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84章 发布会上闹翻天(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田书记怎么会和这些小混混纠缠在一起,当初要严惩这些乱纪行为的不就是田书记本人么,怎么着这些小混混会说是田书记主使的,这一定是栽赃陷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田书记肯定不是这样的人,这些人一定是在故意编排他!”

这领头小混混一句话出口,台下顿时乱作一团,那些原本想着过来大闹一场的民众议论纷纷,半信半疑的盯着台上的萧允,想要从他神色变幻中找出些许端倪。

而那些各大媒体的记者,此时也是彻底失声,只有当初在田克勤授意下报道这起事件的那几个记者心里才清楚事情的原委,眼瞅着萧允一幅信誓旦旦的模样,他们心中不由得生出退意,如果真被这些人抓到端倪的话,先不说田克勤,他们这些人的饭碗就得先丢掉。

这些人如此想,但其他的记者却并不是这样。当场揭露一名市委书记,这是一个多么具有轰炸性报道的题材,如果将这件事情刊登在报纸上的话,一定能够让这一期报纸加印无数,而自己在行业内的地位和稿酬也必定会水涨船高。

“萧先生,既然这些人说这些事情是田书记所为,那不知道你们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证据?”刚才一直在追问的那名记者,此时双眼冒光,盯着萧允沉声问道。

“没错,除了人证之外,我们还有一些物证!” 萧允点头说了一句后,伸手从口袋中摸出一个装着红色固体的透明塑料袋,接着道:“这是当时在现场发现的血迹,我们拿去实验室做过精密的化验,发现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血迹,而是调配出来的染料!”

这袋东西一出,台下喧哗声更是震耳欲聋,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被萧允捏在手中的那袋红色固体,此时此刻,这些原本笃定了此次要来好好收拾萧允这些坑人开发商一把的民众,心中不自觉的开始有些犹豫,不知道到底该相信什么说辞。

“这些都是你们故意捏造出来的东西!这些小混混只要给钱就能让他们替你们办事,而所谓的化验结果,也更是只要你们给研究所钱就能弄得出来。你们这些黑心的开发商良心没有,但是钱多,谁知道是不是你们故意捏造东西来陷害田书记!”

就在此时,从台下人群中一个尖着嗓子的声音冒了出来,这话一出口,台下那些民众心中的疑惑顿时生出,虽然没再如之前那般群情激昂,但眼神中却均是带着质疑之意,如果萧允不能给出确凿的证据,他们势必还要按当初的想法来对付萧允他们。

“既然你们要证据,那我可以给你们证据!”龚育之缓缓上台,先朝台下坐着的民众鞠了个躬后,沉声道:“我是故宫博物院古建筑修复主任,也是此次胜棋楼改建的首席工程师,这些红色固体就是我和我的学生,按照考古手段提取出来,诸位请看……”

话说完之后,龚育之拍了拍手,台下他那些早已等候多时的学生,纷纷上台,将当初拍摄的样本,以及绘图制作的画面,还有仍旧在严密保护下的现场资料图纷纷展现在诸人的面前,好让他们一清二楚的看到这些内容。

“我以我一辈子的职业操守证明,这些所谓的血迹,绝对不是我们故意捏造出来的,而是经过严格的科学研究分析得到的结果。事故现场现在被严密保护中,没有遭到破坏,如果诸位不相信,大可自己提取成分,拿去化验。是非公道,自有定论。”

龚育之诚诚恳恳的说完这段话后,萧允接腔道:“诚如诸位所见,我们此次改建胜棋楼,请到的是国内第一流的古建筑改建专家,而且所有资料都经过政府部门审批,协议款酬我也一分不少的交到了周围的街坊邻居手里,但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话音一落,台下纷纷叹息连连。不少人不自禁把手中紧握着的西红柿和臭鸡蛋放下,而看向萧允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怜悯,他那幅神情恍惚的模样,更是被诸人看做是最近这段时间被强大的社会压力下,心力交瘁的表现,愈发叫人同情。

而且不少人心里更是暗暗有些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去传播这个话题,给人家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现在回想起来,实在叫人惭愧。

“话说得好听,那为什么那些街坊邻居会说根本就没有收到你的滋扰费,而且你们改建工程都已经到了扰民的地步,还敢说你们用的是第一流的专家。撒下这种弥天大谎,难道就不怕报应不爽,老天打雷把你们几个空口白牙说瞎话的家伙劈死么?”

就在此时,场下那个阴恻恻的声音重又响起,而且话语中颇多哂笑之意,仿佛是在嘲笑萧允等人一般。他这话虽然讽刺谩骂成分居多,但围着的那些民众一听,心里却是不自已的又活泛起来:是啊,如果没扰民,而且还给了赔偿款的话,人家还去闹个什么事儿啊?!

“这位一直在台下讽刺我们的先生,如果你有什么话想对我们说,可以站出来堂堂正正的问,无需这样躲躲藏藏。”萧允清了清嗓子,回敬台下开腔那人一句后,转头看着张三疯沉声道:“请莫愁湖畔几位公道的街坊邻居来说说,当初闹事的究竟是什么人!”

话音落下,便有几名面相看上去便是一幅憨厚老实样的大爷大妈走上主席台,朝台下异口同声道:“之前拆建胜棋楼的时候的确是发过补偿款,而且还是萧老板亲自上门送去的,而且是看在街坊邻居的份上,并没有立下什么字据,没想到这事儿让萧老板吃了大亏。”

“大爷大妈,请问是只有你们收到,还是莫愁湖畔的居民都有收到这笔补偿款?”台下一名记者闻言之后,朝前挤了两步,拿着话筒沉声问道。

听到这话,一名须发皆白的老大爷站了出来,道:“这孩子话说的,难不成我们还能是拿了萧老板的钱来说假话?我这有莫愁湖旁收到钱的居民写下的证明信,都有手印,你要是不信就拿去看看。我敢以性命担保,萧老板是清白的!”

“孩子,你去莫愁湖旁边打听打听,哪个不知道闹事那婆娘是个什么东西!她三天不出个鬼主意心里就不舒坦,这次我看肯定是拿了别人的好处故意和萧老板对着干,最好你们去医院一趟,看看她是不是还在医院躺着!”又有一名大妈开腔道。

萧允闻言一愣,然后笑着看着台下诸人,沉声道:“诸位,我这里有金陵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开出的证明,当初前往胜棋楼闹事的那几人,经过鉴定之后,身上没有任何伤势,毫无疑问的可以推断,这些人是故意前去闹事,演了一出戏来哄骗大家。”

事已至此,是非公断哪里还看不出来,台下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这是个怎么回事儿,想来自己这些人当初是被那些人给耍了。如果不是台上这位萧老板这么用心将事情都查出来,恐怕自己这些人都还要被蒙在鼓里,被人当枪使都不知道。

“诸位,我们兢兢业业做事,所有手段合法合情,却被人如此对待。而且当时批准我们改建的江流市长更是被无辜论作贿赂罪。试想一下,如果江市长真是贪污之人,他会让我们选择华夏最好的古建筑修复师来领衔工作,会让国内一流的考古团队来帮助改建?”

“是非公断自在人心,刚才这些人也都已经说了,我想你们应该也都知道背后真正谋划陷害我们的人是谁。我现在站在这里,告诉这些人,如果你们手上有我们胡作非为的确凿证据,我们无话可说,但是请不要胡乱利用民众,来坑害我们这些遵法守纪的商人!”

不得不说,这萧允还真是一个天生当演说家的好料子,眼瞅着此时群情激昂,当即便扯着话筒,朝前大踏步走出,然后慷慨激愤的朝着台下的民众疾声道。

此时此刻,谁还听不出萧允字里行间针对的那人是谁,一个个纷纷挥舞着拳头,口里更是不断喊道,要去市政府大楼前抗议示威,让他们将江流市长放出,给萧允等人一个公道。

“一派胡言,都是一派胡言!我看你们这些人都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这样胡作非为,难道你们就不怕警察出来把你们逮进去!李秘书,打电话给警局,让他们出警,将这些胡作非为的家伙抓进去!”就在此时,场下那个一直阴恻恻的声音终于忍不住了,怒声道。

诸人闻言转头望去,那人除却田克勤之外又能是哪个,当即朝着他便围了过去。

“李秘书,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田克勤大惊失色,朝着李秘书怒声吼道。

李秘书轻叹一声,朝前走出一步,大声道:“我有田克勤贪贿的资料,我要举报他!”

田克勤见状大惊,知晓大势已去,没头没脑的挤出人群,朝停在路边的车子便赶了过去。

只是此时正值群情激奋之时,这些人哪里肯轻易放走他,西红柿臭鸡蛋没命的朝车上砸去,肮脏遍地,臭气熏天。在民众怒声训斥下渐渐远离的车辆,如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