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31章 烽烟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你觉得那个叫做林白的华夏年轻人怎么样?传说中他拥有的那只化形阴灵露面了没有?”茶室之中,一名身穿浅灰色传统韩服,头上戴着笠帽的老人盘膝坐在地上,浅浅啜了一口手边的香茗之后,对池中物缓缓开口问道。

“那是一个很可怕的敌人,而且他对局势的把握很清楚。和以往来过华夏的相师不同,他具有更多的攻击性。”池中物缓缓提起茶壶将老人杯中水蓄满之后,轻声接着道:“父亲,我希望您能将这次机会交给我,让我出面和他一较高下。”

“你有多少的把握能够赢他?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贸然出手。”老人缓缓伸手将茶杯握在手中,没有去理会池中物脸上炽热的神情,只是淡淡问道。

池中物握紧了拳头,眼神炙热无比道:“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还是希望您能把这次机会交给我!我觉得那个林白和我极为相像,韩国年轻一辈的相师已经没有值得我出手的人了,如果能够对他进行挑战,对我以后相术修为的提升绝对是一个契机!”

老人没有说话,将手中的茶杯缓缓放回桌上,伸手轻轻敲击着梨花木的桌面,笃笃之声在静室内四处响彻,声音清脆无比。

“林白前来韩国,本意就是想要让我们韩国相师一败涂地。但是我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再没有充足的把握之前,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出手。我们池家人代表的不光是一个家族,而且还是大韩民国百年相师的荣誉,我们输不起。”沉默良久后,老人缓缓开口道。

池中物闻言,脸上露出一抹颓丧之色,一躬到底,道:“请父亲相信我,我一定会把林白等人来到韩国的本意查清楚,也会做好对付他们的充足准备!”

老人没有做声,只是简单的摆了摆手,示意池中物从茶室中出去。

等到池中物从茶室内走出去之后,老人轻轻的敲击了一下桌面,对门外淡淡道:“你既然来了,还站在外面做什么,有什么话不能进来说?”

“池大师,我这次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请您尽力出手,将林白那家伙尽快从我们韩国驱逐出去。让他多留在这片土地上一天,便是对我们韩国相术界的侮辱!”话音一落,朴友河急不可耐的从茶室外冲了进来,跪倒在地,诚惶诚恐道。

老人面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笑容,冷声道:“你是想借我们池家人的手,帮你洗刷在华夏受到的耻辱吧?奇门江湖中早已传遍,当初在国际相术大赛上你败在林白身旁的那个小女孩儿手中,可你回来之后说的却是华夏相师对你群起而攻之,你觉得我该信你哪个说法?”

“我愿意再次对林白出手,以求池大师您的原谅!”朴友河闻言一张脸胀的通红,将头缩在裤裆中间,颤抖出声。

老人摆了摆手,淡淡道:“你编织出来的这些谎言我都不会去管,只要能够对我们韩国相术界起到裨益作用就好。你回国也有一段时间了,当初那面无穷奇枰还是残缺之物,不能操纵,而今总该炼制完全了吧?”

“无穷奇枰已经炼制好了,随时都可以用!”朴友河闻言心中一颤,自己炼制无穷奇枰这件事情除却了身边几个亲近弟子知道一些端倪之外,从来没对其他人说过,自己面前的这老人怎么会对这些事情了解的那么清楚?!

老人似乎是看出了朴友河心中的疑虑,淡淡笑道:“韩国所有龙脉尽数在我掌控之中,但凡有丝毫的异动都能够被我了解,更何况是有人在做炼制法器这种事情!池中物性子急迫,你最好今晚就对林白动手,功成最好,不成的话,就当是为他敲个警钟!”

朴友河点了点头,没再吭声,转身朝着茶室外便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走出去之后,茶室内宁静无比,透明玻璃穹顶上投射下来的星月光芒静默无比。老人抬头朝着穹顶望了一眼之后,缓缓闭上双眼,口中喃喃自语道:“你们这些华夏人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是真要挑战韩国相师,还是想要把八门锁龙局的阵眼破除?”

……………………

“陈老,沈哥你们几个这趟找没找出来八门锁龙局的阵眼位置?”晚宴风波结束之后,林白便带着兴致缺缺的一行人回了酒店,一进入房间,便看到陈白庵等人好整以暇的坐在沙发上,便急忙出声询问道。

陈白庵闻言点了点头,面上带着些苦恼之意道:“我按照韩国龙脉的走势的确是找出了那阵眼所在的位置,但是想要把阵眼破开,我觉得恐怕没那么简单!”

“怎么了?”听到这话,林白心中不禁疑窦丛生,急忙追问道。

沈凌风叹了口气,伸手抓了抓脑袋,道:“阵眼所在的位置上面而今建了一座茶室,我们打听了一下,是池家的私产。咱们几个在韩国现在是四面受敌,不管池家那些人这些年有没有从茶室那查出关于八门锁龙局的事情,恐怕都没那么容易把茶室转到咱们手中。”

听到这话,林白不禁也是一阵头大。诚如沈凌风所言,他们而今和韩国相师之间可谓是已经解下了不死不休的夙仇。自己这些人想要在韩国买走池家人的产业,那些早就对他们红了眼的棒子怎么可能会放任不管!

“我刚才和陈老商量出来了一个计划。咱们先让大使馆的人派可靠的人选过去试探下情况,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和国际相术大赛那次一样,咱们把身家性命全部押上,来个豪赌,看能不能把那茶室弄到手!”张三疯犹豫了一下,沉声道。

林白闻言叹了口气,正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耳中却是突然传来一阵窸窣之声,没有任何犹豫,林白转身一把便将窗帘扯开,急声道:“什么人,居然敢偷听我们说话?”

但话音刚刚落下,林白就觉得一阵不妙,浑身上下的肌肉陡然一紧,那种感觉犹如是被一条毒蛇给盯住了一般,叫人从心底生出畏惧之感。没来得及做其他动作,林白一伸手便把几人给摁在了地上。

电光火石之间,屋内的几人还没来得及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窗户便砰然一声爆裂开来,而后一枚呼啸的弹头直接便击在了他们几人之前所在的方位,羊毛地毯被炙热的弹头这么一射,顿时朝外冒出黑烟。

一击不中,而后便又是一连串犹如炒豆般的枪声。子弹不要命般朝着屋内倾斜不停,击打在屋内的设施上,不断发出噗噗声音!

突如其来的枪声将酒店内的客人悉数惊醒了过来,所有人都紧张无比的朝着屋外看了过去。低沉的枪声响了半天之后,终于戛然而止!没有子弹了!林白没有任何犹豫,趁着这慌乱的时刻,陡然起身,朝着窗外便看了过去。

只见酒店对面的大楼上,陡然出现了一道黑影,手中牵扯黑色的丝线,从大楼顶部一跃而下,落地之后,朝着人群熙攘处便冲了过去。那人的脚步虽然看似仓皇,但速度却是奇快,而且身形灵敏无比,犹如是只灵活的猎豹,左突右冲,转瞬之间便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看清楚是什么人没有?”陈白庵松开被他揽在怀中的李青囡之后,伸手拍打了几下身上的灰尘之后,转头看着林白沉声询问道。

林白摇了摇头,道:“估计是职业杀手!这人恐怕今天已经在那潜伏一天了!咱们这些人实在是太大意了!”

所有人都没有开口,这突如其来的暗杀犹如一块重重的大石压在了他们胸口。相师虽然手段卓绝,但却不是什么铜头铁臂的主儿,血肉之躯万万是挡不住那呼啸的子弹。这一次这他的动作被林白感应到了,可是以后呢?!

“他娘的,好容易出国一趟,上来就开始暗杀!难不成这些人是把咱们当成国家元首来看待了?!小师弟,你估计这次是棒子,还是什么人下的手?”张三疯憋了一肚子气,骂道。

林白摇了摇头,道:“估计不是韩国那帮人!这里毕竟是他们地头,他们就算是再丧心病狂也不敢给我们玩这种阴招。不然的话,单就是舆论就能把他们压死,我们大家以后还是小心一些,不管去什么地方,最好都和我一起!”

话说完后,林白朝酒店外望去。灯光虽然明亮,但却是掩不住夜色下奔腾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