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92章 散发降(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5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屋内温度陡然降低,陈白庵和林白二人感觉自己像是陡然从火炉坠落入冰窖中一般,全身上下的毛孔悉数张开,鸡皮疙瘩更是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而且那股紫黑色雾气之中透露出来的死气,更是压得他们两人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虽然早就知晓东南亚这些降头师们的手段诡谲莫测,但林白和陈白庵却真是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将苗疆的蛊术走到了而今这样一条无比恐怖的路子,也亏得是他们两个在这里,若是换了常人,这股死气一侵袭,怕是刹那间就要红颜化作白骨。

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惊惧之意,林白伸手从行囊中摸出一把小刀,朝着虚云大师额头处紫黑色雾气最为浓郁的区域这么一划,只见一股浓稠的紫黑色黏液顺着他的额头便流了出来,如陈放已久死尸般的腥臭味道,顿时在室内弥散开来,叫人闻之欲呕。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林白准备伸手将虚云大师额头处那些淤血尽数挤出的时候,从那紫黑色黏液之中陡然传出一阵嗡嗡之声,而后一道如发丝般的黑色线状物体陡然悬在了半空之中,背后透明双翅舞动不断,一双狭长细眼紧紧的盯着室内的林白和陈白庵。

“这他娘的是什么玩意儿?”陈白庵看到那怪物之后,登时一愣,饶是他见多识广,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诡异莫名的东西,而且想到这玩意儿之前更是存活在虚云大师的体内,内心之中更是莫名生出一种惊惧之意。

而就在此时,和福惠宫紧紧挨着的大金寺内,丹瑞口中陡然发出一声闷哼。面颊之上更是涌现出一抹潮红,而嘴角也更是有一股粘稠腥黑的鲜血流淌下来,而且这鲜血滴落在地面之后,竟然有一股股青烟从地面上冒起,出现一个个小坑,仿佛是被极浓的硫酸腐蚀过般。

“居然能将散发降从虚云体内逼出,好本事!”又是一口粘稠黑色血液吐出之后,丹瑞眼中满是狰狞之色,“既然你们敢这样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都死在这里吧!”

“丹瑞大师,出什么事儿了?”虽说尤查帝拉密谋对虚云大师下手,但久经佛法熏陶,他心中还是对冥冥之中的因果报应有一些畏惧,眼瞅丹瑞神情怪异,他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丹瑞缓缓摇了摇头,脸上狞笑依旧,冷然呵斥道:“散发降玄异无比,而且更是我师父亲手替我炼制的本命药降。这些人胆敢触犯散发降威严,不过是在自寻死路罢了!”

散发降?!尤查帝拉闻言不禁浑身颤抖不止,这可是降头术药降之中最为凶险的一种,传闻之中,想要制成散发降,需要用上千名死于非命的死人身上毛发和尸虫放在一起炼制,等到死人身上的煞气和尸虫的阴气彻底融合方算功成。

尸虫且不去说,单就是着上千名死于非命之人的毛发又岂是那么好去寻找的,也不知道奈温和丹瑞当初在炼制这散发降的时候,手上沾染了多少条人命!

“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看看你自己浑身上下可曾还有半点慈悲气息,你若真是慈悲为怀,要岂会愿意把你们大金寺佛宝拿出来,让我替你杀了虚云老和尚!”见尤查帝拉脸上闪过一抹悲悯之色,丹瑞冷然一笑,叱道:“你最好搞清楚,谁才是敌人,否则……”

桀桀一阵怪笑之后,丹瑞缓缓起身,从腰间扯下一串也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制成的黝黑铃铛,握在手中轻摇不止,铃声尖锐刺耳,犹如是有无数人在痛快哀嚎,闻之便叫人心中生出一股悚然可怖之感,叫人毛发不自禁的竖起。

“愚蠢的华夏人,想和我斗!我让你们这些人尽数死无葬身之地,都和虚云老和尚陪葬在一起吧!”丹瑞脸上满是狞笑,而后手上的铜铃抖动的愈发迅速起来,而随着这铜铃的摇动,一股阴冷气息陡然出现,朝着福惠宫方向奔去。

散发降和其他药降不同,采取毛发之人的死像越恐怖,死前受到的折磨越多,威效便会越大。而丹瑞乃是奈温心爱的大弟子,是以在炼制这散发降的时候,奈温协同丹瑞在缅甸大地上犯下无数罪行,暴戾屠杀许多平民,是以这散发降几乎已经达到了从药降中超脱的地步。

正是有这样歹毒异常的本命药降在手,丹瑞才会如此有恃无恐。而且从散发降炼制功成之日起,丹瑞曾和东南亚许多擅长药降的降头师交手,未有一次败绩,是以他才会如此嚣张!

阴冷气息一入福惠宫中,那禅房内的散发降背后双翅抖动的愈发迅速起来,而且嗡嗡声更是响做不停,从它身上传递而出的死气也更加浓郁,朝着林白和陈白庵二人便疾扑而去。

“终于忍不住了!”原本盯着悬在空中的散发降观看不停的林白,感触到空气中陡然出现的那道冷冽气息,以及散发降身上骤然爆发出来的死气,双眼登时微凛,长身而起,河图洛书在手,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按照林白的揣测,降头术之所以能如此可怖,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便是在于降头进入人身之后,便会和人体间产生一种诡异的联系。除非斩断这种联系,就算是降头从人体内离开,身中降头之人也不会有任何的好转。

就在林白借助天眼,揣摩散发降和虚云大师身体之间产生的连接,想要找出斩断之法的时候。室内这股凛冽阴气的出现,陡然便使屋内的气息变得愈发诡异。

“陈老,摆下九宫镇魂阵,护佑好虚云大师身体!这怪物交给我来对付就行!”林白朝着陈白庵交代了一句之后,缓缓迈动步伐在禅房内走动开来,而随着他脚步的变换,一股纯正到了极致,根本没有任何杂质的纯阳气息从河图洛书中缓缓溢出,朝着四面八方覆盖而去!

禅房内因为散发降出现,而变得无比冷冽的空气在纯阳气息的撼动下,瞬间便恢复了常态。而那股叫人感觉浑身疲惫,甚至出现老态的死气也开始缓缓收敛,那原本伺机对林白和陈白庵发起攻势的散发降也是躲在一侧,翅膀挥舞不停,似乎对室内的纯阳气息极为忌惮。

“天浩浩、地浩浩,天灵灵、地灵灵,弟子顶敬,洪州得道,鲁国先师,今日架起铁围城,四面八方不显形,铜墙壁万丈高,邪法师人站不拢,万法不能侵其身,一根绳子八丈深,铜绳铁绳加中心,不论金刀并玉剪,金刀玉剪不沾绳,弟子加下五雷轰,邪师邪法化灰尘。”

林白身子急速旋转,口中更是不断念诵出《鲁班书》上记载的种种玄异口诀,体内法力也是被他调动到了最巅峰,而河图洛书之中的纯阳气息更是随着咒语的念诵,汇聚成一股,迅疾无比的朝着散发降扑了过去!

“散发降居然有畏惧之意,难不成真是遇到高手了?!”感触着散发降传回心神的畏惧感,丹瑞面色大变,但却丝毫没有退缩之意,桀桀怪笑数声后,手中铜铃抖动的愈发迅疾,将其中的阴冷气息不断催动,试图让散发降重新发动攻势!

铃声落下,福惠宫中禅房四周一股阴煞气息朝着缩在墙角的散发降身上便扑了过去,原本恢复了常温的禅房陡然间温度重又下降,虽然在室内灯光明亮,但却鬼影幢幢,而且隐隐然耳侧更是有鬼怪哭嚎声响,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缩在墙角的散发降此时更是没有任何犹豫,如发丝般的身体化作一道残影,朝着林白眉心之中便疾扑而去,想要将它体内的死气尽数灌入林白身体之中。

“凝!”当散发降的死气堪堪即将到达眉心之际,林白双手环抱河图洛书,做出手持八卦之印诀,口中接着大喝道:“纯阳为兵,破灭一切邪妄!”

随着林白口中的叱声落下,河图洛书之中蕴积的海量纯阳气息顿时爆射而出,凝聚成如一把利剑般的形状,朝着悬在空中朝自己扑来的散发降便冲了过去。只听铿然一声,漆黑如墨的散发降陡然便被那股浓烈无比的纯阳气息斩为两半,落在地上。

而与此同时,林白没有任何犹豫,双目紧眯,双手一摆,那股纯阳气息裹挟着无匹的威势,循着之前那股冷冽气息来临的方位便破空而去!

“这是什么手段,怎么可能将我的本命散发降斩断?!”原本自信无比的丹瑞面色陡然大变,心中一阵悸动不停,但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一股浓厚到了极点的纯阳气息却是已经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来到了他身前,急速撞击而去!

砰然一声!仿佛火药桶爆炸了一般,室内一片嘈乱,天地元气更是刹那间混乱到了极点,丹瑞身子如同被炸弹轰中般,朝后倒飞而出,心头一股精血更是登时喷出!

铜铃尽数落在地上,化作一抹铜粉,而撞倒在墙壁才停下身躯的丹瑞更是面色苍白如纸,气息微弱。而站在一边的尤查帝拉更是直接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直接吓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