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88章 天降异象(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别墅内此时已是狼藉一片,田克勤的死状惨烈无比,而且这么久没出现动静,别墅周遭的那些邻居已经开始朝外探头探脑,更有甚至已经开始摸出手机拨通了金陵警局的电话,向他们通报这边的事情,想让他们出警过来探查一番。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在这里耽搁下去,少不得要惹官非上身,虽然说林白等人并不畏惧,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他们对田克勤也的确没啥好感,替他报仇这种事情更是无从谈起,是以没怎么犹豫,便从别墅退了出来,拉上刘经天便朝莫愁湖赶了回去。

“此人手段非常,而且精通多种华夏奇门江湖中已经失传了的秘术阵法,如果是我不在天道反噬的情况下,倒还能抵挡一二,可是现在却是难了!”回想起刚才九死一生的画面,陈白庵仍旧心有余悸,看了林白一眼,接着道:“小子,墙上写的河图洛书是怎么回事儿?”

“我哪里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能是想着斗不过老人家您,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脱吧。”河图洛书牵扯极大,林白不打算把这件事情知晓给任何人,是以笑眯眯的便推脱过去。

陈白庵见到林白这模样,如何不知道他心里有小九九,刚想追问,一边的刘经天眨着惺忪的睡眼,道:“陈老,您老人家畏惧天道反噬,那家伙为什么就不怕天道反噬呢?”

“老表这话问到点子上了,我心里边也真是有些疑惑。”林白闻言也是正色追问了一句,从出道至今,他发现自己身边相熟之人提起天道反噬均是谈虎色变,但这些和自己唱反调的家伙,大多却是对天道反噬没有什么表现,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做了不少,也没见报应临身。

听到林白这话,陈白庵轻叹一声,知道林白这是故意趁着刘经天的话语将事情扯开。单从林白方才的神情来看,那什么‘河图洛书’一定和他有着不可言说的事情,但他选择不说,其中一定是有什么原因,否则的话,不会去隐瞒。

“这事儿说来可就话长了。”陈白庵闻言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奇门江湖流派众多,比如你我传承的是正大光明的磊落一脉,自然也就不消去做那种伤天害理之事;但这些旁门之人,却是什么手段都敢去用,自然有那邪门的方法去蒙蔽己身天机,去躲避天道反噬。”

“能蒙蔽天机总是好的,要我说,管他什么正道邪道,只要能让自己不受反噬就是好事!”刘经天伸手挠了挠脑袋,满不在乎道。

陈白庵摇头苦笑道:“话说得轻巧,你可知道他们是怎样躲避天道反噬的?让你手上沾上数千条无辜性命,让你用未出世婴儿的后天血肉浸泡身体,你还愿意去躲避么?”

听到陈白庵这话,刘经天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种躲避天道反噬手段委实太血腥惨烈了一些,虽说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但这种事情还真是下不去手。

话虽如此,但林白眼中却是仍旧有些狐疑。刘经天是个门外汉,陈白庵说什么他也就信了。但林白对天道反噬却是门清儿,若说仅仅这样丧心病狂一些就能够躲过天道反噬,那这些年下来,奇门江湖中那些邪徒不知道要做出多少血腥残忍之事,但实际上好像并不是这样。

陈白庵一定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讲清楚,但看陈白庵眼中闪烁的悲色,林白却是不忍心再去追问。什么人都有只属于自己的秘密,比如自己不想告知别人河图洛书,而陈白庵也是如此,他不说,就一定是还没到告诉自己的时候,等时机到了,他绝对不会隐瞒。

三人各怀心事,一路上也没再交谈,车子平稳的行驶一段后,便到了莫愁湖。刚到大门口,便看到萧允和张三疯他们几人正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不止。

当初在发布会上,他们几个便看到林白和陈白庵的车子紧追着田克勤而去,虽然心中担忧,但碍于当时的形势,却是没能跟过去,是以当发布会结束之后,便火急火燎的赶回莫愁湖等待,盼着林白他们能够安然返回。

“发布会弄得很成功,民众现在恨死田克勤那个王八羔子了,估计咱们胜棋楼的事情这几天就又能顺利进展了。”见林白他们安然归来,萧允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地,又恢复了往日得意洋洋的模样,宛如表功一般看着林白大刺刺道。

林白苦笑着点了点头,轻声道:“田克勤死了!”

死了?!听到林白这话,萧允不禁一愣,身体更是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之前的得意模样尽数收敛,眼珠子一转,朗声道:“死得好!这王八羔子早就该死了,死了干净!”

“不是我们杀的他!不过他这一死,事情的确好办了很多。”林白如何会看不出萧允心里肯定以为是自己等人杀得田克勤,便笑着出言解释了一句,而后道:“江市长那怎么样了?”

“要说这事儿,那可真算是大快人心……”张三疯闻言嘿然一笑,不好意思道:“当时我看大家伙都群情激昂,就领着他们杀到了省纪委在的地方,去那闹腾了一阵后,那些家伙就乖乖的把江市长给放了出来,让他重新回市里主持工作。”

“那就好……萧老板,胜棋楼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尽快开始赶工,这次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人出来闹腾了。”看着张三疯嘴角不怀好意的笑容,林白心中一阵恶寒,叮嘱了萧允几句后,便想去会馆看看几女,想来她们几个这段时间也乱得不行,得好好‘慰劳慰劳’才行。

话音刚一落下,却是只听到噼啪一声,原本明亮无比的天幕陡然阴沉下来,一道明亮无比的闪电划破长空而过,白光闪烁,耀眼无比。

而闪电刚一消失,轰隆隆的雷声便贯穿整个天幕大作起来,咔嚓之声接连不断,仿佛诸人头顶上方的天幕而今变成了一座古战场般,无数阵列的三军,正在敲击战鼓。

还没等诸人缓过神来,又是一阵狂风卷起,带着尖锐无比的呼啸声肆虐而过,卷得地面上尘土飞扬,甚至连胜棋楼工地上放着那些诸如水桶等物,都被这狂风席卷而起。

风声未停,豆大的雨点便又噼里啪啦的坠落下来,其中更是裹挟着坚硬的冰雹。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天地间便形成了一块用雨线组成的白色帷幕,而莫愁湖上那些开得正鲜艳的莲花,在狂风暴雨间摇摆不定,花瓣坠落,莲叶更是被撕扯成了碎片。

但这狂风暴雨却只是进行了短短的几息,瞬间之后,便又恢复正常,一轮骄阳重又出现在天幕上,朝下不断倾洒热量,仿佛这块天地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事情。只有湖里刚才被狂风暴雨撕碎的莲花孤零零傲立,证实刚才的一切,无声的表达着对诡异天气的疑惑和抗议。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老天爷不带这么玩人的吧?”看看地面上淌淌流的黄泥汤子,再看看空中那一轮朝下喷洒热量的骄阳,萧允一幅不可思议的模样,喃喃自语道。

饶是他在金陵生活了这么多年,但像现在这样瞬息万变的鬼天气还真是头一遭见。

他话音还没消失在空气里,便又是一声霹雳响起,而后无匹的狂风又起,暴雨再次倾盆而下,而且这次连做做样子的乌云都省略了,大太阳底下惊雷狂风暴雨,这画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若不是亲眼所见,怕要以为这一切还都是电视里的画面。

“这雨点不对,没有水气,反倒满是火气!”陈白庵惊愕之下,不自禁的去感触周遭的天地元气,却是发现一切完全乱了套,五行变得颠倒,而且隐隐有朝着狂暴方向发展。

林白眉头紧皱盯着天幕,沉声道:“我说那家伙怎么火急火燎的就逃了,敢情是要来发动逆转五行法阵。萧老板,胜棋楼的事情现在就赶紧去办,越快越好!”

……………………

几分钟之前。牛首山。在将军大道别墅中被阵法反噬的孙星衍,手中捧着的那鲜红小球愈发明亮,但他的脸色却是煞白如纸。而他身周的那些树木,此时均是以他站立的位置为中心,以一种带着明媚忧伤的姿态,以仰倒四十五度的角度,抬头望着天空。

良久之后,地上的孙星衍才睁开了双眼,但眼前却是金星闪烁,耳中更是轰鸣作响,仿佛天地间的万物都正在围绕他进行高速旋转。

好容易提起全身的力气,朝着逆转五行法阵所在的方向望了眼,孙星衍脸上满是阴鸷笑意,“天降异象,五行逆转,阴煞漫城,等三才情阵彻底完成,我看你小子还怎么逃脱!”

喃喃自语了一句后,孙星衍艰难起身喘息着想了好一会儿后,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拨下几个号码,沉声道:“金陵这边的事情出了差池,燕京那边你要加紧行动!对,逆转五行法阵我已经开了,只要燕京功成,三才情阵便可开启,尽快进行!”

电话挂断后,朝牛首山下天色变幻不定的金陵城看了眼,孙星衍跌跌撞撞的朝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