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57章 温柔攻势(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人是你们绑的,现在说什么全须全尾,难不成被你们抓走就没有什么心理创伤之类的么?”林白一幅义愤填膺状,握紧了拳头,紧盯着安倍荣然,面目狰狞。

安倍荣然嘿然一笑,道:“林兄弟你别说笑了,当初我们伊势神宫下属阴阳寮的寮头东江太郎死在你的手上,我们伊势神宫不也是一样没有追究!话我已经说了,只要八咫镜拿到手,以前的恩恩怨怨我们都可以不再计算,马上就能让你们小两口团聚!”

“不可能!八咫镜我可以给你,但绝对不是现在。一手交物,一手交人,只有这一个法子可行!”林白冷然一笑,缓缓坐下身,看着安倍荣然道:“我想安倍先生你应该比我清楚八咫镜对你们的意义,该怎么抉择,你心里应该有数!”

“林先生果然是个敞亮人!我这就回去和其他几位神官商量,一有消息,马上就通知你们!”安倍荣然放声大笑,伸手朝着林白肩膀上又重重拍了两把,然后转身朝外走了出去。

看到安倍荣然从屋内走出去之后,张三疯急忙凑到林白身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问道:“天杀的玩意儿,手不停的往肩膀这块招呼,小师弟你怎么样?”

“要不了命还,这笔账咱们先记着,早晚和他们算清楚!”林白淡然一笑,但笑容还没来得及在面颊上绽放,便变成了痛苦的抽搐之色。刚才安倍荣然的那几巴掌着实太狠了一些,原本上了药之后已经要结痂的伤口,被这几巴掌一拍,悉数重又爆裂开来。

看着林白的模样,沈凌风不禁叹了口气。此时伤口迸裂,鲜血已经将林白刚换上的衬衫重又浸透,可他却仍是这样谈笑自若,可见对廖漫云的重视程度。沈凌风也毫不怀疑,如果换成是司马懿兰,林白定然也是如此。

也怨不得那几女对他用情深厚,一报还一报,林白以真心真意相对,甚至可以为了她们以命相拼,自然也能让她们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叔祖,我刚才到他们居住的旅馆之后,已经仔细打量过,甚至还用力在林白那小子肩膀上用力拍了几下,也没见他有什么异常的反应。依我看昨夜潜入神宫的应该不是他们!”安倍荣然回到伊势神宫之后,径直便奔往吊脚小楼,跪倒在安倍吉平身前,沉声道。

安倍吉平闻言微微颔首,然后朝着站在他身侧的一名小厮,淡淡道:“将巫女请过来,告诉她按照计划将东西准备好,一切全都要看她的了!”

没多大会儿功夫,羽山月叶便来到了吊脚小楼之中,朝着安倍吉平和安倍荣然二人浅浅施了一礼之后,打开随身带着的匣子,而后开始梳洗打扮起来。扶桑忍术之中记载有极为高明的易容术,甚至比起现代最先进的化妆技术都不遑多让。

而且最为神奇的是这种易容术还能够控制脸上的肌肉变化,单就这一点甚至就隐隐压住现代化妆术一头。没费多大会儿功夫,羽山月叶整个人便彻底改变,音容笑貌和廖漫云相差仿佛,恐怕就算是亲娘老子站在此处,都极难辨认出真假。

“巫女这一手真是妙极了,我想林白那小子必然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做出这种李代桃僵的手段,等到巫女你一得手,就是这小子和华夏相术界的末日……”安倍荣然目瞪口呆的看着和之前判若两人的羽山月叶一会儿之后,抚掌大笑道。

安倍吉平冷然扫了安倍荣然一眼,他口里还没说完的话便戛然而止,而后整个人怯怯弱弱的便拱手侍立在一边。安倍吉平伸手捏住羽山月叶的下巴,上下端详了一遍后,微微颔首,道:“巫女,记住你的使命,不要打开你的心扉!尽快完成你的任务,伊势神宫将为你骄傲!”

羽山月叶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紧跟在安倍荣然身后朝着吊脚小楼外面便走了出去。等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之后,安倍吉平突然放声大笑,笑声中一股萧索和悲凉的意味。

“沈局长,麻烦你通知一下林白,交换的地点就在我们伊势神宫门口,尽快带着八咫镜过来,时间一过,我可就不伺候了!”安倍荣然走出伊势神宫之后,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拨通沈凌风的号码,一段简短的言语扔过去之后,径直挂断电话!

羽山月叶一直紧紧的跟在安倍荣然身边,不发一言,犹如是个哑巴一般,但眼波流转之间,却是透露出万种风情。虽然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衫和浅蓝色牛仔裤,但却是遮不住她姣好的身材,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着实是玲珑有致。

那些前来伊势神宫进香的游客,在看到羽山月叶之后无一不是停留下脚步,紧紧的盯着她看个没完,不过那眼神中却是没有丝毫的猥亵,尽数是纯粹的对美的赞赏。

没过多大一会儿,林白等人便出现在了伊势神宫的门口。张三疯朝着远处扫了一眼之后,当即便看到了门口那个由羽山月叶乔装打扮的廖漫云,当即伸手朝着林白轻轻一捅,压低声音道:“小师弟,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前面的戏都做足了,最后这一次你可不能演砸了!”

“放心!”林白面上不动声色,淡淡说了一句之后,做出一幅急切模样,朝着安倍荣然和羽山月叶两人所在的方向便疾步奔了过去,等到冲到近前之后,一伸手便把羽山月叶揽在了怀中,口中喃喃道:“漫云,我终于找到你了!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

看到林白的动作,紧跟在他身后的沈凌风等人心中不由得暗自赞了一声。这演技简直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一举一动无一不是表露出对廖漫云浓浓的思恋之情,甚至几人还分明看到林白的眼角有晶莹闪烁,着实是难能可贵。

看到林白的反应后,站在羽山月叶身侧的安倍荣然神情也是有些紧张,紧紧的盯着两人,生怕羽山月叶稍有不慎露了馅,暴露出来她的真实身份导致这场交易失败。但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羽山月叶只是稍微愣神了一下,手便紧紧揽在了林白的腰间。

“林白,人我已经给你带来了,八咫镜你也应该交给我了吧!”安倍荣然见状长舒了一口气,而后身后摁住林白的肩膀,不咸不淡开口道。

话音刚落下,静谧的空气中便传来‘啪’的一声,林白的手如一道残影般迅疾无比出现在了安倍荣然面前,一耳光重重的抽了下去。林白的手劲儿本就极大,此时更是牟足了十分十的劲儿,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安倍荣然抽的原地转了三圈,嘴里更是腥甜一片。

“这是你们欠漫云的,我替她还给你们!”林白紧紧的盯着安倍荣然,神色冷厉异常,而且手指还在不断颤抖,足以显出他内心的那种激动之情。

安倍荣然手捂着脸,咬紧了牙关,心里已然是不知道到底是该哭好还是笑好。哭的是,林白这一巴掌实在是太够劲了,直到现在他都还觉得有些眼晕;笑的是,从林白现在的举动看来,羽山月叶已经成功扮演了廖漫云的角色。

“林先生,我辛辛苦苦把人给你带过来,难道这就是你们华夏相师该有的态度么?还是说恩将仇报已经成为你们生活的一种习惯?”安倍荣然手捂脸颊,犹豫良久之后,终究是没有出手反抗,只是以言语对林白冷然嘲讽道。

林白冷然一笑,淡然道:“人不是你找来的,你不过是一条跑腿的狗罢了!打一条狗,打了便是打了,哪里还需要和你讲究那么多东西?!”

安倍荣然被林白话语一激,老脸通红一片,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对着林白的面颊用力捶上几拳,但想到如果自己贸然行动便极有可能导致事情的败露,而且只要巫女到了林白身边,这小子的好日子就也算是到头了,现在忍忍也就算了!

“人交给你了,八咫镜该给我了吧!”安倍荣然眼神冷冽,盯着林白恨声道。

恰在此时,羽山月叶的脑袋微微一歪靠在了林白肩膀上,糯着声音淡淡道:“林白,我累了,不想再在这里待着了,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话语落下,眼波流转,一幅泫然欲泣模样。林白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隐隐然竟然觉得是真正的廖漫云站在了自己面前,想着当初在西安的一幕幕,以及后来自己寻找她的一幕幕,喉头不禁一酸,眼眶中更是一热。

“东西给你!”林白从怀中摸出八咫镜朝着安倍荣然一丢,而后伸手揽住羽山月叶的纤腰,柔声道:“漫云,我带你回家!”

听着林白柔和的声音,羽山月叶眼眸之中的那抹疑惑之色愈发深重起来,沉默良久之后,没有言语,只是将小脑袋紧紧的靠在了林白的肩膀上,温柔的犹如离别已久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