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67章 救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地牢之中幽深如水,角落逼仄无比。但林白等人却是没想到,只是跟着羽山月叶转了弯之后,面前的环境居然豁然开朗。

正前方一汪青绿之色的水潭,看上去幽深无比。而在水塘的正中央则是有座孤岛,在那孤岛的中央,悬着一挂用粗重的铁链缠绕在一起的铁牢。

而在铁牢之中,有一个影影绰绰的白衣女子斜靠在铁牢粗重的阑干上,口中喃喃自语道:“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天元,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一面?”

听到这女人的话语,林白和张三疯虎目之中均是湿润一片。已经六十余年,但相思仍在,单就是这份情愫,这个师母,他们两个就认定了!

“师父,我带人来救您来了!”羽山月叶已是有十几年没再见过秋津凉香,此时终于相见,泪水如珍珠般从眼眶中滑落,疾步走到绿潭边之后,双膝跪倒在地,颤声道。

“痴儿,你来这里做什么?这么多年了,师父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出去又能怎么样,一样的天地,但却再没了一样的人物,又有什么意义!”秋津凉香闻言缓缓转过头来,朝着跪倒在绿潭边的羽山月叶淡淡说了声后,转头看着林白等人,柔声道:“这几位是?”

话语柔和无比,虽然因为山洞中光线昏暗,不能辨认出面容模样,但仅凭着声音,便能猜想出来这定然是个面容姣好的温婉尔雅女子。

“师母,我们是李天元膝下的弟子!今天我们来,就是要请师母您跟我们一起出去!”林白闻言急忙翻身跪倒在地,颤声道:“徒儿不孝,这么多年未曾救援,让师母您受苦了!”

“天元的弟子?”秋津凉香听到林白的话之后,神色大变,急忙起身,转身看着林白等人,颤着声音道:“你们师父他这些年过的怎么样?他怎么没过来?他现在在哪里?”

听着秋津凉香这声音,林白心中的悲戚之意愈发深重,而对这伊势神宫的恨意也更增添了许多!如果没有这些人的拦阻,师父他老人家的这段姻缘如何会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这两位老人家又如何会天各一方,饱受相思之苦。

“师娘,我们先把你救出来!”林白没有接话,站起身,朝着眼眸间擦拭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羽山月叶沉声道:“月叶,有没有什么通向这湖心小岛的桥梁或者舟船?”

玉山渔业听到这话,急忙起身,赶到山壁的一侧,握住了山崖上一处凸起的石块,朝下用力一拉。只听嘎吱一声,从绿潭之中,缓缓升起一道铁质的桥梁,贯通两岸。

诸人没有任何犹豫,沿着那铁桥,朝湖心小岛便疾步赶了过去。等走到铁牢前之后,终于是看到了这秋津凉香的真面貌。白衣虽飘飘欲仙,但终究抵挡不过岁月的侵袭,她已是鸡皮鹤发,看上去苍老不堪,但从轮廓,却是可以看出年轻时候必是位风华绝代的女子!

“师娘!”林白伸手将用力握紧了铁牢上面粗重的铁链,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用力一扯,只听哗然一声,那精钢铸就的铁链居然就这样被林白一把扯得断裂开来。足见林白气力之大,也足以看出他此时心中的悲愤和痛楚之意。

陈白庵缓缓走到近前,将铁牢大门打开,然后看着牢内的秋津凉香沉默良久后,缓缓道:“凉香妹子,咱们又见面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陈白庵?”

“陈白庵,当初我们可是没少争斗,不过你在我手下总是输多赢少,不像天元每次都赢。现在你也老了!”秋津凉香盯着陈白庵看了半晌,轻叹出声,然后转头看着林白所在的方向,急声道:“孩子,你师父呢?他现在怎么样?”

“师父他……”林白听到秋津凉香的声音,无由得悲从中来,心底像是打翻了盛满苦水的罐子般,酸涩一片,泪水顺着面颊不断流了出来,连一句完整的话都再说不出口。

看到林白这幅模样,秋津凉香如何还能猜不出来李天元已然仙逝的结果,沉默良久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缓声道:“是我痴了,当初天元就已逾百岁,而今又是过了六十余年,他的性子又那样刚烈,如何还能撑到现在!死了好,死了不用受相思苦!”

话虽然这样说,但泪水却是忍不住从眼角顺着她干枯的面颊滚落下来,将面颊上的那些皱纹填得满满的,看上去叫人心恸无比。陈白庵等人看着她这幅模样,也是忍不住心底生出酸涩之意,口中叹息连连。苦等一甲子,再得知消息,却是斯人已逝,这是何等悲凉!

“凉香妹子,斯人已逝,你就别再伤神了!天元老兄在天有灵,能够知道你尚在人间,一定也是老怀安慰!”陈白庵颤抖着手,拍了拍秋津凉香的肩膀,沉声安慰道。

林白早已是泣不成声,陈白庵也一样是老泪纵横,俩人均是哭得跟个泪人一样。李天元待他们如亲父子,这份恩情天高海深,怎样都不能报答!而今看到秋津凉香这幅模样,如何不让他们俩想起李天元在世时候的点点滴滴,又如何不让他们悲从中来。

“孩子,别哭了!你来这里除了救师娘外,应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吧!”秋津凉香见林白悲恸无比,伸手轻轻搭在他的肩膀上,沉声道:“等着你救的人应该就在那边,那小姑娘每日里念叨你的名字,怕也是想你的紧!”

林白听到秋津凉香这话,当即起身,擦拭了把脸上的泪水,顺着她指出的方向,朝着关押廖漫云所在的地方就赶了过去。

看到林白心慌神乱的模样,羽山月叶脸上不禁露出了抹酸楚之色。现在廖漫云关在这里,让他如此紧张,若是把关在这里的人换成自己的话,他会不会也是这样?

“都是痴心啊!”秋津凉香苦熬了一辈子相思,如何看不出羽山月叶的小心思,轻轻握住她的手,温声道:“走吧,再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了!陪我去看看那边的那位姑娘,这段时间有她陪着,我老人家的日子才比以前稍稍好过了些,也是时候去感谢下人家了!”

听到秋津凉香的话,羽山月叶俏脸忍不住羞得通红。纵然身为伊势神宫的巫女,又被安倍荣然等人逼得不得不尽早成熟起来,但在感情方面终究不过还是小女儿心思,眼见得别人看破了自己的心意,心里如何还能平静。

“他的面相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辈,而且天元选择弟子不会不看心性,你就放心吧!”秋津凉香轻轻握紧羽山月叶的手,沉声又安慰了一句。

张三疯闻言也是转回头,看着羽山月叶乐呵呵道:“弟妹,你这只是见了个廖小姐就成了这幅模样,若是见到他家中的那另外五位,这醋坛子得打翻到什么地步才成?”

五个?!听到张三疯这话,羽山月叶登时就有些愣神,而一边的秋津凉香闻言也是忍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看起来自家这个丫头以后是有得苦头吃了!不过这小子也着实是个多情种子,居然有这么多的红颜知己。

想到此节,她却是止不住又有些黯然神伤起来。若是当初她和李天元二人能够像现今的林白这般,不去顾虑那么多,也不去思忖那么多,更不去管世俗间的那些东西!也许现在就是另一番境遇;也许两个人膝下已是儿孙成堂。

当林白打开依葫芦画瓢将铁牢打开之后,廖漫云没有任何言语,一头就冲进了林白的怀中。这段时间的折磨,让她终于把心中的那些事情尽数思虑清楚;而此时林白赶到此处,也让她终于明白了林白的心意,又如何会有往昔不辞而别时的决绝之意。

“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再从我身边离开!”林白紧紧的抱着廖漫云柔软的身子,附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沉声道。李天元的事情对他而言等于是一个告诫,有情人就要珍惜时光,尽力在一起。时光匆匆,变数无边,相思之苦,不堪承受!

廖漫云听着林白的话,已是泣不成声,抱紧林白,喃喃道:“我答应你,今生今世不管再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再从你身边离开半步!”

佳人吐露心意,林白正要再出言劝慰几句的时候,却是陡然感觉进入地牢后感触到的那股洪荒巨兽气息陡然又在身后出现,而且他觉得这气息此时正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诸人所在的方位逼近,甚至隐隐然都能闻到那股腥风!

“小心!”林白急忙转身,将廖漫云掩在自己身后,然后对绿潭对面的一众人群喊道。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山洞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下来,闻之欲呕的腥风铺天盖地席卷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