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598章 舍身饲火(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法本法无法,无法法亦法。今付无法时,法法何曾法?”

就在诸人被宣化小和尚带来的消息所震惊时,虚云大师人已经登上了祭坛,宣了声佛号后,口中开始缓缓念诵出释迦牟尼佛偈。声如洪钟,震彻人心,恍然间叫人有一种错觉,仿佛盘膝坐在祭坛上的已经不是虚云大师,而是从西天极乐世界降下的一尊佛祗。

祭坛道路两侧前来观礼的诸人在听到这声佛偈之后,面上纷纷露出激动莫名之色,脚下步伐疯狂踩动,朝着虚云大师坐在的位置便围了过去,将祭坛周遭堵得是水泄不通。

“你这小和尚怎么这么不晓事!这么大的事情,你硬生生要憋到现在才告诉我们!”陈白庵朝着祭坛周遭密密麻麻的人头扫视了一眼后,冲面上满是泪痕的宣化小和尚怒声斥道。

宣化小和尚一抹眼泪,哽咽道:“我何尝不想说,是师父不让我说。他说他大限将至,圆寂之期已经到了,告诉你们几位不过是徒增烦忧,还不如自己赤条条前去一死舒坦,而且凭着这件事情,他还能宣扬一次佛法,何乐不为。”

“大师这又是何必,就算是没有舍利子镇压,咱们再谋划谋划,说不准还能找出其他的法子……”林白闻言叹了口气,没敢再多耽搁下去,朝着祭坛处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但此时祭坛周遭诸人早已被虚云大师所讲述之佛法经文感悟,哪里很让出道路给他们通过。眼瞅着面前摩肩接踵的人群,纵是林白也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如是我闻。尔时太子。自取利木。刺身出血。虎得舐之。其口乃开。即啖身肉。二兄待之经久不还。寻迹推觅。忆其先心。必能至彼。喂于饿虎。追到岸边。见摩诃萨埵死在虎前。虎已食之。血肉涂漫。自扑堕地。气绝而死。”

“我为法界诸众生,志求无上菩提处。起大悲心不倾动,当舍凡夫所爱身。菩提无患无热恼,诸有智者之所乐。三界苦海诸众生,我今拔济令安乐。”

林白等人无法靠近祭坛,但处于祭坛之上的虚云大师却是能看得到他们几人,眼瞅这几人离自己越来越近,虚云大师陡然停止念诵佛经,手掐莲花法印,温声道:“虚云一生为度己而度人,辛苦百年有余,但终归无一所获。”

“昨日我得大智慧,如不度己,又如何能去度人。”虚云法师见台下诸人脸上均是露出疑惑之色,便轻笑着摇头道:“持戒一百余年,虚云今日第一次破戒,我请诸位远道而来,其实不是要请诸位为玄奘法师顶骨舍利进香,而是想让诸位听我圆寂之前讲一次经文。”

话音落下之后,台下顿时喧哗一片,有人面上更是露出愤懑莫名之色,言语间对虚云大师羞辱不停。但绝大多数人面上却都是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之前虚云大师讲经之时给他们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这些人心中认为,就算看不到顶骨舍利,这一趟也算不虚此行。

“十方如来,因此咒心,得成无上正遍知觉。”

“十方如来,执此咒心,降伏诸魔,制诸外道。”

“十方如来,依此咒心,能于十方,拔济群苦。所谓地狱、饿鬼、畜生、盲聋、瘖、哑,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大小诸横,同时解脱。贼难、兵难、王难、狱难、风、火水难、饥渴、贫穷,应念销散。”

“十方如来,行此咒心,能于十方,摄受亲因,令诸小乘,闻秘密藏,不生惊怖。”

“十方如来,诵此咒心,成无上觉;以身饲火,循佛祖以身饲虎之事,纵破戒,又何妨;坐菩提树,入大涅槃。”

虚云大师没再去理会台下那些人的话语,只是沉声默念《楞伽经》之中的阿傩问法语。一句接着一句,犹若天花乱坠,话音落下后,场内清净无比,那些之前还对虚云大师横加指责之辈也均是心神收敛,脸上露出一抹明悟之色。

声音越来越小,渐至不可闻。大金塔一侧的菩提树无风自动,如佛祖掌纹般的树叶哗啦作响,仿佛正在上奏一曲世间再不可能出现的梵唱乐曲。

天籁俱寂,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空灵的境遇之中,仿佛身周莲花绽放,清香扑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人这才醒转过来,再没有了之前的任何喧嚣繁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祭坛上的虚云大师,想听听他接下来会将出怎样的经文。

但树叶哗啦作响,蓝天之上云朵飘扬,可端坐在祭坛上的虚云大师却是再无一声发出。他的面色红润无比,和刚刚登上祭坛之时的苍白完全不同;而且嘴角满含笑意,那种笑不能用任何词句来形容,就仿佛是冬日久雪之后出现的第一缕阳光般温和可亲。

“师父!”看着虚云大师这幅模样,宣化小和尚哪里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火热的泪珠顺着眼角哗啦啦流下,盲目的推开四周的人群,朝着祭坛上便冲了过去。

而祭坛下的这些人也终于明白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天地间会陡然出现这样天人感应的异象。虚云大师这是在生命尽头为诸人讲演佛法,而后安然圆寂。

“佛爱世人,可是虚云你为何却从来不知道爱你自己。”陈白庵也是泣不成声,他与虚云大师数十年的交情,在今天终于划下句号。眼瞅老友离世,心中哪里还能顾虑半分什么姿态仪表,什么落泪伤神,除了哭泣,再无法宣泄出心底的悲伤。

尤查帝拉软软的跪倒在了地上,双掌合十,口中超度经文念诵不停,而他被利欲早已熏干的眼角更是落下久违的泪珠。就连廖漫云、羽山月叶、沈凌风和张三疯这些和虚云大师接触不多之辈,此时也是悲从中来,眼角湿濡一片。

“大师已尽人力,我便再为你添一把火,让这局势烧的更旺一些。”林白心中也是悲恸不止,沉默良久之后,喃喃说出句话,而后河图洛书缓缓滑落掌心,印诀掐动不止,口中更是念诵诸多密咒,催动大金塔周遭的风水局缓缓运转。

风生水起,天色异变。一阵接着一阵无法形容的气息从大金塔方向朝着诸人涌了过来,而后在阳光照耀之下的大金塔愈发明亮,塔尖甚至出现了一团比天上太阳还要夺目的光芒。

“天人感应,佛爱世人!这是佛祖被虚云大师所感动出现的异象!”

“虚云大师无畏寒暑,日日叩拜佛祖,更以佛家戒律持身,实乃吾辈之楷模!”

看着大金塔出现的异象,祭坛下诸人心中更是生出一抹敬畏之感,纷纷跪倒在地,朝着端坐在祭坛上已然圆寂了虚云大师叩拜不已,口中更是不断念诵往生咒,希冀以此让虚云大师的灵魂顺利归于西天极乐世界,成为三千佛子中一员。

“虚云大师把他能做的尽数都做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得看我们的了。陈老你不要太悲伤,我们能把这次事端镇压下来,使华夏以及缅甸免受荼毒,便算是对虚云大师在天之灵最好的告慰!”林白缓缓挽住陈白庵的胳膊,沉声劝慰道。

陈白庵良久无言,老泪纵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色终于缓缓平静下来。转头看着端坐在地,口中沉吟念诵往生咒不断的尤查帝拉,缓缓道:“大师已去,安排下去,准备焚化虚云大师遗骸,让诸人观礼。”

“谨遵法谕!”尤查帝拉闻言从地上起身,抬起胳膊擦拭了下眼角的泪滴后,朝着祭坛下的诸人缓缓走去,而后开始向诸人传达接下来要为虚云大师举办超度仪式之事。

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更没有一个人离开。所有人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纷纷盘膝坐在祭坛下面,盯着端坐在祭坛上的虚云大师遗骸,眼角热泪翻涌,口中佛经念诵不断。

“师兄,操纵地脉是你的拿手好戏,等会儿你把声势给我弄得大一些,我们不能让大师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了!”林白又劝慰陈白庵几句后,走到张三疯身边沉声道。

张三疯点了点头,眼角噙泪,沉声应道:“师弟你放心,我一定豁出全身本事来做这件事情,不让大师走得风风光光,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

柴禾缓缓聚集在了虚云大师遗骸身侧,而后又有面带悲伤之色的大金寺僧侣在周遭泼上香油,摆上诸多供奉佛子时才会用上的祭品。

等到诸人将一切准备停当后,尤查帝拉走近林白等人,哽咽道:“这把火让谁来点?”

“师父待我如父,送师父的这最后一程,该由我来!”林白正要开腔应下,身边却是陡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闻声望去只见是脸上泪光闪烁的宣化小和尚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