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06章 一夜情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感情这东西很奇怪,有人苦苦求而不得,而有人则是无心插柳便会结下一片柳荫。

正如此时的廖漫云一般,按照常理来说,付承光的父亲和孔昭苏交好,二人住的也不算远。即便是借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说法,付承光也早该赢得美人心,可是没来由的,廖漫云见着他那张脸就觉得厌烦,至于俩人在一起这种事情,想想就觉得恶心。

可是对于林白,廖漫云却是觉得自己怎么看就怎么顺眼。开封一役展现出来的霸气和玩世不恭,而昨日在骊山上展现出的那种为民为国,别无所求的大侠风范,更是让廖漫云那颗沉寂了将近三十年的心脏,出现了第一次的波澜。

但最打动廖漫云的不是这些,而是在下葬孔昭苏时候,林白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那种悲戚之感。能够流露出那种表情的人,心里边一定是承受了和自己一样悲戚的事情,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原因,廖漫云那颗心算是彻底被林白所征服。

“别的没什么事情了。廖小姐你早点歇息,愿你旅途愉快,咱们以后有缘再见!”林白哪里知道廖漫云心里的所思所想,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后,对她笑眯眯说道。

廖漫云闻言心里愈发难受起来,双手紧握,也不搭话,眼神不受控制的朝着四下看去。余光刚一扫到床头处摆着的东西,眼睛陡然一亮,脸上更是飘出两朵红晕。

“再坐一会儿,有些事情我还想请教你。”廖漫云双手扭捏了片刻后,终于下定决心,咬紧牙关,看着林白轻笑道:“我去给你拿点饮料。”

听到廖漫云这话,林白有些不明所以然,不知道怎么着这女人今晚和往昔怎么如此不同。不过想着她刚刚遭遇了伤悲之事,林白便也没拒绝,重新坐回座位。

廖漫云缓缓起身,朝着床头摆放饮料的位置走去。每一步走出,她的心脏跳动得便愈猛烈几分。将一瓶牛奶握在手里后,廖漫云犹豫了一下,伸手将床头小桌子上摆着的一个粉红色小盒子抓在手心,轻手轻脚扯下包装,然后拧开瓶盖,将小盒子里的东西悉数倒进瓶中。

等到淡白色的粉末彻底融合进牛奶里,再看不出来原来的色泽之后,廖漫云伸手按住胸口,轻吁了一口气,转身走回原位,将牛奶瓶扔给了林白。

“廖小姐,你还有什么事情要问我?”说了这么久的话之后,林白也有些渴了,接过瓶子之后,伸手拧开瓶盖,仰头灌了一口,吧咂了下嘴,看着廖漫云继续笑道:“廖小姐,你别盯着我看啊,有什么话尽管说。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说的。”

“你觉得这牛奶的味道怎么样?”廖漫云面颊通红,殷切无比的盯着林白沉声问道。

“牛奶嘛,不就是那个味道……”林白一口气又喝下小半瓶,吧咂了下嘴,有点疑惑的看着廖漫云道:“不对,这牛奶的味道好像和我以前喝的不一样,有那么一点儿涩,还有一点酸酸的,不会是过期了吧?”

“难道你就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觉?”廖漫云神色有些失望,盯着林白继续问道。

林白摇了摇头,正想要说自己没什么感觉,却是突然觉得脑袋一沉,然后喉咙间突然开始干涩起来,而且眼皮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想到之前廖漫云不停对自己的追问,林白伸手撑住身体,看着她急声道:“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

“不就是牛奶么,还能是什么……”廖漫云摇了摇头,朝着房间的大门走了过去,伸手将门反锁好之后,转头看着林白笑吟吟道。看着眼前的一幕,林白很努力地想让自己起身,但这时候他却是感觉自己的两条腿已经软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种感觉无比奇怪,就像是人处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神识昏昏沉沉,而身体也是酸软无比,就算是想要挪动一下手指都提不起半点力气。就好像自己的灵魂已经开始从躯壳内离去,这种状态真的叫人感觉很恐惧……

将门关好之后,廖漫云缓缓转身,伸手将自己身上的长裙褪去,凹凸有致的身体悉数出现在林白的眼前,看上去无比秀丽。

廖漫云双手伸到背后,将胸衣解下,就这样在林白的面前,把自己脱得清洁溜溜。眼瞅着她的动作,林白心里什么都明白了,拼命的想要挣扎,可却是连一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看着廖漫云红着小脸,将她姣好的身体展现在自己面前。

雪白如玉的肌肤,欺霜赛雪夹杂着两粒粉红的玉兔,纤细的腰肢,圆润完美无比的挺翘丰臀,修长笔直如葱段般的长腿,夹杂着那股淡雅香气,犹如是仙子般叫人意动!

“我知道你心里边现在什么都明白了,我也知道你可能会很生气。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什么都不求,只是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只有今晚这一次,以后再也不会有……”说着话,廖漫云柔美的身体就紧紧的贴在了林白身上。

虽然身子酸软,而且还隔着一层衣服,但是女体那种温热柔软的触感,尤其是那两粒樱桃在厮磨下逐渐变硬的过程,还是清晰无比的传入林白的脑海之中。

廖漫云笨拙无比的用娇嫩唇瓣在林白嘴唇上轻碰了一下之后,温声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也是愿意我这么做的……”

听着这话,林白心里那个憋屈。小爷我现在这模样,话都说不出来,能表达什么感受?!

他实在没想到,继宁欢颜对他下药之后,竟然会再有一个女人对自己使出这样的手段。想自己浪里小白龙曾经在江湖上也是风头无两,居然会在阴沟里翻两次船。你说这宾馆也是的,亏你还是五星级酒店,在房间放什么不好,偏要放这种让人犯罪的东西!

“只此一夜,从此之后,我们再不相逢……”廖漫云眼角突然滴落了两滴泪珠在林白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当这温热的泪珠滴落在林白胸口之后,林白心中生出了一种失落之感,好像是从而今开始,自己便要错过什么一般。

伸手将眼角的泪水擦拭干直呼,廖漫云伸手将林白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褪下,而后双唇开始顺着林白的嘴唇缓缓往下。脖颈,胸膛,小腹,廖漫云如凝脂般的双唇在林白身体上缓缓滑动不停,湿滑的感觉让林白觉得喉咙间的干涩感愈发强烈。

说也奇怪,春药这玩意儿还真是邪门!明明让林白浑身上下都没有一丝力气使出来,即便是伸伸手指这种平常做起来轻松无比的事情,此时做起来都难如登天。可偏生被廖漫云酥软的双唇碰触的那个位置确是昂仰无比,隐隐然更是有刺破苍穹之感!

虽然廖漫云的动作很笨拙,甚至牙齿还会不经意的刮疼林白,但却是这样疼痛之中夹杂着舒爽的别样刺激,却是让林白体内的血液温度愈来愈高,而那要刺破苍穹的一杆长枪,更是膨胀许多,甚至连廖漫云的小嘴都快要装不下了!

片刻之后,廖漫云缓缓从林白两腿之间直起身子,而后分开双腿,朝着林白双腿间便坐了下去。雪白的高耸在林白眼前不断晃动,带着独特香味的发丝轻抚林白的面颊,随着她身子的不断下沉,林白口干舌燥的感觉便越来越强烈!

“啊……”将最后一分坚挺容纳进体内之后,廖漫云不自禁的痛苦出声,双手紧紧的抱住林白的身体,身体犹如是僵硬了一般,而且从眼角更是有泪珠不自禁滑下。

随着疼痛感的渐渐消逝,廖漫云双眼之间变得迷离起来。身下那种酥麻之感深入骨髓,她的双手不自禁的握紧林白的肩膀,将身体缓缓提起然后坐下,而后更是无师自通的不停扭动纤腰,犹如陀螺一般的不停移动屁股,加深和林白之间的接触。

最初的疼痛很快便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酥麻的舒畅感,廖漫云觉得自己整个人一会儿飞向九霄,一会儿又跌落云端,连带着意识都开始渐渐迷乱起来。而且她实在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汗水和双腿间的湿润液体把椅子都沾湿了,可这男人却丝毫没有想要变软的迹象!

动作越来越快,那种酥麻的感觉越来越重,廖漫云犹如发疯了一般在林白身上不停的扭动。她的双手不自禁的抱紧林白的脑袋,将其紧紧捂在自己高耸柔软的胸脯之间,喉咙里不断发出如泣如诉,像小猫发春般的呻吟声。

“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但只有今晚,这也是最后一晚!”廖漫云等到身体如被电击般抽搐终于停下,趴在林白身上歇息片刻之后,面上带着笑容,轻轻在林白嘴唇上一啄,带着叫人心酸的颤抖声调道:“但我希望今晚的一切,能够一直留在你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