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68章 力排众议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办公室内的气氛此时已然剑拔弩张,田克勤双眼冒火紧紧的盯着江流,牙关紧咬。他完全没想到,今时今日的江流居然会如此不给他面子,不过越是这样,他心中便越是兴奋,便越是觉得江流定然是和萧允之间有了什么不可言说的勾搭,才会如此维护。

田克勤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盯着江流沉声呵斥道:“虽然你是副部级,但我才是金陵市的一把手,这件事情我投反对票,你做不成!”

“田书记,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妨明说,咱们两个分工不同,你主管的是党政机关,经济开发等工作牵头的是我!你现在一定要让胜棋楼改建,未免是把胳膊伸的太长了一些吧?” 江流冷笑一声之后,毫不示弱道。

此话一出,会议室内嗡嗡声顿时大作,江流所说的一点儿没错,至少在明面上,两个人的分工还就是这样不假,如果田克勤真要执意拦阻,确实给人一种越权的感觉。

而田克勤在听到江流这句话的时候,面色也顿时阴沉了下去。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剑,直接戳中了田克勤的软肋,二人分工不同,自己若是执意拦阻,恐怕是会给人留下个越权的形象,这在党政工作之中,可以说算是犯了大忌。

“你……你……”田克勤连说了两个你字之后,浑身颤抖不已,眼中怒色更深重,神情更是狰狞到了极点,看那架势就像是想要把江流一口吞下般。

别说是田克勤,就连会议室内其他那些部门的头头脑脑,此时看向江流的目光也有些怪异。这件事情江流做得委实太绝了一些,根本不给田克勤留半点儿情面,在这些人看来,现在是田克勤吃瘪,那以后未尝就不会变成自己等人吃瘪。

看着诸人的表情,江流心中满是苦笑。林白的这个谋划,算是把他架在火上烤,里外都不是人,虽说经过此事后在金陵市委威严会增加些许,但此事却是难保给会议室内的这些人留下阴影,导致自己的人缘怕比以前差上许多,这样一来以后做事怕也是没有之前那样顺畅。

“江流,你到底是收了萧允的什么好处,才会这样?他是许了你多少钱财,你才会这样袒护他,非要改建胜棋楼?”田克勤被江流的话语激得恼羞成怒,重重拍了下桌子后,怒道。

这句话一说出来,就等于是把最后一块遮羞布给扯了下来,也等于是把一切赤裸裸的摆在了诸人的面前,更等于是在在场的诸人心中埋下了一粒种子:此时的一切,都是因为江流收了别人的好处,才会如此努力的想要完成。

同样的这也是一瓢脏水,不管以后事情如何,但所有人终归难免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江流,甚至直接会影响到江流未来的仕途。田克勤此语的用心险恶,彰显无遗。

会议室内彻底陷入沉默之中,静谧的仿佛一根针掉下来都能让诸人清晰听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自然的朝江流望去,更有不少人心中更是在猜度,究竟江流是拿到了别人的多少好处,才会一改常态,像现在这般不要命的去完成这件事情。

“天在上,地在下,人在中间!我江流敢拿这半辈子的党性,还有这半辈子的人格来担保,在这件事情里面,我没有拿半分的好处!这一切都是我为了大局考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金陵市,这一切绝对不会有半点儿私人心思在里面。”

“而起我向诸位保证,关于胜棋楼的改建工作,我会自己严格监督,无论是里面的古物,还是一砖一瓦,都会原封不动的搬迁到改建的位置!我所说的一切,诸位信也好,不信也好,但是非功过,自有后来人公断,我江某所做一切也有大白之日!”

江流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目光缓缓在会议室内诸人面上扫过,神情之间带着一些悲天悯人之感,同时还有一股铁骨铮铮如青松般宁折不弯的傲骨。这份动容的话语叫会议室内的诸人神色变得更加复杂,眼神扫视不断,不知道究竟该去相信什么人。

“党性?人格?多少人拿这些事情发过誓言,又有多少人没有遵从这个誓言!如果真如你江流所说的,此事百利而无一害,你为什么不把事情原封不动告知于我们,而是要遮遮掩掩,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么?”田克勤冷哼一声,回应道。

这话一出,会议厅内诸人神情变换的愈发迅速。诚如田克勤所说,如果江流所做之事,真是问心无愧,真是有利于金陵,那为什么不把原因一字不落的告知于自己这些人,反而从开始到现在,个中缘由一字未提,只是一味要将事情促成。

江流闻言默然苦笑,这件事情哪里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如何去说。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只是选择了相信林白,而且他感觉,就算是自己知道原因,也定然没有办法和会议室内的这些人讲说。

“江流,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心虚了?”田克勤见江流沉默,眼中露出一抹喜色,转头朝着一侧一扫,沉声道:“你不说不要紧,但我们可以查,麻烦诸位通知一下省纪委的同志,我建议最好对江市长隔离审查,青白与否,自有公论!”

无论是市长,还是市委书记都是他们惹不得的主儿,他们之间的纠葛更是得由他们自己解决。会议室内诸人哪里敢去做这种事情,一个个鼻观口口观心,假装没有听到田克勤的话,只是盯着皮鞋尖,一幅聚精会神,想要看出究竟是不是有蚂蚁在攀爬般。

江流没来由的沉默,让田克勤觉得自己定然是捉住了他的小辫子,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不趁着此次机会狠狠的摆江流一道,以后就没机会了。朝屋内这些大小官员扫视了一眼后,他冷笑道:“好!你们不打,那这个电话就由我自己来打!”

可惜不能帮林白把这件事情完成了,不过如果自己被隔离的话,也许能够让贺老爷子出面,让林白在金陵的事情更好办一些!江流轻叹一声后,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些许解脱之色。

田克勤手指迅速在键盘上拨动,等到电话那边传来嘟嘟声之时,盯着江流的面容冷笑连连,心中更是不自禁的幻想起自己这个电话打通之后,江流在金陵市名誉扫地,然后连职位都彻底被罢免,灰溜溜的从金陵离开时候的模样!

就在此时,会议室外却是突兀的传来一阵阵敲门声。田克勤听到这声音,眉头紧紧皱起,伸手拉开房门,看到郭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门外,不由得怒声道:“你有什么事情,跟催命鬼一样在这敲什么敲,不知道领导们在开会么?”

“中……”郭秘书咽了口唾沫,道:“中央办公厅打过来的电话,要让江市长接听……”

中央办公厅,到底是什么事情,都已经惊动了中央,难不成改建胜棋楼的这事情就是中海里面那几位老人家的意思?!会议室内诸人闻言一愣,而后目光终于从鞋尖离开,紧紧的盯着从郭秘书手中接过电话的江流,生怕错漏过其中传出的任何一个字节。

“我听他说了……放心,我一定会配合……是,我一定好好把这个任务完成!”江流小心翼翼的将电话挂断,抬头之时,却是发现诸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自己身上。

看着这些人的模样,江流心中五味杂陈。这个电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简单告诫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都要配合林白完成胜棋楼改建的事情,而且给自己打来电话的那位,还是办公厅里面权势最重那位,也就等于这件事情已经上达天听了。

而且他很清楚这个电话能够打来的原因,势必是因为林白在其中的斡旋。虽然电话中话语简短,但却彻底为他解决了后顾之忧,再不会被如田克勤这种小人算计。

而且此时此刻,他更是不自禁的想起在当初林景行满月宴上,那叫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幕!这个叫林白的年轻人,除却了他显赫的身份之外,究竟是有了怎样的神通,才会让这些平素伸手翻云,覆手为雨的人如此平和对待?!

“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胜棋楼改建工作必须进行,任何人不能阻拦。”江流清了清嗓子,而后看着诸人沉声道:“各位请放心,所有事宜我还会如之前所说一样,认真监督,绝对不会出现半点儿差池,不让文物遭到破坏。”

大局已定!会议室内诸人听到此话,脸色瞬间变化,一个个喜不自胜,仿佛从一开始他们便无比拥护这决定般,拼了命的鼓着掌为江流喝彩叫好。

电话那边省纪委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清楚,田克勤脸如死灰,怔怔呆坐在凳子上,盯着被诸人众星拱月般围在中间的江流,眼中憎恨之色,愈发浓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