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89章 情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红尘之力驳杂,和奇淫蛇毒牵绊在一起,导致蛇毒无法可解,这是个什么说法?!

听到虚云大师这话,林白等人不禁一愣。蛇毒奇淫这个说法,他们倒是听说过,可是这什么红尘之力驳杂,他们活到而今还真是第一次听闻,着实是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佛家曰红尘牵挂,你们道家奇门曰情劫。这位小施主身上情缘之重,乃是老衲生平仅见。如果不是这股情劫牵绊,小施主身上的蛇毒不可能会积郁不散,而且这股情劫不除,纵是老衲我也回天乏术!”虚云大师沉吟片刻,道。

所谓情劫,说开了也就是奇门江湖中人修行的术语。如虚云大师所言,在佛家曰红尘,以儒家来说为人欲。此事不可不经过,但又不能不执著,而且对他们这些修行之人而言,如果情一成劫,后果更是不堪设想,轻则修为不得存进,重则更是有可能身死道消。

“虚云老和尚,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不否认这小子的确是滥情了一些,身边的红颜知己也不少,但据我所知,他还没到那种情欲缠身,导致无法自拔的地步!”陈白庵面色凝重,盯着虚云大师沉声接着道:“你不会是见他骨骼精奇,为了把他收入你门下,编了这幌子吧!”

“以我看来,虽然林施主精神通达,修为过人,但却是少了我佛家的清净慧根,纵然我真是强行要让他入我佛门,绝对也连早课都念不完都要昏沉睡去。”虚云大师闻言面上满是苦笑,用带着戏谑的眼神朝林白扫了一眼,淡然道。

林白听到这话,面上不觉有些赤红。这么些年跟着李天元修习相术,林白的早已成了放浪无羁,不受俗事牵绊,快意恩仇的性子。如虚云大师所说,佛家的清净法门的确不是他能学得来的,对他而言,做和尚怕是要比杀他还要更难受一些。

“大师,有一点我有些不解。我的命理比较特殊,我师父李天元曾经也为我推算过,但是却说天机一片混乱,根本无法查出其中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大师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情劫缠身的?”沉默片刻后,林白问道。

说实话,林白虽然十分为虚云大师不避寒暑以身事佛的精神感动。但他更清楚,自己命理特殊,不在五行之内,不在天机之中。李天元推算不出一切,纵是他自己随着相术修为的精深,也曾试着推演过,但却均是无迹可寻,而今虚云大师居然说看出了些端倪,着实怪异。

“术业有专攻,你们相师推算命理乃是以麻衣、称骨或者八字作为依靠。但是佛家却是不同,我们钻研的是气机,你身上气机有所异常,五色不空,是以我能够感觉出来异常。但正如施主你所说,关于你的未来,老朽的确无力深究!”虚云大师也不动怒,云淡风轻道。

听到这话,林白和陈白庵不禁面面相觑,惊愕不已。按照陈白庵对虚云大师多年的了解,他很清楚这位高僧从来不打诳语,不加妄词,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而今他笃定林白情劫缠身,势必不会作假,而且术业专攻不同,法门不同,所看到事物也不同,倒也说得过去。

“林白,我觉得虚云大师说的没错。你还记不记得,当日我跟你说过,你身上有一股气息让我感到极为熟悉,和我所修习的媚术仿佛,也许这就是情劫之力在你身上不自然流露出来的缘故!”羽山月叶犹豫片刻,面颊通红,硬着头皮对林白道。

听到羽山月叶这话,林白登时便陷入了沉思之中。诚如羽山月叶当时所说,自己和许多女人之间的事情却是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当初自己均已‘情不知所以起,一往而深’这个理由来搪塞过去,可是而今仔细回想,确实是各处都透着一股怪异的气息。

难道自己这这些女人之间的感情都是虚假的,都是这什么劳什子情劫的产物?如果以后情劫祛除之后,那自己和几女之间的感情又该如何去处置?难道就这样让一切种种均化作一场泡影,再不复存在,永远封存于梦中?

似乎是看出了林白心中的顾虑,虚云大师轻笑道:“施主你想多了。情之一字,诡异异常,而且你修为深厚,这情劫虽然对你有所影响,但依我只见,你这些红颜知己倒也不是因为情劫才和你纠缠在一起,而是命中早有牵绊,就算情劫祛除,你们之间也不会有恙。”

“虚云大师说得对,我们姐妹哪个是因为什么情劫才跟你在一起的,都是因为你这个小混蛋做出的种种一切,动了我们的心。”廖漫云闻言温声抚慰了林白一句,然后转头看着虚云大师泪眼婆娑道:“大师,还请您开动菩萨心肠,救救林白!”

“虚云老和尚,你看这小妮子都哭成这样了,你也别再拿高僧的架子!就算是看在你我相交这么多年的份上,也要把林白身上的情劫给解了!”陈白庵轻叹口气,接着道:“我也不瞒你,如果八门锁龙局气运不引回,华夏势必要重陷纷争之中,而能解这局之人非他莫属!”

“大师,既然您能看出小可情劫缠身,应该也有破解之法吧?”林白眼中满是希冀光芒,盯着虚云大师沉声道。情劫缠身不是小事,他可不想自己以后成个随处任意播撒种子,被欲望彻底蒙蔽了双眼,和行尸走肉完全没有区别之人。

虚云大师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陈老友和我乃是几十年之深交,如果换做寻常事情,我就算是豁出去命也定然会尽力相帮。可是这情劫和他物不同,我虽然有心,但却也是无力,除非施主你能将一切放下,随我遁入空门,但我先前也说了,施主你非我佛家中人。”

“老和尚,说来说去,你还是想把我师弟度入你们释家。我告诉你,这事儿绝对没门!小师弟,咱就不在这没安好心的老和尚这瞎耽搁功夫了。师兄我给你想办法,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找出个解救的法子!”张三疯闻言勃然大怒,伸手指着虚云大师,怒斥道。

“师兄,不得无礼,大师岂是你想的那种人!”林白闻言朝张三疯训斥了一句,然后转头看着虚云大师,沉声接着道:“大师,你真没有法子?”

“虚云戒腊已有一百余年,从不打一句诳语,这一点陈老友可以作证!”虚云大师点点头,然后接着道:“纵是你们不相信我,也总该相信我和陈老友之间这数十年的交情,我总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就让我们俩的交情化作泡影!”

“既然虚云老和尚你也没有办法,那我们也只能再去另请高明,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将这小子身上的情劫祛除。这一趟多有叨扰,耽搁了你清修,等你宏源达成回国之后,我定和你约于山巅,对月品茗,坐而论道。”陈白庵冲虚云大师拱了拱手,道。

虚云大师闻言点了点头,正想要开腔再说几句话,但脸上却是陡然间出了流露出一道黑色线状雾气,原本一张红润的面颊顷刻间变成青黑之色,紧接着身体便歪倒在地,口中更是有紫黑色泽的血块吐出。

变故突如其来,一众人不觉得有些傻眼,之前虚云大师还好好的,怎么着只是这么片刻功夫,便成了这幅病怏怏的模样。

“你们把我师父怎么样了?!老师他从不打一句诳语,而且心存慈悲,如何会欺你等?!”宣化小和尚看到虚云大师这模样,急忙蹿到近前,极其费力的将大师从地上搀起,盯着诸人咬牙切齿道:“我告诉你们,师父他老人家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这辈子和你们没完!”

“宣化,休得乱讲,这事情和他们无关!”虚云大师缓缓喘过气来,面上带着苦色,对陈白庵喃喃道:“老友,数十年未见,一相见虚云便成了这幅模样,实在是有欠妥当!宣化,你把我搀起来,我送他们一程!”

“虚云老和尚,你少在这给我放屁!就你现在这幅模样,我们还能走?!”陈白庵眼眶通红,白云苍狗,熟识之人越来越少,而今老友突然出现如此异状,他如何能放心的下,沉声道:“老和尚,到底是什么人在对付你,你们佛门不杀生,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们!”

“宣化,替我送客!一切尽皆是命理所致,一切灾劫也均是佛祖考验,老友不必挂怀,速带这位小友再去寻找名家,情劫缠身不是小事,不可轻慢待之!”虚云有气无力的张开双唇,无神的双眼扫了下林白,颤声道。

林白面色铁青,弯下身子伸手握住虚云的脉门,厉声道:“狗屁的命理!若是我们抛下慈悲心肠如菩萨的大师而去,那还算什么奇门江湖中人,以后又有什么良心可谈!”

虚云大师双唇翕动,想要再说几句话,但身体却是提不起半点力气,喃喃半晌后,面色苍白,歪倒在了宣化小和尚的怀中。

院内微风吹拂,竹竿颤动,噼啪做声,仿佛天地都为虚云这位高僧出现的情况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