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46章 龙压恒河(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夜色漆黑如墨,天上没有半点儿星月光芒。但在恒河畔,此时却是灯火通明,原本空旷无比的河面上,此时黑压压的停满了无数船只,而且这些船只的头尾均是张牙舞爪的华夏龙纹,而且在龙舟之上,更是扎满了耀眼的鲜红灯笼,浓浓的均是华夏风情。

此时此刻,若不是恒河畔聚集的颇多那些看上去明显和华夏人面容不同的印度人,林白等人说不准恐怕要生出一种时空错乱,回到正处于端午时节的长江两畔之感。

其实别说是林白,就连那些在加尔各答居住已久的华侨华人,心中也都是感慨万千。他们已经有太久没见过如此浩大的龙舟阵势,也有太久没听到过这熟悉的锣鼓鞭炮声。故土难离之感不自禁的充斥心头,让在场的这些人不自禁生出有生之年一定要回国的感慨。

“怎么样,够气派吧!”看到林白等人的身影出现在恒河畔后,张三疯兴冲冲的穿过人群,走到林白面前,嬉皮笑脸接着道:“这还是时间来不及,要是敢再给我一天时间,我能让龙舟把这条恒河给填满!”

“师兄够气派,好气魄,好本事!”林白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冲张三疯比了个大拇指,连说三个好字。说实话,以林白当初的想法,若是能凑齐十来架龙舟也就不错了,谁知道张三疯居然搞来如此之多,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使了什么办法,才折腾出这么大阵仗。

张三疯嘿然一笑,伸手摸了摸脑袋道:“也是亏了你那个朋友的帮忙,要不是他的话,恐怕我也搞不来这么多龙舟!”

自己的朋友?林白闻言一愣,他在加尔各答也就认识陈白庵他们这几个人,哪里有什么其他的朋友,而且就算有,又哪有在异国还能弄到这么多龙舟的本事!

“林老弟,这才分别多久,就把我这个做哥哥的给忘了?”就在林白狐疑之时,从人群中传出了一个热络的声音,林白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人群中间位置,正有一名鼻梁上架着一幅金丝眼镜的年轻人盯着自己,虽然有镜片遮挡,但眼镜后的双眼却是灼然有神。

林白见到此人稍稍一愣,然后快走几步,朝前伸出手,笑道:“哪里敢忘了曹哥你,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来了印度,实在是不胜之喜!”

“我就是个跑腿的命,哪里能和林老弟你这潇洒自在的日子相比。要不是因为你的事情,我还没机会出来走这么一趟,也算是散散心。”这来人正是曹成洲,朝着恒河之上的诸多龙舟扫了眼,曹成洲笑道:“怎么样,林老弟你还满意么?”

“十分满意!不知道这次是只有曹哥你来了,还是有其他的人陪同前往?”林白朝曹成洲背后的主席台望了一眼后,压低声音询问道。

曹成洲笑着摇摇头,道:“我这次是扯着老虎皮做大旗,华夏方面就只有我一个人过来,权当领导们前来出访的探路石。”

话虽然说得谦虚,但言语间却是颇有些自豪之意。要知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单独出使一国的,而国字号那几名大佬的探路石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担当的。

“还是老人家对曹哥你放心,想让你独当一面。”林白笑眯眯开口,他已经看出来,此次曹成洲和以往极为不同,没有了之前担任秘书时候那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举止之间取而代之的则是大度随和,显然是出使之前国内对他的职位恐怕做了更好的安排。

而此时此刻,曹成洲也在看着林白心中思量不已。如果现在的情况换做寻常人,自然是少不得要对自己恭维几句,但林白这话说出来却是如朋友之间相互勉励般。

而且林白愈是这般,曹成洲心中其实便越高兴。林白的身份他不是不清楚,虽然说自家在四九城里的势力未必就比刘家弱,但是当今那位在对待林白的态度上却也是极为亲密,甚至真有把他视作自家子侄的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曹成洲心里就更清楚,自己在对待林白的态度上就需要更加的费些心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在匆匆抵达印度之后,便豁出去脸面,请求当地的官员给张三疯打开便利之门,凑集了这么多的龙舟。

当然做这些事情还有一个缘由,便是因为在他前往印度之前,当今那位给自己说的那番话。话语中的意思异常明确,不管林白有什么样的要求,也不管他提出什么样的条件,都要尽数满足他,不要问目的,也不要问原因,照做就是。

“哥哥我那边还有点儿俗务缠着,就不陪你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开口。回国之后记得来找哥哥我,咱们兄弟俩不醉不归!”见林白虽然和自己说话,但眼珠子却不停往河面上扫,曹成洲识趣的拍了拍林白肩膀,道:“对了,我从国内还给你带来个人,你看着使唤……”

曹建洲带来的人?!林白闻言一愣,难不成这家伙是把贺嘉尔她们给带过来了?此时印度危局未解,如果真是她们贸贸然前来的话,牵扯其中,委实不是什么好事儿……

“老表,我在这边站了这么久,你居然都没发现我。我大老远巴巴赶过来看你,你这态度让我很受伤啊!”说话的功夫,一个裹挟着猥琐味道的熟悉京腔响起,喜欢如此称呼林白,而且说话口气这般的,除了刘经天这家伙外还有哪个!

眼瞅着刘经天嘿嘿笑着走到了自己身边,林白不由得摇头苦笑不止。他焉能猜不出这家伙突然来这里的原因,想来是从老爷子那里得到了关于自己在印度的一些口风,所以就借着东风想来看热闹,不过他此行来的可真不算巧,印度危局乍起,多一个人便多一分危险。

“怎么着,表弟你这模样是不欢迎我?!”刘经天见林白不理会他,不由得郁闷道。

刘经天前来印度的目的和林白心中所猜测的一般无二,四九城的日子虽然算不上清汤寡水,处处勾心斗角,但比起当初他跟随林白见识的那些场面,却是差的太远。好容易从老爷子嘴里探出些许口风,刘经天焉能错过这次再次跟随林白见识一次大场面的机会。

“不是不欢迎,是你来的这次不是时候。”林白皱眉摇了摇头,沉思片刻从怀中取出一枚符箓递了过去,道:“贴身带好,不管吃喝拉撒都不要让这符箓离开你的身子。还有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惊慌,紧跟在我身边,最好不要让你的身影离开我视线范围。”

“好嘞,你就请好吧!表弟,咱们这是不是又有什么大动作要干了?”刘经天听到林白这话,毫不犹豫的将符箓接了过来,贴身放好后,眼珠子朝着四下扫视不停,一幅唯恐天下不乱模样,压低声音道:“是不是这河里有什么妖怪,要用这龙舟来捉他?”

“猜的没错,表哥你本事果然进步了许多,居然连这都能看出来。”林白被刘经天这一大串问题逼得有些哭笑不得,这么长时间了,这家伙的心性还是一星半点的变化都没有,还是和以往一般什么地方闹腾就往什么地方挤,生怕错过一次看戏的机会。

心知林白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张三疯便伸出手指头朝刘经天腰间一捅,而后嘿然笑道:“憨货,走我带你去那边看看!我跟你说,我发现这印度女人和咱们华夏女人有些不大一样,虽然黑了些,但真叫耐看,那边就有个不错的,我带你去看看。”

眼看着这两人那臭味相投的猥琐模样,诸人嘴角不禁是都浮现出一抹微笑。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叫诸人的神色登时变得怪异起来,目光所及之处,只见张三疯的手如章鱼般,轻轻巧巧的伸入刘经天裤袋,将钱包手机一应掏出,收入己囊。

诸人见状不禁是一阵恶寒,更是不自禁的将手朝着自己口袋摸去,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老不修就已经把黑手也落在了自己这些人身上。

“安排下去,将恒河上的龙舟按照九宫八卦位置分镇四方,摆出九宫八卦局的架势。”盯着恒河河面上停着的龙舟良久后,林白转头看着陈白庵轻声道:“陈老,国内那边现在安排的怎么样了,估计什么时候能成?”

“他们应该已经布置好了,但是想要影响到印度这边怕还是需要一些时间,估计今日午时左右,那股影响便能抵达。”陈白庵沉思片刻,道。

林白点了点头,朝跟在身边的鲁燕赵等人看了眼,沉声道:“成功失败在此一举,龙压恒河之局已然功成,现在咱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看看这次炸雷能惊起多少大鱼。各位切记小心谨慎,不要被那些人给钻了空子!”

听得林白这话,诸人忍不住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见识一番这幕后黑手到底有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