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54章 你要记得我的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普拉纳布被林白击溃,龙舟上那些追随他的人不过是些散兵游勇,如何能够终于定下了主心骨的张三疯等人相比,只是那么三两下的功夫便悉数被赶紧了恒河中。用张三疯的话说,就是让他们尽情的去品尝这美味无比的泡尸泡粪水,好涤荡他们这些人龌龊的心灵。

而在这些人之中表现最为抢眼的非刘经天莫属,这家伙趁着林白取胜之后的机会,抛下那些烟花,架着冲锋舟在河面上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生生是把普拉纳布带来的那些坠入河中之人搞成了猪头三模样,不知道吞咽进去多少肮脏的河水。

一切搞定,龙舟重新舞动起来,五六个人方能围起的大鼓也开始用力的敲击起来,鼓声震耳欲聋,搞得人心里躁动不安,河畔上的那些印度人随着鼓点情不自已的扭动着身躯,而周边那些居民听到鼓声后不断朝这聚集,套用句宋丹丹的话:这场面人山人海,数不胜数!

鼓声听在河畔之人的心中是激昂之意,但听在普拉纳布和池中物耳中却像是催命一般。鼓点的每一次跳动,林白就是一耳光抽在普拉纳布脸上,此时哪里还能看出来他原本的模样,整张脸青红相接,黑紫遍布,要多惨就有多惨。

也亏得这普拉纳布在林白的虐待之下早就昏死过去,感受不到这些皮肉的痛楚;但将这一切收入眼中的池中物却是清醒的紧,看着林白残暴的手段,每一次鼓点一响,他便觉得自己的心脏就紧跟着收缩一下,鲜血似乎都要从脑瓜门溢出。

“让你他妈坑我们华夏那些姑娘们;让你他妈设计坑小爷我;让你他妈搞那什么狗屁神像吓唬小爷!”林白抽着耳光兀自有些不解气,拎着他朝河里一丢,等他悠悠醒转过来之后,一边接着抽耳光,嘴里一边喋喋不休的数落着普拉纳布的罪状!

每一记耳光都像是重锤一样重重击打在普拉纳布的面颊上,让他耳蜗里面响起一阵嗡鸣,偏生林白此时又想起了一个阴招,居然在手掌上加入了阴煞气息,这一巴掌下去那更叫一个惨烈,面颊直接肿起来老高,满是青黑之色。

普拉纳布吃痛,心中憋屈无比。他在印度奇门江湖之中地位无比尊崇,何时有人敢这样对付他,而且此时林白更是用秘术封住了他体内的法力,让他求死都无门,只能眼睁睁看着被林白这么连打带骂的收拾。

“让你他妈骨头长这么硬,打疼了小爷我的手!”打来打去,搞得林白心中升起一抹厌憎之情,而且看着这老家伙,无端端的便让他想起姚燕瑾当初说的那几名死在异国的华夏留学生,当即怒从心中来,朝着禅迦一伸手,急声道:“拿刀过来!”

禅迦闻言一愣,然后从象背上解下一把朴刀,朝着林白便掷了过去。刀一入手,林白揪紧了普拉纳布的衣领,朝着天上一扔,然后手起刀落,咔嚓一声,便将那颗大好头颅削下来半边,红的白的朝外溢出,混入浑浊不堪的恒河水中,连个水花儿都没溅起来。

“尘归尘,土归土,你坑我华夏人,那今日我就替他们讨个公道!”林白盯着普拉纳布尸骸沉下去的区域扫了眼,而后缓缓道。

空气中满满的尽是血腥味道,禅迦盯着林白持刀而立的身影,眼中精光四射,满满的尽是欣赏之色!男人如酒,要的就是这般浓烈,快意恩仇才是男儿本色!同胞之恨,不共戴天,如果不能枭首,如何能告慰河下那些冤死的阴灵!

眼瞅持着朴刀的林白一步步朝自己走了过来,池中物浑身颤抖不停,白色衣衫上已然变成尘土之色,哪里还有之前半分翩翩浊世公子模样,反倒是和那仓皇的丧家之犬有些相像!

“你和我父亲有约定,你不能杀我!”池中物双手撑地,一边朝后退却,一边盯着林白急声大喊,仿佛生怕林白这杀神再手起刀落,把自己的头颅像皮球一样旋入浑浊的恒河水中。

看着池中物和小丑一般无二的表情,林白冷然一笑,轻声道:“池天一老先生一世英名,怎么会生出来你这么个熊孩子!他宁愿死都要保全韩国相术界,想要用自己的死来磨砺韩国相师,好让他们进步,单凭这一点儿,我佩服他!可你这瘪犊子干的都是些什么事情?”

“你杀了我吧!我告诉你,就算是我死了,也还有人会对你下手,你绝对斗不过他们那些人!”许是林白这话让池中物想起了当初在韩国发生的一切,他终于停下了后退的路子,盯着林白咬牙切齿,恨声道。

林白摇了摇头,盯着池中物,仿佛是看着一个可怜虫,轻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毁了我浪里小白龙恪守承诺的名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依仗的是什么人,不就是赵宋后裔那些败家玩意儿。回去告诉他们,我林白的命在这里,想要,尽管来取!”

池中物听着林白这话,双手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朝着林白怨恨无比的瞪了一眼之后,转身便想要朝远离河畔的地方逃窜,但他的脚步还没迈出来,身后却是传来林白促狭的声音:“我只答应过池老先生不杀你,可从来没答应过他不能教训你……”

池中物闻言一愣,再想起刚才林白对付普拉纳布的那些手段,不禁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你这孩子也太不听话了,大人话还没说完就想走,怎么行!”

林白嘴角笑容恬淡,缓缓走到池中物近前,还没等池中物反应过来,蒲扇大的手掌却是已经到了他脸上,砰然一声,后槽牙直接被扇飞两颗,面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肿起来。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当别人打了你的左脸,你就要把右脸也转过来让他扇?”轻轻摇了摇已经扇了不下上百个耳光变得有些发酸的手掌,林白笑眯眯的对池中物又教导了一句,但话音刚落下,大手却是已经和池中物另半边面颊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边的禅迦更是被林白这话语给逗得忍俊不禁,一边教训,一边打人,这样的法子还真是新颖,自己什么时候要是有机会了也一定得试试。

池中物此时连哭的心都提不起来了,自己这是遭了什么罪,接二连三的得罪这位?

“跟什么样的人玩在一起不好,非要和赵宋后裔,还有普拉纳布这些家伙勾搭在一块,这么下去你还学得了好么?”林白又是一句训斥出口,而后一耳光抽在了池中物脸上,这一记分量十足,生生把池中物那花了高价隆起的鼻梁给扇得歪倒在了一侧。

虽然巴掌只有三记,但池中物这情况看起来却是比之前的普拉纳布惨多了。他皮肤本来就白,被巴掌扇得青紫的位置显眼无比;鼻梁骨断裂后,更是流出了不少鲜血,将他身上那套白西装浸得鲜红一片;后槽牙脱落后,面颊朝内塌陷,生生从高富帅变成小丑。

“你要记住,这些其实都是我在替池老先生教训你!他老人家去世了,把你这个后辈交给了我,要是我再不管教,等你这孩子以后闯了大祸可怎么办?”林白收了手之后,伸手覆在池中物脑袋上,拭去手指上沾染的鲜血,语重心长道。

池中物嘴唇发肿,耳光被扇得眼冒金星,耳朵蜂鸣不止,哪里还能应声。只是张着茫然的双眼盯着林白,眼中满是仓皇失措之色,生怕林白的手突然又招呼到自己脸上。

“你这孩子怎么还这样,我问了这么大半天了你一声都不吭。你这是不尊重人你知道不知道?”林白叹了口气,伸手朝着池中物脑袋上油亮的头发抹了一把,而后又是语重心长道:“孩子啊孩子,你为什么这么坏?滚蛋吧,别再干这些事儿了!”

那股疼痛劲儿现在总算是过去了,林白这一段话一出口,池中物连滚带爬的便朝着恒河一侧冲了过去,生怕自己稍微慢一点儿就会导致林白改变心意。

看着池中物的背影,林白不禁轻叹了口气。俗话说的好,虎父无犬子,可为什么眼么前自己见的这些人都是虎父犬子?!池天一何等壮烈慷慨,就算是死,都死的让人佩服,可他生的这个儿子,却是成了这么个模样……

看起来自己得好好叮嘱一下陈白庵,以后家里的那小家伙得让他好好管教着才行,要是长大了也变成跟池中物这样的败家玩意儿,那时候自己就算是哭,恐怕都没地儿去哭。

“慢点儿跑,别闪着腰,磕绊住腿!”林白叹了口气后,朝着池中物的背影又加了一句,眼瞅这家伙因为自己的话直接摔了个狗吃屎,不禁摇头苦笑着又送去一句:“你要记得我的好,我也不求多,以后每天默念十遍我今天说的,以后再见面的时候,我抽查!”

听到林白这话,刚爬起来的池中物双脚一拐,又把自己绊倒在地,而一边的禅迦却是已笑的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