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96章 守陵人(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借我的东西,借我什么东西?”付承光看着林白不怀好意的笑容,神色慌乱无比,一边挣扎着朝后退却,嘴里一边急声道:“我除了这一两百斤肉之外,身上就剩下一部打不出去电话的铱星手机,你要是有需要的话,这铱星手机给你就是!”

“这两样东西我都不要,我要别的!”林白嘿然一笑,面容森冷无比,眼神中促狭之意愈发深重起来。如果不是廖漫云对林白的为人还算了解,现在绝对以为这家伙是个变态!

廖漫云了解林白,可付承光对他却是一无所知,眼瞅着林白这模样,只以为这家伙是有某种恶趣味的变态。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龌龊事情,付承光身子朝后倒个不停,一边往后退,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廖漫云道:“廖姐,赶快救我,别让我被这家伙给强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反抗!乖乖闭上眼睛!”林白的动作是何等之快,付承光话音刚落,他便已经欺身贴到了付承光的身边,一伸手扯住他的胳膊,阴测测笑个不停。

看着林白脸上的笑意,付承光彻底慌了,当即只得闭上眼睛,扯破嗓子喊道:“我不管你做什么,你千万要轻一点,别把我弄疼了!”

“弄疼你个毛线!”林白嘿然一笑,伸手捏住付承光先前咬破的食指,用力一挤,刚刚结痂的伤口重又迸裂,从中涌出食指连心血,林白一伸手便将那些血液接在手掌心,然后松手对付承光哂笑道:“借你点儿血罢了,看你那样!我说你小子思想怎么就那么不纯洁呢?”

看着俩人这模样,廖漫云不由得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心中原本因为被困于山中的那点儿积郁也因为林白的搞笑举动而烟消云散。果然和自己先前揣摩的一样,林白这家伙还真是喜欢搞怪,明明是自己把气氛搞得这么诡异,却要反过来倒打付承光一耙。

“借血就借血呗,搞那么多做什么?”付承光听到了林白的话之后,这才松了口气,继续跌坐在地上,但再一想到刚才自己的丑态都被廖漫云全看了,心里不由得愈发羞愧起来!

林白朝着廖漫云看了一眼,淡淡笑道:“你为我护法,我来破阵,让咱们出去!”

诸葛八卦阵其实是从九宫八卦阵之中推演而出的一种变化之道,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变而化为六十四爻,从而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九宫牵连八卦,八卦衍生六十四爻,不但变化以臻至极数,而且更是有生生不息扭转八门之效。从诸葛武侯创制八卦阵之后,便又无数人推演此阵,而林白在茅山修习术法的时候,也是和李天元一道推演过八卦阵,而后更是推断出了一个大胆的结论!

诸葛八卦阵虽然九宫套八卦,使阵法的八门不断扭转,使其中的环境能够产生种种异象,对人的神经产生扭曲,但同时对阵法自身却也是起到了一定的影响:八门扭转不受任何人控制,也就是说,即便是布阵者自己进入其中,也要再重新推演八门,寻求生天!

而且二人更是推断出,诸葛八卦阵是按照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的顺序摆布而成,想要从其中找到破解之法,只需要寻找到生门位于东方之时,把握时机,进入其中后扭转到西南休门,然后倒退至北方开门之后,这阵法便会自动破解!

而林白之所以要取付承光的食指连心血,原因也很简单。食指连心血又是人体最为精纯所在,寻常相师布阵或者勾画符箓都要用其做魂!但食指连心血却是有一点儿,那便是由于它过于精纯,所以极其容易凝固!

但八门之中的生门主宰生机,其中蕴有大量生机之气,在生机之气的滋润下,血液凝固的速度要比往常慢上许多,而林白的谋划便是如此,找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而后在四方布下付承光的食指连心血,借而找出生门位于东方之时,伺机而动!

“你尽管施为,我绝对能护你周全!”廖漫云闻言朝着林白身侧紧紧靠了一步,然后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付承光沉声道:“你也给我过来,看好林白身边,等会儿要是有什么变故,千万不要惊慌,否则咱们这些人都要被困死在这里!”

生死关头,付承光也只得将之前的那些恩怨抛在脑后,老老实实走近,为林白护法!

“朱雀玄武,青龙白虎;云篆太虚,分镇四方!九宫开蒙,八卦散华!”林白没去理会这两人的动作,缓缓盘膝坐下,深吸一口气之后,念诵分镇四方神咒,通过咒语对诸葛八卦阵的撼动,借助天地元气的细微变动找出阵内的四方位置!

随着咒语的念诵,廖漫云和付承光两人觉得周遭的环境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如同是他们这些人而今是处在一个和四方分离的空间内般,玄异至极。付承光不明所以,但廖漫云明白,这感觉是分镇四方神咒开始和诸葛八卦阵产生抵触带来的。

与此同时,林白将咒语念诵完了之后,原本微眯着的双眼,朝着身体左侧迅速打出一滴食指连心血,血珠透亮,散而不凝,显然正是生门此时恰好运转到了东方位置。

说时迟那时快,林白连忙从地上起身,然后伸手扯住廖漫云和付承光二人,朝着东门所在的位置便大踏步走了过去!

在几人眼中,此时东方方位乃是一大片的荆棘丛,枝干上面满是尖刺,锋锐无比,若是冲进去少不得得在身上扎下一大片血痕。付承光急忙伸手挡在自己面前,生怕那些尖刺扎伤自己,但那一步踏出之后,却是发现身体安然无恙,那一堆荆棘赫然已经消失在了目光之中。

“踏步西南,休门开阖!”林白眉头紧蹙,神色凝重无比,朝着两人大声喊了一口之后,迅速调转自身所走方向,朝着西南方向大踏步而去。

西南方向和之前的东方一般,地面上也是一簇大大的荆棘,尖刺仍旧锋锐无比!付承光见状只以为和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犹豫,朝着荆棘丛中便扑了过去,林白伸手想要去拉,却是为时已晚!

这货穿进去之后,一阵如杀猪般的嚎叫声顿时响了起来,林白小心翼翼的带着廖漫云从荆棘丛绕过去之后,看到付承光的模样差点儿没噗嗤笑出声来。只见这家伙浑身上下插满了荆棘丛的尖刺,而且处处都带着血痕,犹如是一头刚刚打了败战的豪猪般!

时间紧迫,诸葛八卦阵中八门方位随时就有可能发生变化,不能有丝毫耽搁!林白朝着四下扫了一眼,沉声道:“正北方向,走开门,取生机!”

听到他的话语声,付承光也顾不得身上的伤痛,急急忙忙便走了过去,不过这次他倒是学了乖,没有像之前那样大刺刺的直接往前冲,而是先伸出手去触碰了一下。不过他手还没伸出来,林白大脚却是已踹到了他屁股上,而今形势瞬间万变,哪里还敢让这家伙这般耽搁!

豁然开朗,一阵清凉的夜风顺着山脊方向朝着几人刮了过来。而且最后一步迈出之后,他们更是觉得脚下的土地和先前完全不同,没了那种黏糊糊的粘脚感,取而代之的是那种脚踏实地的真切感受。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儿?明明之前就没事儿的,怎么着第二次一下子就要扎上一身的尖刺!”付承光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龇牙咧嘴的伸手拔身上的尖刺,一边在那嘀咕道。

林白看着他的模样,轻笑道:“诸葛八卦阵就是这样,虚虚实实,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若不然的话,单纯依靠幻象也不能骗过咱们那么多人!”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逃出来了!可惜,却是丢了那货的行踪!”廖漫云叹了口气,朝着阴森森的骊山北麓深处望了一眼之后,不无遗憾道。

“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差今天这么一天!”林白伸手揉了揉鼻子,正想要再出言安慰廖漫云几句的时候,却是突然转身,朝着身前阴森无比的树林里沉声叱道:“什么人?出来!”

话音一落,付承光一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急忙躲在林白身后,朝着林白盯着的方向张望不停,但过了良久,却是丝毫动静都没发现,不由得皱眉看着林白疑惑道:“是不是你小子看花眼了?这地方哪里有什么人?”

“出来吧,别躲着,我已经感觉到你的气息了!”林白也不搭理他,朝着树林深处,仍旧沉声叱道:“再不出来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之前我饶了你们这些人一次,现在居然还敢回来?!”话音落下后,从树林内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接着道:“擅闯始皇陵禁区乃是死罪,还想对我们不客气,你活腻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