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85章 不如割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窗外景色依旧,但田克勤心中哪里还有半点儿观望的想法,眼瞅着窗外那些民众看向自己犹如看向灭门仇人般的眼光,他心里很清楚,恐怕这次事情败露之后,自己凶多吉少了。

而且最让他想不到的就是李秘书突然倒戈,这么多年下来,这个小秘书知晓了太多关于自己的私事。如果他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出来,自己绝对要落个一撸到底的下场,甚至连双规恐怕都不需要,就能直接被拉到刑场上去吃颗枪子儿。

但他心里更清楚,现在还并没有到一切都没了转机的地步,只要将军大道别墅中的孙星衍出手相援,这一切都绝对算不上事儿,但前提是他肯帮自己才行!

心绪繁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田克勤眼珠子骨碌碌转动不停,心中暗暗思忖,等到了将军大道旁的那栋别墅内之后,不管孙星衍提出什么条件,自己都一定要竭尽全力去满足他,哪怕牺牲再多,只要能护住这一次的安全,就还有能够赚回来的可能。

“再快点,再开快一点儿,加快速度去将军大道别墅,如果事情办的顺利,我给你十万块钱的红包,哪怕让你进机关做事也可以!”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田克勤眉宇间的焦灼之色愈发深重,不由得对身前的司机许下重酬。

但焦灼之下的田克勤却是没有发现,一辆路虎此时正紧紧的吊在他车子的后头。

“林白,紧跟着这个车子真能找到幕后的真凶么?”紧握着驾驶盘的刘经天有些犹疑的回头看了林白一眼,接着道:“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就算他背后那人再有本事,难不成还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能把田克勤的案底洗白么?”

“跟紧点,放心吧,我什么时候看错过!”林白轻笑道。刘经天不知道相师手段的奇异,但他心里却是清楚无比,他有九城把握,在这田克勤背后藏着的人,定然是在金陵布置下逆转五行法阵,以及用九紫右弼桃花阵对付自己的人。

若是这人提前得知了消息,将逆转五行法阵的威力开到最大,使得金陵城内阴煞弥漫,全城陷入恐慌之中,等到那个时候,苏省的当权者怕是不得不妥协于这人,保住田克勤的周全。自己等人先前辛辛苦苦找出的端倪,恐怕都要付诸东流水,一切变作泡影。

“陈老,我现在无法调动法力,出手的事情就全靠您了。”林白转头看着陈白庵正色道。

陈白庵没有犹疑,点了点头,而后缓缓闭上双眼,开始调息自己体内的法力,使自己的精气神和法力均达到巅峰位置。他很清楚,如果真是如林白所想那般的话,接下来定然会是一场鏖战,如果自己不提前做好准备,前功尽弃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车速行驶极快,没用什么功夫,便抵达了将军大道的别墅区旁。一看到小区大门,田克勤也不等车子停稳,便一把推开车门,朝外跳了下去,急匆匆的朝别墅赶了过去。但焦灼的他却是没有发现,这片原本就宁静的别墅区而今死寂的有些吓人,空气中更是遍布森冷之感。

“老神仙,您得救救我,我这次遇到大麻烦了。”田克勤一把推开房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孙星衍之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急声道:“只要您帮我度过这次难关,不管您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您,哪怕一天给您换一个处女,我也能做到。”

“先起来吧。”孙星衍神色依旧不冷不热,淡淡扫了眼地上的田克勤后,道。

田克勤一听这话,觉得事情似乎有门,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急忙起身,刚想对孙星衍说几句讨好的话,但眼前别墅内的这一幕却是让他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又吞回了肚子。

此时此刻,这原本修缮的无比奢华的别墅,哪还有先前一星半点金碧辉煌的模样。墙壁上一平米要几百块的壁纸悉数被人扯下,而且上面更是布满各种符号,而且这些符号颜色赤红,仿佛这些符号是用人的鲜血书就的一般。雪白掺杂着赤红,着实是说不出的怪异。

而且直到此时,田克勤才看到,孙星衍并不是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在他怀中正抱着一个干瘦的女尸,骨骼干瘦,青筋迸出,眼睛外凸,紧紧的盯着天花板,一幅死不瞑目模样。

“老神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眼前的这一幕让田克勤心里发毛,不自禁的朝后退了一步,然后紧紧盯着孙星衍,咽了口唾沫后,颤声问道。

孙星衍脸上浮现出一抹和往日截然不同的温和之意,淡淡道:“不要问那么多,坐!”

沙发上此时也已经完全被血污沾满,朝空气中不断弥散着鲜血的腥甜味道,若是换了往日,田克勤哪里还敢多待。但是此时,自己的荣华富贵,还有性命都寄托在对别人的期冀上,他哪里还能有什么选择,只得硬着头皮坐到了沙发上,或者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滩血污上。

“你做了这么多年官,应该也遇到过不少事情。如果现在有一个升迁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但是有一个你用起来还算得心应手的下属脱了你的后腿,只有抛弃他才能把握住这个升迁的机会,但如果抛弃他的话,等待他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你会怎么选择?”

声音平淡至极,而且其中还有一些淡淡的温和之感,但正是这样的声音,却是叫田克勤心里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感觉毛骨悚然到了极点。

“别跟我说,你当了这么多年官,连这么点儿事情都拿不准主意。”孙星衍冷声重问道。

田克勤听到这话,翻身从沙发上下来,跪倒在地,脑袋磕得震天响,苦苦哀求道:“老神仙,您让我把江流他们挤垮;您让我扰乱胜棋楼改建工程;您让我在牛首山安排的那些工程;还有进贡的这些女孩儿。哪一项我都完成了,恳请你看在往日这些情分上,救我一命。”

“先回答我的问题,你究竟该怎么去选择?”对田克勤的哀求,孙星衍无动于衷,道。

“不如割肉,如果有这样的机会在我面前,我会选择牺牲他……”一句简单的话,却仿佛耗尽了田克勤全身的力气,话说完之后,又朝着孙星衍连连叩头不止,道:“老神仙,我求求您饶了我,什么市委书记我也不要了,只要您能保住我这条命就行!”

“你都已经说了,这种形势下,不如割肉。”孙星衍轻轻叹了口气,道:“你我的为人彼此都应该清楚,如果今天要牺牲我的性命才能保住你的地位,我想你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老妖怪,我他妈和你拼了!这段时间我早看你不顺眼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听到孙星衍这话,田克勤双眼中满是血色,咬紧牙关,厉声呵斥一句后,突然起身,双手抬起,朝着孙星衍的脖子就伸了过去,似乎是想把他掐死当场。

对田克勤的攻势,孙星衍仿若未觉,只是淡淡叹息一句:“何苦来哉!”

话音刚落,田克勤便感觉从这房间内似乎有一种极为怪异的吸引力朝他涌了过来,原本还停留在半空中的身体陡然坠落地面。而且全身上下所有的气力,在这一刻,仿佛也都被这吸引力给抽走了一般,而原本胖乎乎的身体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血煞收,辅弼之气聚,聚阴凝杀阵开!”孙星衍道袍大袖一摆,从其中露出一把拂尘,在空中连连摆动不已,口中更是念念有词。

随着话音的出现,从田克勤身上一股青色气息缓缓出现,而后随着拂尘的摆动,渐渐消逝在了周遭的空气之中。这种气息乃是唯有官员身上才有的辅弼之气。

从古至今,华夏便有传言,在真命天子身上有龙气,也就是所谓的王气。而在朝臣官员身上,则是会有如田克勤身上的这种辅弼之气。田克勤位至市委书记,也是正厅级干部,也算是古时的封疆大吏,是以体内的这股辅弼之气倒也算浓厚。

要知道辅弼之气乃是一股浩然正气,而孙星衍布置下的这阵法乃是阴煞阵法,二者原本是相克才对,但在他拂尘的引导下,二者却是纠缠在一起,形成聚阴凝杀阵。这就使得这阵法之中的阴煞杀气,不会畏惧阳刚气息的侵袭。

在这股浩然正气的引动下,阴煞气息还会爆发出比往日强大上许多的杀机,若是有人闯入此阵法中,绝对九死一生,有去无回。

“阵法已成,就趁现在老夫来试试你这娃娃的手段,看是不是真如那朱师昇所说的高深莫测!”等到田克勤身体彻底干瘪,再无任何气息涌出之后,孙星衍露出一抹冷笑,道。

就在这阵法形成之时,这别墅区突然无端端的起了一层灰蒙蒙大雾,将周遭的一切尽数遮掩,即便是身前两三米方位,都看不清究竟是有什么东西。

“阵法!看来咱们这次真来对地方了!”别墅区内天地元气的变化,如何能逃脱林白和陈白庵二人敏锐的感知,对望一眼之后,二人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