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70章 三元九运(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2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在龚育之辛勤的操持之下,胜棋楼的拆迁波澜不惊的急速进行。说句不夸张的话,此时胜棋楼的拆建工程的速度,可谓是已经创下建国至今之最,而且在后来的古建筑拆建中,更是产生了‘胜棋楼速度’这个新生词汇。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工程的顺利即便是林白都有些讶异,觉得是不是天道此时都已经站在了自己这一边,所以减少了这么多的麻烦,但这份欣喜还没停留多久,便从工地那边传来了一些不好的消息。

本来之前的拆建工作进行的平稳无比,但当地面上的所有建筑拆除,想要将地基也同样拆掉的时候,工程却是生生被阻挠了下来。要知道地基可是建筑的重中之重,如果不能将地基的分布图完整查出,那改建的胜棋楼就无法立在地面上。

而这胜棋楼地基无论怎样挖掘,只要工程一停下,便会重新归于未挖掘之前的状态。饶是龚育之搞了半辈子古建筑修缮改建工作,也真是没遇到过这样邪门的事情,而且在他查阅了金陵市的地质资料后,却是发现虽说胜棋楼地下属于流沙层,但却不会影响到地基。

龚育之哪里是那种轻易便会向困难低头的人,翻查资料不成功,那便亲自上阵去探究个端倪所在。只是不管龚育之如何挖掘,如何费尽心思,却是丝毫找不到半点儿能够解决的方法,甚至在工地之间都开始流传起一些流言蜚语,说是拆建胜棋楼惊扰了地下的明太祖灵魂。

流言这么一折腾,好不容易招来的工人哪里还敢尽心尽力做事,哪怕龚育之许下重金,都无人再去挖掘。龚育之百般无奈下,请来了张三疯和陈白庵二人,想要让他们看看这胜棋楼下面究竟是出了什么邪门的事情,才会出现如此之局。

陈白庵和张三疯在堪舆地脉一道涉猎颇深,见识也非平常人可比,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是以两人听闻这事情赶过去的时候,起初并没当回事情。但等他们赶到了胜棋楼之后,却是愕然发现,这胜棋楼的布局居然无迹可寻,什么端倪都看不出来。

逆转五行法阵虽然此时并没有显露大规模威力,但什么时候爆发谁也说不准,而且工期若是拖延下去,更是容易产生变故。是以两人束手无策之下,便急忙将林白招了过来。

“还有这档子事情?”赶到莫愁湖大门,张三疯和陈白庵已经迎了过来,听完他们的解释之后,林白神情也是肃穆至极,缓缓摇头道:“这莫愁湖以及周遭的风水我也远远端详过,虽说自成三元风水局,但却也没有其他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陈白庵面上也满是苦笑,摇头道:“要是我们能说得清也不让你过来了,咱们还是尽快去那里看看吧,若是工期再耽搁下去,难免是要出现些变故。”

说着话,三人便向胜棋楼地基所在的位置赶了过去。但几人还没走到那胜棋楼地基所在的位置,却是看到龚育之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一看到几人之后,眉头紧皱,急声道:“几位,不好了,出事儿了,工地上刚才挖掘地基的那些工人莫名其妙的晕倒了好几个……”

看到龚育之这模样,诸人出言安慰了几句后,让他慢慢把事情说清楚。龚育之喘了口气,这才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讲了出来,原来就在张三疯和陈白庵离去之后,几名挖掘过地基的工人却是莫名其妙晕倒当场,无论用什么法子他们都无法清醒。

本来地基无法挖掘这件事情就已经够邪门了,现在连带着工人都晕倒在地,这事情就更是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工地上此时已经是人心惶惶,不少工人现在就想结了工资然后离开,甚至连龚育之带来的那几名专家心中都生了退意。

“这事情必须尽快解决,如果不行的话,咱们的谋划怕是要彻底落空了!”陈白庵闻言之后,面色异常严肃,沉声道。

林白闻言点了点头,没再言语,但脚下的步伐却是加快了许多。莫愁湖就这么大个地方吗,几人没费什么力气便赶到了工地附近,还没看到人,便听到从工地附近传来一阵一阵的吵闹声,以及萧允声嘶力竭的辩解声,但那声音听着却是无力无比。

“老板,你们总算是过来了,要是再晚上一会儿,我怕是要被这些工人给宰了!”萧允看到林白等人后,犹如是看到救命稻草般迎了过来,苦着脸道。

林白朝着四下一看,却是发现,此时工地上嘈杂无比。头、铁锹散落一地,而那几名晕倒的工人此时则是摆在地基旁边的树荫下面。

没理会萧允一连串的诉苦,也没理会那些工人的指指点点,林白朝着那几名晕倒在地的工人便走了过去。他身子刚靠近这几名工人,便觉得一股冷气扑面来袭,这气息在莫愁湖附近这种燥热的天气里面,莫名透着一股邪异的感觉。

这情况不禁让林白想起了当初在番禹时遇到的情况,但很显然这几名工人的状况和那几人不同,这些人的面色并不如他们那般青白,而是露着一抹病态的红色,就像是中暑之人一般,但怪异的是,这些人的身体并不燥热,反而阴寒无比。

伸手在这几名工人的脉门上摸了摸之后,林白缓缓起身朝着地基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周遭的工人在听到萧允称呼林白为老板之后,有心想上前去讨个公道,但不知为何,看着林白的身影,他们却是根本提不起勇气过去,仿佛在己身和林白之间有着一条不可跨越的天堑。

胜棋楼所在位置本就极好,放眼一望,便能将整座莫愁湖收入眼底。这一眼望去之后,莫愁湖周遭的风水布局完整无缺的落入林白眼中。

隋唐以前,长江沿金陵城西侧流过,与秦淮河合并于石头城下,而后长江改道,留下大片淤地、池塘和湖泊,而莫愁湖便是其中最大者。经过这么多年之后,先前长江风脉的影响已经完全消解,让莫愁湖成了一处单独的风水之地。

莫愁湖形如游鱼,前粗后细,而与莫愁湖遥相呼应的牛首山则是如一条鱼虫。这个天然形成的三元风水局可谓极为罕见,而且更是能消解煞气,化生天地元气,按照常理而言,这担纲三元风水局阵眼的胜棋楼是不可能出现此种异常的。

心思转换不定之际,林白眼中精光却是陡然一闪,转头盯着陈白庵沉声道:“陈老,现在这个纪元在三元九运之中是属于哪一运?”

“按照玄空派的说法,从2004年开始至2023年都是在下元八运之中,怎么了?”陈白庵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林白会问了自己这样一个问题。

林白闻言却是沉默不已,眼中更是露出一抹精光,直至此时,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胜棋楼的地基会出现如此之多的异变,也终于明白了自己身上的情劫到底是从何而来!

“九紫右弼,众生信仰,林某毛发,还有那什么劳什子妇女之友组合,果然好计谋,果然好算计,居然能把我瞒了这么久,居然能算计了我这么久,你们果然厉害!”林白突然仰天狂笑起来,仿佛是看到世间最好玩的事情。

陈白庵和张三疯见状面面相觑,浑然不知林白这究竟是闹出了什么乱子,不由得出言道:“林白,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林白沉默无声,但眼中神光却是凛冽异常!如果不是此处地基的异变,恐怕他还真是要一直被瞒在鼓里,无法想得出自己体内的情劫究竟是如何产生,但到了现在,事情发生的一切缘由,他却均是心知肚明,了然于胸。

这一切的一切都和三元九运有着不可言说的关联。在华夏古代,相师们便发现包括左辅星和右弼星在内的北斗九星运行规律与地球上自然现象和人事吉凶之间存在某种暗合关系。

在三元九运的不同时间,都有其中一颗星起着主导作用,并且,每颗星对地球发挥作用的时间正好为二十年。是以古代先贤们将北斗九星分别取名为贪狼、巨门、禄存、文曲、廉贞、武曲、破军、左辅、右弼星,并确定了三元九运中每一运的二十年由哪颗星主事。

而今世界处于下元八运之中,下元八运为艮卦,八白左辅星所到之处,便是当时得令财,但若是主宰下元九运的九紫右弼星所过之处,便会让人桃花情劫泛滥,灾祸加身!

而现在的林白终于明白,自己的情劫怕就是在当时九紫右弼星临近华夏之时,被人以风水局法施术,在自己身上种下了桃花阵。胜棋楼地基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它所在的位置恰好与九紫右弼星此时处于空中的轨迹相同,是以才会逆转风水,导致如此异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