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74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6

两天时间,转瞬而过。胜棋楼的改建出乎异常的顺利,构建地基的青砖被一块块取出,而龚育之的朋友也从墨西哥给他弄来了一大批单眼单色黑曜石用作地基。

事情进展的顺利程度叫所有人心中莫名兴奋,认为只要按照之前的布局,一步步谋划下去,事情便会完美的进展下去。即便谨慎如沈凌风,这几天情绪也是极其高昂,甚至很少有的和张三疯搅和在一起,和萧允公馆内的那些女孩儿开起了不咸不淡的玩笑。

但不知怎地,事情进展的愈顺利,林白就越觉得心头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就像是马上会有一场铺天盖地的暴风雨浇打在自己这些人身上般,但不管是他以梅花易数,还是签卜,却均是一幅大吉大利之相!

这种感觉让林白觉得自己似乎是陷入了一个谜团之中,彷如有一种入彀的感觉。但他法力此时无法使用,十二字测算法根本无法使用,是以也无法确定是不是有人故意蒙蔽了天机。

万般犹疑下,他让张三疯和陈白庵重又仔细推算了一番,但这两人得出的结论和林白之前推算出来的结果一般无二。看着林白忧心忡忡的模样,张三疯更是对他耻笑了一番,说他小子现在是被吓破了胆,变得有些风声鹤唳了。

被张三疯这么一激,林白索性也就不再去想这些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真是有什么祸事要来临,现在想挡恐怕也挡不住了,而且林白还真就不信,自己现在都已经成了这幅模样,再倒霉又能倒霉到什么地步去!

闲着也是闲着,林白无聊之下便往工地赶去,想要再看看龚育之请来的那位雕刻大师打算怎样在黑曜石上雕刻青铜饕餮纹。虽说术分三千,但大道归一,虽说雕刻和符箓之间天差地远,但其中也有隐然相同之处,林白便是打算从雕刻手段上吸取些绘制符箓的方法。

观摩片刻之后,林白心中对那名雕刻大师升起无限的崇敬之感。不得不说,人家这手段真不是盖的,工具上手之后灵活无比,简简单单几道线条,便将那饕餮纹活灵活现的勾勒在了黑曜石上,而且不伤及黑曜石根本,丝毫不影响以后拿它来当做地基。

而且从这大师的手段上,还真被林白找到了些日后勾勒符箓时可以吸取的经验,而且在和那名大师的验证过程中,更是受益良多,知晓了不少有关古时候石雕所代表的的涵义。

这些都是从其他渠道根本无法知道的知识,而且林白感觉如果能够将代表不同涵义的石雕和阵法结合在一起,应该能够让阵法拥有更大的威力。

“老表,你还待在这干什么?”就在林白和那位雕刻大师之间惺惺相惜,打算试验一番石雕和阵法结合威力时,满头大汗的刘经天火急火燎的从公馆方向冲了过来,冲他急声喊道。

林白见状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老表的性子还真是一点儿改动都没有,眼瞅都是快三十的人了,还没丝毫静气,等这边事情结束之后,自己得想法子好好让他改改这性子,不然的话,未来在仕途上定然不会好过,不过想归想,林白对他的来意还是好奇问道:“怎么了?”

“几位弟妹的班机马上就要到金陵了,你居然还不知道?枉你还是个当爹的人,居然连这么点儿细心都没有!”刘经天闻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冲林白道。

贺嘉尔她们要来金陵了?!听到刘经天这话,林白不禁一愣,自己怎么着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听说!犹疑之下,伸手将手机从口袋摸出,却是发现上面已是一连串的未接来电,恐怕是刚才自己和大师聊得热乎,没感觉到手机的震动。

虽说自己回国的消息已经告知了她们,但林白还是很明确的知会了她们尽量不要过来,金陵这边的事情诡谲莫测,如果在没解决完前她们就过来,说不得会遇到什么变故。

“这事情来得比较突然,我听她们话语里的意思,好像是老爷子下令把她们给撵过来的。别想那么多了,咱们赶紧过去接人吧,再耽搁一会儿,等几位弟妹下飞机见不到你小子,看你怎么吃不了兜着走!”看到林白脸上满是疑惑之色,刘经天苦笑着解释道。

老爷子亲自下令把她们给撵过来?!一听这话,林白脸上满是尴尬之色,登时想到了自己在加尔各答的时候,老爷子电话里面给自己下的那个命令!恐怕他老人家此次让几女过来的原因,应该也还是打得多抱几个外孙的打算。

虽然心中有些埋怨刘老爷子,但林白心里却还是有些喜悦,从当初前往韩国之后,他已经有太久没见过几女了,说不想念,那绝对是假的!

没再思虑那么多,冲那位雕刻大师告了个罪之后,林白跟着刘经天,把萧允的那辆GMC房车一开,朝着金陵机场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也还好刘经天通报的及时,两人的车子刚一停稳,便听到机场的广播中传来了贺嘉尔几女乘坐的那辆航班抵达机场的通告,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顺带恭维了刘经天几女,没敢有任何犹豫,林白朝着接机口便急匆匆的赶了过去。

现在并不算是旅游的旺季,是以乘坐航班的人并不算很多,没多大会儿功夫,林白便看到了从VIP通道中走出的贺嘉尔几女,当然还有那个被她们抱在怀里,犹如粉雕玉砌,睁着一双如黑宝石般明亮的大眼睛,朝四下张望不停的小娃娃。

不过让林白狐疑的是,这次前来金陵的却是只有贺嘉尔、宁欢颜、沈小艺和司马懿兰她们四个,夏小青、廖漫云和羽山月叶却是没有随行。廖漫云有身孕在身,各地奔波着实不妥,这还说得过去,可是其他两女却是为何没有前来?!

“唷,这不是我们的林大少么,怎么今个儿还能抽出空来接我们这些黄脸婆,没去找你的那些姐姐妹妹们厮混啊?”一看到林白,宁欢颜便捂着嘴嗤嗤笑着调侃不已,话语间满是奚落之意,显然对林白在国外这段时间做的事情感到有些不满。

几女听到这话后,也是捂着嘴嗤嗤笑个不停,显然宁欢颜这话是她们几个在飞机上早就已经商量好的事情!这场景看的站在一边的刘经天感慨不止,心里不停的再劝说自己,没有金刚钻一定不要揽这种瓷器活,不然的话,说不得就要落个林白这样的下场。

饶是林白脸皮厚如城墙,但终究还是稍稍露出些羞红,但还是厚着脸皮,假装没有听到宁欢颜的耻笑,走到贺嘉尔近前,伸手将林景行接在了怀中,端详不止。

只是这么几个月没见,这小家伙几乎要比当初大了一整号。粉白粉白的小脸上,是一双如黑宝石般深邃不见底的眼珠子,此时正骨碌骨碌转着,一脸好奇的打量面前的林白,小脑瓜似乎在思索这个让他感觉到亲切,但又在盯着自己看得男人究竟是谁……

“叫爸爸!”越看心中越是欢喜,林白伸手逗弄了一下小家伙的脸蛋之后,笑眯眯道。

听到林白的话,小家伙眼珠子骨碌骨碌转的愈发迅速,而且更是努力扭转小脑袋盯着一侧的贺嘉尔,似乎是想从妈妈的神情上,分辨出这男人究竟是谁,犹疑了良久之后,小家伙眉头皱了皱,然后奶声奶气的叫道:“粑粑(爸爸)……”

这一声叫出来,叫林白心中那叫一个得意,刚想向身边的刘经天炫耀,却是突然觉得胸口传来一阵湿热,低头一看,却是看到自己身上的短袖衬衫已经是湿漉漉一片,不是这小家伙洒了一泡热尿还能是什么!

只是这小家伙却是丝毫没有负罪感,咬着小手指头,一脸无辜的盯着林白飞,仿佛之前的事情和他完全无关一般,这表情让诸人不禁哈哈大笑。

“有其父必有其子,果然!还是小景行听话,替姨姨报了这个仇!”宁欢颜兴奋的摸了摸林景行的小脑袋瓜子,白了林白一眼。而其他几女也是一脸忍俊不禁的表情,显然她们几个恐怕早就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小家伙‘放水’的时间,却是故意没告知林白。

好容易将诸女请到了房车后,林白便向贺嘉尔问起夏小青她们这次没有来金陵的原因。

“小青姐说生意上有些事情,漫云生产的时间快到了,所以就也留在了燕京。月叶妹妹觉得不妥当,就留在那陪着她们俩。”贺嘉尔话说完之后,伸手拍了拍已经在怀里睡下的小家伙,眉头微皱道:“我出来的时候总觉得老爷子神色有些不对劲……”

“现在谁还能难为咱们家,放心吧!”林白笑着摸了摸贺嘉尔的手背,柔声安慰道,但不知怎地,听着贺嘉尔这话,他心中的忐忑之感却是愈发深重起来,仿佛马上就有大事发生。

嗡!就在此时,从林白的裤袋中传出一阵尖锐的鸣叫声,声音刺耳,仿佛十万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