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34章 天使还是恶魔(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万里无云,阳光肆无忌惮的朝下倾斜不止,光芒分外刺眼。但此时体育馆内的那些韩国相师每个人心头都是被一团厚重无比的乌云遮挡的严严实实。

这一战!犹如一枚核弹般在这些在场的韩国相师心中猛烈炸开!迅疾无比的将朴友河击败,而且还是让他成了一个活死人!而且在中场之时,更是将看台上的自己这么多人悉数以阴煞之气控制,想着刚才那种浑身提不上力气的感觉,这些的心就如死灰一般。

以一己之力抗争在场的百余名相师!这是何等霸气的行为!又是何等叫人心里生出愤怒的行为!可即便是愤怒又能怎样,这样的人又哪里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抗争得了。

在座的这些韩国相师此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上天赶快派下来一位英雄,能够将士气提起来;而且也有人开始祈祷,昨夜暗杀林白等人的那个杀手赶快再来一次反攻,最好一击得手,让这个使所有韩国相师感到羞辱的家伙尽快送下地狱!

而看台上的陈白庵一行人脸上却满是骄傲之色,他们想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就是要让这些韩国相师们感受一下林白雷霆之击怒火垂下的感觉,好让他们以后再不敢生出觊觎之心,也再不敢将相术传承申报为韩国的世界文化遗产。

“你胜了!但请相信我,这绝对不代表你能够永远胜利下去,接下来要等待着你的必然是我们韩国相术界的反扑!今天的耻辱我们一定会悉数把他洗刷掉!”池中物缓缓分开人群,走到体育场中间的林白面前,神情冷厉道。

林白淡然一笑,道:“也请你相信,这绝对不会是我最后一次胜利!至于你们的反扑,在我出手的时候,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池中物攥紧了拳头,冷眼看着林白的表情。那张满是笑意的面颊,在他眼中犹如一把刺刀一般,一下下正在朝着他从小到大的自尊心上戳个不停,每一刀下去,都是一个鲜血淋漓的窟窿,都让他心中这么多年堆积起来的荣誉垮掉一分。

“韩国相术界,不过尔尔!”林白没再理会池中物的愤怒,缓缓朝着看台口走了过去,等和沈凌风等人并肩站在一起之后,面带笑容伸手摸了摸李青囡的脑袋,轻笑道。

声音虽然不大,但每一字每一句却都是重重的压在诸人的心上,叫他们的喘息都变得艰难无比。这些韩国相师平素早已经自大惯了,可此时自尊心却是被林白如此肆意踩踏,这份愤怒叫他们如何能够忍受,可是就算是不能忍受又能怎么样?!

这种在绝对力量面前,不得不接受惨痛结果的过程,才最羞辱,也才最无力!

体育馆内的阳光无比温暖,照在人身上能叫人从心底生出丝丝缕缕的温暖之感。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林白心中之前的暴戾和愤怒一扫而空。

“小师弟,下次也给我个机会。虽说师兄我的手段不如你,但好歹也能和这群家伙玩玩!”张三疯伸手朝着林白肩膀上重重一拍,挤眉弄眼道。对于这些韩国棒子的行径,他早已是愤怒无比,早就想找个机会好好收拾一番这些人。

“等着吧,这个机会不会太远了!”林白抬头朝着蔚蓝天际扫了一眼之后,笑眯眯的伸手将李青囡抱在怀里,笑道:“那些韩国相师自大惯了,怎么会这么轻易认输,等着吧,接下来必然有一波接着一波的好戏等着我们去看!”

“但愿别跟当初在国际相术大赛上那时候一样,这些韩国人非要把林白你的国籍改成韩国,那时候乐子可就大了!”沈凌风嘿然一笑,促狭道。

听到这话,林白不觉身上一阵恶寒。如果不是沈凌风这么说,他还真忘了韩国人还有这么样一个习惯。只要有什么人打败了他们,这些家伙便会替他们编排出来一个祖籍,把人家的祖籍改成韩国,至于肤色或者传承之类,这些对他们而言,真不重要!

得想个好法子来对付这件事情!要不然等到时候,这些人真要死活把自己变成韩国人,那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

“我们最好还是小心一些!朴友河能够比国际相术大赛的时候多出一个什么无穷奇枰,也就保不准其他人会拿出来什么有穷奇枰之类的东西。”陈白庵说道:“而且还有那些赵宋后裔的相师,他们若是也要趟这趟浑水,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林白点了点头,正想要开口说话。却是突然从街道一侧传来了一阵喧哗之声,而且其中更是隐约夹杂着哭嚎的声音,虽然林白等人对韩语了解的不多,但这几天在李泉的教导下,还是能听出来里面有什么‘儿子’之类的词汇。

“走,过去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林白话说完之后,带着诸人便走了过去。等到走到那哭声传来的地方,只见到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围得全部是人,根本就没办法看到里面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看起来全世界都一样,总是有闲人喜欢看热闹。

恰在此时,林白却是看到李泉那家伙此时居然也围在人群里面,便伸手强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怎么着围了这么多人。”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林哥你。”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李泉心中满是怒火,不悦的回头一看,发现站在自己背后的居然是林白,这才笑道:“刚才两个家长带着三个小孩子刚走到这边,莫名其妙的俩小孩儿突然就倒在了地上,怎么着都救不醒!”

说着话,李泉侧开身子给林白让出了一条道,好让他看清楚里面的情形。林白这才看到,在人群中的正中央,正有一对年轻夫妇跪在地上,身体趴在三个小孩子身上哭嚎不止。

就在此时,几个男人走到了那对年轻夫妇面前,急匆匆的不知道在说什么。林白眉头一皱,转头对李泉问道:“这几个家伙在说什么呢?”

“他们在劝这对父母,不要再耽误时间,尽快把小孩送到医院,不要耽搁了救治的时间。算了,林哥,咱们赶紧回去吧。我听说大使馆那边给你准备了庆功宴,这几天吃泡菜吃的嘴里发苦,我早就想改善一下生活了。”李泉嘿然一笑,道。

林白闻言眉头皱了起来,急声冲着那几名作势想要把小孩子背起来的男人,沉声道:“先不要动那些小孩子,等着我来!”

但他话语喊出来之后,场内却依旧是喧喧闹闹一片,那些人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语声一般。林白一拍脑门,叹了口气,自己这是傻逼了,这些人都是韩国人,又不像朴友河和池中物那般能说一嘴流利的华夏语,如何能听懂自己的话。

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林白疾步朝前走了过去。伸手便摁住了那几名想要继续把小孩背起来的大汉,然后迅速将那小孩平放在地上,取出河图洛书缓缓放在他们胸口位置后,双眼微眯,口里默默念诵咒语不停。

“你是什么人?!你这是要干什么?!不要耽误我们救治孩子,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耽搁的起么?!”被林白这么一拦阻,那几个大汉纷纷转身,对林白疾声怒斥道。而那三个孩子的父母看着林白的动作,也是一脸愤怒模样,一幅准备要动手的架势!

就在此时,人群内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指着林白,急声道:“是他,他就是那个昨天晚上被人暗杀的华夏相师!依我看这三个孩子突然倒下,说不准就是这华夏相师搞的鬼!你看他那模样,不就像是要把孩子的魂魄给拘束走么?”

“放开我们家孩子,求求你不要伤害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那孩子的母亲突然跪倒在地,看着林白涕泪交加道。

被她这么一闹,人群中的喧闹声愈发大了起来。围观的那些韩国人这几天早就听了不少关于林白一行人的负面新闻,此时眼见得林白在那小孩子身前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当即摩拳擦掌,作势想要去和林白大干一场!

“林哥,我们赶快走吧!反正都是他们韩国人自己的命!他们不想让我们管,咱们就别再理会了,是死是活由他们自己管就是!”李泉见势不妙,急忙走到林白身前,说道。

就在此时,胸口放着河图洛书的那个小家伙,眼睛却是陡然睁开,然后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然后急忙起身,朝着他母亲的怀里便钻了进去。

周遭围观的那些想要对林白动手的韩国人见状登时便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