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88章 佛心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虚云老和尚,你这是何苦!那什么尤查帝拉明显就是想难为你,我们好容易把事情给你拦阻了下来,你却还要对自己施以惩罚,难道你还当你这百十来岁的老身子骨还和年轻时候一样,挨得起这份罪受?再者说了,这些和尚不待见你,你又何必非得呆在这里!”

眼瞅虚云大师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原本就枯槁无比的面容此时更是显得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陈白庵心中不由得生出些悲悯之意,伸手掺扶住他颤抖不断的身子,沉声劝道。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如果现在就退却,我的宏愿又怎么去完成!这几十年来每日均是要受一次这香板之罚,我身体也早就习惯了,不打的话,反倒有些不舒服。”虚云大师微微一笑,然后转头看着林白,带着些赞许之色道:“不知这位面上带着中毒之色的小友是?”

“看起来虚云老和尚你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只是这么一眼就看出来这小子身上的事情了!”陈白庵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我们这次过来,也是想让你帮我们看看这小子身上的毒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牵扯极大,咱们最好还是换个地方谈!”

“既然这样,那就请诸位跟我来!”虚云大师闻言点了点头,招呼诸人紧随他身后,朝大金塔东南方向走了过去。

等走到大金塔以两对石狮子看守的山门之后,大金塔的真正面目终于落入诸人的眼中。这大金塔塔基115平方米,塔高112米,塔身上贴着一千多张纯金箔,而且此时微风刚起,塔四周挂着的那一万五千多个铃铛清脆响起,声传四方。

“这大金塔的塔顶全部是用黄金铸成,上面更是有1260公斤重的金属宝伞,周围嵌有红宝石664颗,翡翠551颗,金刚石443颗,是以整座金塔才会宝光闪烁,雍容华贵。”虚云大师朝着塔顶扫了眼后,朝诸人笑道:“你们若是有闲暇,倒是可以在四处走走看看。”

“三疯,你不是想发财么?等你师弟身上的毒解了之后,你闲着没事儿,就去把这大金塔上的金箔和宝石全给我揭了,最好连佛宝都给拿走,我看这些缅甸和尚还能炫耀什么!”张三疯闻言冷然一哼,对大金寺和尚以这样恶劣态度对待虚云大师,他实在是怒火难消。

虚云大师如何听不出来陈白庵这乃是气话,但却又不好说什么,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倒是张三疯听到陈白庵这话之后,眼神闪躲不定,余光更是朝着大金塔周遭的安全守卫看个不停,显然是真想听陈白庵的话,在这大金塔上猛捞一票!

“黄金等等都是身外之物,这棵从佛祖释迦牟尼金刚宝座的圣树圃中移植而来的菩提树才是真正的珍贵之物,日常在这树下念诵佛经,参悟至理,更是有事半功倍之效。”等走到大金塔东南方向的一棵巨树前后,虚云大师冲几人微笑道。

听到虚云大师这话,诸人不由得多看了那棵菩提树几眼,不过张三疯余怒仍然未消,恼怒道:“这棵树迟早也得被我砍了,看他们还念什么经!”

“陈老友你也是两百多岁的老人了,怎么火爆脾气丝毫未减。塔是塔,树是树,这些与人何干,又何必将人之怒气发泄到他们身上!”虚云大师低喧了声佛号,垂眉低目接着道:“小僧旅居之地到了,诸位请!”

诸人闻言抬头一看,只见在那菩提树一角竟然有着一栋完全是华夏风格的庙宇,而且在庙宇的正上方匾额上写着三个鎏金大字‘福惠宫’。

“这是早年间旅居缅甸的华侨为了照顾华夏僧侣前往大金塔礼佛所建,老僧不才,这些年来,这福惠宫倒是差不多成了我第二个家。”虚云大师轻叹一声,而后伸手推开寺院大门。

福惠宫内和大金塔完全不同,寺内没有一星半点珠光宝气,大多都是用大理石和原木构造而成,简朴至极。但不知为何,诸人却是觉得一进入此间,便会叫人心神清宁,心中诸多烦躁情绪顿消,实乃是在大金塔都没有出现的情况。

“师父,您老人家回来了,那些缅甸鬼子今天是不是又打您了?”正在诸人观摩福惠宫周遭建筑之时,却是从福惠宫中传出一个清脆无比的童声。

“空不异色,色不异空,打即是不打。出家人讲究不怒不愠,宣化你一口一个鬼子,岂不是和那些人一样,坏了一颗佛心!”虚云大师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淡然道。

“师父是佛心,那群人却是坏心,我也不会禅语,但就是恨那群人!”说话的功夫,从福惠宫中一丛毛竹后面,走出一名端着铜盆的小和尚,这小和尚唇红齿白,面容清秀,看上去煞是可爱。

诸人目光在这小和尚身上猛扫,登时便让他觉得不大对劲,一抬头看到虚云大师身后跟着的诸人,不禁竟有些害羞,朝后退了一步,嘴里嘟哝了两句经文后,这才低着头将盛满了清水,放了一条毛巾的铜盆端到了虚云大师身前。

“要我说就是师父您心太好了,要是我有您老人家的修为,哪里还管那么多,他们若是打我,我也便要把拳头迎回去!”小和尚将虚云大师上身袈裟解开,一边用沾湿了毛巾擦拭他身上的伤口,一边眼角噙着泪水自语道。

僧袍一揭开,只见虚云大师后背上竟是已经如蜘蛛网一般遍布伤口,伤疤狰狞可怖,仿佛是张牙舞爪的刺青一般。单是从这些伤疤上,诸人便能看出,虚云大师这些年在大金寺中的生活该是何等艰辛苦楚。

“虚云老和尚,你弟子这句话可是一点儿也没说错!我上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意气风发,宝相庄严,这才几年光景,你怎么就成了这幅境遇?”陈白庵看着虚云大师身上的伤疤,心中不觉有些戚戚然,伸手摸了下眼角,沉声道。

虚云大师淡淡一笑,道:“皮肉之苦算不得苦,诸生沉沦之苦才是真苦。昔日地藏王菩萨许下大宏愿,日日驻扎于地狱之中,不见天日,那才是大苦,我这点儿疼痛,算不得什么。”

“当年宝光主持在的时候,以上宾之礼相待师父,而且他圆寂时更是有将大金寺主持一职传于师父之意。后来因为咱们是华夏人的缘故,缅甸官方不应允,就让尤查帝拉当了主持,他现在这样对待师父,纯粹是因为忌恨师父当初差点夺了他位置之恨!”宣化小和尚愤愤道。

虚云大师朝着宣化小和尚额头轻拍了一记,叹了口气,道:“主持之位本就不该我所得,归于尤查帝拉乃是正途,你切莫生此执念。只可惜虚云这几十年也算是枉度,年事渐高,但以小乘禅宗度化众生,消弭祸乱之愿仍旧是遥遥无期,也不知有生之年能够得以完成!”

“金光寺里除了尤查帝拉那群人之外,哪个不念着师父你的好。还有仰光的这些人,谁不知道师父你才是苦心参禅之人,只是畏惧尤查帝拉的威严不敢言语而已。若我是师父你,就和尤查帝拉争一争,把主持之位抢到手,到时候才方便普度苍生!”宣化小和尚不服气道。

“诸人面前说这种相忌之话,也不怕别人笑话。”虚云大师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朝着林白上下扫视了一眼之后,对陈白庵道:“陈老友你现在可以将事情的原委告知于我了吧。”

就只是虚云大师余光那么一扫,林白便觉得周身上下仿佛一切事物尽皆被他洞穿了一般,自己所有的秘密仿佛都已经被他全数看在心中,这份修为着实叫人生惧。

“不瞒虚云老和尚你说,我们这次乃是从扶桑而来,为的是破解八门锁龙局,将气运重新引回华夏之事!这家伙也就是在将华夏气运引回大陆之时,着了一条蟒蛇的道儿,被咬了一口!我们也分辨不出那毒蛇的品种,只能来求助于你!”陈白庵闻言正色道。

虚云大师闻言点了点头,面上带笑冲林白招了招手,等他走到近前之后,伸手轻轻覆于林白脉门之上,闭目沉思片刻,然后缓缓睁开眼睛,道:“小施主法力过人,居然能控制住如此重之蛇毒在体内运行速度,这份修为着实叫老朽敬佩。”

“虚云老和尚,你就别再和我玩你们佛家那套虚的了,直接跟我说,这毒还有得救没有,若是有的救,就赶紧把法子告诉我们!接下来我们还有一堆事情要去做!”陈白庵听到虚云大师这话,脸上满是焦灼之色,沉声道。

“这位小施主身上所中之蛇毒乃是日本蝮蛇之毒,虽然从伤口来看,这毒蛇身体极为庞大,但毒液却并没到致命的地步,而且以小施主的修为大可以将蛇毒从体内逼出……”

虚云大师缓缓将手从林白脉门上收回,然后看着林白正色接着道:“但是我观小施主你体内红尘之力驳杂无羁,和这性淫之蛇毒牵绊在一起,是以才成了如今尾大不掉之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