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09章 蠢蠢欲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国外相师?我什么时候招惹上海外的那些家伙了?”林白闻言不由勃然大怒,盯着沈凌风沉声道:“沈哥你是什么时候收到这个消息的?”

“现在事情都还不好说。收到线报,赶回燕京之后我还没有回神算局,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沈凌风叹了口气,对林白接着问道:“嘉尔的预产期确定下来没有?”

“医生说可能要早产,估计就在这段时间,具体哪一天还不好确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林白皱眉想了想之后,对沈凌风问道:“你这次去西南边陲查万虫井的事情查的怎么样?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

“还没有查到。事态紧急,收到线报我不敢再在那边耽搁,就先回来帮你布置!不过我让蒋廷利继续在那边调查,有当地一些部门的配合,应该会查出来些事情的。”沈凌风犹豫了一下,对林白轻声道:“林白,那些海外相师会不会是那个什么艾薇儿又折腾出来的?”

“艾薇儿还没那个能耐,懿兰上次去欧洲夺走九宫水镜之时让她元气大伤,而且欧洲黑巫术界没有一个良善之辈,这女人现在活没活着都是两说,更不用说是调遣华夏散落在国外的相师!”林白皱眉思忖片刻,突然一拍额头,急声道:“我擦,傻逼了我是,怎么忘了这茬!”

“怎么回事儿?是不是你在西安那边又惹上了什么事儿?”沈凌风见林白这模样,知道这小子恐怕是想通了其中的部分关节,便急声对林白问道。

“没错,我估计这次来的这些人就是赵宋遗族的那些相师!妈的,这群人的动作还真是快,我刚从西安回来,他们就得到消息了!”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喃喃道。

赵宋遗族想要借八卦锁龙局反攻华夏,而他则是想将八卦锁龙局改善,二者利益冲突,必然是会爆发矛盾!但林白真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神通广大到这样的地步,自己不过是刚去西安一趟,知道了这么些消息,这些人就准备开始对自己下手了。

“你在西安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沈凌风见林白神色转换不定,心中大急,问道。

林白摇摇头,说道:“一言半语也说不清楚,你先去陈老那儿等我,等会儿我把这边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再仔细给你解释。顺带你再知会神算局的人一声,让海关那边的人帮我留意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姓赵的人回国!”

“行,这个没问题。”沈凌风点了点头,看着林白,脸上露出一抹尴尬无比的神色道:“林白我还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上次国际相术大赛的事情结束之后,那些在你手下输掉的选手回国之后,都大肆宣扬了你的事迹,国际奇门江湖中不少人都想和你再开擂台!”

林白愕然,恼怒无比的盯着沈凌风道:“那群人脑袋被门板挤了还是怎么着了,败了就败了,回去还说这些有的没的是图个什么?”

奇门江湖中大多数都喜欢好勇斗狠,此时这些人把林白吹嘘的如此牛逼。那些国外奇门江湖中不世出的老怪物们,听到这些事情之后,心里会怎么想?!

其他人先不说,单就是扶桑的那些阴阳师,恐怕在安倍荣然的挑拨下,就会因为东江太郎的死对林白怀恨在心。

而且上次扶桑大使馆的事情,因为刘家人的努力,让扶桑国在国际上栽了个大跟斗。驻华大使的丑陋嘴脸被暴露在了全世界面前,而且更是引得日本国内出现了一次不大不小的经济危机。扶桑国的阴阳师中不乏一些偏激左派,那些人若是听到了这些消息,恐怕是要发疯!

“不止是扶桑,还有东南亚,美洲,甚至连非洲那边的人都知道了你在开封国际相术大赛上的事情。这些散播的消息,不但透露你术法高强,而且还声称你拥有一件秘宝和化形之阴灵。这样一来,恐怕就连一些不世出的老怪物都想对你下手了!”沈凌风说道。

“我操!”林白彻底要崩溃了,这些人还真是贼心不死。为了拾回败在自己手下的场子,可真是什么法子都要用到极致了。华夏俗话说的好,财不露白,而河图洛书和小黑猫哪个不是珍贵无比。如今暴露在全球范围内的奇门江湖中人眼前,这摆明了是要把之往死路上逼。

而且有道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林白这个小年轻被这些人捧到如此高位,而且还被说成是个移动宝库,少不得有人得对他动动心思。

“当时我不是说了要低调处理的么,怎么着这事情还是传出来,早知道我就不去参加那劳什子国际相术大赛了,本来就够乱的了,现在这些人又出来给我添乱!”林白捏紧了拳头,愤愤然道,听到这些情况,他着实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沈凌风叹了口气,有些愧疚的看着林白,当初让林白参加国际相术大赛是他和陈白庵两个人一手促成的,而今出了这么多的乱事,也着实叫他觉得自己亏欠林白实在太多了。

“我会尽力去发挥神算局的影响力,将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等我把神算局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我会亲自来医院这边作陪,要是有什么人胆敢过来挑衅,除非他们踏着我的尸体,否则绝对靠近不了病房半步!”沈凌风深吸了口气,沉声道。

林白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轻拍了沈凌风的肩膀一下,苦笑道:“沈哥,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有多叫人蛋疼,你先去处理神算局的事务,然后去陈老那等着,我事情安排妥当之后,就去找你们商量这些事情。”

将沈凌风送出医院之后,林白并没有走回病房,而是走到医院门口的花坛处,找了个长椅坐下。然后从口袋中摸出了几枚铜钱,在手心中缓缓摇动了一下后,朝着地上洒了过去。

铜钱散落,林白的身子忽然一抖,而后脸色变得青白无比。

贺嘉尔而今怀有身孕,腹中胎儿乃是自己和她的精血交融之物,二人之间的牵扯无比之深,如果强行推算贺嘉尔的运程,说不准会引来天道对己身的反噬。但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他知道必须知道这件事情未来的走向,哪怕只是有一个比较笼统的卦象!

良久之后,林白缓缓睁开双眼,好容易将体内沸腾的血气平静了一些,这才朝着地上望去。只见铜钱显出的卦象为下艮上艮,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

《象辞》中有云:两艮卦相重,艮为山,可见此卦的卦象为高山重立,渊深稳重。儿山相重,意为静止。它和震卦恰恰相反,表现的是高潮之后,势必会出现低潮,进入事物发展的相对静止状态。静止如山,宜止则止,宜行则行,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事情艰难险阻如山,恐怕不好办啊!林白看着地上散落的几枚铜钱,轻叹了口气,朝着贺嘉尔的病房处看了一眼,神色中满是担忧之意。

“臭小子,刚回来也不知道陪媳妇,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做什么呢?!”就在林白低头思忖之际,身侧却是突然传来刘老爷子的粗犷的声音。

林白闻声望去,却是看到刘老爷子带着一大家子人,手里提着东西,浩浩荡荡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家人均是喜气洋洋,显而易见,都对这个未出世的孩子极为重视!

“老爷子,你们来的刚好是时候!”林白伸手将那几枚铜钱放进口袋后,先冲刘老爷子陪了个笑脸,然后看着刘蕙芸沉声道:“妈,您帮我照看着点儿嘉尔,我出去半点事情!”

“不是下午才回来么,怎么着又要出门了?!”刘老爷子一听林白这话,老脸顿时拉了下来,盯着林白怒声道:“别跟我说,你小子趁着你媳妇儿怀孕这段时间,在外面又找了个!”

听到刘老爷子这话,一家人都是面色怪异的朝着林白看了过去。貌似有这么一个惯例,每次这小子一出远门,都会带个丫头回来,这次去了西安,难不成真像老爷子说的那样,又带了个陕西妹子来了燕京?!

“老爷子,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敢情我在您眼里就是这么个花花公子啊!这事儿只有经天表弟才干的出来,我出去是有正经事情要做。”林白摆摆手,叹了口气,道:“我出去不了多久,晚上我还要在这陪护的,你们就放心吧!”

“早去早回,有什么事情不好解决的,跟大舅和二舅说,让他们帮你!”看到林白这模样,刘青芜在一边叹了口气,温声对他道。

林白闻言,忍不住心中一暖。这便是家庭,这便是在患难时候什么都不管不问直接上前施予援手的家人!而今有人想要对自己这些家人下手,想要让自己这些家人的喜悦变成竹篮打水,自己绝对不能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