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94章 深山迷踪(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6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绿森蚺?!

听闻这话,廖漫云和付承光两个人面色均是大变。以他们的见闻,如何会没听说过绿森蚺的大名,这种世界第一大蟒蛇,虽然无毒,但是力气巨大,身形运转也极为灵活。如果说林白此时不是在吹牛的话,那这个事实说出去,该会让世界上多少人震惊!

“特么的,居然想咬老子!我要了你的命!”眼瞅廖漫云看向林白的目光越来越灼热,其中甚至隐隐还有一种敬服之意。付承光哪里还能再忍耐下去,也想在廖漫云面前展现自己英勇的一面,便咬紧牙关,撑着身子从地上起来,朝着那条灰色大蛇便走了过去。

但付承光脚步刚刚迈出去,却是一把被林白扯住,然后淡淡对他笑道:“你就算是想找死,也不用去面对五步蛇临死前的最后一记反扑吧?”

“明明都已经死了,我怕个鸟!你小子少在这咋呼我,我告诉你,我不怕!”眼看蛇身连半点的波动都没有,付承光哪里肯相信林白的话,只以为是他又在咋呼自己,不想自己在廖漫云面前展现出英勇大无畏的一面。

林白脸色深沉如水,便也不再去搭理付承光,只是弯腰从地上捡起两枚石块扣在手中。

付承光大着胆子,斜侧着身子,从地上摸起一根树枝,想要去撩拨那五步蛇,试探一下看看它到底是没气了,还是像林白说的那样死而不僵,还留着最后一口毒液。就在他树枝即将碰触到蛇身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噗的一声轻响。

说时迟,那时快!这声音擦着付承光耳朵穿过之后,那条悬挂在紫藤萝树上的五步蛇眼珠子却是突然睁大了一些,猛然一抬头,然后嘴巴大张,作势就要去咬付承光。一阵恶臭腥风扑面而至,那种腥臊味道几乎要把付承光给熏晕过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又是一声轻响传来!然后一粒小黑影带着刺骨的劲风迅速便冲进了那条五步蛇大张的嘴里,一蓬鲜血陡然炸开,犹若是那碧绿的藤萝树开了一朵鲜艳红花。

经遇此变,付承光哪里还能站得住,当即就朝后仰头倒下。藤萝老树上面那条头颅被轰成粉碎的五步蛇身体在那剧烈扭动不停,脖颈之间的鲜血如喷泉般朝外涌个不停。只是片刻的功夫,付承光身上便沾染了一身腥臭冰冷的蛇血。

一连串的动作看的廖漫云是心惊肉跳,愣了片刻后,她朝着林白所在的位置看去。只见林白原本手中捏着的两粒石子已经不见,面容安静的盯着前方,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先以一粒石子抢先打草惊蛇,再以第二粒催爆蛇头,这腕力也太惊人了吧!

付承光呆呆的坐在地上,盯着在身前扭动不停的蛇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终于站起身来。一把扯住那蛇身仍在地上,抬脚朝着蛇身拼命踩个不停,一边在那踩,嘴里一边厉声叱骂道:“让你咬我!让你他妈的吓我!老子踩死你,看你还怎么动!”

“长虫横路,不是什么好兆头……”林白朝着付承光不断在那踩踏的蛇身看了一眼之后,不无可惜的摇头接着道:“可惜了一颗好蛇胆,看这条蛇的念头最起码得在五十年左右,这种上了年份的五步蛇蛇胆用来泡酒,最是清心明目!”

廖漫云听到林白的话,脸色却是阴沉了下来。正如林白所言,长蛇挡路在相术之中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而且这条长蛇更是被他们打得死的不能再死,这更是预示着即将会有霉运降临在他们身上。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夕阳朝着世间倾洒最后一抹光辉之后终于坠入深山。夜色席卷天地,森林内的光线瞬间黯淡起来,而且更是叫人感觉从林子内处处都有幽幽的冷风逼人。

“走吧,尽快去找那人!虽然说晚上的森林比白天危险一些,但其实认真说起来,找人的话是要比白天好找一些的!”林白从口袋中摸出根烟叼在嘴边,摸出打火机啪的一声点上,深深抽了一口,火光明灭之间,林白神色深沉无比。

夜色降临之后,森林之内彻底归于一片沉寂之中,而那些白天休眠了一整天的夜行动物,此时也终于开始出现在周围,寻找猎物。到处都是哗啦啦的声音,不过的确如林白所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找到人实在不是什么艰难的事情!

“我……我走不动了……廖姐,要不咱们明天再来继续找吧!”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付承光弯腰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看着身边的廖漫云苦哈哈接着道:“廖姐,就当我求你了,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这山他妈的就跟没有终点一样,这得走到什么时候去!”

“再坚持一会儿!再往前走一段,要是还没到终点,咱们就准备下山!”廖漫云见付承光浑身上下的衣服悉数都被汗水打的精湿,而且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也是一样酸软无比,叹了口气之后,对他轻声劝慰道。

听到付承光和廖漫云的对话,林白眼神一凛,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遍布全身!思忖片刻之后,林白朝着四下张望了一眼,但却是没有做声,只是沉默的跟在两人的背后,缓缓前行。

一步接着一步,廖漫云觉得自己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双腿更是跟灌满了铅水一样,沉重无比!而一边的付承光此时状况比廖漫云更差,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而且之前他身上沾染了不少蛇血,此时被汗水一浸,整个人如一个移动臭蛋般,走到哪骚臭到哪!

不过仔细说起来,林白对于付承光的印象,却是因为这一段路而改善了不少!虽然说刚才他也抱怨了几句,但是却是能够忍受下来,这一点儿就比林白知道的不少燕京城内的纨绔子弟强的太多。

“林白,要不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吧,再等会儿再往上走!”廖漫云叹了口气,缓缓伸手撑着地面坐下,看着林白轻声问道。

说实话,廖漫云实在是佩服林白,当初这家伙上飞机的时候还是一幅腰膝酸软的模样,可只是这么半天功夫,居然就又龙精虎猛成了这样,除了额头上有些浅浅的汗珠外,身上竟然连半点儿汗水都没有,而且呼吸还是如上山前一般均匀无比。

林白没有吭声,又朝着四下扫视了一眼之后,转头面色沉重无比的盯着廖漫云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可能是钻进别人布下的圈子里了!”

“不可能!虽然说我相术修为没你高深,但是看破这种鬼打墙布迷宫的手段我还是有的!”廖漫云缓缓摇头,盯着林白继续道:“而且我又不是不清楚你的手段,那人如何能瞒着你摆布下这样的局法,将我们困在这里!”

“我刚才也不相信,所以就没告诉你们,而是又跟着你们走了一遍!”林白伸手指着廖漫云身侧的一棵树,淡淡道:“你看到这棵树没有,我们已经是第四次经过它了!”

“不可能,肯定是你看错了,这森林里面相同的树木何止千百棵!而且我也没感觉到周遭有任何的天地元气变化,我们怎么可能是走进迷魂阵中!”廖漫云连连摇头不迭,说道。

“其实想证实还是那棵树很简单!”林白叹了口气,轻声看着一边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竖着耳朵听他们对话的付承光淡淡道:“那边那个,你是不是觉得你的屁股下面软绵绵的,跟坐着沙发垫一样舒服?”

“咦,你不说我还没感觉到!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付承光先是一喜,然后伸手朝着地上一摸,感觉手指间尽是黏糊糊的滑腻之物,登时便从地上跃起,心惊肉跳的看着自己刚才屁股下坐着的东西,颤声道:“这特么的是什么东西?怎么那么像蛇?”

“是蛇没错,而且还是五步蛇!”林白开口说了一句后,看着付承光被吓得如纸般苍白的面颊,笑着说道:“放心,这个五步蛇还是之前死了的那个,不会咬你!”

话说完直呼,林白转头看着沉默以对,朝着四下不断张望的廖漫云轻声道:“现在你还相不相信我的话,认不认同我们是走进了迷魂阵中?”

廖漫云沉默了半晌没有说话,眼睛只是默然朝着四下扫视,似乎正在寻找破解之法,半晌之后,缓缓转头看着林白,带着些啜泣的语调,轻声道:“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俩了!”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儿?咱们怎么就走进迷魂阵里了?”付承光这会儿也忘记了去趁机安抚美人,只是抱紧了膀子,向林白怯怯问道:“这会不会是那条蛇成精了,报复咱们?”

话音刚落,树林内便是一阵阴风吹过,惊起一片睡鸟,平添几分恐怖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