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91章 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不仅仅是江流等人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金陵城内但凡是此时没有按照政府指示老老实实待在家中,还在外面街道上晃悠的那些人多多少少都看到了一些只可能在小说或者电影中看到的画面,即便是还在家中的那些人,也是听得屋外阴风呼啸,瘆人无比。

此次事件结束之后,根据官方秘密统计,金陵城内这一夜之间,因为遇到种种诡异情形的人数高达上千,而且这上千人中更有几十人因为恐惧而导致疯癫,更有四五人因为心脏承受不住恐惧带来的惶恐,而丧命街头,可谓是金陵城自建国后的最大一次事故。

此次事件之所以如此恶劣,虽然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之前田克勤的阻挠,导致耽误了胜棋楼改建工程,使林白等人没有足够的准备时间,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金陵本身的风水。

金陵是华夏龙脉的结穴之处,长江水龙左旋,金陵山龙右旋,阴阳交配,结一大局,堪为帝王之都。然而此龙是明显的石龙,至尽处未曾剥换成浑厚而而深重的土龙。

堪舆地理非常重视龙身脱煞化气的问题,《地书》有云:老龙剥出嫩枝柯,跌断不嫌多。

龙脉要不断化气,由石龙剥换成土龙,土为龙之内,石为龙之骨,骨肉停匀,方见好处,紫金山跌断过峡,过得很美,矫健有力,但龙身化气却明显不足,石山、石矶等处可见,由于金陵土肉不深厚,结局气势不够恢宏,这也是在金陵城建都的那些王朝通常短命的原因,

《地书》上说:武贵龙石头磊磊。金陵城是石龙结穴,龙脉奇特的山势,慑入眼目,动人心魄,令人敬畏,令人惊惧,它既使居住在这里的王朝主宰者心气不和,平添杀伐之心,滋长好战情绪,又使居信在这里的连连民在这种杀伐气影响下,深受其害。

金陵城山势雄奇,威而露神,表面看去气象雄壮,但却是吉中藏凶之象。当运时,我杀他,失运时,他杀我。与西安八百里秦川,一望无际,气象万千的气势相比,金陵城明显缺少平和、深厚、悠久的气象。在地理上,金陵虽然霸四海之气,却欠雄镇天下之势。

而且金陵四周皆山,山皆为石。沿江多石矶,从西南往东北有石山,马鞍山、幕府山,东有钟山、西有富贵山,南有白鹭洲和长命洲形成夹江,这些山脉及三角洲都是石山、石脉,还有石头城、石头仓、石头库、雨花石。

在外人眼中,石头几乎就成了金陵的特产,即便是金陵本地人也为此而自豪。但事实上就是因为这些石头煞气未退,未能顺利脱煞化气,方才蕴藏杀机,使金陵城杀气弥漫。

而且最为严重的还是当年扶桑贼寇在金陵进行的那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三十余万人丧命于贼寇手中。这些因为战乱丧生之人的煞气因为金陵地形的缘故,久聚不散,虽然时间推移,也有官方暗中化解,但却仍旧在市区附近仍旧残留许多。

此时逆转五行法阵开启,金陵城内五行颠倒,天地元气完全失控,这就使得残存于地下的煞气失去控制,彻底爆发出来,而且更是有煞气冲霄风水局在其中的引导,更是凭空让这股煞气多了许多杀伐之意,是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恶劣的情况。

莫愁湖畔此时安静异常,虽然湖畔有柔和的路灯闪亮,但光芒却是异常冰冷,丝毫没有往常那种昏黄中带着温暖的感觉,而且这些路灯发出的所有光线像是受到了什么吸引般,悉数朝着胜棋楼原址改建的那栋建筑处投射而去。

“陈老,沈哥,两位师兄,能不能破除我体内的情劫,还有金陵百万人的安危我可就交给你们了!”盘膝坐在绘满青铜饕餮纹的青砖地面上,林白正色看着身边诸人道。

陈白庵点了点头一脸凝重之色,而张三疯虽然还是一幅以往那种大大咧咧的模样,但语气中却是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小师弟你就请好吧,咱们一定能顺利把事情给解决喽!”

鲁燕赵沉默无言,朝凝神掐诀坐在地上的林白看了一眼后,伸手从口袋中摸出一块插满银针的青布扑在地面上,而后也学着林白的模样,盘膝而坐,微阖双目,口中咒语轻轻念诵不停,将体内法力缓缓调动到最巅峰位置,而后运抵指尖。

随着他动作的转换,在陈白庵等人的眼中,在鲁燕赵的指尖位置开始隐隐出现一团朦胧如白色雾气般的事物,此物便正是相师修炼后在体内产生的法力。

眼见得鲁燕赵已经开始行动,陈白庵没有任何犹豫,手往肩膀上挂着的褡裢中一抽,便从其中抽出一张符箓,朝地面轻轻拍去。噗然一声,这符箓遇到青砖之后,瞬间消散无形之中,原本那造型古朴的青砖便多了几分不为人知的光芒,而且饕餮纹愈发鲜活起来。

一张拍下,手便又伸回褡裢,从其中再次抽出一张符箓朝地面拍去……动作如行云流水,不着痕迹,迅疾无比,而且极为稳妥,手腕甚至连颤动都没有。

随着这些符箓的拍下,以林白身体为圆心,在他四周的地面上开始出现一个太极图案。不过这太极此时还没有演化阴阳,分成太极鱼,只有淡淡的银色光芒闪烁。

张三疯和沈凌风二人则是分列于身处建筑的门口左右两侧, 宛如门神一般紧紧把手,虽然眼睛紧紧盯着屋外的动静,但心神却是无时无刻不在关注陈白庵和鲁燕赵两人的动作:施法布阵破除情劫,可谓是百年未有之事,过了这村就再没这店了。

陈白庵的动作极快,没用多大一会儿功夫,褡裢内的符箓便完整的覆盖了地上的每一块青砖。等到这些符箓悉数消散之后,陈白庵也盘膝坐地,双手开合不断,凝聚出种种玄奥莫测的印诀,而后屏息凝神,沉声道:“五行衍天,阴阳和合,摄……”

随着最后一个‘摄’字念诵出口,他双手捏着的印诀也是迅速转换,双手迅速合在一起,仿佛是真在收摄什么东西一般。而且话音甫一落下,地面上那些块青砖陡然放光芒,一层淡淡如水的光泽覆盖地面,而且光华流转之间,遥相呼应,有序之际。

听到陈白庵这声音后,张三疯和沈凌风神色凛然,双手也是掐动不止,在那念念有词。随着两人的念诵,莫愁湖畔阴风大作,一股接着一股的阴冷气息陡然而至,朝着这座建筑便裹挟而来,而且这风声之中更是颇多鬼哭狼嚎之声,匪夷所思至极。

此时此刻,若是金陵气象局的专家学者能够扛住磁场变化打开仪器,势必会发现,整座金陵城内的风力侵袭方向出乎寻常的一致,无论东南,无论西北,均以胜棋楼原址为中心。

阴煞阵阵,弥漫肆虐,但只要这些阴风到达这栋建筑的位置后,便均如泥牛入海般被吞噬入内。而且现在再站在这建筑外看的话,已经完全看不到它的任何形状,周遭所有一切均是被黑雾所缠裹,其中隐隐然更有鬼哭之声。

而屋内围绕着林白身体周围的那幅太极图此时却是隐隐然开始衍化阴阳,有丝丝缕缕的黑雾开始出现在其中,和原本的银色光芒交缠在一起,黑白相间,煞是好看。

鲁燕赵见状没有任何犹豫,伸手便拿出扎在青布上的那枚银针,微阖双目,口中轻吟咒语,将指尖跳动的法力尽数灌入其内,而后手腕一抖,那枚银针在空中舞出几朵印花,而后飞快的朝着林白头顶正中线与两耳连接线的交点,即百会穴插了过去。

百会穴之所以名为百会,便是因为它乃百脉之会,贯达全身。头为诸阳之为,百脉之宗,而百会穴则为各种经脉气汇聚之处。穴性属阳,又于阳中寓阴,故能通达阴阳。

银针刚入百会,在银白色的银针末端便出现一抹鲜红之色。鲁燕赵也顾不得去擦拭额头上因紧张而流出的汗水,左手印诀掐动不止,而后右手一抖,之前林白送他的那张七星护命符出现在手,朝着林白背后便贴了过去。

“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感触到身后鲁燕赵的动作,林白双手缓缓变换,捏出一个极为怪异的印诀,口中轻声念诵咒语,双目微阖,收心敛神,将自己所有一切防备尽数打开,任由身周太极图案内的阴阳入体。

咒语甫落,平地便起惊雷,先是一道明亮异常的光弧划过金陵上空,而后轰隆隆之声连绵不绝卷席而来,声势浩荡异常。

这声音就像是有数千吨炸药同时引爆一般,所爆发出来的威力叫人隐隐有一种窒息之感,甚至连地面都是颤抖不停,而且电光连绵不绝,似永无绝断之时。

当这响彻天际的雷声炸响之际,莫愁湖畔公馆内,坐立不安的几女心脏猛然一紧,骇然坐倒在沙发上,轻抚胸口心有余悸的盯着窗外仍旧电闪雷鸣的夜空。

林白,千万不要出事,我们离不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