笑意,道:“始皇陵头枕骊山,骊山的再南面是山西庞大的秦岭,这种庞大的山系形成了一种很强的一种阳性物质的气场。”

“风水本就分阴阳的,高的为阴低的为阳,水为阴山为阳,这不是一高一低嘛,而秦皇陵的风水是脚蹬渭水,渭水是在秦皇陵的北侧,这样就形成了坎离两卦的阴阳不平衡,而这种阴阳不平衡它也就刚好暗示了秦始皇下葬之后很快就会遭到灭顶之灾。”

虽然之前碰了软钉子,但是付承光说完这话之后还是有些洋洋自得的伸手抹了下自己的鼻子,眼巴巴的盯着廖漫云,想要从她嘴中听到几句夸赞自己的话语。

“付先生,刚才你那番话是听别人说的,还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听完付承光的话之后,林白脸上满是不可掩饰的笑意,淡淡问询道。

“我……”付承光正要说是自己想的,但转念一想不大对劲,便嘿然道:“我来骊山之后,听当地我一个朋友们讲的,我觉得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而且我那朋友据说在风水相术上面的造诣极为深厚,你们大陆许多高官权贵都求着他寻龙点穴!”

“付先生,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尽快和那人断绝交往!这样狗屁不通的玩意儿竟然也敢吹嘘自己是什么风水大师,难不成他的眼睛是被炮打瞎了?”林白毫不容情的羞辱道。

话音一落,付承光的脸瞬间就涨红了,梗着个脖子,跟个好斗的小公鸡般对林白厉声道:“你凭什么这么说,难道你又什么反驳的理由么?”

“这话都用不着反驳。始皇帝死时始皇陵还未修建完成,这种无葬之穴如何会影响一国一朝的气运!只是当时始皇帝穷兵黩武,而且性格大变,暴戾专断,相由心生,秦王朝的基业被毁,和这骊山的秦皇陵风水半毛钱关系没有!“林白满脸不屑的嘲讽道。

廖漫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付承光沉声道:“付公子,林白说的没错,这种人以后你还是尽量和他断了联系吧,什么都不懂也敢说懂,也委实不要脸了一些!”

付承光被这话一呛,脸红脖子粗,吭哧了大半天,却是连半个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