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39章 恒河浮尸(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6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林白神色变幻不定,这一切看在紧跟在他身周的诸人眼中后,他们也都是露出一幅热切的表情。长时间以来的帮扶接触,让这些人不自觉的养成了一个既定的习惯: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有林白在,一切就一定能够得到解决!

“林白,到底是这小妮子说了什么,会让你起这么大的反应?”陈白庵见林白眉头紧皱,良久无语,不禁有些好奇,出言轻声询问道。

林白看着陈白庵,轻声笑道:“陈老,您见多识广,阅读的古籍也极多,应该记得这端午节可不是从屈大夫投江之后才有的吧?”

陈白庵闻言眉头紧皱,他不明白林白突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却是清楚林白这话的确是没说错。据《礼记》载,端午源于周代的蓄兰沐浴。,当时的人们就已经普遍认为五月是毒月,而五日是恶日,而在五月五这天会出现邪佞当道,五毒并出的情况。

《吕氏春秋》中规定人们在五月要禁欲、斋戒。《夏小正》中记:“此日蓄药,以蠲除毒气。”《大戴礼》中记,“五月五日蓄兰为沐浴” 《风俗通》佚文,“俗说五月五日生子,男害父,女害母”。

《史记·孟尝君列传》中记载孟尝君于五月五日出生。其父要其母不要生下他,因为当时有“五月子者,长于户齐,将不利其父母”之说。

东晋大将王镇恶五月初五生,其祖父便给他取名为“镇恶”,想要用这个镇压百恶的名称来趋避其端午出生给家庭带来的灾祸。

宋徽宗赵佶五月初五生,从小寄养在宫外。可见,古代以五月初五为恶日,是普遍现象。可见从先秦以后,此日均为不吉之日。而且人们为避“端五”之忌讳,才称之为“端午”

“阳重人中天,林白你的意思是?”陈白庵在心中将这些记载了端午由来的古籍默念一遍之后,愕然转头,然后盯着身子远处散发着浓烈尸臭味道的恒河,身体都有些颤抖,良久之后,连连摇头,沉声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事情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是与不是,咱们去找昨夜见到的那位姑娘问一问便能知道。”林白眉头紧皱,大有深意的盯着恒河看了眼之后,沉声道:“不是我们所想那般最好。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此人既然胆敢打下这么大的主意,就算是他们印度教的漫天神灵全至,也救不了他!”

恒河沉尸千万,按照常理该有无数阴煞聚集,但无论用什么法门去观望,却都无从发现,反而蕴含生机;而这些在印度死去的女孩儿如果真如林白和他心中猜想那般的话,那这些事情背后的真相几乎就是昭然若揭。

陈白庵嘴角苦笑深重无比,但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祷,事情还没有到像自己所想的那般荒谬!但他却也清楚,如果这件事情真到了自己猜测的地步,他们这些人恐怕不但要拿出全身上下的本领,还要拼了命才可能有一线完成的希望。

也亏得之前能够得到太岁,祛除掉了林白体内八歧大蛇残存的蛇毒,虽然情劫之力仍旧存在,但林白终究是可以不再畏惧蛇毒攻心,能够全力出手,便又多了些许胜算。

鲁燕赵、张三疯和沈凌风三人看着陈白庵和林白变换不定的神色,心中波澜起伏不定,虽然从两人之前的对话中,他们隐隐然觉得是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但却如林白先前没受到李青囡提点时候一般,只觉得双眼前均是一片迷雾,无法看清事情的真相原委。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三人却均是没有发问,而且更是没有半分的迟疑。他们清楚,不管出现什么事情,林白不会对他们隐瞒半分,他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在;且他们坚信,只要有林白在,不管再艰难的事情,都一定能够顺利解决。

酒店之前为了配合警察调查那名叫作倩倩的死因,是以留有昨夜祭灵那女孩儿的联系方式。林白一个电话打给侯赛因确认了这女孩儿地址后,诸人没有任何犹豫,便驱车赶了过去。

对于林白等人的到来,那女孩儿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诧,而且不管林白等人如何询问,她都不再透露关于那名叫做倩倩的女孩儿的任何信息。

不过这事情想来也不奇怪,不管什么人身边接二连三发生此类意外身亡事件,应该都无法平心静气面对。每一次提起就相当于是把心口上快要愈合的伤疤撕开,沉浸红尘之久如陈白庵者都有不愿意被提及的秘密,更不用说现在面对这一切的还只是个独身在异乡的小姑娘。

“姑娘,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是这件事情牵扯到的东西极广,如果你实在不想说的话,我就只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能坦率的回答我。”眼瞅这女孩儿可能是把自己这些人当成了酒店派来不让继续去纠缠这件事情的说客,林白无奈下只得退而求其次问道。

那女孩儿闻言缓缓停下收拾东西的手,盯着林白沉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我也不管你们打听倩倩的事情是要做什么。但是看在昨天晚上你为我们解围的份上,我会回答你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回答完之后我就要回华夏,再不出现在这不祥之地!”

“倩倩姑娘的生日是不是在端午节?还有你说之前在印度意外身亡的那几个女孩儿的生日是不是也是在端午节?”林白轻叹了口气,盯着那小姑娘沉声问道。

话语落下之后,那小姑娘的面色顿时便出现了变化,神色间满是惊慌,盯着林白沉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怎么知道的这些事情?”

这小姑娘脱口而出的疑问句却是让林白整个人如坠冰窖,他缓缓转头看着身侧的陈白庵,面上满是苦涩笑意,虽然心中千万个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情,但他却是清楚这一切已经到了一个无可逆转的地步,除了拼命之外,再无他法。

陈白庵脸上也是堆满了苦涩的笑意,此时此刻,他心中的心情和林白一般无二。但却也无可奈何,世间事情大抵如此,越是不愿意发生的,但往往越是会发生。

“你们到底是怎么知道倩倩生日的?还有你们问这些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那女孩儿从林白等人推断出倩倩的生辰日期之后,便已经断定这些人不简单,一改之前的态度,对林白急声询问不停。

虽然不愿心中这个伤疤再被人揭开,但是她更不愿的是自己的朋友就这样无端端客死异乡。虽然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若这一切奇异事情发生的背后真有人在主导的话,那就算是豁出去性命,她也要为自己那些同学讨一个公道。

就连张三疯等人也都是一脸狐疑的盯着林白和陈白庵,想要弄明白为什么他们俩在确定了这女孩儿和之前莫名死在印度的女孩儿都是端午节出生的人之后,会有如此之大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