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48章 龙压恒河(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雪白纱衣迎风飞起,让禅迦本就灵动无比的身形更多了几分出尘气息,飘飘然仿佛九天之上仙子降临凡尘。这一幕若是看到普通人眼中,定然会惊若天人,甚至可能会当即跪倒在地,称颂不止;但这身影看在林白眼中,却是万般惊悚。

因为从禅迦身躯离开白象的那一刻开始,林白便感觉到,从她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气息开始迅速暴涨,而当禅迦的身躯在空中结成古瑜伽术中某怪异的身形之后,林白更是感觉,在这一刻,仿佛恒河周边的天地元气和她彻底融合成为了一体。

这份威势,和当初林白在酒店接触那名古瑜伽术传承之人时候的感觉完全不同,可以说那人还在泥沼之中逡巡,而禅迦却是已经在九天上飞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事情。

林白明白,这种异象产生的原因很简单,其一是因为这种古瑜伽术本身应该就有调动天地元气为己身所用的关系;其二便可能是因为如禅迦所说,她身居印度气运,也就等于这片天地认可了她的存在,是以此地的天地元气在她操纵下才会出现如此浩大声势。

“只要你能战胜我,那在印度便无人再会去拦阻你想要做的事情!“看着地上林白变换不定的神色,禅迦眼神微凛,淡然开口道。

话已至此,林白还能再说什么。当即身形极速扭动,双手之上印诀掐动,与此同时,口中开始念诵玄奥咒语,想要从已被禅迦控制了的这片天地中博取些许天地元气为自己所用。

看着林白的举动,禅迦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那笑容仿佛是神祗在俯视大地上的蚂蚁。从开始继承迦利女神传承,拥有印度气运开始,从来还没有人能够从禅迦控制下的一方天地中抽取出任何天地元气,在她看来,林白此时所为,不过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但就在此时,禅迦却是感触到一丝异样。原本已经悉数被自己凭借气运掌控了的这片天地中,竟然开始隐隐然有松动的迹象,还没等她惊疑完,一股外力陡然出现其中,虽然极为渺小,但却是源源不断的从其中开始抽取天地元气,而且不管她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围堵。

这个诡异的现象,就算是林白都有些惊讶。说句老实话,刚开始的时候,他如禅迦所想的一样,也是无法撼动被她操控的这方天地,无法抽取天地元气为己身所用,拦阻禅迦的攻势,但当他开启河图洛书后,却是意外发现,那些原本坚固如石块的天地元气居然开始松动。

而且林白能够清楚感觉到,虽然抽取而来的天地元气极为细微,但却是其中最为精纯的一部分,阴阳调和,纯阴纯阳相合,而且更是有离他极为接近的恒河中那股玄奥的生机之气,正在不断的被河图洛书操纵,跟随着他手上印诀的变化而变动。

河图洛书的功效实在太为惊人,‘推、符’便已经玄奥到了极致,而气运篇章更是到了亘古未有的地步。林白原以为功效在第三篇章开启后便不会再有变化,但却是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从大气运加身之人手中巧取豪夺之功效。

“果然有本事!怨不得连嘉尔那种心高气傲的女孩儿,都能够容忍你在外面还有这么多的女人。”禅迦感觉着身周的异样,看向林白的眼神多了些怪异,但这并没有让她感到意外,毕竟能够布置出如此之局的林白如果面对危局轻易便束手无策,那才真是怪事。

林白闻言一笑,正要发话,但却看到禅迦趁着自己分神的这个机会,身形陡然逼近许多。高手过招之间,一丝一毫的分神,便会导致无边的恶果出现,纵然是林白也不例外。

这突如其来的进攻,让林白根本无暇躲避。之前在酒店和那人交手之时,林白便已经觉察到,印度这古瑜伽术不但有操纵天地元气以及以精神力迷惑心神之效,而且更是借助天地元气使招式间裹挟上无匹气力,虽然动作幅度不大,但一举一动却是有着极强的爆发力。

说时迟那时快,纸上千字但在当时却是只有几秒的功夫,禅迦紧并在一起的双腿便已经抵达在林白胸口之前。虽然还没有抵达,但携带的劲风却是刺骨生寒,比起之前她胯下那头白象的攻击都不遑多让,甚至隐隐然还有凌驾其上的感觉。

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林白福至心灵,并成印诀的双手陡然抬起,就在那势大力沉的双脚即将抵达胸口之前,将其紧紧握住。纱布稀薄,触手一阵温滑,而且隐隐然更是露出一段雪白如藕段的小腿肌肉线条,让林白看得不禁一愣。

“无耻!”被林白双手这么一扯,禅迦俏脸微红,脚踝微微一用力,朝着林白胸口便用力蹬了过去。一切的发生迅疾无比,根本没有给林白任何反应的机会,脚掌裹挟着天地元气以极大的威势便到了林白胸口所在方位。

甫一接触到那纤细柔弱的脚掌,一股巨力便迅速传来,仿佛是被从天而降的陨石撞上,林白的身躯蹬蹬瞪便朝后急速退去。双脚垂地,在地面上划出两道深深的沟壑;唇角也挂上了一行鲜红透亮的血珠,神色看上去仓皇到了极致。

“印度古瑜伽术果然名不虚传。”林白伸手抹去嘴角挂着的血线,盯着禅迦沉声道,但嘴角却是带着一抹怪异的笑容。他怎么着都没想到,这双能让世上那些恋足癖发狂的精致小脚居然有这么大威能,若是以后有人和这小娘皮在床上‘打斗’,岂不是要被一脚踹成废人?!

古瑜伽术乃是世间修炼精神力的最佳手段,更不用说禅迦修行的还是古瑜伽术中最精髓的手段,以她对人心的揣度,如何能看不出来林白此时心中所思所想。

面颊上的羞红之色愈发深重,耳根红的都仿佛要滴下水来,若是此时有迦利女神庙的苦修士在此,定然会诧异万千,他们着实想不到在神庙中雷厉风行,即便喝酒都要喝这世间最烈最纯酒液的女神传人,居然会有出现如此小女儿模样的时刻。

“今天阻挠你的布局是其一,另外我还要替嘉尔好好教训你这家伙一顿!”禅迦银牙微咬,盯着面色古怪的林白怒声道,但她天性柔弱,声音软濡,饶是发火的时候,却也是自然而然的有着一股娇羞之意,这话说出来不像是叫骂,倒是有几分调情的意思。

话语落下之后,禅迦手上印诀急速掐动,按照婆罗门教之中那些古神施展手段的姿势摆布自己身体。迦利女神本就是婆罗门教中的护卫之神,也就是女战神,传承之中颇多攻伐手段。此时被禅迦这么一使用,刹那间天地为之色变,五行元气波动异常,叫人心惊无比。

虽然心里边没来由的总是浮现出禅迦那段如白藕般的小腿,但林白的反应速度却并不算慢。便在禅迦开始行动的同时,他也将河图洛书持在手中,开始催动其中的纯阴、纯阳气息想要抹平禅迦导致的五行元气波动,使其恢复到正常情况。

两者气息一接触,便如同是天雷勾动地火,在他们二人的身周顿时气象万千,出现种种异象。也亏得这二人虽然出手老辣,但一举一动均是压制在了最低范畴,是以这边发生的动静才没有被恒河畔那些观摩龙舟的普通人发现。

招式大起大阖,从走出国门开始,林白便极少和人通过这种手段争锋。此时好不容易棋逢对手,自然打起十分精神,招式间的变化愈发娴熟,隐隐然还把禅迦压制在下风的趋势。

禅迦如何能没有发现这个变数,而且虽然古瑜伽术极其玄奥,但她终究是个女子,在持久力和爆发力上还是逊林白一筹,如果愈是这么缠斗,形势对自己便越不利,还不如殊死一搏,也许还能拿到几分胜算。

说做就做,禅迦瞅准了林白招式之间的一个漏洞,当即悍然出手,双手并作指刀模样,朝着林白胳膊轻轻划过。指尖温滑,但却是异常凌厉,就是林白慢的这么一瞬间,胳膊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鲜血瞬间从其中涌出。

“你我二人各有使命,我只能对不住嘉尔了!”禅迦眉头一皱,盯着林白怒斥出声,而后双手陡然并成湿婆愤懑之状,竖起在眉心之间,口中更是一长串玄奥难测的咒语念出。

随着这咒语的念诵出口,林白眼角狂跳不止。在这一刻,他觉得正在从自己面前的禅迦身上不断朝外爆发出一股股极为危险的气息。也正是这股狂暴的气息才让他心中升起警兆,甚至他还有自己极有可能在这一招之下落败的可能。

………………

“好,老夫等的就是现在这一刻!”便在此时,恒河河畔人群中一名不起眼的老人陡然抬头,盯着林白和禅迦身形所在的方位,眼中精光暴射,狞笑一声后,双手缓缓掐出某种指令模样,而紧接着,在这老人身上也开始出现一股莫名狂暴的气息,仿若愤怒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