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30章 池尚传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流利无比的华夏语,而且还是字正腔圆的燕京口音。单从声音便能看出,来人对华夏文化必然无比熟识。而且更让林白吃惊的是,就在这话音落下之后,他以印诀催动河图洛书,借助其中阳煞挑拨史密斯的谋划竟然犹如遇到阻碍般,迅速消解。

深呼吸了一口之后,林白缓缓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宴会大厅的门口此时竟然站了一个英俊,或者更准确的说是美丽到了极点的男人。

刀砍斧削般的面颊,明亮有神的黑色眼珠,凉薄的唇角,还有那挺直的鼻梁,以及脸上那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对于这样男人的审美已经超脱了性别,那些韩国组合里面的花美男到他面前简直连渣都不如,而且身上的那股阴柔和成熟混合一体气息,更是对付女人的大杀器。

随着这男人的出现,宴会大厅内顿时便出现了一阵惊叹之声,不少女孩儿均是做出一幅手捧下巴的模样,眼巴巴的望着他。即便是跟在林白身侧的窦静云此时都是有些头晕,觉得面前那男人的一颦一笑都摄人心魄无比,这哪里还是个男人,分明就是个尤物!

“池公子,你总算来了。”朴友河看到来人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疾步走了过去,然后伸手指着林白,道:“这位就是林白先生,便是这次华夏相师使团的团长。”

池中物并没有往前走动,也没有去理会朴友河颇具撩拨性的话语,只是朝着林白身上扫视不停。若是寻常人的目光集中在别人身上不放,势必会让人觉得心里烦躁,可是池中物的扫视却不会叫人感到烦闷,反而还会给人一种亲和的感觉。

“林白?”良久之后,池中物脸上堆满了笑容,疾步朝着林白走了过去,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轻笑道:“果然是你们华夏的那句俗话,百闻不如一见。如果不是这次机会凑巧,我是一定要亲自去华夏拜会一下你,然后和你切磋一二的。”

听到这话,林白眉角不自禁的跳动了两下。虽然明明这家伙话语间的火药味很重,单就是无法叫人对他生出敌视之感。反而还会觉得,这样的男人说出来这样富有攻击力的话语,是一件很平常很普通的事情。

扫视了池中物两眼之后,林白嘴角突然翘起,露出一抹笑容。这种笑容并不是什么嘲讽的微笑,或者是讥讽的哂笑,而是那种惺惺相惜的微笑。

世间无论是哪个民族,无论是哪个国家,都有一群人在默默的守护它!哪怕是抛头颅洒热血都心甘情愿,他们要么旗帜鲜明,站在风口浪尖位置,吸引天下人瞩目;要么就是潜龙在渊,等待横空出世,让天下都为之震彻的那一刻。

很明显,这个池中物就是属于前者。但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能够选择做出这样决定的人都是极为难得,也需要人来充分重视的。正如池中物对林白也是一样重视般,林白也重视这个突然间从韩国奇门江湖中冒出来的小家伙。

看着林白的表情,池中物面颊上的笑意愈发深厚起来,他能够看得出来林白心中的想法,握紧了林白的手,沉声道:“国际相术大赛的时候我便想去华夏和你交手,只可惜被家中一些俗事耽误了。现在总算是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我很荣幸。”

“我也一样荣幸!”林白笑眯眯的摇了摇和他握在一起的手,道。

从池中物身上,林白发现自己对于韩国相师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更准确的说是有些以偏概全,把朴友河这样的无耻之徒当做了所有韩国相师的模本。却是忘了这个能够连续创造经济奇迹,而且还能够保存许多优良传统的民族,其中定然不乏卓然之辈。

“关于相术传承的问题我不想讨论过多。这里面的许多事情牵扯到的不仅仅是相术这么简单,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搀和得了的。所以我希望林白你能够宽恕史密斯的话,你们华夏不是有句俗话叫做‘不知者无罪’么?”池中物松开和林白握着的手之后,淡然道。

林白闻言眼睛笑得几乎快要眯起来了,在我面前和稀泥,事情会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么?

“华夏的确是有句俗话叫做不知者无罪。可是如果没有一点经验教训的话,永远做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弱智,那肯定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而且史密斯先生身居要职,我想他也一定不会想做一辈子随便乱说话的傻子。”林白眼睛微眯,朝着史密斯扫了一眼。

池中物闻言脸上笑容尽数收敛,淡淡然道:“如果林白你一定要出手的话,就别怪我阻拦你。你是客人,他也是客人,我们这些做主人的不希望在我们的地头上发生让客人不舒服的事情。”

“这就对了,遮遮掩掩的做什么!”林白轻轻抚掌,对池中物变得冷厉的语气赞了一句,而后眼神变得冷厉异常,朝着站在一侧不明所以看着两人对话的史密斯瞪了过去,而且于此同时,双手间更是不动声色的掐动不止。

随着手上动作的变化,宴会大厅内的光线顿时变得一滞,而后顺着宴会大厅一侧的厕所方向,一股股阴冷的气息朝着站在原地呆呆愣楞的史密斯便疾扑了过去。

只是这么一刹那的功夫,史密斯觉得自己整个人犹如是跌进了冰窖中一般,那种寒意直接沁入到了骨髓深处。但这凉意却是转瞬即逝,只是短暂的功夫便又恢复到了寻常状态。

感觉道阴煞之气的行进受到阻止,林白朝着池中物瞥去,只见那家伙表面上好整以暇,但放在裤袋中的双手却是动个不停。显而易见,阻拦自己施展术法的就是这小子无疑!

“咄!”眼神中的冷厉光芒一闪,林白手上掐动的速度愈发迅速起来。一股接着一股的阴煞气息,从大楼外面直接朝着宴会大厅里涌了进来。那些为了在宴会上博取眼球的衣着暴露女人,迅速便觉察到身侧的异动,只觉得浑身上下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怎么这么冷?这里不是韩国么?怎么我又像是回到了阿拉斯加一样?”感触最深的还是史密斯,好容易消散的冷意重又席卷全身,让他不自禁的抱紧了膀子,而且鼻翼更是抽动不停,接二连三的打起了喷嚏!

池中物冷哼一声,丹凤眼微微眯起,沉声道:“林白,你当真打算要在这个地方就和我们直接动手,来个不死不休之局么?”

“现在?还稍微早了那么一点点!”林白摇了摇头,促狭道:“我只是想给一些不知者点儿教训尝尝。我想在我对不知者的态度方面,朴友河大师应该最为清楚吧。”

林白话语落下,朴友河老脸顿时胀的通红。当初在国际相术大赛的时候,他可是没少被林白敲打,先是来了个十二字测算术法叫自己一败涂地,而后又让那个小女娃娃和自己比斗,当时着实是叫他丢了不少人。

“是因为一头不知死活的猪现在就和我动手,还是要等你们做好了万全准备之后再动手,你自己考虑清楚!”感觉到侵袭史密斯神识的阴煞之气行动又是一滞,林白笑眯眯的看着池中物淡然道。

池中物咬牙切齿,沉默半晌之后,缓缓松开了手。诚如林白所言,在这样一切都还没有准备齐全的状态之下,就和林白悍然开战,着实是一件不甚明智的行为。

“煞气为引,冻气前行!”林白见池中物双手松开,嘴角笑意愈发灿烂起来,当下也没再出手,缓缓走到史密斯身前,淡然道:“记住,相术是从华夏起源的,以后别再弄混了!”

史密斯听到林白这没头没脑的话语,哪里知道是什么意思,正想要出言反驳。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得一股冰冷之意直接冲进了脑海之中,然后白眼一翻,壮硕的身躯直接倒在了那长长的餐桌上面,奶油、五花肉洒了一身,看上去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朴友河看着史密斯的模样,急忙凑到池中物身边,诚惶诚恐道:“池公子,难道我们就放任那小子这么对付史密斯先生,要知道他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咱们韩国相术审查的长官,如果出了意外的话,咱们还怎么申遗?”

“申遗!凭他一句话就能申请到手么?!没脑子的家伙,走,别呆在这里了!”池中物本就满肚子的气,此时听到朴友河这傻逼至极的话语,不由得怒声道。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林白伸手从吧台上端起一杯红酒,捏在手心轻轻一摇,仰头饮下。

想和我斗,你们这些人都还嫩了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