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38章 恒河浮尸(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波光虽然如车上看去的时候一般粼粼,但水面上却是有着许多诡异莫名的悬浮物;而且在河畔上更是有不少人在用手搅拌着一筐筐热气腾腾的牛粪往恒河里倾倒。到了此时,林白等人也终于明白,他们在市区便一直在鼻翼间萦绕的那股恶臭是怎么回事儿。

“二爸,那些水鸟在河面上啄来啄去的是什么东西,是木头么?”李青囡双眼朝着河面逡巡片刻后,指着河水中的漂浮物,捏着鼻子奶声奶气向林白轻声问道。

林白闻言朝着李青囡小手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在河面上一只黑色的水鸟卧在那悬浮物上,正在那有一口没一口的啄着,但不知为何,林白看着那悬浮物和水鸟总觉得眼熟。揉了揉眼再仔细一看,却是差点了连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那哪里是什么水鸟,根本就是一只肥硕的有点儿恐怖的大乌鸦;而那悬浮物哪里是什么木头,分明是一个被河水浸泡的发胀的女尸!这他妈还是圣河么,这是个尸河好不好?!

“大师兄,你一路上不是一直吵吵着要沐浴这神圣纯洁的恒河水净化你的灵魂,让你纯洁无暇的身躯恢复青春么,这都到了恒河边了,怎么还不下去?”林白强忍着心头的恶心,朝紧跟在自己身边脸色青白变化不定的张三疯沉声问道。

张三疯正想开口反驳林白,但一转头却是看到在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正有一男一女在那洗漱。而且他们的洗漱还和普通人洗漱不同,直接用手指头沾了恒河水塞进嘴里,刷来刷去,然后仰头咕噜咕噜一阵后,直接就把这泡满了尸体的恒河水给吞进了肚子。

“来呀,洗澡呀,喝一口呀,再干一杯这古老神秘的恒河水,保证你师兄你瞬间恢复青春,永远不老!”林白朝着张三疯挤眉弄眼,不停的撺掇他跳到恒河里面,饱饮一餐美味的恒河尸水。

说着话的功夫,张三疯身侧却是迅疾无比的冲出一名留着胡须的壮汉,那人双臂张开,仰天长啸,而后面上带笑噗通一声便跳进了这漂满了尸体的恒河之中。水花四溅,水鸟惊起,更有许多不知名的红的黑的东西落在张三疯身畔,此情此景,叫人动容。

张三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转头背对着恒河,喉头耸动,呱呱的开始呕吐起来。这一吐简直是天昏地暗,直欲让他将嗓子眼以下的东西全部都给吐出来。

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就是这么短短的一瞬,恒河畔又出现了一大群人。这些人眼中带着泪水,但嘴角却是带着满足的笑容,等到这群人走到恒河边后,便将肩上扛着的麻袋放下,而后从其中背出一具腐尸,而后恭敬无比的在尸体旁坠上石头后,将其沉入恒河。

“就算是对信仰的尊重,但也不能对自己居住的地方如此的肆意造作吧?”鲁燕赵听着身侧那些往恒河中沉尸的亡者家属口中喃喃念诵的经文,带着心中的不解,向林白问道。

林白闻言没有吭声,双眸只是紧紧的盯着身前漂浮满了尸骸的恒河。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时此刻,林白心中满是惊惧,因为之前在看到那些浮尸后,他便将天眼打开,但是如在宾馆那女孩儿身亡的房间内一般无二,这整条恒河水域居然没有丝毫阴煞气息的存在。

要知道,单凭林白刚才的所见,便已经看出,印度有这种将死者沉入恒河的传统,其中定然不乏身上带有怨气死亡之人。而且在这种宗教传统下,事情进行的怕也是有许多年月,按照常理而言,这条恒河早该成为阴煞弥漫的尸水,但怎会像现在这般,没有丝毫阴煞存在。

“沉尸入河,尸煞应该无比浓郁,但为何我在这恒河畔却是感觉不到任何阴煞气息,反而觉得这河水之中真如这些传说中的一般,蕴藏着巨大的生机?”良久之后,陈白庵也发现了其中的异样,转头看着林白沉声发问。

林白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去解释这个问题,所有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完全颠覆了他传统的认知,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小黑猫面前放了一条喷香的鲜鱼,但却被人蒙上了双眼,只能嗅到味道,找不到那鲜鱼的根本所在,无从下嘴,这种感觉让林白很不爽。

华夏五名女孩的死亡;宾馆之内没有阴煞但却森寒;恒河水浮尸遍布,却只有生机没有阴煞;池中物的突然到来……这一切的一切之间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关联,抑或是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巧合,根本没有半点儿联系。

林白眉头紧皱,心中思绪变化不定,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线索就悬挂在他面前,但饶是他用尽了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气,怎样去追寻,却都是无从找到这一线端倪所在的位置。

“也许事情就是巧合吧,毕竟印度的风水和华夏相比起来有些特殊,出现一些意外的变数也在正常的范畴内。”陈白庵见林白良久无声,轻叹了口气后,道。

林白闻言,缓缓抬头,对陈白庵问道:“陈老,这印度的风水构造是怎样的?”

“印度半岛三垂大海,北背雪山,北靠难以逾越的喜马拉雅山脉,南向是一望无际的印度洋,东西濒临孟加拉湾和阿拉伯海,也是地球上最大的风水格局。印度的形势是八卦中的坎卦,是智谋军师之象。欧洲学者游历印度,曾赞叹印度是一个永不会匮乏的富足国家。”

“从地域形状而言,印度的地域则呈倒三角形,属火象,预示多变。形势为坎,坎为水,水势凶猛,变化万千;地势属火,火苗摇曳,变化万千。水火放在一起,更是变数之中的变数,是以就算是在印度出现了一些我们所不能理解的事情,也不为怪。”陈白庵缓缓道。

三言两语,便将印度的地脉走向和风水格局剖析的淋漓尽致,而且更是一针见血的点出印度变局的中心,陈白庵在于地脉堪舆一道之上的修为可见一斑。

“所以我们在印度思忖东西的时候,恐怕不能以在华夏所学的事物来思虑,甚至有时候更是要颠倒过来来思考,也许才会有特殊的发现。”陈白庵转头看着那滔滔不尽的恒河,轻叹了口气,道:“如此变局下,想找到八门锁龙局谈何容易……”

话音落下之后,满是凄凉感慨之意。八门锁龙局牵扯之事委实太多,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让八门锁龙局中的气运落入赵宋后裔相师之手,谁也不知道在那群丧心病狂的疯癫之人布局下,会让华夏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生灵又该涂炭到何种地步。

“二爸,马上就端午节了,我想吃粽子了。”李青囡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看诸人脸上均是带上了一抹萧索之意,当即便使出自己娇憨的性子,摇着林白肩膀娇滴滴道。

“好,等回去咱们就买,这么快,居然都快要端午节了……”林白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这话语只是说出一半,面色却是大变,转头盯着李青囡沉声道:“囡囡,你刚才说的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快要端午节了,要二爸你给我买粽子吃!”李青囡不明白林白怎么会这么大的反应,只以为是自己提出的要求太过无理,当即小脑袋一垂,压低了声音道:“二爸你要是不喜欢的话,囡囡以后就不过端午节,不吃粽子好了。”

“小鬼头,我没那个意思。二爸我还要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的提醒恐怕我还真想不出这个谜题的答案!”林白见状苦笑着摸了摸这小丫头的脑袋,但眼中神色却是变化不定,就在李青囡这句话说出之后,他觉得自己似乎有可能要抓住那一直无法触摸的线索了。

端午又为端阳,五五为阳,五为中正平和之数,双阳相逢,五月五日时,阳重人中天!印度属于多变之局,天地之间阴阳变化不定,五月五日阳气集中,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二爸,端午节怎么又叫端阳节了?这不是纪念屈原老爷爷的节日么?”李青囡听着林白口中喃喃念叨不停的话语,不觉有些诧异,奶声奶气问道。

李青囡这话轻巧无比,但听在林白耳中,却像是一道直接贯穿天地的天雷,将他脑海中的所有思虑外的那抹疑云彻底轰开,让他感觉自己只要再有一线便可以握住那些隐藏在疑云之下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