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10章 信物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场内局势瞬间逆转,奈温悬浮在空中的头颅和深陷九曜聚阴阵中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起来,周身上下围绕着的那些阴煞死气更是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再也无处寻觅,曾经的一切再看不到分毫痕迹。

“我不甘心,我不愿意!我不相信你能把这些气运从我身上剥夺走!”奈温的躯体颤抖不停,双拳紧握,腹中咕咕有声,虽然腹语对情绪的表达并没有那么灵活,但那沉闷的语调,却是更将他心中的忐忑和恐慌烘托的淋漓尽致。

林白面色仍旧平和,双手印诀缓缓掐动,口中咒语低沉念诵。随着这些咒语和印诀的变换,河图洛书之上的混沌气息愈发深重,而奈温的头颅和身躯终于彻底被这些灰雾所包裹,再看不到他透露在外的丝毫痕迹。

“生死轮回,岁月轮转,阴煞死气,阳煞磨灭,寂灭!”林白双眼之中满是冷漠之色,剑诀缓缓并起,朝着被灰雾吞没的奈温躯体指了过去!

砰!仿佛是重物坠地之后出现的沉闷声响,灰雾的颜色陡然变得深重起来,奈温体内的气运悉数被抽取而出,汇入河图洛书之中。

良久之后,那团黑雾终于消散,奈温的身躯仍旧屹立不倒,但诸人却是愕然发现,此时的奈温已经和之前完全不同,整个人削瘦无比,犹如一架在地底沉埋了不知道多少年,体内水分尽数消失的干尸!

“我不甘……”奈温无神的双眼圆睁,盯着身前的林白,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要说不出来。但降头师修习的术法大多阴邪,这么多年他沾染了太多的阴煞,此时体内气运尽数被剥夺,一身修为也已成了泡影,再无力去抵挡反噬。

干枯肉身之中的生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最终恍若游丝,一丝一毫都不可闻,整个人被阴煞彻底反噬,陷入了死亡的无尽沉沦中。

终于胜了!看到奈温双眼终于无力的闭上,林白长舒了一口气,身子委顿在地。

这一战实在是太惨烈了!这名吸收了大金塔下镇压气运的降头师,已然将降头术运用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如果不是最后自己因祸得福进入明悟之境,开掘出河图洛书的新功能,自己这些人恐怕都难逃一死,甚至可能被奈温变成飞降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大金塔下的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等人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如果不能将奈温斩杀,虚云大师的牺牲就白费了,而且让这人得到大金塔下镇压的全部华夏气运后,恐怕国际奇门江湖就要陷入血雨腥风之中,所有人都要面对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

噗!就在此时,林白跌坐在地上的身躯陡然如弹簧般弹起,从他口中一股黑乎乎的血液喷出,腥臭味道扑鼻。而且紧接着一股黑气彻底将他身体遮掩,朝着心房位置侵袭不定。

诸人见状大急,朝着林白便扑了过去。伸手往林白脉门上一搭,陈白庵的眉头登时皱起,在刚才的混战之时,林白破开了镇压蛇毒的法力封印,此时蛇毒蔓延全身,朝心脏攻袭而去。

“陈老,你放心,我现在还死不了!想收我这条命的小鬼恐怕还没有生出来!”林白伸手将嘴角的粘稠黑血抹去之后,挤出一抹笑容,看着诸人温声道。

陈白庵见状轻叹一声,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廖漫云和羽山月叶急匆匆的凑到林白身边,紧握着他的手,双眼之中泪光闪烁。虽然这一战胜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却也是无比惨烈,自己这些人都被阴煞死气侵袭,生命机能流逝,陷入暮年之境。

而且这些人之中,尤为林白的情况最为危险。原本满头青丝化作白发,脸上更是有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仿佛一瞬间老了七八十岁,再加上蛇毒的威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复原!

“现在咱们几个也算是应了那句白首不相离了!”林白捏着两女的柔荑,看着她们在阴煞死气侵袭之后变得苍老的面容,嘿然苦笑道。

几女本来还在潸然泪下,此时听到林白这打趣的话,却是不自禁的破涕为笑,伸手朝着林白身上轻拍了一记。都到了这种时候,还不忘记开玩笑,恐怕也只有林白才做得出来。

饶是林白如此拿自己开玩笑,陈白庵却是完全笑不出来!阴煞死气侵袭可不比其他,自己这个活了两百来岁的老家伙死就死了,这辈子也算没什么缺憾的了,可是林白、沈凌风他们怎能就此老去!华夏奇门江湖如果没有他们这新一代的支撑,以后岂不是要彻底沦落!

“阿弥陀佛,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怎么着我们大金塔变成现在这模样了!你们这些人又是从哪里来的?”就在诸人各怀心事,沉闷无比之时,大金寺大门突然打开,尤查帝拉从其中溜了出来,贼眉鼠目朝着四下一打量,张大了嘴不可思议道。

此时此刻,月光终于从乌云背后钻出了些端倪。大金塔周遭一片废墟残垣,地面上尽是巨大的裂缝,原本精美华丽的白色大理石地砖都成了粉末,甚至连金碧辉煌的大金塔之上都有颇多剥落下来的金箔和宝石后留下的斑驳痕迹,看上去破败至极,哪里还有佛门圣地之象!

“阿弥陀佛!我的大金塔啊,这些金箔和宝石都去了哪了?难道是被那几个华夏人给弄走了?”尤查帝拉朝四下一扫,也顾不得摆什么得道高僧的架势,一幅被邻居偷了家中唯一会下蛋老母鸡的泼妇之象,张着双手,哭嚎不止,朝林白几人又扫了眼后,震惊道:“你们……”

“老和尚,盯着我们作什么,还不赶紧找人把我们弄回你们那佛寺里去!”张三疯一伸手将偷偷捡的那些金箔宝石塞入道袍下硕大的行囊内,然后冲尤查帝拉沉声吼道。

尤查帝拉闻言大惊,朝着诸人扫视不定,而后终于确认这的确是林白等人,当即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搓着双手,震惊无比道:“诸位……这……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成了这模样……阿弥陀佛保佑,难不成是大金塔出鬼了?”

“出尼玛的鬼,少扯淡了,赶紧让那些小和尚们出来把我们抬回去!然后什么好吃好喝,大补的东西给我们拿出来,最好再打两条狗炖锅香肉,好让我们好好补补!”张三疯义正词严的又怒斥一句后,眼疾手快的又从地上摸了两把金箔塞入口袋!

尤查帝拉当即再不敢多说一句话,疾步匆匆的冲进大金寺内,将那一干心腹戒律和尚喊了出来,将林白等人一个个背进了禅房静室内,然后安排后厨炖上几锅滋补的药粥,再取几样清淡的小菜,给林白等人端了上来后,看着诸人颤声道:“诸位大师,这是闹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为了给你们抢那几件佛宝,老和尚,我告诉你,道爷我要是死在你们庙里的话,我这幅尸首你们可绝对不许动,老老实实都给我运回华夏去!”张三疯龇着牙喝了口药粥,然后对尤查帝拉没好气道。

尤查帝拉当即也不敢回一句话,只是默默的坐在一边,伸手不断掐动,在那悄没声息的推算大金塔这次到底是缺了多少珠宝金箔,自己估计得向政府和信徒们募捐多少才能填补这个窟窿。不过经历了虚云大师的事之后,他却是没再想着让自己贪墨多少才合适这件事。

“陈老,现在咱们这些人都成了一把老骨头,这事儿可怎么办才好?”张三疯沉默片刻后,放下粥碗,转头看着陈白庵接着道:“而且小师弟身上的这蛇毒,就算是他法力恢复,重新压制,可是毒性已经渗入脏腑,十天半个月后恐怕就要出大问题!”

陈白庵闻言默然无语,说句老实话,他现在的确也是连一个办法都没有。阴煞死气对于人体侵袭后,伤害的是人生命机能的本源,天地间能够弥补本源的灵物哪个不是传说中才有,百年难得一见之物,现在情势急迫,自己去哪找去!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就不信咱们还能熬不过这一劫!”林白见状,伸手拍了拍张三疯肩膀,轻笑道:“师兄你不用太担心,师父在天有灵,一定会保佑我的!而且你别忘了,连师父他老人家都看不透我的命理,我又怎么会把命丢在这里!”

“但愿如此吧!”张三疯轻叹了口气,想说什么,但却陡然觉得后背一阵瘙痒之感,伸手朝着行囊内摸索了片刻,取出了一样以不知道是白骨还是某种玉料雕成的小爪模样的事物,朝着后背就塞了过去。

尤查帝拉看到那小玩意儿后,眼珠子都直了,颤声道:“张道爷,您手里这东西哪来的?”

“你管我从哪弄到的!怎么着,你认识这玩意儿?”张三疯闻言没好气的怒道。

尤查帝拉闻言连连点头,咽了口唾沫后,颤声道:“认识,梦寐以求,这宝贝是个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