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87章 以命相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0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就是孙星衍这么片刻心神的恍惚,天幕之上那原本朝林白和陈白庵疾扑而来的杀机顿时一滞,而且连带着阵法的运行都开始出现了一定范围的松动。

“陈老,就是现在!”林白最先感觉到不对劲儿,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特殊的情况,但心里却是明白,自己和陈白庵想要活命的话,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陈白庵闻言心神一凛,当即在顾不得其他,收敛内心所有一切烦乱想法。神情肃然,慨然而立,精神高度集中,无极图出现在右手之中,高高举起,仿佛是托着千钧重物般小心翼翼,而他的左手则是捏成拈花状虚空抬起,在空中描摹出一个个玄奥的符箓。

双目紧紧盯着左手的波动,每当一道符箓刻画出现之后,无极图上便有一个光点闪亮,而后周遭的天地元气便朝无极图中凝聚少许。而至此之后,陈白庵便又迅速以左手勾勒出另外的符号,努力想要使无极图充斥天地元气。

一道道无形的汇聚天地元气符箓顺着陈白庵左手勾勒渐渐出现在虚空之中,而随着无极图光亮的闪烁,那阵法对天地元气的封锁越来越松动,不断涌来的天地元气如海面上的浪潮般,一波胜过一波,铺天盖地朝着陈白庵右手托着的无极图涌了过去。

只是片刻功夫,陈白庵所有的凝聚天地元气的符箓尽数勾画完成,那被他托在手心的无极图光芒大作,而后将陈白庵和林白二人笼罩在内。而后一股亮光如刺破天穹的利剑般,朝着那股凛冽的杀机便扑了过去,带着毁天灭地之威,仿佛想要将那杀机尽数吞噬。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说此时孙星衍心神波动,但聚阴凝杀阵岂是那么轻易就能够破坏之物,两者陡然一接触,便爆发出巨大的威能,顺着二者接触的位置,空气中隐隐开始出现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隙,仿佛是要将这空间撕裂般。

从将天道反噬解开部分之后,陈白庵还从来没有承受过如此之大的压力,无极图上光芒闪烁,若不是之前阵法松弛,有天地元气被无极图吸收,怕是此时他根本就扛不住这股杀机的侵袭,自己的心神也绝对会受到一击即溃的重创。

而且于此同时那盘亘在二人耳边如同金石摩擦般的凄厉声响重又响起,而且此次针对的不止是耳膜,更像是要从周身上下的毛孔涌入。无论是心境还是皮肤,均是有一种如针刺般的疼痛感觉生出,仿佛是有千万只蚂蚁在不断噬咬,随时都有可能将二人吞噬。

林白勉力稳固心神,想要使自己不受这诡异感觉的侵袭,但那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却是越来越真实,疼痛让他身上起了一层细密的血雾,而且心神渐渐开始处于崩溃的边缘。

不管以前怎样,现在失去法力的林白其实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也亏得现在遇到这种状况的是他这个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心神远超常人,而且身体在茅山经过李天元精心打磨的家伙,若是换成正在阵法中呼呼大睡的刘经天,怕是已经死了上百回了。

“道本无形,故为无极,天地元气,归化天地,鲜血为引,无极破妄!”眼瞅着林白几乎都要变成个血人了,陈白庵心一横,咬破舌尖,一口鲜血朝着无极图喷了过去。

随着鲜血的喷洒,无极图光芒大作,而且更是从之前的洁白之色,化作淡淡红色;在无极图上更是出现了一大串细密的裂痕,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裂开一般,而陈白庵脸色更是变得发灰,像是因为这一口鲜血的喷出,使他又老了几岁般。

但这样的付出终归还是收到了成效,无极图上的这道光芒终于将天幕之上下垂的杀机戳了个通透,大片大片的阳光从这个破裂的开口中出现,照耀大地。

杀机消,阵法破,原本被阵法凝聚出现的无尽雾气,开始朝着四下缓缓消散。而且林白更是感觉,在这些雾气消散的时候,空气中仿佛有一阵如释重负的解脱声,虽然他知道这可能只是自己的幻象,但却情愿这声音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之所以如此的原因很简单,被聚阴凝杀阵吸附了精血而死去的亡灵,终生不得轮回,魂魄不得周全,只能变作游荡于天地之间的一抹煞气,飘飘荡荡,犹如浮萍般无依无靠。

此时此刻,阵法的破灭,终于让孙星衍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虽然他有心想要继续催动阵法运转。但从田克勤体内抽取出的那抹辅弼之气已然消散无形,阵引消失,就算是重新凝聚阵法,也不会有之前的威效,轻易便能被林白他们破解。

而且孙星衍此时并不好受,聚阴凝杀阵虽然威力奇大,但却有一大弊病,便是需要摆布阵法之人的一缕神念在其中。此时阵法破灭,而他又在心神错乱之际,如何能够将那缕神识抽回,心身一体,殊途同归,神念的破灭,带来的便是身体的伤痛。

而且这聚阴凝杀阵更是有极强的噬主效用,阵法一被破灭,那些阴煞气息朝着孙星衍的身体便侵袭而至,他心神巨震,脑海之中一股几欲晕倒的感觉生出,喉头更满是腥甜之味。

没有任何犹豫,孙星衍当即狠咬舌尖,和着胸口那股翻涌不止的血气一口喷了出来,这血气喷洒出来之后,他的心神总算稍稍安宁了些许,但却还是大气喘个不停。

被他放置在身前的那枚血红珠子,在沾上他喷出的鲜血后,血红光芒闪烁不定,愈发璀璨,在这光芒映照下,孙星衍抽搐不止的面颊,也是如恶魔一般,极为恐怖瘆人。

……………………

“娘的,这阵法还真是奇特,等以后法力完成之后,还是要研习一番为好。”阵法破开之后,林白这才发现,自己和陈白庵二人现在居然还是站在别墅大门口的方位,而刘经天正在呼呼大睡的身体和自己也不过是几步之遥。

要知道他们几人可是在阵法内行走了不下五六分钟光景,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几人不过是一直在原地打转罢了,而且这种迷惑心神的效力,居然连陈白庵都能瞒过,更为不易,若是可以将其中需要辅弼之气为引的弊病解除,不失为一桩阴人的利器。

“走吧,进去看看到底是哪位费了这么大周章!”陈白庵缓缓伸手擦了把嘴角的鲜血,脸色阴沉无比,朝田克勤身影消失的那栋别墅望了眼后,盯着林白沉声道。

林白点了点头,和陈白庵一道,也不隐藏身形,朝别墅大刺刺的便走了过去!都到了这样兵戎相接的份上,而且从刚才的接触下也能看出对方的实力,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隐藏身形,对方也定然能够发现,与其浪费精力去做这种事情,不如省省力,等待接下来的鏖战。

先前突然出现的雾气太过匪夷所思,虽然此刻雾气散去,但别墅区内这些非富即贵的主人,又哪里敢冒着丢掉性命的危险去看外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是以这别墅周遭寂静非凡,只有林白和陈白庵二人的脚步声哒哒响起,如心跳般急促。

走到房门前的时候,林白和陈白庵不禁相视苦笑,这别墅内此时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屋内墙壁上满是血液刻画的符号,而地面上则是躺着田克勤精血消逝一空的干瘪尸体,但之前摆布阵法那人却是已消失不见,但在墙壁上,却是留着一行大字:

河图洛书,有德者居之,改日等到燕京之时,我再来取!

这话叫陈白庵百般不解,但林白心中却是生出一种惊意,从出道至今,虽然他也接触过无数奇门江湖中人,但认出自己手里边持着的法器是河图洛书的却是只有此人一个!也许从这人身上,自己能够得知些许关于河图洛书传承的奥秘!

……………………

牛首山下,停靠在马路旁的一辆宝马车内,孙星衍脸色红白变化不定,而他手里握着的那枚红色珠子此时也是随着他的面色变化而变化不定。

“臭小子……没想到你居然有河图洛书这个克星在手,看起来我们之前还是有些小觑你了!”张大嘴巴,如风箱般呼哧呼哧急速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后,孙星衍的面色这才稍稍有了些好转,但额头上仍是冷汗淋漓,仿佛刚刚经历生平最可怕之事。

抬头朝着车外已被阴云尽数笼罩的牛首山看了一眼,孙星衍脸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而后推开车门,朝着山上攀爬而去!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境遇,金陵此局定然是保不住了,唯有将逆转五行法阵打开,催动其中的煞气冲霄风水局,提前让三才情阵出现效用,才是最重要之事。

“下次,等到下次,我定然不让你好过,还有那河图洛书,也一定会被我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