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61章 师母下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白仍旧喘息不止,浑身上下更是一星半点的力气都提不上来。而且这样压在身下少女犹若凝脂,弹性十足的肌肤之上舒服得他也不想挪动身体丝毫。

羽山月叶此时也仍旧还没从刚才犹若核弹爆炸般的快感之中清醒过来,美目之中仍旧满是迷离色彩,虽然被林白雄壮的身体压得有些酸软,但却是仍旧不愿挪动丝毫,生怕因为自己身体的丝毫变化,就破坏掉现在的气氛。

屋顶的水晶吊灯光芒闪烁,照在羽山月叶的身上,将她嫩白如玉,仿佛是按照黄金比例雕刻出来的最完美雕塑般,将身体所有的美好部位尽数暴露在光线之下,而且在这灯光照耀下,更是显得她的肌肤细白如瓷,全身明亮清晰,犹若坠落凡尘的仙子。

良久之后,羽山月叶终于挨不过身子的酸楚,身体挪动了一番,调整了一下姿势。林白见状,急忙翻身躺倒在了一边,而羽山月叶而是跟着侧转翻身,伸手支着小脑袋,眼睛圆睁,娇喘吁吁的看着身前的男人。

“世事如棋,恐怕伊势神宫里面的那些人就算是打死都想不到,他们把你派过来居然是为我做了嫁衣!”林白伸手轻覆在羽山月叶完美的高耸上面,手指一边轻轻揉捏粉丘顶端的柔嫩樱桃,一边带着笑意对她温声道。

羽山月叶眉目间春情依旧,手指在林白胸口轻轻画着圆圈,柔声道:“按照伊势神宫内部的记载,元阴之女除非打开心扉,否则但凡是在床第之间行欢好之事,势必会将男子体内的法力修为尽数抽干。你我二人不过相识不到两天,他们如何能猜到我的心扉会被你叩开!”

“元阴之女的体质果然特殊,只是这么一次,我便觉得我体内的法力和往日有了极大的不同,其中带上了一种玄玄不可言说的气息,而且我估计现在的我施展术法,恐怕要比以往威能大上许多!”林白笑了声后,接着道:“别说他们,就算是我之前都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

“你身边的女人有没有哪个曾经跟你说过,在你身上有一种很玄妙的气息。这种气息就像是我修习的媚术一样,对女人会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羽山月叶小脑袋微微蠕动了一番之后,紧贴着林白疑声问道。

林白嘿然一笑,说道:“这就是天赋异禀,小爷我浑身满是王霸之气,只消一起身便能够勾动天地间桃花气运尽数加在身上,让你们这些女人对我痴心绝对!”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虽然这种气息极淡,但是因为我修习媚术的原因,是以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存在,这种东西先天绝对不能够拥有,只有靠后天人力才会产生!”羽山月叶没有理会林白的插科打诨,接着道:“是不是你借助自己的修为对自己施展过什么手段?”

“绝对没有……”林白闻言一阵语结,刚开始他还真以为这是羽山月叶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是而今看这小丫头的神态,丝毫没有那种意思。而且仔细回忆起来,林白觉得自己最近确实有些不大对劲,女人见一个爱一个不说,就连床第上的事情都比以前强了许多。

“那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吧,不过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万花丛中过么,这也不算是什么坏事。”羽山月叶闻言眉头微皱,摇了摇头,接着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救廖小姐?”

“等你把要对付伊势神宫的原因说出来之后,我就动手!”林白闻言缓缓从羽山月叶身上把手收回,收敛脸上所有笑容,正色看着她道。

说句老实话,林白实在是不能理解这小丫头为什么会对伊势神宫有着那样强烈的恨意。要知道羽山月叶身为巫女,可以说是伊势神宫的化身象征,而且在神道教信徒之中拥有极高的信仰度,这样一个人会对自己的教派动手,实在是叫人无法理解。

“因为我是巫女,所以你就觉得我不可能去反对伊势神宫么?”羽山月叶闻言冷然一笑,带着凄冷的语调,淡然道:“也许在旁人眼中巫女地位尊崇无比,有无数信徒朝拜,甚至即便是扶桑的天皇见到我也要乖乖跪拜。可是有谁问过我,我究竟想不想在这个位子上?”

林白闻言一愣,然后便又有些释然。诚如羽山月叶所说,世间事最叫人痛恨的,便是被人强迫着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俗话说得好,牛不喝水强按头。巫女表面上风光,可是却等于是被伊势神宫豢养的一只金丝雀,孤芳自赏,无人问津。

但单就是因为这样,就想要将伊势神宫彻底毁灭,这事情做的也委实太离谱了一些!不想当巫女简单,从里面逃走就行了,何必要让自己帮着他把这个地方给彻底毁了?!

“你不是伊势神宫里面的人,不知道真实的巫女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在我之前两代的一名巫女秋津凉香,也是我的师父,因为她当年犯下的一点儿罪过,至今被锁在伊势神宫内的地牢之下,过着不见天日的生活……”

“而我能够担任巫女之位,也是因为上一代巫女,也就是我师父的大徒弟,在执掌神宫四十年之后,为师父鸣不平,而被那群神官决议诛杀!这样的神宫待着还有什么意义?!”

仿佛是看出林白心中的疑问,羽山月叶咬紧了牙关,捏紧拳头狠声出口道。眼神之中凶光毕现,对伊势神宫的恨意显而易见。

林白闻言不由得慨叹一声,如果真如羽山月叶所说,只是因为一些罪过,便要把人关在地牢中六十余年之久。伊势神宫在这点做得也实在是有些不近人情。大把大把的年华尽数虚度,抬头不见青天,低头不见流水,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过着还有什么意义?!

正在为羽山月叶这种如履薄冰的生活感到可怜之时,林白心中却是陡然想到了她口中所说的那个被关押在地牢之中的那个巫女。六十余年?!这不刚好是当初那场战争结束至今的时限,而当初和师父在一起的那巫女也是那时候消失不见,难不成二者就是同一人?!

“你在伊势神宫这么多年,应该也知晓一些风声。你师父是不是因为年轻时候和人在感情上有所纠葛,是以才会被关押在地牢中?”林白一把抓住羽山月叶的手,沉声问道。

羽山月叶有些震惊的看着林白,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道:“师父当年的确是因为和一名华夏男子之间有所牵扯,是以才会被安倍吉平大神官亲自下令关押进了伊势神宫地下的地牢之中,而且借用神宫百年气运对她进行镇压,将她在世间的所有气机尽数抹去!”

“我操!”林白一听这话,登时急了。两者都是因情生变,而且又都是在人世间再无气机可寻,地球就这么大,哪里会有巧合到这种地步的事情,根据羽山月叶所说的情况,他完全可以确定羽山月叶口中被关在地牢内的那名巫女就是自己师父当年的那个相好!

看着林白惊喜交加,同时又愤怒无比的矛盾模样,羽山月叶心中满是疑惑,完全不明白这家伙听了自己的话之后,怎么会有这样强烈的反应。便带着狐疑问道:“林白,你这是怎么了?师父她老人家和你之间又有着怎么样的牵扯?怎么着你反应这么大?”

“你师父就是我师母,六十年前他们在华夏相遇,两人本是敌对双方,但最后却是惺惺相惜……”林白闻言叹了口气,将李天元当初和巫女之间发生过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尽数告知了羽山月叶。等林白把事情原委尽数说完之后,羽山月叶也是慨叹不止。

她在伊势神宫之中不过是听过了一些传言,而她当初跟着前朝巫女修习术法的时候,虽然也曾问过师父她老人家被关押在地牢中的原因,但每次谈起这个话题,她都是含含糊糊,然后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或者是直接转移话题。

而今林白的这番话,也算是终于让羽山月叶把心中的积年疑惑找到了答案。也让她明白了,为什么师父在地牢中闲来无事的时候,会面朝东方,眼中长噙泪水;而也明白了为什么夜深人静时候,睡梦中的她口中经常念叨的‘天元’二字是什么意思。

“没想到在师父身上竟然有着这样一段凄美的爱情,她老人家一直在等天元真人,等着在有生之年,他们两个人能够再见一面。”羽山月叶眼中泪光闪烁,握紧了林白的手,急声道:“林白,答应我,一定要帮我把师父救出来,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

“师父,您老人家在天有灵!徒弟我终于找到师母的下落了,您老人家放心,哪怕是拼了性命,我也要借着您教我的这身本事,把伊势神宫翻个底朝天,把师母她老人家救出来!”林白当即起身,面朝东方跪下,口中喃喃出声。

夜色低沉,窗外树木在夜风之中哗啦作响,像是哀叹,又像是笑声,但不管是哪种声音都有着一股白云苍狗、世事如烟的萧索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