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59章 莫愁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莫愁湖,位于南京秦淮河西,是一座有着一千五百年悠久历史和丰富人文资源的江南古典名园,为六朝胜迹。园内楼、轩、亭、榭错列有致,堤岸垂柳,水中海棠。胜棋楼、郁金堂、水榭、抱月楼、曲径回廊等掩映在山石松竹、花木绿荫之中。

莫愁湖自古有‘江南第一名湖’、‘金陵第一名胜’、‘金陵四十八景之首’等美誉;更有袁枚诗赞:‘欲将西子莫愁比,难向烟波判是非;但觉西湖输一着,江帆云外拍天飞’; 而在民国之时莫愁湖的‘莫愁烟雨’列为‘金陵四十八景’之首。

明清之时,莫愁湖栽植了大量莲花,每逢炎夏,宽阔湖面上的十顷莲花盛开,翠盖红花,香风阵阵,恍若绝代的凌波仙子,出淤泥而不染。

“这里原本是金陵的一处公园,但后来被承包出去,改建了公馆以说只要是金陵的权宦富贵之人,都对此趋之如鹜。而之所以如此的原因,除却此处是莫愁湖赏莲最佳之地外,便是因为此地有南京最好的瘦马!”领着诸人走进莫愁湖畔的一处仿古公馆内之后,何少瑜道。

南京最好的瘦马!听到何少瑜这话,刘经天和陈白庵眼珠子当即大亮,一幅色眯眯猪哥相,双手更是搓动不停,仿佛恨不得现在就揽住个那传说中的瘦马在怀里,好好温存一番。

“不知道现在这瘦马和古时候的瘦马有什么差异?”听着何少瑜的话,林白心中不禁也是生出了些好奇之意,轻声询问道。

“这区别可就大了!古时候的瘦马都是买回来的小丫头,可现在的瘦马,都是这公馆的主人从各大院校或者模特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不但相貌出众,而且在进入公馆前,还要培训礼仪及琴棋书画。”何少瑜朝四下望了眼,道:“这公馆平常门庭若市,怎么今天这么冷清?”

听到何少瑜这话,林白眉宇间也是露出一抹狐疑之色。这种风月之地,按照常理来说,该是无比喧闹才对,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连一个人影都见不着。而且不知为何,这一路走来,林白总觉得这莫愁湖颇多阴冷气息,但苦于法力无法调动,无法用天眼探查。

“走吧,麻溜儿的进去看看,听你小子说了这么多,道爷我心里痒痒的紧。等会儿进去之后,得好好跟那些小妮子们畅谈一下琴棋书画之道,对于这些风雅之事,我可是颇有心得。”张三疯勉力做出一幅出世高人之状,看着何少瑜挤眉弄眼道。

虽然张三疯装的卖力,可是天生气质使然,浑身上下不但看不到半点儿仙气,那股猥琐气息反倒愈发浓厚,何少瑜见状不由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却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诸人朝公馆内便走了进去。

一进入公馆之内,诸人不禁吃了一惊。这公馆竟然如一座小岛般围绕在湖面之上,湖水之中颇多莲花,此时正是开得喧闹之时,莲香阵阵,随风入鼻,清新可人。但不知为何,这公馆内却是连一星半点灯光都没有,所有建筑均是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何少瑜,你小子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的吧?还瘦马,这地方连他妈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你说吧,这事儿该怎么补偿我?”张三疯朝四下一扫,盯着何少瑜勃然大怒道。

“这是怎么回事儿?”何少瑜也满是不解之色,眉头皱成了个八字,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啊,前几天我才过来一趟,还好端端的没一点儿事情,这才几天,怎么着就变成了这样。”

眼看何少瑜神情不似做伪,张三疯和刘经天二人便也没再追问,只是绕着那公馆转悠不停,想要看看这里面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但一番逡巡下来,却是发现公馆周遭竟然一点儿人气都没有,二人对视一眼之后,疾步走上台阶,伸手便想将那公馆紧闭的大门推开。

但还没等他们二人手伸出来,大门却是先行打开,而后从里面递出来一尊手中扛着青龙偃月刀的关二爷神像,在那神像后面更是有人念道:“二爷神勇,魑魅魍魉,悉数退却!”

“退你大爷!道爷好容易来一趟,你们不开门做生意就算了,居然还想把我当成鬼怪来驱逐,有你们这么做生意的么?”张三疯听到这话,当即三尸暴跳七窍生烟,一把将那关二爷神像夺了过来,而后怒声冲屋内那人怒骂道。

看着这神神叨叨的画面,何少瑜脸上满是苦笑,他本来想带几人过来找乐子,却是没想到居然闹了这么一出。而跟在他身边的林白,此时眼神却是朝着四下扫视不止,脸色稍稍带着些阴郁和疑惑,眼中满是若有所思之感。

“是人就好,别发脾气了,赶紧进来,等会儿万一出了什么乱子,我们可顾不上你们!”听到张三疯这声音,屋内之人不但没有发怒,反倒是一幅高兴模样,伸手便想去扯张三疯,而且在这人开口的时候,屋内更是传来一阵喘气之声,显然屋内是藏了不少人。

听到这人的话语,林白等人不由面色古怪走了进去。一进入屋内,几人却是发现,此时在这公馆的大厅内,竟然藏了有一二十号人,其中更以那有着闭月羞花之色的妙龄小姑娘居多。但这些小姑娘却是一个个花容失色,小脸青白,仿佛是刚刚受到了什么惊吓。

“你们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不做生意,一个个躲在屋子里面算个什么事儿?”屋内如此之多的小姑娘聚在一起,香气阵阵,早让张三疯骨头都酥了,哪里还能提起半点儿火气,当即嬉皮笑脸看着诸人,嘿然问道。

听到张三疯这话,屋内这些人均是露出一幅不可思议之状。把门打开将他们放进来的那中年男人闻言,当即盯着张三疯疑惑问道:“这位先生,刚才你进莫愁湖的时候,难道就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地方么?”

“什么异常?除了花香一些,水漂亮一些,姑娘美丽一些之外,哪里有别的什么?”张三疯被这中年男人没头没脑的话语弄得有些迷糊,反问道。

何少瑜朝前走了几步,看着那中年男人皱眉道:“萧老板,你这是做什么?这么好的月夜不打开门做生意,却要让这么多人躲在屋子里面,这是个什么意思?”

“何少,原来是您来了!”那中年男人听到何少瑜的话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小心翼翼的朝屋外扫了眼,然后压低声音道:“不是我不想做生意,是真不敢做啊!您刚才是不在这,要是您也看到刚才屋外面那动静,恐怕也是不会让我做生意了!”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怎么闹成这样?”张三疯眉头紧皱,朝萧老板追问道。

萧老板叹了口气,这才将屋外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这一席话不当紧,却是让林白等人身上起了一层白毛汗。

原来就在他们刚才来之前没多久,这刚准备开门营业的公馆内莫名其妙的就开始灯光闪烁不定,不仅如此,还有许多女孩儿看到屋外多了许多穿着旧朝宫装的透明身影,听到从屋外传出阵阵尖锐的哭嚎之声。

这还没完,屋内有一名女孩儿畏惧这形势,当时就直接冲出屋外,可是她刚一出门,就跟发了疯一样,把自己头发抓得乱糟糟的,转头冲进屋内转来转去,而且还六亲不认,疯狂咬人,一会儿工夫就抓伤了几个人,那模样和传说中的恶鬼附身一模一样。

出了这样的情况,这萧老板哪里还敢做什么生意。好容易把那乱咬人的女孩儿抓起来之后,也不敢出门,只是锁紧大门,和屋内这些姑娘们待在一起,希望能熬过这一晚。

“原来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小事儿一桩,道爷我替你们解决了!”听完这萧老板的话语,张三疯拍着胸口,做出一幅豪气干云状,在那些女孩儿敬畏的眼神中,大刺刺道。

林白沉默片刻后,沉声道:“萧老板,能不能让我去看看你们关起来的那姑娘?”

金陵市内五行逆转法阵已开,林白有些怀疑,公馆里那女孩儿上刚才发生的种种怪异之事,会不会就是和那被打开的法阵有所关联。如果的确有关的话,莫愁湖能够如此之快就发生变异,想来应该和法阵有些许连接,从此处查起也许能够更快找出五行逆转法阵所在位置。

…………

“林白、张三疯和刘经天他们哪里去了?”陈白庵在外面转了一圈后,急匆匆赶回酒店,却是发现林白等人已是不见踪影,当即叫醒鲁燕赵,急声询问道。

“……”鲁燕赵神色尴尬,刚想遮掩,但见陈白庵神色焦灼无比,便没再掩饰,道:“他们几个说是要出去看看江浙这边的特产‘瘦马’长什么样!”

“坏了,这下怕是要出大事儿了!”陈白庵一听这话,面色大变,眉头紧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