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53章 弑神(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水面上升的速度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是短短的几息功夫,河面居然就生生朝上升起了几个潮位。而且原本波澜不惊的河面上此时更是波涛汹涌,无数浑浊的浪头拍动不停,不光那些龙舟在河面上飘荡不止,就连河底深处的一些枯骨腐尸都被朝着下游冲去。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普拉纳布盯着林白,双眼中露出惊悚模样,要知道他之所以能够凝聚出湿婆的神像,和恒河之内这些沉尸腐骨中的阴煞气息关联极大,此时这些事物悉数被河水冲走,也就意味着阴煞气息即将逝去,他如何能忍受这变故的发生!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也是将禅迦惊得目瞪口呆,她着实没料到局势竟然会出现如此突兀的转折!不过想来这事情倒也不算奇怪,横穿印孟大陆的恒河发源地本就是在华夏境内,如果上游那几座水电站同时放水的话,的确是会出现此种情况。

“等这边事情结束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在指挥龙舟的主席台旁,曹成洲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对紧跟在他身边,神色看上去气急败坏的印度某高官和颜悦色道,话语声波澜不惊,似乎早已预料到这些人会有此种表现。

那印度高官听着曹成洲的话,眉头紧皱,想要开口,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捏紧了拳头,深吸了几口气算是平复了下心中的情绪。

他何尝不清楚,不管河水突然暴涨的真实原因是什么,但其实也都算是华夏对印度的一次示警,等于在告诉他们,你们的命脉已经被我们掌握在手,最好乖乖听话,不然的话,等待着你们的就是这洪水猛兽的突然袭击。

林白,不管你到底是要做什么但最好都要成功,不要辜负了他老人家对你的期望!曹成洲看着河畔熙熙攘攘的人群,被金丝眼镜遮挡下的眼神冷冽无比。他比林白更清楚因华夏导致恒河涨潮这件事情会引发多大的争端,甚至可能让本就不和睦的两国关系更多一条间隙。

而这一切,均是在当今那位的坚持下才做出来的,如果林白不能成功,那就等于是要让他人质疑当今那位布置这些事情的能力,这个后果是任何人都承担不起的。

而在此时,林白和普拉纳布二人之间的斗法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这时候的普拉纳布根本没有闲心再去思索恒河水面涨潮的原因,而且心中最初的傲慢和轻蔑之意也尽数收敛,不敢再有丝毫大意,只想尽快在恒河提供的阴煞没有失去前,倾尽全力将林白击败。

不过此时的普拉纳布其实也并不好过,之前林白的几次攻击就已让他受了不轻的伤,而且诚如禅迦所言,这神降之术虽然威力无比,但对于己身的损害也是厉害无比。只是这么短短的几瞬,他觉得自己周身的精血仿佛快要被这神像给抽干了。

湿婆神像愤怒三眼睁开之后,引发的光球距离林白身体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其中术法波动的气息也越来越猛烈,仿佛是海上的浪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急速堆叠在一起,带着毁天灭地的攻势,朝林白铺天盖地砸压下去。

饶是林白身经百战,但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邪门的情况!要知道之前他无论是和韩国,还是扶桑和缅甸的那些奇门中人斗法,均是可以找出其中和华夏相术的共同之处,可是现在面对的情况却是前所未有的陌生,就像是面前摆了一个刺猬,叫人无从下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术不在精,以力服人!就在这电光火石间,林白却是陡然想起了李天元曾经对自己的一句告诫,心神当即豁然开朗,自己何苦一直去找这普拉纳布施展术法和华夏相术的共同之处,不管什么手段,不管什么术法,只要硬抗,自然能分出高下。

干上一把,是死是活,就在手底下见真章!没再犹豫,林白咬紧牙关,身子朝后迈出一步,而后河图洛书环抱在胸前,双手之上印诀掐动不止,生生将其中的极阴和极阳两股气息调动而出,而后顺着脚下步伐,在身周形成先后天八卦环踞之状。

但就在此时,那团光球却是已经到了林白身前,光芒大作,威力暴涨!空气之中嗡嗡出声,仿佛是有千万只苍蝇在林白身周飞行般,聒噪刺耳!而那光芒更是如而今恒河的潮水般,顷刻间便将林白包裹在其内,将他彻底吞没。

耳中嗡鸣之声大作,林白神识大乱,来不及思忖,趁着己身神识的最后一丝清明,林白一口咬破舌尖,脚掌朝着地面用力一跺,急声叱道:“戌、己、庚、辛、壬、癸,六仪合而生日、月、星三奇!魔音散,大道无形,八卦无垠,阵!”

随着话语声念出之后,林白一口鲜血朝着地面上已然开始缓缓转动的先后天八卦喷洒而去!而且这话语声出口之后,先后天八卦更是多了许多诡谲之状,开始缓缓转动起来,而且这转动似乎是包含天地万物出生毁灭之理。

看着林白的动作,禅迦已经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虽然她对华夏相术一无所知,但也能看出来林白此时的这些手段绝对不一般!因为在她眼中,此时林白脚下居然生出大片的金芒,而且这金芒居然隐隐然有把那湿婆愤怒三眼带来的光团逼退之感。

心神好容易恢复清明,林白双眼紧闭,左手在面前之前挥动不止,而右手则是握紧河图洛书并成剑诀形状,一段玄奥咒语念出之后,陡然睁开双眼,精芒直刺对面的普拉纳布,口中怒叱道:“阵列前行,破灭万物!”

湿婆愤怒的三眼睁开之后带来的光芒意味着破灭,而林白口中念诵的九字真言同样意味着破灭,两者陡然纠缠在一起,光华陡然暴涨,天幕之上的那团乌云被术法波动侵袭的杳无影踪,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而这光华却是取代了日光朝下倾洒!

就在林白话语落下之时,恒河河面上一大波浪涛陡然倾泻而下,将河内的一切事物尽皆冲洒了个干净,之前积聚的那些阴煞气息彻底消散不见!光团失去依仗如何还能坚持下去,砰然一声,便爆裂开来,将地面炸起一个深坑,土石朝四下笃笃击去。

普拉纳布耳中轰然响个不停,之前他加诸林白身体受到的那如切割金石的尖锐叫声,以及各种纷乱的思绪充斥在他识海之内,急速扩散,仿佛是想要将他的脑袋涨破!而且他整个人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瘦下去,就像是从金字塔中刨出来的千年干尸。

“不……不……”普拉纳布张大了嘴,盯着林白却是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只是这么简单两个单音节词汇,仿佛就要将他体内所有的力气尽数抽干。

居然真的成功了,居然真的将湿婆愤怒的第三眼睁开之后爆发出来的破灭能量挡住了!

看着林白的背影,禅迦眼皮狂跳不止。湿婆是什么?湿婆是婆罗门教传承之中的三主神之一,而且是其中最擅长战斗的神祗,尤其是其第三眼带来的破灭和愤怒威能,更是诸神之最,可是林白居然将以神降之术勾引出湿婆神力之人击败,这还是人类能做到的么?

“所谓神降之术,不过如此;所谓湿婆愤怒第三眼也不过如此!”就在此时,林白缓缓扭转有些僵了脖颈,嘎嘣响了几声后,盯着躺倒在地的普拉纳布哂笑道:“现在连你们所谓的神都被我杀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普拉纳布喉头耸动不止,勉力想要开口,但看着林白那满是促狭的笑脸,气息大乱,一口老血朝外喷了出来,将身前地面染成一片猩红。

一步借着一步,林白的身子缓缓走到了普拉纳布的身前,但出乎诸人的意料,他却是突然一把将这老家伙从地上揪了起来,而后在旁人惊诧的目光下,猛然一提膝,重重的顶在了普拉纳布这老家伙的裤裆方位!

噗嗤一声,虽然隔着老远但禅迦还是听到了那类似于气球爆裂的声响,她俏脸通红的闭上眼睛,不敢再去往林白那边看。就这声响,哪怕她是用脚趾头去想,都能想得到林白刚才踢碎的那两个东西是什么,不过她更是觉得林白这一脚踢得极妙,要不然难报自己被阴之仇!

“感觉怎么样?被人这么肆意羞辱的滋味如何?当初你在祸害我们那些华夏同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有现在这样的报应?”林白揪着普拉纳布的衣领,笑眯眯问道。

钻心刺骨的疼痛直入骨髓,普拉纳布只是嘴角抽动不止,哪里还能说出半句话来。

“你们造的孽,我都会替被你们祸害的人一样一样归还给你们!”林白又是一膝盖顶在普拉纳布的胸口,不等他呻吟出声,然后转身看着池中物轻笑道。

看着林白面颊上那淡漠的笑容,池中物跌坐在地,他很清楚接下来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