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93章 佛宝失窃(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药降的大多都是依靠阴煞气息等等来辅佐,而河图洛书之中纯阳气息可谓是天下间阴煞的克星,是以二者只是这么一接触,便起到了摧枯拉朽的功效,只是简简单单一个照面的时间,便让丹瑞引以为豪的本命散发降彻底破灭,甚至连他本人都身受重伤!

需知道,但凡是降头师想要让自己的药降操纵随心,便需要日日以心头精血浇灌才行,积年累月下来,本命药降便会和降头师之间形成一种诡异的联系,不但感同身受,而且性命也交缠在一起。

而今林白以纯阳气息将散发降斩杀,便等于夺去了丹瑞的半条命,这种打击更远胜于那道纯阳气息对他本体的侵袭。而且散发降死亡,对丹瑞而言,更等于是毁了他身为降头师的基本,如果没有什么奇遇的话,怕是今生都再无法重新培育出降头。

“见鬼的华夏人,居然会有这么强的本事!”丹瑞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抹了把嘴角的鲜血,盯着缩在墙角浑身颤抖不停的尤查帝拉,面目狰狞道:“你给我找的好对手!今日之仇,我丹瑞有生之年必然要回报于你,你们大金寺满门上下,悉数都要被我斩杀!”

话说完之后,丹瑞从怀中摸出一颗通体红色的丹丸咽下,原本苍白如纸的面颊登时浮起一抹病态的红晕,朝尤查帝拉又冷然扫了一眼后,丹瑞跌跌撞撞的朝着大金塔冲了过去。

来之前,奈温已经给他下了交代,不拿到佛宝,势必要身死道消!对于自己师父的脾气,丹瑞清楚无比,如果自己不把佛宝拿回去,没了散发降的自己就彻底成了一个无用的棋子,那时等待着自己的结局,恐怕要比落在破灭了自己本命散发降的那些人手中还要凄惨百倍!

…………

说句老实话,林白此时也并不好过。他体内七成的法力都用来束缚蛇毒对性命本源的侵袭,此时陡然动手,牵动法力,导致蛇毒反噬,对身体机能也产生了不小的伤害。

“陈老,你在这里守着。这降头术已经破了,想来虚云大师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醒转过来。刚才交手时,我感觉到那降头师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并不算远,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他的行踪!”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之后,林白对陈白庵道。

说着话,林白便想推开房门去追寻丹瑞的下落,但脚步刚刚迈出,却是觉得脑袋中一阵晕眩,身子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穷寇莫追,而且你体内蛇毒现在还没清除,还是安心在这里歇息!”陈白庵见状急忙起身,走到林白身边掺扶住他的身体,沉声接着道:“如果那人真是想要对虚云老和尚下死手,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咱们等等还有机会!”

身体中一阵阵酸麻感侵袭不停,林白轻叹了口气,也只能作罢!不过诚如陈白庵所言,只要那人不善罢甘休,便一定会有机会再相遇,等到那时再出手收拾他也不迟!

咳咳……就在此时,躺在床上的虚云大师口中陡然传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声。散发降被林白以纯阳气息斩杀,而且没了丹瑞的掣肘,药降施加在虚云大师身上的死气缓缓消散,总算是让他老人家在鬼门关口转了一圈后,重新回到人世。

“你老小子可算是醒了!”听到咳嗽声之后,陈白庵面上露出一抹喜色,搀扶着林白到禅房一边坐下,而后奔到虚云大师床前,笑眯眯看着他道。

虚云大师闻言缓缓睁开双眼,朝着禅房内扫视了一圈后,苦笑道:“只是这么片刻的功夫,虚云我便也算是两世为人。多亏你们两位,不然的话,恐怕我夙愿未成,便要去西天侍奉佛祖他老人家了。”

“还不是你自己愚蠢,那尤查帝拉要打你,你便随心所欲让他去打!我就不相信你老小子这么一身修为,能感觉不到他打你的香板上沾了古怪东西!”陈白庵看着虚云大师面上的笑意,有些恼怒道。

虚云大师淡然一笑,道:“佛家慈悲为怀,世人皆有宽宏之心,只要心中尚有一丝良知存在,我便不能放弃救赎的机会。我不渡人,佛又如何渡我,一饮一啄,前世均有定论。虚云知道陈老友你这是为我着想,但却不能不辩上两句。”

“这话留着跟你徒弟说去,我是不吃你们佛家这套!我们奇门江湖中人,修习术法为的就是快意恩仇,行那洒脱之事,没你们这些高僧们的忍让之说。至于救你也不是我的功劳,你要谢就谢林白好了。”陈白庵叹了口气,道。

这几十年的相识,他如何能不知道虚云就是这样一个心中满是慈悲,即便明知他人对自己抱着恶心,却仍旧要以佛家宽恕之礼应对之人。这样的人也许在有些人眼里叫做愚蠢,可是在佛家之中却是真正的大智慧之人,只是道不同,所以理解不同罢了。

“大师宽宏乃是好事。可是不知大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一味去宽宏,那就等于是助恶人为恶。如这次对您老下手的降头师,你忍耐不动,在这一段时间内,他又会去造下多少罪孽,多少无辜之人会因他而死,这些因他而死的人又是不是大师你该渡的人?”

听着虚云大师的话语,林白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笑意,看着虚云大师笑吟吟接着道:“以杀止杀的确不被你们佛门赞许,杀戒也的确是佛门清规中不可破之律,但是像今天这种为了降头可以视千万人为死物之辈,不杀之,怎么让那些民众相信你的道,愿意被你渡化?”

林白话音落下之后,室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对林白这番满含着杀戮气息的话语所震慑。饶是虚云大师百年精研佛法,辩难对他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但却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去对林白这段话加以反对。无辜杀人不对,但若杀的是该杀之人,谁又能说这是错的?!

“你给我滚出去,我师父他老人家身上中的毒就是因你而起!现在他老人家性命攸关,哪里需要你来做这假惺惺的好人!”恰在此时,禅房外却是陡然传出一阵喧闹之声,似乎是什么人冲进了福惠宫中,而宣化小和尚则是对那人的到来极为愤慨。

还没等众人听出来宣化小和尚这话到底说的是谁,禅房大门陡然便被推开,而后一团黑影冲了进来,没有任何犹豫,兜头便跪倒在了地上,道:“虚云大师您慈悲为怀,烦劳您救救我大金寺上下僧人!”

说话这人不是尤查帝拉又是哪个,只见这原本宝相庄严的老和尚,此时灰头土脸,身上袈裟千疮百孔,面上更是青一块紫一块,而且更有两行浊泪顺着面颊朝下滚落。

“都是我猪油蒙了心,才会和大师您为敌!请您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念在我们都是佛子的份上,对我大金寺施以援手!”尤查帝拉挪动着膝盖跪到虚云大师床前,而后响头连连,颤声接着道:“只要您救了我,这大金寺主持的位置,我愿意交还给大师您!”

看着尤查帝拉这模样,别说虚云大师震惊莫名,就连林白和陈白庵二人都是一头雾水。按照他们的想法,虽然说刚才林白破灭了那降头师的本命药降,可是这尤查帝拉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变数,态度就来个这么大的转变啊!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关系到大金寺上下僧侣的安危了,尤查帝拉你给我仔细说清楚!”虚云大师眉头紧皱,盯着跪倒在地的尤查帝拉沉声道。

“都是我该死,我早该想到大师您佛法精深,身边定然有奇人相助,却还是不知死活想要和您相争。而且更是听信丹瑞的话,和他达成协议,以佛宝交换,让他对您下手!”尤查帝拉又是几个响头磕下,然后道:“现在佛宝失窃,我定然会受到严惩,还请大师救我!”

听完这番话后,林白和陈白庵二人脸上不禁露出一抹冷笑。怨不得尤查帝拉的态度会陡然来上这么大一个转变,想来是因为和他同谋之人陡然反水,而且还宰了他一狠刀,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是以他才会冲到福惠宫中,寻求虚云大师和自己这些人的庇护。

“大师您千万要救救我,还有诸位活佛也一定要宽恕我之前造下的罪孽。佛宝牵扯极大,更是我大金寺的根本,它这么一丢失,我寺内数千佛门弟子恐怕要尽数死于非命。”尤查帝拉急忙转头,朝着林白和陈白庵又磕了几个响头,痛哭流涕道。

佛宝丢了?!虚云大师闻言一怔,伸手撑床,侧身看着尤查帝拉,眼中满是怒色,半晌之后,喃喃道:“好,好,好!尤查帝拉你当的好主持,我佛教至宝,还有缅甸上下佛家传承,就这样被你这个小人给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