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55章 以退为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虽然已然从伊势神宫之中逃离出来,但林白仍旧心有余悸。刚才那股气息的威势实在是太强了,即便是他面对那股气息的时候,心中仍旧生出一股无力抗拒的感觉。

“小师弟,你后背怎么了?”就在林白大口喘息之际,紧跟在他身后的张三疯却是指着林白的后背,愕然开口,急声问道。

林白闻言这才感觉到后背上一片火辣辣的刺痛,心中惊疑之下,伸手朝着后背一摸。却是愕然发现手上满是黑色的余烬以及黏糊糊的鲜血,这架势就像是后背被人用强酸腐蚀了般,恐怖至极。

现在想来应该是那团黑影给自己留下的伤口,刚才从伊势神宫逃脱之时太过急促,是以直到现在才感觉到伤口上的火辣刺痛之感。想到此节,林白心中的惊疑感愈发强烈起来,那团黑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怎么就是这样简单的接触居然就把自己伤成这样!

与此同时,伊势神宫内也是混乱的如一锅沸粥般,无数保卫人员从四面八方朝着吊脚小楼所在的方向涌了过来。从神宫建立至今,还从来没有什么人能够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神宫最深处区域,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你们看清楚是什么人没有?”安倍吉平皱眉站立在吊脚小楼的阳台之上,朝地面上正在不断在四下逡巡的保卫人员看了眼之后,对身边紧跟着的那三名神官和羽山月叶问道。

三名神官闻言摇了摇头,刚才情势发生的太过迅疾,他们只是看到那两个黑影的身形,但却是根本没来得及看清二人的相貌。

羽山月叶闻言之后沉默片刻,朝着林白二人远遁而走的身影处看了一眼,沉声道:“我看清了其中一个人的相貌,可能是伊贺上野的人!”

“告诉神宫内的那些人,和三重县知事知会一声,准备开始全城彻查,那人被圣物伤了,估计跑不了多远!”安倍吉平闻言没有做声,盯着羽山月叶看了良久之后,缓缓道。

夜色虽然依旧深沉,但天幕尽头却是已经隐隐然有一抹淡淡的光芒出现,估计要不了多久,那一轮朝日便会从海面上跃起,而后开始向世间万物投射炽热光芒。

“小师弟,你还撑得住吧?”张三疯看着林白背上血肉模糊的伤口,面上满是担忧之色,想要加快脚步尽量快的带林白回到住处,但却又怕行动过快导致林白开始结痂的伤口破裂。

林白面上带着笑意,轻轻摇了摇头,道:“一点小伤罢了,不用大惊小怪!师兄,刚才你也看到那个叫做安倍吉平的大神官的面容了,他是不是那个和师父有仇怨的那个人?”

“师父给我的遗训里面的确说的就是安倍吉平,只可惜咱们师兄弟这次没能成功,不能替师父把当年的仇怨给报了!不过师弟你感觉出来那团黑影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没有?怎么师父的札记里面从没提到过那东西?”张三疯说道。

林白摇摇头,道:“我也没看出来,不过可以肯定必然是凶兽异类。师兄,你给我说老实话,师父到底和那个安倍吉平是有什么仇怨,怎么着我以前还从来没听师父说起过这茬,不会是你扯着师父的大旗,是想解决自己的事情吧?”

“你小子这话说的,师兄我是那样的人么?”张三疯闻言一愣,然后正色开口道:“按师父的说法,他当年和伊势神宫的一名巫女在一起过一段时间,但那段岁月实在过于动荡,双方奇门江湖中都对此事有所微词。”

“不过以师父在华夏奇门江湖中的威望,解决咱们这方面的说法自然算不上什么难事!但是那巫女却还是想要得到伊势神宫的准许,将巫女头衔辞去,从此和师父不过问世事!但却没想到她和当时身处华夏的伊势神宫负责人安倍吉平一接触,却是再也没回来过!”

“而且从那之后,不管师父用什么手段推算,都再也推算不出那巫女的任何讯息。到了师父那种境界还推算不出来别人的讯息,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已经不在世间了!所以师父和安倍吉平的仇怨就是因此结下的,但后来战争结束,形势变幻,他却是没了复仇的机会!”

“居然还有这档子事情,这事儿师兄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早知道当初在国际相术大赛上我就不对那些扶桑的阴阳师手下留情,直接把他们尽数斩杀,也算是了却师父当年的心愿!”林白闻言有些吃惊的怔了怔,继而叹息道:“没想到师父还有这样一段花前月下的故事!”

“师父对你的期许一直很高,是以他不想让自己的事情对你术法修为有所影响。我想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只把这桩旧案告知与我而没有和你言语半句。”张三疯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林白正色道:“答应师兄,有朝一日,你我师兄弟一定要替师父了结这段仇怨!”

林白闻言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话。李天元后半生寂寥终老,他只以为是李天元不愿意将自身的天道反噬牵扯到其他人身上,却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一桩旧案。如果不是安倍吉平从中阻挠,师父后半生定然过的要比之前幸福安乐许多。

天光大亮之后,林白和张三疯二人终于是回到了落脚的旅馆。走进房间之后,陈白庵和沈凌风二人面色阴沉的盯着他们,陈白庵看着林白厉声训斥道:“我之前就跟你说了,要小心行事,你们这俩师兄弟怎么着就连一两天的时间都等不了?”

“老爷子您就别在这生气了,我们俩这不是全须全尾的回来了嘛!赶早不赶晚,咱们越是出手晚,伊势神宫的防范就越严密。趁着咱们从首尔赶来的消息还没泄露出来去探查,这机会刚刚好不是!”林白嬉皮笑脸的冲陈白庵道,但背上疼痛牵扯,笑容却是有些牵强。

陈白庵刚想要再训斥林白几句,却是愕然发现这家伙面色苍白,额头上满是淋漓的冷汗,不禁有些疑惑的走到林白身边,沉声问道:“林白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擦破了点儿皮罢了,不碍大事,您老就放心吧!”说着话,林白咬紧了牙关,解开身前衣服的扣子,将上半身的衬衣给脱了下来。

陈白庵眉头一皱,朝着林白后背望去,当即大吃一惊。只见林白后背上墨黑一块,血肉模糊之间,更是有像是衬衣灼烧之后的黑色纤维遍布其中,红黑相间,看上去恐怖至极,也亏得这小子身体强壮,若是换了常人,早就晕倒在地,哪里还能谈笑自若!

“你不是关二爷,没那么强的忍耐力!赶紧跟我去医院处理伤口去,这要是感染了,可是要命的事情!”陈白庵面色沉重,一把扯住林白的胳膊,道。

林白闻言摇了摇头,咬紧牙关将已经和后背血肉黏在一起的衬衣扯了下来,然后沉声道:“恐怕伊势神宫里的人已经知道刚才我身受重伤,如果我现在还去医院的话,那就等于是向他们昭示这次事情是我们所为,所以医院绝对去不得!等会儿我自己处理一下就行!”

陈白庵听到这话,犹豫了片刻后,终于还是松开了原本紧握着林白的手,然后叹了口气,道:“尽快处理,如果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尽快通知我们,就算是冒着被他们发现的危险,也不能让你出半点意外!”

“陈老,你就放心吧,我身子骨壮实着呢,这点小伤奈何不了我!”林白嘿然一笑,然后转身朝着屋内的浴室便走了进去,打开花洒朝着背上一冲,顿时大片大片混合着黑色块状物体的鲜血流淌在了浴室的地板上,看上去血腥无比。

被热水这么一冲,林白背上的伤口终于露出了原形。那模样犹若是一团巨大的水滴一般,鲜红露肉,而且最深处甚至都能见到一些森然白骨。看着伤口的模样,林白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伊势神宫里面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怎么着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好容易将伤口收拾好,涂上从国内带来的一些药膏,从浴室中走出的时候,张三疯已经将昨夜遇到的情况,以及伊势神宫中人的打算尽数告知于陈白庵和沈凌风二人。见到林白从浴室中出来,一群人眼巴巴的便看着林白,想听听他到底是要拿个什么主意!

“沈哥,等会儿估计要麻烦你去跑趟腿了,去伊势神宫那里走一趟,找一下安倍荣然,直接跟他挑明说我们想要拿八咫镜换人的意思!”林白换了件干净衣服后,沉声道。

沈凌风闻言神色一楞,道:“他们不是要拿那什么羽山月叶来假扮廖漫云,借此来对我们下手么?如果我们把八咫镜拿出来换个冒牌货回来,那岂不是正中了他们那群人下怀?”

“不给,就是僵持下去,漫云待在扶桑人手里,我终归不放心;羽山月叶一直模仿漫云的神态仪表,想来她会知道漫云的真正下落,还不如从她这里打开个缺口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