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72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夜色正阑珊,燕京城内霓虹舞动,歌舞升平。各大主干道均是车水马龙,而在故宫博物院的前方,更是挤满了熙熙攘攘游览的人群。人们欢声笑语,好一派盛世之景。

远在金陵发生的一切,这里的人们无从知晓;而这些人同样不知道的是,今晚之后,将在燕京城内发生一件几乎等同于翻天覆地的大事!

但也许就算是这些人知晓,恐怕也不会做出太大的反应。这座传承了七个王朝的城市,不管是地上,抑或是地下,都已经习惯了勾心斗角的事情。那故宫房檐上的嘲风也早习惯将一切见闻吞入肚中,装作一切都没发生过。

从陈北煌在燕京城消失之后,常泛浮活的一直很寂寥。赵鲲鹏和韩凌峰这两个人因为当初常泛浮摆他们一道,让他们昧着心去和陈北煌勾搭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是以等到陈北煌事件平息之后,常泛浮在小圈子内的名声也彻底被这两人搞臭,再没人乐意和他来往。

这变故是常泛浮根本没有想到的,按照他当时的本意,是想要做一棵墙头随风摇摆的稻草,什么地方风大就往什么方向倒,但他没想到的是,林白在这件事上做得居然如此干脆利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便解决掉了陈北煌,让他根本没有向双方投诚的机会。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时帮衬着老刘家的那些家族此时也都是鸡犬升天,将敌对的那几个家族的蛋糕彻底分割,而这里面却是没有他们常家的一口羹汤。

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之后刘家和贺家的迅速结盟,而且在林白和贺嘉尔之间婚约生效后,更是直接让这两个庞大无比的家族融为一体,成为燕京城新一代的无冕之王,隐隐然更是有在诸家族之中执牛耳之势,即便是当今那位都重视无比。

有人扶摇直上,便得有人挪挪位置坠下云端。不幸的是,在形势的逼迫之下,常家便成了这个坠下云端的牺牲品,家族中大部分长辈的官职在换届后要么调任冷衙门,要么就直接打回原型,甚至连生意场上的一些事情都被其他一些家族暗中使绊子接手。

这一切的一切,常家人如何能没有怨言,更是怨恨他们当初保持旁观没有去和刘家联手。尤其是随着常家的没落,这种哀怨声越来越强烈,随之而来的便是对当时影响家族决策的常泛浮的埋怨,更有许多人声称,如果当时不是他,常家怎么着都不会变成现在的模样。

这件事情,常泛浮不想解释,也无法解释。虽然这些人抱怨的话不好听,但却是事实。心中的一切仇怨,一切仇恨,他尽数将其归在林白身上,思忖有一日他能够重新翻身的话,便将这个让他几乎变成过街老鼠的林白踩在脚下。

但这件事情谈何容易,尤其是在林景行诞生之后,发生的那件轰动燕京城所有小圈子的事情后,更是叫他心中存着的最后一点希望之火都要熄灭。

希望不在,命运多舛,众叛亲离,所能做的除却借酒浇愁之外还能有什么?!

“常少,还是少喝一些吧,酒烈伤身!”常家垮了之后,常泛浮之前养的那些食客也是树倒猢狲散,倒是这当初跟在他身边的那名獐头鼠目的老人倒是一直不离不弃,对别人的白眼也是不闻不顾,只是跟在常泛浮身边,即便是常泛浮自己赶他都不曾离去。

常泛浮听到这獐头鼠目老人的话语,仰头灌下一口烈酒,道:“黄庭老头,喝酒伤了又如何?除却酒醉解千愁之外,你还能给我找出来另外一个消愁的好办法么?”

“我当初见着常少你的时候便给您看过相,您命中三十有一劫,但劫后却是有大机缘,只要把握得住,定然能够一飞冲天,扫荡寰宇。常少你万万不能再妄自菲薄,还望珍惜身体,调养心性,静等那时机的到来!”黄庭见状轻叹了口气后,安慰道。

“相面?!放屁!你还说那陈北煌气运滔天,未来不可限量,他现在是个什么下场,死在哪里估计都没人知道!”常泛浮朝地上呸的一声吐口浓痰,醉眼惺忪的盯着天上人间贴着封条的大门,放浪大笑道:“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眼看他傻逼了!”

黄庭听到这话,彻底沉默,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当日常泛浮棋差一招,其中的确是有他的一部分缘由在内,如果不是当初他那么一口笃定陈北煌‘气运滔天,未来不可限量’,恐怕常泛浮也不会不做个两手准备,常家也不会有今日之局。

“既然常少你要喝,那我就陪你喝!”黄庭叹了口气,一把从常泛浮手里夺过酒壶,仰头灌下一大口,仰天怒吼道:“直娘贼,别让我找到机会,否则一定闹个天翻地覆!”

夏风狂卷,天幕之上乌云呼啦啦聚集而来,其中更是隐隐有雷霆怒火,噼啪出声。豆大的雨点刹那间裹挟而至,劈头盖脸砸在二人身上,只是短短的片刻功夫,身上衣衫便已湿透,雨水更是顺着头顶的发丝淅淅沥沥往下滴个不停,两人的模样看上去仓皇至极。

“好两条丧家之犬!”就在这时候,从长街的一侧传来一个幽幽之声,声音尖锐刺耳。

这长街自从天上人间被查封之后,不少人忌惮此地的晦气,鲜有人前来,更不用说是这种大风大雨的天气。常泛浮和黄庭转头望去,却是看到长街的一侧,此时多了一个身着白色唐装,面容清隽的老人,说话的不是这朱师昇又是哪个。

“老子是不是丧家之犬和你有狗屁的关系,看不过眼就给我滚!”雨水一浇,酒意上涌,常泛浮心中那股子郁闷之意陡升,听到朱师昇这话,当即怒声斥责道。

“常少息怒!”这老人眼中精光闪烁,行走之间满是仙风道骨之意,显然不是俗辈。黄庭朝朱师昇打量几眼后,急忙伸手扯了扯常泛浮,然后冲朱师昇一拱手,沉声道:“这位老神仙,常少酒喝得有些多了,您老切莫见怪。”

“看相的功夫不怎么样,但是看人的本事还有些,倒也对得起你的名字!”朱师昇闻言冷冷一笑,转头看着常泛浮沉声道:“你想不想有朝一日能将那林白踩在脚下,让他拥有的一切尽数归你,让当初你因他受到的耻辱尽数洗清?”

“想又怎样,不想又怎样?”常泛浮冷冷一哼,仰头灌了口酒,不冷不热道。

看到常泛浮这态度,黄庭想要规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得朝着朱师昇抱歉一笑。

朱师昇根本就没有理会黄庭的示好,冷眼看着常泛浮,淡然道:“想的话,我可以帮你!不想的话,我另找他人。这四九城里别的不好找,但找个狼子野心之人却不见得是件难事!”

听到朱师昇这话,黄庭惊喜莫名!从这老人一步步走来时候显现的气势,他便觉得此人绝不一般,此时听到这话,更是显得这人定是非同凡响之辈,说不得自己给常泛浮看相之时,所看到的那大机缘就是应在这人的身上。

“常少,答应他!赶快答应他!”黄庭眼角狂跳不止,伸手扯扯常泛浮衣角,催促不已。

常泛浮长身而起,盯着朱师昇上下扫视了几眼之后,冷笑连连,道:“我为什么要答应你,你又能给我什么好处?刘贺两家合二为一,声势无两,就凭你这空口白话,便想让我去触碰他们,你以为我是傻子还是什么?”

“你若答应,我便许你一世荣华!”朱师昇冷然开口,然后手一抖,朝常泛浮扔去一叠过了塑封的资料,沉声道:“如果我没有些东西,如何会做这些事!”

常泛浮伸手将那叠资料接过,漫不经心朝资料开头位置扫了一眼后,浑身颤抖不止,但再朝下一看,面上神色却是显得有些怪异,但他脸上那桀骜的神色终究是尽数消解,盯着朱师昇上下扫视几眼后,沉声道:“单凭这些东西如何能叫人相信?!”

“月满则亏,水满则溢,觊觎他们的总不会只有你一个!这些东西足够你在四九城翻腾起风浪,若是连这一点儿你都做不到的话,那就当我眼瞎选错了人!”朱师昇冷笑一声之后,接着道:“而且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么?”

常泛浮沉默以对,他很清楚手上这叠资料的分量,诚如朱师昇所言,如果自己能够善加利用的话,的确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甚至有可能让自己完成心愿!

黄庭此时已是喉头发干,眼中冒火焰,希望常泛浮能够不假思索的答应身前这个神秘人!

常泛浮沉吟良久之后,将资料塞进口袋,盯着身前的朱师昇沉声发问:“你想借助这件事情要什么,我不相信这世上会有白捡的好处!”

“当问的就问,不当问的不要问!还有你,也不必费心猜测,如果连你都能算出来老夫,那林白早就把我杀了!”朱师昇冷声开腔后,朝长街外便走去,身影悠长,仿如巨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