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43章 一力承担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7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暮春三月之际,阳光无比明媚。道路两侧的法国梧桐在春光的照耀下,早已经长出了巴掌大小的绿油油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哗啦啦作响。这样一幅春晖灿烂景象,放到常人眼中,自然是急不可耐的便想要出门踏青。

但华夏驻韩国大使馆内的这些人此时却是连一点想要出门观赏春光的心思都没有。而且就算是他们想出去,现在也走不出大使馆的正门了!

昨日比斗结束之后,为了保证诸人的安全。是以陈白庵带队住入大使馆内。但只隔了一晚上,便有无数韩国人冲到了大使馆门前,将所有的通道彻底封死!

而后盘膝坐下,头缠孝带,希望华夏官方能够对林白在比斗中杀死池天一的行为给出一个说法!甚至有激愤的更是不断朝大使馆院内投掷诸如菜叶、鸡蛋、水瓶之类的杂物。

最令人头痛的是,韩国当地的一些媒体也加入到了这些闹腾的行列之中。在这些报刊的煽风点火之下,首尔街头万人空巷,悉数聚集到了华夏大使馆门前,将整座大使馆围得水泄不通,不允许任何人进出,而且在外高声喧哗,疾声怒骂!

韩国警方在得知消息之后,终于还是调拨了一干防暴警察,竖起盾牌,将华夏大使馆团团堵住,以防止有些情绪愤慨的群众对大使馆内的人员做出过激的行为!

但愈是如此,那些围堵的群众便愈是激动。甚至有传言说,有人已经开始准备制造燃烧瓶,发放给那些是示威的民众,好让他们拿这些东西对华夏大使馆内的元凶做出惩罚。

华夏大使馆内而今也是争执一片,许多人不断向大使王旭进言,要他去劝劝林白,让他出来为池天一的死认个错,或者是到他的灵位前焚一柱清香,以此来让这些韩国人的愤怒的情绪得到缓解,也好让使馆内的这些人不用每日里提心吊胆。

使馆外的情况王旭如何不清楚,单就这两天怕已经是有百十来斤鸡蛋和白菜叶子落入了大使馆内。而且还有两名使馆工作人员因为冒险外出,而被外面围堵的那些群众给揍了一顿。

来进言的人越来越多,王旭终于坐不住了。亲自找到了林白,当他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来意之后,却是直接被林白拒绝。

不管他怎样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但林白却是绝不退让半步,最后他只得无奈道:“如果大使馆外的人再不散,咱们大使馆内的人怕是要饿死了。而且若是这事儿宣扬出去,咱们华夏在国际上的脸面又该怎么办?”

“暴民围堵大使馆,也不是只有他们韩国人会做,这事儿在国际上不稀奇。至于国内的舆论和其他方面,你更不用担心,自然会有人去管!至于断粮的问题,我想韩国政府恐怕还没愚蠢到冒着开罪华夏的危险,把我们这些大活人饿死在这!”林白冷漠无比的开口道。

王旭正想要再说几句,但却是突然想到另外一桩隐情。自己身边的这位主儿,可不光是一个使团的团长这么简单!而且还是刘、贺两家的中流砥柱,如果真是让他出去亲自赔礼道歉,事情传回国内,怕他这个大使也不用再做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后,王旭也想通了。由着这位主儿的性子来吧,反正国内那些大佬们对这事情也没做什么批示,自己也就不去理会算了!最惨不过是饿上几顿,但只要这次表现的好了,自己少不得也能像肖成书那样,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那林少你说,我们该怎么办?”王旭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想要探探林白的口风,从他话语中揣摩出来一点儿华夏高层的意思,自己也好多一些信心。

林白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再熬几天吧,多几天他们就会散的。我不想难为那些人。”

“万一不散的话,咱们怎么办?”王旭眉头皱了皱,又追问了一句。

林白冷冷一笑,道:“愤怒不能当饭吃!他们饿了,钱不够了自然也就会散!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就算他们想跟我们比着熬,怕单就是钱这块,他们就熬不下去!如果不散,那我就想办法让他们散!而且有的人也是时候快要出面来把事情摁下去了。”

王旭闻言没再吭声,叹了口气之后,转身朝着屋外便走了出去。林白想着王旭刚才的模样,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池天一果然是好算计,临死之前下的这一招棋,的确是落得死死的,不偏不倚正好刺中那些韩国人内心深处,让他们血性大发。

至于外面那些群情激昂的民众,林白根本就没放到心里去。如告诉王旭的一般,他也在等待,等待一个人的话语。不过那个人却不是王旭所想的华夏大佬,而是唯一一个能够决定现在局势左右的韩国人!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事情变得有些出乎林白等人的意料。大使馆外面的这些人居然真就在外面围堵了整整六天。不过传言之中的燃烧瓶却是并没有出现。毒害外国使馆人员是重罪,这些人只是想替池天一出口气,可不想把自己的命往里面填。

和华夏的习俗相同,在韩国这里也一样有着守七下葬的习俗。韩国各大报纸,此时异口同声的扯开大大篇幅,连篇累牍的介绍了有关池天一的生平,以及池家的种种荣耀。而且字里行间,更是对杀死了池天一的林白表露出一种浓浓仇视之意。

第七天一大早,华夏大使馆门前重又聚集了无数慷慨激昂的韩国人,这些人均是一身白色孝袍,手里握着长棍,不断对大使馆进行冲击。而且出人意料的是,那些韩国防暴警察竟然开始有意识的退让,给这些民众让开了一条冲进大使馆的通道。

“终于来了!”站在窗口的林白朝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头看了一眼之后,轻笑出口,而后迈着步子,缓缓朝楼下走去。

那群韩国民众冲进了大使馆之后,站在大门之前,但却并不敢伸手将那扇大门推开!他们很清楚,冲进大使馆还不能对他们进行论罪,但是如果推开那扇门,进入大使馆,那便要把罪名坐实,下半辈子都有可能去吃牢饭!

就在这些人犹疑不定的时候,大使馆那扇沉重的大门却是缓缓推开,林白有些清隽的身影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而李泉也是面上带着悲壮之色跟在他身边。

扫了一眼身前无数张群情激昂的面孔之后,林白没有丝毫畏惧,淡然道:“你们要做什么?想冲击大使馆,引发两国战争?不要以为人多就能免罪!不要忘了现在的科技有多发达,只要你们再往前踏进半步,你们的面相便会被摄像头拍摄下来,一一问责!”

李泉学着林白的腔调,把话语一翻译,场内顿时喧哗起来。但就是林白这犹如无赖一般的话语,却是让那些激昂的韩国人不敢踏进大使馆半步!

“我们不敢进去大使馆,但我们能用手里的东西砸他!让他为池大师的死付出代价,让他为池大师赎罪……”眼瞅着人群开始退让,从其中不断传出各种喧哗鼓劲的声音!

但这话音只是说出来一半,诸人便觉得身侧一寒,而那煽风点火的声音便戛然而止,就像是一只正在嘎嘎叫的公鸭突然被人握住了脖颈。

“都住手!”就在诸人暗自心惊之际,从人群后面陡然传来一声怒吼。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人群陡然分开一条道路,只见一位头上缠着孝带,穿着一身白衣,池中物手里捧着印有池天一画像的黑白骨灰盒冷冷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看到池中物手里的骨灰盒,以及他脸上的泪容,这些民众热血登时上涌,将林白围在当中,高举着手臂,疾呼不停:“杀了他,替池大师报仇!杀了他!洗刷我们的耻辱!”

“闭嘴!”池中物朝前一推,将这些人推开,然后抬头冷冷朝着林白看了一眼之后,缓缓转身,朝着诸人沉声道:“我父亲战前和林白签下了生死文书,比斗之中,无论孰死孰伤,其他人都不得追究另一方的责任!”

“另外,我是依照家父先前和林先生你设下的赌局,将我们池家老宅的钥匙送上!愿赌服输,我们赢得起,也输得起!”池中物冷然重又开口。

人群刹那静默下来,所有人都愣住了,任是谁都没想到,事情的最后居然会是这样!

“这是我们池家的耻辱,和大韩民国无关,一切都将由我一力承担!”池中物冷眼看着林白,接着沉声道:“我不管父亲和你之间的任何协议。而今也许我不能战胜你,但请相信,只要我池中物还活着一天,便永远不会放弃对你的挑战!你我二人,从今以后,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