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98章 大清洗(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事实上哪里有什么天亮,就连太阳的影子都没有分毫,天幕之上只有那浓郁如墨的乌云。

而在这些浓郁的乌云辉映下,故宫莫名的显得要比往日更多几分深沉之感。无论是檐角那些攀爬的兽,还是拱卫大门的石狮,抑或是金銮殿上的五爪金龙,都朝外散发着一股子阴谋诡计的味道,仿佛有什么事情马上就要发生。

早有眼尖的人发现,刘玉成刘老爷子专用的那张国家云老车牌照今天居然出现在了长安大街上。这个诡异的变动,叫燕京城内那些大大小小的家族顿时噤若寒蝉,他们谁都不清楚,这张车牌照的出现到底意味着什么。

到底是那些一直在观望的高层终于决定彻底对刘家下刀,所以先从刘老爷子开始着手;还是说刘家熬过了这次灾劫,想要把别人拿了他们的东西全部拿回来。

他们希望是前者,他们畏惧后者!他们很清楚,如果刘老爷子真的没有像传说中那样病危,这头已经藏爪敛尾太久的老虎会做出什么事情!这样饿了很久的猛兽,如果吃起东西来,恐怕连骨头都不带吐的,那时候还有自己这些当初趁乱下手之人的活路么?!

所有人都在观望,所有人也都在等待,他们想要看看贺家现在是什么反应!众所周知,贺家虽然半道反水,但之前却一直是刘家最坚实可靠的盟友,如果贺家仍旧如之前那般肆意扩张的话,事情就应该是前者;但如果贺家不动,或者退却,那就是后者!

时间一点接着一点的推移,就在这些人焦灼等待的时候,居然已经到了正午时分!虽然燕京城依旧如往日般喧哗,但那些世家却是不能如普通人那般平静,这种诡异的氛围几乎叫他们喘不过气来,这种怪异的感觉实在叫人无法忍受。

终于开始有人做出选择,那些实在承受不住这种左右摇摆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恐怖后果的小世家终于选择了让步,他们开始将当初选择吞没了刘家的部分产业和资源,悉数吐了出来,也不管到底会不会有人去接收,但就摆在那里,急急抽身后再不管以后如何。

这些人不知道事情究竟是发展到了哪一步,但常泛浮却是清楚无比。从昨夜朱师昇的表现来看,他便明白,自己已经成了被他视为无用的弃子。

“常少,咱们还是尽快抽身吧,如果现在放弃的话,也许还能全身而退。刘家老爷子看在往昔你们家前辈的情分上也许能高抬贵手,但如果这么死磕的话,等待咱们的定然是死路一条!”黄庭焦灼的看着常泛浮,沉声道:“而且那煞星还没回来,若是他回来了……”

当初陈北煌的事情结束之后,燕京所有世家子弟均是达成了一个共识,对林白的女人就算看都不能多看一眼,如果有人敢对他那些女人做出什么事情的话,等待他们这些人的就只有当初陈北煌那个家破人亡的结果,和这个煞星耗,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常少,您就听我一句劝,要不我留在燕京城和他们死磕,您不管是出国还是去外地,先去避一避,至少咱们还有机会东山再起!要是留在燕京城,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黄庭见常泛浮也不理会他,不由得急声又道。

“留个活口,又有什么用?”常泛浮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着黄庭,眼中难得多了一抹温情道:“你跟着我也算是见识我的沉沉浮浮,我已经失败过一次,不想再失败第二次,也不想再被人低看一头。而且像陈北煌那样不知死活,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黄庭闻言沉默以对,他知道为什么常泛浮会这样。当初因为陈北煌,导致常泛浮第一次失败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以死相拦,恐怕他早就不会苟活于世。现在好容易又来了个东山再起的机会,但又被斩断,心高气傲如他,如何能接受这个结果!

“既然常少你这么选择了,那我便陪着你再来上一回!就算是死,咱们也死的轰轰烈烈,也不让燕京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小觑咱们!”黄庭闻言一舔嘴唇,沉声道。

常泛浮摆了摆手,道:“你是方外之人,而且也没有做什么针对刘家和林白的事情,想来他们不会难为与你,你不必跟着我了。从现在开始,你我恩断义绝,天下之大,岂会没有你安身立命之地,你愿意去哪就去哪,不必陪着我一起送死!”

“常少你这是把我黄庭当什么人了!淮阴侯得母漂一饭之恩,尚能以千金相报!我这些年得常少你的恩情又岂止一饭,现在这种关头我舍你而去,若是苟且偷生,哪里还能为人!”黄庭惨烈一笑,道:“我这条命是常少你给的,现在还给你!”

话音一落,黄庭没有任何犹豫,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朝着自己胸口便猛力戳了下去!还没等常泛浮伸手拦阻,锋锐的刀身已经扎入黄庭胸腹,一朵凄艳血花绽放,再去看黄庭的时候,已是死得不能再死,只有出的气,再没进的气。

说起常泛浮和黄庭的相遇,若是放在古代绿林之中倒也算得上千金市马骨这一千古美谈。当初黄庭常年在外修习相术,但家中妻女却是尽数被仇家以毒计拐卖,当黄庭回返家中之时,方才听说这一噩耗,气愤不过之下,黄庭铤而走险,只身潜入仇家,杀了个片甲不留。

虽说此时是那仇家有错在先,但法律却是法在前,情在后,是以事情犯下之后,虽然黄庭亡命天涯,但终究却是没能逃过疏而不漏的法网。

后来常泛浮听说了这件事情,便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将黄庭从狱中捞了出来,而后更是使出手段,将黄庭仇家亲近尽数打压至死。自那之后,黄庭便跟随在了常泛浮左右,为他出谋划策,二来也算是当做常泛浮礼贤奇人异士的一个标杆。

“好,死得好,死得妙!”常泛浮用沾满鲜血的双手,缓缓将黄庭大睁望天的双眼缓缓阖上,而后神色显得愈发疯癫起来,眼中满是毒辣之色,厉声道:“就算是争个鱼死网破,我也不会这样轻易放弃,哪怕是死,我也不会让人再看不起我常泛浮!”

话说完之后,常泛浮转身朝着屋外便走了出去,而后掏出手机一连拨下几通号码,沉声道:“你们都准备开始按照计划行事吧,我马上就到!”

常泛浮悍然出手!消息已经传出,燕京城内原本静默的气氛登时被打破,这些世家当初敢对刘家下黑手,便是因为从常泛浮那里得到的消息,而且跟着这个消息,他们还着实得了不少好处。而今常泛浮既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下手,那就说明大局已定,高层已经有了决断!

一时之间,燕京城内风云又起,在常泛浮的带领下,这些人已经不想再去管贺家到底是个什么态度!此时此刻,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下手,否则的话,恐怕眼瞅着要到手的好处就要被别人捞走,贺家不动手,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少了个竞争对手而已。

“你这老家伙到底是打算等到什么时候?你要是在这么晃荡下去,恐怕连你这栋小楼都要被别人给弄走了!”眼瞅刘老爷子一幅无所谓的模样,自顾自的待在客厅不停喝茶,不禁又恼火起来,道:“从早上开始你就神神叨叨的,现在连那位都说话了,你怎么还不动手?”

“你聒噪不聒噪?难道你不觉得现在动手的话,要少收获很多么?我就是要让那位看看,这些人是打算把我们刘家逼到一个什么地步,就算等等我手段过激一些,他也没什么说的!”刘老爷子轻轻一笑,看着贺老爷子接着道:“你终究还是嫩了些,看不透这些啊!”

贺老爷子被刘老爷子这话给臊了个大红脸,虽然心中觉得这老家伙玩阴谋诡计果然有一套,但嘴上却是不甘示弱,道:“我看你现在就是没以前胆小了,给自己找借口!”

话虽然这么说,但贺老爷子却也是乖乖的坐回原位,给自己泡了杯浓茶,在那浅酌慢饮,看上去也是一幅风轻云淡模样。

一壶茶差不多被两位老人给喝了个精光,刘老爷子抬手看了看手表,转头看着站在屋内的黄宗泽,轻笑道:“宗泽,我交给你个任务怎么样?”

“老爷子你有事儿尽管吩咐,就算上刀山下火海,又有什么难的!”黄宗泽胸脯拍得震天响,一脸期待道。从自家老爷子嘴里得了消息后,这家伙就没在家多呆一分钟,直接就冲到了刘家大院,此时听到刘老爷子有事要自己做,当即摩拳擦掌,兴奋无比。

刘老爷子伸手一拍桌子站起身,看着黄宗泽正色道:“带上你在警部的人马,就算在燕京城掘地三尺,也要把常泛浮给我找出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胆子敢如此嚣张!”

一听刘老爷子这话,贺老爷子也迅疾起身,一脸激动之色,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