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99章 大清洗(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98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世间最叫人心情舒爽的事情是什么,那便是逆境之中的逆转;而世间最叫人郁闷的事情又是什么,那便是顺境之中的逆转。这两种感觉便是此时刘家,还有燕京城内那些选择和常泛浮站在一起,之前对刘家人下手那些家族内心的真实写照。

饶是他们哪个都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出现如此之大的变故。就在他们打算对刘家发起最后一波攻击,借助各家有的能量,将刘家打压到永劫不复之地时,却是从中海突然传出这样一个恍如被泼了一头冷水的消息:

刘军文和刘军武两位同志,在军事科学院进修军事指挥专业顺利完成,特此授予军事指挥专业硕士文凭,晋升中将军衔,仍就承担华夏西北、西南两地保卫工作;林伟虎同志在协助军事科学院高原作战任务顺利完成,晋升奉天军区副军长!

可想而知,这消息一出来,燕京那些世家是一个怎样的表情!这些人悉数全都傻了眼!他们完全想不通,高层缄默了这么长时间,最后居然给自己这些人玩了这么一出!

不但没有对刘家人下任何手,反倒是给他们个个加官进爵,就连林伟虎都能一跃从师长跳到副军长,而且还是第一副军长,这就等于说,只要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刘家一门就要再添上一枚将星,一门三虎将,而且还是手握重权的将军,这份荣耀古来少有!

此时此刻,这些人当初选择和刘家对着干的世家算是彻底傻了眼,他们无比懊恼自己当初的选择,甚至有的家族在内部已经开始商量,如何才能投诚于刘家,才能使自家的利益损耗减少到最小的地步,当然在这些人心中此时也是恨死了常泛浮!

如果不是这个丧门星声称自己手里掌握了什么刘家的黑状,如何会出现现在的局面,甚至不少家族都开始怀疑,这个常泛浮到底是不是刘家故意派出来的奸细,这样才好让刘家能够以退为进,把自己这些人的居心给暴露出来。

不过这些人心里还残存着一个希冀,那便是贺家的态度!当初在抢夺刘家这块大蛋糕的时候,贺家可是丝毫没有念及什么翁婿情谊,下手起来比谁都狠,抢的也比谁都多,现在刘家重又得势,定然会对贺家下手,这样自己这些人也不是没有保全的机会。

但这个希望刚刚升起来没多久,便从中海又传来一个消息。贺家在政界中的一员大将被调任其他地方,而升任他这个位置的,正是刘家一脉在政坛的何明林!而且在这件事情上,贺家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感,反倒是欢迎之至。

到了这样的地步,哪里还看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不少人心里已经骂开了,刘贺两家的这两位老爷子也委实太奸猾了一些,居然串通起来演了这么一出瞒天过海的好戏,把自己这些人耍的团团转,刚开始还以为占了大便宜,现在才知道自己被人卖了还在傻乎乎数钱。

而且紧跟着从中海便又传出一个消息,黄家的几位骨干,均是被提升进入军部深造!要知道黄家可是当初在刘家表面上衰落时,为数不多的没有出手的几个家族,看到原本在燕京城没有什么势力的黄家居然得了这样的好处,这些人又是眼红,又是后悔:

只要被提进军部,那就等于是坐上了提升的火箭,要不了多久便会达到既定的高度,而到那个时候,只要委派出去,便是一方大员!黄家这次之后,定然势必要从二线蹿居燕京城内的一线家族,这些人着实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没像黄家这些人般明智。

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这些人现在就算想退却,也要看看刘家会不会给他们退路走。为了当初错误估计的形势,现在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是亘古不变的规律。

一部分家族开始选择和刘家的人接洽,进行谈判,选择交出部分蛋糕来换取刘家的谅解,使自己家族能够在燕京城内以后还有立足之地;但那一部分当初闹腾的最欢的家族,却是明白,就算现在他们交出一切,怕是刘家也不会原谅了!

局势开始向两极发展,一部分开始朝着刘家依附,而另一部分则是和常泛浮站在了一起,做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鱼死网破架势,想要和刘贺黄三家再死磕一番,看看到底是他们能够将这张网撕破,还是被挂在渔网上死去。

“老板,事情我都已经交代下去了。”曹建洲汇报完之后,便朝屋外走去,但走到中途却是犹豫了一下,然后重新走回办公桌前,沉声问道:“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燕京城必然会出现刘贺两家坐大的局面,等到那个时候,老板你该何去何从?”

“你未来的路还有很长,所以眼光就必须放得长远一些。”听到曹建洲这话后,当今那位缓缓抬头,轻声道:“你看林白怎么样?”

“我看不透他,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做出对华夏不利的事情……”曹建洲犹豫片刻之后,接着道:“您的意思是,只要有林白在,刘贺两家就不会乱来?”

“事物的发展总有一个规律,无论是繁荣,抑或是衰落,都会有一个规律,这个规律是谁都控制不了的。但不管怎么发展,只要对这个国,对人是好的,都是我们可以接受的。而且他们也都是聪明人,不会做傻事。”没有正面回应曹建洲的话,那位只是淡淡应了一句。

曹建洲闻言沉默不语,思虑片刻之后缓缓朝着办公室外走了出去。但从门口走出的那一刻开始,他便清楚,自己以后在对待林白的态度,要比以前更为看重一些,因为只有那样,才能让自己走的更远,走的更高。

看着曹建洲的背影消失,那位缓缓起身,走到办公室窗前,伸手将窗户拉开,望着窗外的河堤垂柳,沉默不语。

大局已定,就算是再怎样挣扎,都是徒劳无功。燕京城那些想要和刘家负隅顽抗到底的家族没用什么功夫,便被刘家打得一败涂地!

这一战,毫无悬念。刘老爷子当初打天下的时候,能够百战不殆,屡战屡胜的确不是无的放矢,虽然年事已高,但虎老雄风在,手段更是愈发老道了许多。

谁都没想到,这么些年下来,刘老爷子手上竟然攒了那么多能够拿捏住这些家族名门的底牌,每一张底牌露出,都叫人没有丝毫招架之力。

不过叫这些人诧异的是,刘老爷子并没有如想象的那般吃人不吐骨头,这些当初选择站在对立面的家族,只是将当初从刘家手上抢回的资源取回后,并没有怎么难为这些人。

“老刘,你怎么突然变得心慈手软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俗话说得好,慈不掌兵,这次不把这些家伙打个透心疼,以后说不得他们还要再乱来!”贺老爷子得知刘老爷子手下留情后,极为不解,在他看来,棒打落水狗的时候,不吃个饱,怎么对得起当初的忍耐。

刘老爷子摇了摇头,转头看着贺老爷子轻声道:“老贺,你今年多少岁了?”

“九十挂七了,怎么,难不成是你服老了,我跟你说,你服老我可不服老!”贺老爷子一听这话,当即乐了,道。

刘老爷子苦笑道:“咱们拿的已经够多了。再拿下去,有些人怕是要不满了。君心、臣心,这些你不比我懂。我们没几年了,总得给后人留些路走……”

贺老爷子闻言一愣,而后缓缓坐下。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贺老爷子如何还能不明白,古往今来,朝堂之上最忌讳的是什么,那便是功高盖主,当初岳飞的十二道金牌虽然是秦桧所为,但其中未必就没有宋高宗对他的忌惮之意。

现在选择放手,既能结下人情,又能放下戒心,百利而无一害。

“算算时间,林白那小子也快回来了。等到时候,你我一起去接他!”就在此时,刘老爷子却是突然开腔,看着贺老爷子轻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