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86章 聚阴凝杀阵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从来都只有早上起雾,傍晚起雾,但像现在将军大道别墅区大中午起雾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世所罕见,而且这雾气之浓更是少见至极,就算是在周围的光感路灯开启情况下,也还是看不到身前两三米范围内的任何事物。

而且身处其中的刘经天更是感觉这雾气里面,似乎有一种能够叫人心神迷惘的东西,只是在雾中走了几分钟光景,他便觉得头晕目眩,如果不是林白在身边,恐怕早就晕倒在地。

“不对劲儿,这阵法有古怪!”陈白庵朝着四下逡巡了几眼后,眉头紧皱道,他们几个人步伐都大,这么几分钟光景按照常理来说早就该走到田克勤身影消失的那栋别墅前才对,但现在过了这么久,却还完全看不到别墅在何处,定然是被阵法祸乱了五识,无法分辨路线。

一边继续前行,陈白庵双手缓缓掐出印诀,口中更是念念有词,体内法力在周身游走,将神识提升到了巅峰状态,而后更是将神识朝外散出,想要靠神识来观测路线在何处。

“陈老,不要用神识试探,这阵法孔安平是聚阴凝杀阵!”感觉到陈白庵的举动,林白急忙开腔,但话出口时,却是晚了。陈白庵的神识已然从体内透出,说时迟,那时快,根本来不及陈白庵收回神识,从这一片雾气内,一股杀机陡然而生,朝着他的神识便攻袭而去。

两者甫一接触,便登时分出高下,陈白庵发出的那一线神识登时便被雾气绞杀。要知道神识关乎人的精神力,这一下的伤害,让陈白庵头疼欲裂,胸口郁意陡升,一口鲜血噗的一声从口中喷洒而出,而且这鲜血喷出后,居然缓缓消散在了雾气之中。

“这怎么可能……”陈白庵盯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擦拭掉嘴角沾染的血迹后,惊疑不定的看着林白道:“聚阴凝杀阵这种歹毒玩意儿,当初不是早被狙杀在奇门江湖了,怎么现在还有会使用这种阵法的余孽存活与世!”

聚阴凝杀阵的名声之臭,在奇门江湖中可谓是路人皆知。而这臭的原因,不是因为此阵法的威力,而是布置阵法所用的手段。想要布置它,不但要用女子精血刻画符箓勾动阴煞气息,而且还要用官员血气中蕴含的辅弼之气为引,方能发挥出效力。

要知道不管再历朝历代,轻易杀害官员都是不赦之罪!在当初一段黑暗时期,曾经有人使用这阵法杀害了大批官员,这种事情的发生几乎等同于在挑战当局的权威,一时间奇门江湖人人自危,生怕因为这些害群之马的作为,导致政府部门对自己这些人出手!

形势愈演愈烈之下,奇门江湖中人无奈之下,自发组成了斩杀队,专门来对付这些精通聚阴凝杀阵的凶徒。虽然付出的代价极为惨烈,但最后总算是获得胜利,将这些凶徒尽数绳之以法,聚阴凝杀阵也消散于奇门江湖烟云中,陈白庵怎么都没想到在此处居然还能再遇到。

“聚阴凝杀阵最重幻象,处处暗藏幻象杀机。表哥,你不要再跟着我们,就在这里待着,记住千万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胡乱走动,否则后果无法想象!”沉吟片刻之后,林白扫了眼在阵法侵蚀下,神识已经变得有些混乱的刘经天,沉声道。

刘经天早被这阵法搞得七荤八素,哪里还敢以身犯险,此时听到林白这话,仿佛是嗜睡之人突然遇到了软枕头,当即没有任何犹疑,便应允了下来。

“陈老,咱们两个也得小心一些!聚阴凝杀阵不畏正气,不惧纯阳,想要破阵,唯有用步法踩动阵眼,方能破解!”安顿好刘经天后,林白又冲陈白庵道。

这聚阴凝杀阵在河图洛书第二卷之中也有记载,林白当时虽想学习,但觉得这阵法太过歹毒,是以只记下了破解之法后便没再理会,却没想到,这无心之举在此处居然派上了用场。

雾气之中宁静无比,仿佛四周别墅区的声音均是被这阵法吞噬,只留下一片寂静的真空。

林白两人脚下踩着八卦步,在小范围内踩动不止,等到缓缓踩出一个犹如太极阴阳鱼图形之后,方才缓缓朝前,如此周而复始,渐渐往前走动不止。

而且在林白的指引下,陈白庵更是催动体内法力,不断念出种种破解阵法的咒语。随着这咒语的念诵出口,四周空气中丝丝缕缕的天地元气开始缓缓汇集到二人身侧,而后如石块落入水面出现波纹般,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天地元气波动,便使得天地间出现风。雾气在这股轻灵之风的推动下,开始缓缓翻滚动荡,一时间仿佛是海面上的风暴一样,那些原本浓郁无比的雾气,被天地元气裹挟着的巨大力量,朝着四面八方推散而去,而后缓缓消散在空气之中。

随着雾气渐渐的稀薄,渐渐开始有一星半点的声音出现,那些昏黄路灯投下的光芒也渐渐开始穿过雾气照亮身前的土地,原本在雾气内裹挟的混乱心神的气息也开始渐渐消散。

“果然有两把刷子,居然能找出这聚阴凝杀阵的破解之法……”感受着别墅外阵法的改变,孙星衍轻咦一声,眼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之色,淡然道。

要知道这聚阴凝杀阵在奇门江湖中失传已久,他以前也不是没有施展过,但是那些相师却均是无法分辨出这阵法的来历,只能任他宰割,但现如今,居然被林白这个小年轻找出了破阵的端倪,这让他心里边有些惊讶的同时,更是觉得有些屈辱和憋闷。

“雾气凝,煞气聚,杀机现!”忽然之间,孙星衍双目陡睁,眼中露出一抹狰狞之色,双手迅疾掐动,右手抵于眉心之间,双唇开阖不断,从其中念出一段段玄奥莫名,普通人根本就听不懂的咒语声,这声音忽近忽远,忽低忽高,怪异至极。

但就是这样诡异的声音落下之后,那些起初被天地元气推开的雾气陡然汇聚,而后以林白和陈白庵二人所在的节点,四周磁场开始变幻,路畔的那些路灯明灭不定,光芒闪烁片刻之后,砰然几声,悉数爆裂开来,天幕重新归于黝黑之色。

而且这忽低忽高的声音更是缓缓出现在了林白和陈白庵二人耳畔,初时陈白庵还略微觉得有些怪异,好奇的皱眉仔细倾听不止。但只是片刻功夫,从这高低变化不定的声音中,仿佛生出入金石交接的铿然之声,直冲脑海,叫人心神为之一乱。

陈白庵忍不住抬手朝着两个耳朵堵了过去,手指刚一伸到耳边,便感觉到从指尖传来一阵湿热粘稠之感,显然是在这尖锐声音的冲击之下,耳道不堪重负,毛细血管爆裂。

林白虽然没有如陈白庵那般刻意去倾听这声音,但耳中却也是隐约听到了些许声音,虽然只是片刻,便觉得周身血液上涌,脸脖之间一片肿胀的通红……

“五行变,元气幻,杀机凝!”孙星衍脸上的狰狞之意愈发深重,手上印诀陡然变换,隔壁朝前微微探出,两双手如纷飞于花丛中的蝴蝶般上下纷飞不止,而且此时此刻,他的两手之间更是多了一颗通体血红,上面刻满玄奥符文的珠子,光芒耀眼。

话音一落,雾气凝聚的愈发凝实,紧跟着那高低不定如人梦呓般的声音,朝着林白和陈白庵二人所在的位置便疾扑而去。冲天的能量波动陡起,整座别墅区变得如鬼蜮般森寒,而周遭所有的路灯,更是尽数爆炸开来,光线更是一下子黯淡了许多。

隐隐然之间,这股雾气凝聚在一起,竟然形成了如巨蟒一样的形状,而那血盆大口张开之处,便是阵法内所有杀机凝聚的位置。这股能量波动速度极快,仿佛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顷刻之间便到了林白和陈白庵二人的头顶方位。

“坏菜!”感触着头顶陡然出现的能量波动,林白心中暗忖道,虽说他现在法力尽失,但依旧还是能感觉到这股气息内蕴含的那股毁天灭地威势,而且他更是可以假想,如果被这股掺杂上辅弼之气的杀机侵袭,恐怕神识要被尽数抹去,成为被阵法主宰者控制的行尸走肉。

陈白庵双手迅速掐动不止,强行克制住胸口不断翻涌的郁意,双目中精光暴射,紧紧的盯着天幕上那团随时都有可能朝二人扑下的杀机,双唇开阖不断,念出一阵阵玄奥咒语,想要如之前一般,凝聚天地元气,将这股杀机冲开一个缺口!

只是这股杀机在阵法的催动下,已然与天地凝聚在了一起,无论陈白庵如何催动,均是无法勾动一丝半缕天地元气出现。

杀机汇聚阴煞所成如巨蟒般的气息陡然而至,陈白庵心如刀绞,但却是没有丝毫解决的办法。相师的手段均以天地元气为源,此时天地元气被锁,他就算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林白慌乱不止,没奈何下,一把掏出河图洛书,朝头上一伸,道:“娘的,拼一把!”

“河图洛书?!”河图洛书一出,孙星衍陡然起身,双眼圆睁,一幅不可思议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