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36章 闹翻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哥,赶快起床看报纸!那个叫做金基范的记者对你做的采访发表在了《东亚日报》的头版上面!”一大清早,林白还没从昨夜与几女纠缠的绮梦中醒来,屋外便传来了李泉的大嗓门,那声音犹如是一面铜鼓般,震得整个宾馆都通通响。

听到这声音,林白无可奈何从床上爬了起来,将门打开把李泉放进来之后。只见这货抓着张报纸在那手舞足蹈不止,一看到林白登时就给他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做出一幅疑惑之状看着林白,沉声道:“林哥,你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

“天使?!恶魔?!你小子吃饱了撑的吧,小爷我就是个大活人!没事儿干赶紧出去,别耽搁我睡觉!”林白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对李泉道。俗话说得好,春眠不想醒,一年四季最舒爽的就是能够在春天睡个懒觉,此时被李泉这家伙一打扰,林白心中哪能没气。

李泉嘿然一笑,伸手将报纸放到林白身前,道:“林哥,你看这《东亚日报》的头版头条,上面写的可都是有关于你的内容!”

“都是有关于我的内容?”林白闻言一愣,然后朝着那报纸上望了过去,只见自己满是笑意的面颊却是占据了半个版面,不过除此之外,剩下的均是那些如蹩脚相师书就的鬼画符般难以读懂的文字,便又对李泉道:“我就能看懂我这张帅脸,其他的文字你给我翻译!”

“这就是昨天那个金基范记者采访的内容。这篇报道的标题是《这个诡异的华夏男人,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然后下面写的都是他对林哥你提出的那三个问题,以及他引申出来的一些内容!”李泉喜形于色,对林白急声道。

林白闻言微微笑了笑,不动声色道:“就算是个头条又怎么样,前两天不是还有两家报社在头版头条骂我来着么?这种玩意儿,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这话林哥你就说错了!《中央日报》和《朝鲜日报》虽然也都是韩国报刊业中的领袖,但是他们和《东亚日报》的侧重点不同。前两者更多的是维护当局,而后者则更多的是抨击!而且这名叫做金基范的记者的确是有两把刷子,把内容写的是有理有据!”

“就比如说这一段吧。他就针对林哥你来韩国是要做什么的回答,对韩国相师协会进行了一次嘲讽,说他们是缩头乌龟,不敢面对面和你论道,而只敢通过媒体来对你进行抨击。而且他还说,如果不是韩国相师协会这群人的缩手缩脚,你也不会这么愤怒!”

“还有关于你的第三个问题,他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其实你对于这些普通韩国民众并没有仇视之感,只是看不惯韩国相师协会中部分人的作为。而你之前的种种雷霆手段,大多也都是想要使更多的韩国相师正视相术和风水学的传承来自华夏的历史!”

李泉见林白无动于衷,急忙伸手指着报纸上的各个段落,对林白不断的进行着翻译,等到将其中重要部分翻译完之后,接着又道:“我刚才去买报纸的时候,外面已经吵疯了。有一部分人说《东亚日报》的人被你收买了,但更多的人则是选择相信报纸上的言论!”

“李泉说的没错。现在的形势确实比之前对我们有利一些,原本韩国相师协会的家伙想把我们至于舆论的风口浪尖,让韩国人从心底仇视我们。可是现在他们自家报纸站出来,也就等于他们的计划彻底泡汤!”不知道什么时候,陈白庵来到了门口,听了一段后,沉声道。

李泉点了点头,握紧了拳头道:“这下子韩国相师协会的那些人就不得不站出来迎接我们的挑战,而不是想着从私下什么方面来对我们下手。林哥,我建议你趁着现在这股劲儿,召开一个发布会,直接宣布要对韩国相师协会进行切磋,那些人一定不敢也不能拒绝!”

林白默不作声,伸手轻轻敲击着身侧的茶几,脑海中思索不停。诚如陈白庵和李泉所言,而今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时机。

金基范的报道在前,如果自己趁着现在的机会对韩国相师进行挑战,韩国相师协会的人胆敢对挑战置之不理的话,那就等于是示弱与人,而且在承认金基范所说,而今的混乱起源就是因为韩国相师协会对事情的处置不力。

这段时间的接触下,林白心里明白,这群韩国相师哪里都不好,但是爱要面子这一点还是很不错的!在舆论的威压之下,就算是他们再怎样,都绝对不会对自己的挑战置之不理。

“好,我同意你们的提议!等会儿就让王大使对外召开记者发布会,然后我要在发布会上宣布对韩国相师协会进行挑战!”林白沉思片刻之后,点了点头,郑重其事道。

华夏大使馆的动作很快,在接到林白等人的知会之后,王旭迅速的便将风声朝外透露出去,将韩国各路媒体的记者悉数请到了会场。

而且有了《东亚日报》的这一记深水炸弹,林白等人和韩国相师协会之间的矛盾而今可以说是吸引了全部韩国人的眼球,是以即便是连那些平素只喜欢报道韩国娱乐圈内明星八卦的花边小报的记者,都是急匆匆的赶到会场,想要挖掘出来一些能够博人眼球的东西。

“请各位让一让!”就在这些记者们将长枪短炮准备好了之后,听到发布会大厅门口传来了一阵话语声,这些人哪里会错过这样的画面,急忙转头朝着门口便望了过去。

诸人一转头,只见门口走过来一个身着白色长袍的年轻人,面容虽然清秀,但眼神却是坚毅无比。而且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凉薄的嘴唇也是紧紧抿在一起,给人一种肃穆之感。

经过这几天韩国媒体的狂轰乱炸,在场的这些媒体记者哪里会不知道这年轻人的身份。悉数如同疯癫了,手里的长枪短炮对着林白就是噼里啪啦一阵乱拍。

“大家好,我是林白。双木林,白昼的白!”林白走上发言台之后,朝下扫了一圈,然后淡淡接着道:“我也是此次华夏周游八国相师团的团长!诸位可能也都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这些人在贵国内算不上平静,甚至台下有许多媒体也都是报道过我们的老朋友了。”

“我们使团在韩国受到枪击,政府人员没有过问,相师协会的人也没有理会,只是将脏水朝我们身上泼;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支政府委派前来的使团会受到这样的待遇?!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韩国人会把相术和风水学这两样发源于华夏的文化,当做你们的私产!”

“现在,我林白,以及我们华夏相师使团的所有人都站在这里!此时此刻,我将向你们的韩国相师协会发起挑战。当然他们可以随意拒绝,但是拒绝就等于认输,那我希望他们可以向全世界发布通报,取消对相术的申遗进程!”

“当然如果一些不属于韩国相师协会的相师,都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向我进行挑战!直到我将整个韩国的相术界击败为止!”林白朝着台下淡漠扫了一眼,冷声道。

话音落下,台下一片寂静!所有的记者此时已然彻底疯癫了!就算是连那些本来只是凑热闹的花边小报的记者也都是上蹿下跳不止,不断的拍摄林白的照片,将他的话语记下,打算用作当日午报的头版头条。

这个华夏年轻人实在是太嚣张了!这样的话语,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在对整个韩国相术界进行挑战!什么叫做战胜整个韩国相术界为止?!

“华夏小子,你以为你自己是有多三头六臂,就要对我们整个韩国相术界进行挑战?!”

“你这个疯子!我告诉你,韩国相师协会,以及我们韩国的所有相师都不会对你这嚣张的态度屈服的,我们会让你尝到口出狂言的后果!”

犹如没有听那些群情激昂记者对自己的诅咒,当然他也听不懂这些叽里咕噜的鸟语。面无表情的分开人群,林白朝着会议厅外面大踏步便走了出去。

看着林白的背影,人群之中的金基范满脸尽是无奈的笑容。虽然他在参加发布会之前就已经想过,这个乖戾的年轻人必然不会说出来什么好话,但是却是没想到他居然会当着如此多记者的面这样肆意去羞辱整个韩国相师届!

他说出嚣张话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视韩国相术界为粪土,做好了必胜的准备;还是说,他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想要借助舆论逼迫韩国相术界那些人悉数站出来?

但不管怎样,金基范都不得不承认,不管林白出于何种目的,这一番话后,他都达成了!

不过金基范却是没想到,林白说这番话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不想再被有些好事的韩国人,自作主张把他的国籍擅自改成韩国!既然打败了所有韩国相师,那就必然会成为他们所有人的仇敌,也就不存在视他为韩国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