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63章 莫愁湖,鬼夜哭(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2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但凡是认识陈白庵的人都知晓,虽然这位老人家行事比较乖戾,但一颗道心却是清净无比,少有情绪波动极大之时,但此时的他却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般,火烧火燎,焦灼跳脚。单从他这话语中的焦灼之意,便能看出林白在他心中分量。

只是他这话语出口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那道符箓却是已经和鬼火接触在了一起,轰然一声巨响后,那张林白以本命精血书就的符箓登时破碎开来,一团明亮的光芒出现在空气中,无尽的天地元气弥散,生生是想要将那人形鬼火包裹。

煞气冲霄之局可谓是凝聚阴煞中的绝佳法门,这人形鬼火岂会如此轻易便束手就擒,当即从其中更是有无尽的阴煞气息朝外弥散,朝着符箓散发出的天地元气冲击而去,就像是一只急切盼望破茧而出的蝴蝶,要将一切束缚尽数挣脱。

“这小子莫不是疯了,难道他忘了在情劫之力下不能动用任何法力么?居然还拿着本命精血画出符箓来与这煞气冲霄之局对抗,你怎么也不拦着他……”眼瞅着事态已经无法阻止,陈白庵眉头紧皱,疾步冲上桥头,看着张三疯沉声训斥道。

张三疯面上此时也满是苦涩之色,他之前出言提点林白的时候,如何会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幅局面,只得苦笑着摇头道:“陈老,这事情是我能拦得住的么?”

陈白庵闻言一愣,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虽然林白平时表现的大大咧咧,但是只有和他熟悉的人才知道,这小子生平最为好强,这煞气冲霄风水局陡然出现,而且更是侵扰了他的心神,事情都到了这份上,他如何会善罢甘休!

“还有你们两个!少瑜不知道林白的情况也就罢了,难道你这个做表哥的还不知道之前在印度的事情,居然还敢趁我出门带着他出来乱转,还说是要去鉴赏‘瘦马’这种国粹!”

陈白庵心中的气没法子发在陈白庵身上,只得转头看着在看到他到来之后,讪讪然缩在一边的刘经天和何少瑜厉声训斥了句后,还觉得不够,又道:“你小子给我看着,等这边事情结束了之后,若是林白出了什么问题,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经天脸上满是苦笑,他本来是想带林白出来讨个开心,如何会想到事情变成了如今这局面!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切毕竟都是因他而起,假若林白真因为这次对抗,使得身体出现什么变故,那无论陈白庵如何责罚,他也都无话可说。

“刘哥带林哥出来,都是为了见我。陈老你要是责罚的话,就责罚我好了!”何少瑜如何能让刘经天一个人背黑锅,当即沉声道。

陈白庵闻言哑然失笑,道:“你们几个感情倒好,一个个的还开始维护起对方来了。放心,要是林白真出了什么变故,你们俩谁也跑不了,都乖乖等着受罚吧!”

就在诸人说话的这么会儿功夫,林白和那煞气冲霄的风水局之间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以阴煞气息组成的那人形鬼火,此时正在林白本命精血书就的符箓勾动出的天地元气中疯狂挣扎,想要找到一条可以宣泄的裂缝。

虽说被符箓招出的天地元气并算不上浓郁,但却是极为精纯,堪堪将那鬼火完全包裹,而且无论其内的气息如何涌动,却是毫发无损,隐隐然更有这团鬼火彻底消融的趋势。

煞气冲霄风水局以阴煞气息中蕴含杀伐之意而知名,寻常相师根本无法与之对抗,而林白此时在浑身上下法力皆无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和这被人精心布置下的煞气冲霄局打个平分秋色,甚至隐隐然有取胜之势,这才更为难能可贵。

“臭小子还是有两个手段的!”陈白庵捻着颌下胡须,盯着林白的背影,微微颔首道。

说句老实话,从印度回来之后,陈白庵一直比较担心林白能否承受得住突然失去法力的打击,毕竟 ‘从俭入奢易,从奢入俭难’这句老话说得好,虽说林白不是突然破产的富家翁,但心绪上的变化却应该是那破产的富商没什么区别。

陈白庵虽然一直有心想要安慰,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而且还害怕说话不恰当伤了林白的心。但此时见林白却是没有丝毫退让之色,一颗火热之心仍旧力争博取上游,能够在此种情况下还保持和以往一般无二的心境,殊为不易!

“陈老,这煞气冲霄风水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刚来的时候这莫愁湖还好好的,怎么着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幅模样?”林白此时已然和那煞气冲霄之局纠缠在了一起,根本容不得别人出手,是以张三疯看着陈白庵将心中藏了已久的疑惑问了出来。

陈白庵犹豫片刻后,便将一切一五一十讲了出来。原来之前陈白庵之所以出门,乃是因为神算局的人找到了位于牛首山上的逆转五行法阵。但不知因何原因,这阵法上却是被人改动了稍许,不但使得五行逆转,更是催生诸多阴煞!

而且这阴煞还不是寻常的煞气,乃是生生以逆转五行法阵衍生出一处分支风水局,便是这煞气冲霄风水局。莫愁湖和牛首山之间乃是一处天然三元风水局,两者遥相呼应,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是以才会在此地也现出那煞气冲霄风水局。

而且当时在感触到逆转五行法阵的变化之后,陈白庵心中没来由的升起一阵警兆,是以才会急匆匆的赶回酒店,看是不是林白等人出了什么差池。

“没想到还真是你们这些不老实的东西!我不过是出去了这么短短的一会儿,你们居然就闹腾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陈白庵叹了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张三疯接着道:“他们两个什么都不懂,也就罢了,你也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还跟着他们瞎胡闹!”

“这不是好容易出来一趟,想看看新鲜,再说了这不也没出什么事儿嘛,您老就别再揪着我们哥几个不放了,大不了等这边事情解决了,我们也带着您去乐呵乐呵……”眼瞅陈白庵听到自己这话一幅要发怒的模样,张三疯急忙转换语调道:“林白,加油,干倒这丫挺的!”

被张三疯这话一打岔,陈白庵原本像怒斥的话语便憋回了肚子里,闻声朝着林白所在的方位看了过去。只见此时的林白虽然面色蜡黄,但眼中却是精光闪烁,如果不是陈白庵能看出这一切均是林白在拿本命精血拼打,定会以为此时的林白已经恢复了修为。

脚下禹步轻轻踩出,以本命精血为源来催动这一切的发生。虽然表面上看去林白仍旧是一幅云淡风轻模样,但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这一切做起来是有多艰难,这种失去法力时候还使用符箓的手段,让林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吃力的去做一件事情,这种感觉很不好,但同样这一切在他心中也是尽数化为仇恨,化为想要找出幕后黑手,尽力惩处的动力!

“区区鬼火而已,也想与皓月争辉!本命精血为源,天地元气为引,纯阳现!”紧盯着那团正在符箓所化天地元气包裹下明灭不定的鬼火,林白眼神微凛,口中怒声叱道。

话音甫一落下,空中那以本命精血书就的符箓登时四散爆裂开来!但天地元气却是没有丝毫散逸,反而愈发凝实,而且其中更是朝外散发出一股浓烈的阳热气息。鬼火中出现的阴煞气息,但凡是和这符箓周遭的气息一接触,便悉数化作虚无,消散无形。

要知道尽管说林白体内法力皆无,但这小子毕竟这么些年修炼,体内血气本就旺盛,属于强阳之体,而且在缅甸之时,更是服用了太岁这种万古无一的神物,更是将体内生命本源补充到了一个巅峰的位置,纵是情劫损耗,却也依旧生猛。

那鬼火百般抗争,不断的朝着阳热气息处冲撞不定,周遭的空气在这冲撞下,更是不断出现裂缝,甚至还有那如水面坠落石块后的波纹之物。但不管这鬼火怎样冲撞,却都是一个结果,仿佛冬雪遇到夏日,没有任何活路可言。

良久之后,空气中的那团绿光缓缓消散,天幕重归于漆黑之色,而原本莫愁湖附近一直若隐若现传出的那如泣如诉的哭泣之声也彻底消失,湖面之上只有莲花在夏风吹拂下缓缓摇摆,刚才的一切诡异现象,都仿佛是没有出现般。

说句老实话,这可谓是林白从出道以来最为艰难的一战,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连一星半点法力都施展不出,只能依靠本命精血来战斗!但不管怎样,这一场战斗还是胜利了!而且这一场更是让林白对自己的信念,对自己的执着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理解。

“好小子……”陈白庵走到林白身侧,伸手揽住他的肩膀,重重一拍,鼻翼有些发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