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64章 胜棋楼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不得不说,对于林白,陈白庵真是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子侄来对待。此时眼见得林白拼着以本命精血来换取胜利,磨练自己心性后的惨状,心中不由得有些心疼。

“陈老,您老人家轻点儿拍。我现在身子骨可是虚的要命,您这巴掌拍下来,岂不是要坏掉我半条小命!”林白听着陈白庵的话心中一暖,但嘴上却是不肯表露出来,只是调侃道。

陈白庵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见林白脸色青白,显然是在刚才的斗法中损耗了过多的本命精血,便转头朝张三疯等人翻了个白眼,沉声道:“你们几个刚才一个个表现的兄弟情深,现在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带林白找个地方休息。”

陈白庵话音一落,张三疯、刘经天和何少瑜三人便笑眯眯的围了过来,先朝陈白庵陪了个笑脸,然后嬉皮笑脸的挽着林白,朝之前那公馆便赶了过去。

之前莫愁湖上动静,这公馆内的莺莺燕燕也都有耳闻,此时眼见得林白等人回来,一个个叽叽喳喳问个不停,而且还有那萧老板在看向几人的时候,眼神之内更是有些敬畏之意。

“经营风尘之地,虽然是生活所迫,但终究对己身福祉不利。纵然短时间内攒了些钱,但也不能长久,你若是想让子孙后裔有个好福报,最好还是莫要再做这些事情。”陈白庵见萧老板端茶送水好不热络,沉吟片刻后,对他沉声告诫道。

这话倒不是陈白庵危言耸听,经营这种风月场所,不管有心无心,终归会沾染上一些红尘间的怨气,不管祖上阴德如何深重,也不管家中风水如何巧妙,但终究是落了下乘,除非有滔天气运,否则极难逃脱反噬之日。这二百余年来,这种事情,陈白庵见得太多了。

“老神仙,您这话可就是冤枉我了!我这公馆做的可不是什么皮肉生意,就是喝茶聊天的地方,姑娘们也都是冰清玉洁的身子,除非是她们自己相中了什么人,我是绝对不会去进行干涉。”听到陈白庵这话,萧老板满脸苦笑道。

陈白庵闻言一愣,见萧老板神色不似作伪,知道是自己错怪了这人,但又不愿认错,只得厚着脸皮,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千万不要做那过分之事。”

“萧老板,有没有那清净的房间,给我们找一个。”林白闻言满是深意的朝何少瑜看了眼,他实在是没想到这番禹市曾经的头号花花公子,现今居然还真改了性子,就连出来潇洒也不去那恶俗之地,而是找了这么个云淡风轻的地方。

萧老板心中如何不清楚这几人身份特殊,而且从刚才莫愁湖的变化也看出这些人都是身上藏有秘密之辈,便没敢犹豫,直接将公馆内最好的一处包厢腾了出来,把林白几人迎了进去,然后拿出自己珍藏的明前龙井,用虎跑泉水煮了之后,便急忙退下。

“没想到这公馆还真是别有洞天,居然还有这样清雅的一处场所,而且这地方的风水做起生意来更是金陵的头号佳地!”陈白庵端着茶杯轻抿一口后,走到包厢窗前,朝外望去,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面朝十亩荷塘,鼻中清香弥漫,喉头茶香,殊为难得。

林白闻言点了点头,跟着感慨了几句后,放下手中茶杯,朝陈白庵正色问道:“陈老,这莫愁湖和那逆转五行法阵之间三元风水局的关系,还要请您仔细和我说说。”

“你小子居然看出来了……”陈白庵闻言一愣,苦笑着摇了摇头,接下林白之后,关于牛首山和莫愁湖三元风水局之事,他是一字为提,却没想到林白自己居然能看得如此透彻,“牛首山上的逆转五行法阵出了异常, 不但五行逆转,而且还有阴煞,是个大患!”

虽然说在华夏许多城市,尤其是那种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在规划城市布局的时候,往往都会在风水上下些功夫。金陵市也不例外,但由于此处被长江天堑所斩,龙气外泄,阴气颇重,若是再被逆转五行法阵这乱子一闹腾,阴气无从发泄,那就更为恐怖。

当初燕京城阴煞漫城的那画面他可是至今未忘,听到林白这话后陈白庵眼神微凛,心有余悸道:“也还好在这逆转五行法阵上动手脚那人似乎是仓皇所做,是以阴气的凝聚并不算很快,否则的话,此时的金陵怕是要和当初的燕京一样阴煞漫城!”

“陈老,那些人天天对我们施以重手,咱们若是还这么百般隐忍下去,恐怕更是叫那些人觉得咱们软弱可欺,要我说不如咱们陪他们玩一把大的,来个当面锣对面鼓,看看到底孰强孰弱!”林白闻言朗声发笑,眼中满是阴鸷之色,盯着陈白庵沉声道。

陈白庵一愣,缓缓放下茶杯,朝着林白看了几眼后,问道:“你的意思是?”

“牛首山上有逆转五行法阵,而这莫愁湖恰好又和牛首山是一处三元风水局!法阵成,便和布阵之人心神产生牵连,咱们为何不能借着莫愁湖这天然形成的三元风水局,精心布置一番,也让他们吃些苦头!”林白站起身,走到窗口,盯着窗外的十亩荷塘,淡然道。

陈白庵眉头拧起一个疙瘩,盯着林白重又问道:“怎么做?”

“这莫愁湖本就是金陵市一处阴煞宣泄之地,若是我们能在这个地方下些功夫,便可以让这些阴煞回攻逆转五行法阵,管他是煞气冲霄,还是阴煞漫城,都能尽数施加到布阵的那人身上!”林白伸手朝窗外一指,道:“要做手脚的便是那处地方!”

“这有些不好办吧……”陈白庵起身看了眼之后,抽了口气,声音尴尬道。

话音一落,就连一边正在端着明前龙井鲸吞牛饮的张三疯都不自禁的站了起来,朝着林白手指所指的地方望去。但这一眼一看,却是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连连摇头不已。

刘经天和何少瑜二人见状惊讶不已,起身一看,也是一幅和张三疯如出一辙的表情。不是他们见识短浅,而是林白这指的位置实在是太夸张了一些!

林白所指的方向,乃是莫愁湖一处最为知名的景观——胜棋楼!胜棋楼位于华严庵庭院北首,虽然只是一处青砖小瓦的二层楼房,但其历史传承却是无比久远。初建于明洪武年间,复建于清同治十年,而且关于这胜棋楼在历史上更是有一个小传说:

相传胜棋楼为明太祖朱元璋与中山王徐达弈棋之处。徐达棋艺超群,但每与太祖对弈时徐恐犯欺君罪,均以失半子认输而告终,太祖深知其秘而不责。一日,二人复来此对弈,朱示徐尽使棋艺以决高低。此局自晨弈至午后胜负未决,时太祖连吃徐方二子,自以胜券在握。

徐日:请皇上细看全局。朱元璋至徐达一侧细观,始见徐以棋子巧布“万岁”。至此朱元璋始服徐达棋艺实较已为高,乘兴将此楼连同莫愁湖赐与徐达,是以后人称此楼为胜棋楼。

这历史传承且不去算,单就是楼内这些清朝的砖瓦建筑都价值不菲,而且楼内更有颇多古红木家具摆设及范曾绘《对弈图》;胜棋楼匾额为清代状元梅启照书;木刻楹联为张兆鹿伟题‘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枰’,楼东首立陈慎之楷书石刻简介。

如果真如林白所说的,要在这处地方下手,怕是要在金陵市内引起不小的舆论。而且按照林白的说法,还要大干特干异常,这种大兴土木的事情就更不好办。而且轻易对胜棋楼动手,怕是会折损这建筑原貌,这也是陈白庵不愿意看到的。

何少瑜思忖片刻之后,看着林白正色道:“林哥,不是我危言耸听,若是在莫愁湖其他地方下手倒也还能说得过去,但如果是在这里的话,这件事情怕是办不到的!胜棋楼内的文物价值不可估量,谁都不敢对此贸然下手!”

何少瑜在金陵待的时间也不算短,对此处的风土人情也比较了解,他很清楚如果林白真对这胜棋楼下手的话,会是一个怎样的后果!其他不说,单就是民间那些铺天盖地的舆论恐怕都是要把他压死,而且说不准还有别有用心之人会借此来做文章。

“这些事情不用我们来逼迫,只要金陵市内出现了异常,那些人自然会求着我们来做!”林白伸手把玩着茶盏,轻笑道:“而且钱不是问题,我会用最好的文物保护工艺,将这胜棋楼的一砖一瓦原封不动的保存下来,然后再重新修缮!”

何少瑜闻言思虑片刻之后,点了点头,轻声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这负责修缮胜棋楼的人必须得认真负责才行,而且最好能够保证改建后和现在没有任何差距,否则的话恐怕就算是事情成功,你也会多上许多麻烦!”

“这一点儿放心,人选上我自有安排!”林白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复建胜棋楼的人选早已被他想好,如果让故宫博物院专门负责修缮古建筑的龚育之出马,定然能够确保完美无虞,而且仔细说起来龚育之还算欠自己一个人情,这件事情他不会不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