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97章 天亮了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朱师昇此时也好不到哪去,若不是背后有那棵百年老松靠着,恐怕他现在这如一滩烂泥般的身体早就在地上摔了个鼻青脸肿,但饶是如此,顺着他的七窍却也是有一线血丝溢出。

“老神仙,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林白那小子?”常泛浮盯着朱师昇的模样,双手颤抖不止,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朱师昇现在的模样,他心中没来由生出一种危机感,就像是前方有着不可言说的危机在等待自己,只要一步迈入,便永无翻身之日。

朱师昇此时哪里还能说出话来,他现在对自己先前想的那什么太公钓鱼的计策是恼火至极!如果不是自己想着慢慢戏弄林白一会儿,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后果……

不过他隐隐然感觉,即便是自己刚开始一出手,可能等待自己的结果也不会比现在好到什么地步去,按照刚才那小子表现出来的实力,绝对远在自己之上。

对这个结果他感到万分不解,当初自己在骊山和这小子交手的时候,他的相术修为明明还没达到这种地步,这才几个月,居然就能一鼓作气将自己击败!

从古至今还真没听说过这样的情况,居然有人不但能够将情劫斩破,而且还能使得自身修为更上一层楼。就算是那种百年不得一遇的天才人物,又出身于相术世家,从小有高人栽培,怕是也不能让自己的修为像林白这般突飞猛进!

这根本就和自己所熟知的常理不符合,这种事情也实在是太逆天了一些!如果说这样的人物,没有什么人能够拦阻住他前进脚步的话,也许连奇门江湖中传说了千百年,但却从没出现过的那种如白日飞升的传说,都有可能会这小子所实现。

朱师昇扶着那棵百年老松挣扎起身,将嘴角的血液一擦,也不去理会身侧的常泛浮,自顾自的朝碧云寺外便走了出去!这一战对他的伤害太大,腑脏的五行已经被彻底打乱,而且刚才斗法的异象定然会引来一些人关注,若是那些人出手,此时的他无从抵挡。

“老神仙,您这是要去哪里?”眼瞅朱师昇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眼中,常泛浮先是一怔,然后迅速反应过来,疾步便朝朱师昇追了过去,声音中更是带着些哭腔,接着道:“老神仙,您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燕京这烂摊子还全靠您主持,要是您走了,刘家的人不把我给剥了!”

但无论常泛浮怎样呼喊,朱师昇却是连头都不回,只留给常泛浮一个冰冷如铁的背影。

常泛浮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望着从山巅望去如白云苍狗般的人世,先是嚎啕大哭,而后狂笑阵阵,癫狂道:“你们不帮我,那我就自己帮我自己,反正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就算是拼个你死我活,还不是一样的结果!”

…………………………

莫愁湖畔,术法波动的气息终于彻底消失不见。阴煞气息彻底被消除的湖畔,虽然没了原先十里荷塘的美景,但在星月光辉的照耀下,这美丽的湖光夜景却也是比起往昔漂亮了许多,而且没了原先的阴森凄冷之感,反倒多了些叫人心绪宁静的功效。

“真他娘的舒坦,这一把真是过瘾,总算是回阴那些家伙一把!”张三疯搓着手,疯狂朝天大笑不止,这段日子过的实在是太憋屈了一些,而今把这口恶气一出,浑身上下那叫一个舒坦,甚至他感觉就连自己呼吸的空气都比往常通畅了许多。

陈白庵虽然没有如张三疯那般肆无忌惮,但一张老脸却也笑得满是褶子。不管开始怎样,不管过程怎样,这都是一个庆祝胜利的狂欢之夜。

“师弟你最后那逆转五行伤他们内脏的手段极是高明,这一下子过去,恐怕布置阵法的那些家伙要有一段时间不好受了!得空这手得教教我!”鲁燕赵也是笑吟吟开口道。

林白微笑着点了点头,也是轻吁出一口气。情劫加身那段时间,对早已习惯了术法手段的他而言,可谓是难熬之际,而且眼看着和自己亲近的人处处受难,却无法支援,更是叫他心里万般难受,现在所有恶气尽数,心思念头可谓通达至极!

“臭小子,下面的事情可都交给你了,老人家我可要好好歇歇才行!”陈白庵面带笑意走到林白身旁,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道:“可别以为我忘了那天问你的那件事情,你现在瞒着我不要紧,但是等到事情了结之后,全部都要给我说清楚!”

“陈老你就放心吧,天大的事情压下来,咱的肩膀也能扛得住!您老就安心休息,顺带好好找找看看,说不得还能碰见些夕阳红什么的好事儿!”林白嘿然调侃几句后,见陈白庵脸色阴沉下来,这才急忙道:“我答应您还不成,等事情就弄完了,我一定坦白从宽。”

听到林白这许诺说出口,陈白庵脸色这才稍稍转晴,说实话,他现在对林白这小子是越来越好奇了,几乎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能让他相术修为如此突飞猛进的原因所在。

“陈老,你们几位在这慢聊,我去打个电话报声平安,顺带有些还没收拾好的烂摊子也该好好收拾收拾了!”林白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眼中露出一抹阴狠之色,道。

有仇不报非君子,假意宽宏才是真小人!他林白怎愿意去做那假小人,有些家伙趁着这段时间,是没少在燕京摸浑水,如果不好好拾掇拾掇的话,还真叫那些人小瞧了自己!

“去吧!有仇报仇,有怨抱怨,咱也不能总让别人坑咱们不是!”陈白庵朗声一笑,道。

林白笑眯眯点了点头,然后独身一人朝着湖畔便走了过去。等走到一处僻静地方后,从口袋摸出手机,缓缓找到那一串极长,但却带着某种特殊规律排列的数字,而后按下回拨键。

嘟嘟……只响了两声,便从电话那边传来那个厚重有力的声音:“你好,请讲!”

“习叔,我是林白!”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但不知道为什么,林白每次听到时,还总是会觉得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威压之感,甚至能让自己不自觉的将身体站得笔直,“这么晚了,您老人怎么还没休息?”

“你们年轻人喜欢晚起,我不行,五点多不起来看书的话,躺着就浑身难受。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吧。”当听到是林白之后,电话那边的声音稍稍放松了下来,而且言语间少有的多了些温和之意,就如同是在和自家子侄讲话般亲切。

能成高位者定非常人,寻常人如何愿意这么早便起来看书,林白心中赞叹一声后,轻笑道:“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就是和您知会声,金陵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七七八八了,燕京那边有些事情您看能不能抬抬手,我们家老爷子年纪也大了……”

“我知道了。”电话那边闻言先是一愣,然后言语间多了些喜色,爽朗笑道:“这个好消息我会亲自通知刘老爷子的,你就放心吧,等你回来了,记得来叔叔这一趟!”

“那就谢谢叔叔了!”林白听完电话那边的话之后,缓缓挂断电话,整个人这才放松了下来,抬头看了眼天幕上的皎洁明月,林白心情大好!

他清楚,不管在华夏,还是在世界上,只要这位老人家说是个好消息,那绝对就是一个好消息。也直到现在,他心里那块悬着的大石终于缓缓落下,不过他倒是有些狐疑,老人家让自己回燕京后,去他那里一趟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要玩个狡兔死,走狗烹?!

想到此处,林白不由得一阵恶寒,迅速摇了摇头,然后朝着公馆的位置便走了过去!事情终于了解,他也是时候尽快赶回公馆,告诉几女这个好消息,想来即便是现在,她们几个也一定是坐立难安,极其想要知道自己的消息!

大觉寺,千年银杏树下,刘玉成靠在躺椅上,盯着微微泛蓝的天幕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昨天晚上的动静,你这老家伙是没听说还是怎么回事儿?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你还不赶紧给我那孙姑爷个电话,还在这硬撑个什么狗屁架子!”贺老爷子见刘老爷子这幅老神在在模样,气从心来,怒道:“盯着天边看了大半宿了,能看出来个球?!”

刘老爷子对贺老爷子的恶言恶语全然不理会,仍旧静默的盯着远方的天幕,身下躺椅一摇一摇,要多恣意就有多恣意。贺老爷子见状,心中怒意愈发深重,正想开腔,只见刘老爷子怀里放着的手机却是突然响起,他刚想去抓,但刘老爷子却是更快一筹,一把便握在手中。

刘老爷子将电话放在耳边听了片刻后,连声应道:“好,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请首长你放心,我们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会把事态控制在传播的最小范围之内!”

“什么消息?”眼见刘老爷子放下电话,一幅深沉模样,贺老爷子不由大急问道。

刘老爷子缓缓起身,盯着远处满是乌云的天幕,轻笑道:“你说我看什么,我在看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