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00章 风雨落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6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无论局势怎样变化,但那些事情和老百姓相离的终究太远太远,而且久在帝都生活,他们也早就习惯了这样风起云涌的生活,而且若是没有这种事情发生的话,他们更是会少上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那就更叫生活没有趣味。

风雨之后,总是天高气爽,即便是燕京城也是如此。天空久违的没有像往昔那样遍布阴霾,而是一片瓦蓝之色,而且最为难得的是,在这艳阳高照的天气里,居然还有丝丝缕缕的凉风,这就叫人心情更为舒畅。

燕京机场那些候机的旅客,闲来无事便均是没在大厅内等待,而是走了出来,尽情享受这样的好天气。但没过多久,他们便觉得机场的气氛和往日比起来大有不同。

有那些眼尖的旅客,却是惊愕发现,在出站口的位置居然停了一长溜的黑色红旗轿车。燕京城乃是通天之地,这机场也是常常有各色要员经过,这些红旗车若是放在往昔那些宝马车队,或者宾利车队里面实在是算不得起眼。

毕竟在这座机场里,发生过太多类似的事情,曾经有位富豪,还出动过十几辆劳斯莱斯来迎接一条从西藏空运过来的藏獒……

但车不显眼,那一溜儿车牌却是闪瞎了这些人和他们小伙伴的双眼。清一色的燕A028打头,在车窗下面更是塞着黄底黑字的警备牌照,而且在车子的周围更是占了不少肩上带衔儿的军人,这样的架势,摆明就是哪位共和国元老出行。

想要弄到一张真正的警备牌照,怕是都要付出不下去一辆宝马的代价,更不用说这燕A028开头的车牌照,就算是把当初那位富豪的所有劳斯莱斯加上,也不够瞧。

刘老爷子和贺老爷子两人拄着拐杖,站立在风中,紧紧的盯着出站口,任凭满头白发在凉风中飘忽不定。

“老刘,咱们这阵势是不是有些大了,要是传出去,少不得有人要拿咱们说事儿!”眼看机场周围那些人用看国宝般的好奇眼神盯着自己等人,饶是贺老爷子脸皮奇厚,但也有些承受不住,不由得伸胳膊撞了撞刘老爷子,轻声道。

刘老爷子冷哼一声,道:“不把他们吃光抢光就已经算不错了的,谁要是敢拿这说事儿,我不介意给他们一点儿教训尝尝。”

贺老爷子闻言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昨天还在那讲什么君心、臣心,今天就变成了这模样。还说什么摆出这么大阵仗是因为林白立了大功,实际上还不是因为宠自己外孙,想让他好好风光风光。

没过多大会儿功夫,飞机降落的巨大轰鸣声便传了出来。周遭那些旅客见状也是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想要看看能够出动这么大架势前来迎接的究竟是个什么通天人物!

“两位爷爷这是要做什么,这不是摆明了想要让咱们被人瞻仰么?”等到林白等人走出机场通道,朝外一看,不由得傻了眼,贺嘉尔撇了撇小嘴,赶紧把林景行朝怀里抱紧了些,她可不想让自己儿子这么早就出镜,被人拍去,绝对没什么好事儿。

林白此时也是哭不得笑不得,他如何不知道这两位老爷子是想为自己庆功,助助声势,但闹腾到这种地步,委实是有些太夸张了……

金童玉女!不过金童就一个,玉女却是有这么多!等到机场诸人看到林白等人朝着刘老爷子他们走去之后,暗暗咋舌不已,普通人能够有这么一位国色天香的姑娘陪伴,都是祖上烧了高香,这位兄弟能够如此生猛,实在叫人艳羡!

“爷爷,您怎么能这样?我们还带着孩子呢,要是被人拍去曝光了,景行还怎么能够平平静静长大?”贺嘉尔走到贺老爷子近前后,朝机场四周看了眼后,压低了声音道。

贺老爷子嘿嘿干笑两声,冲刘老爷子一挤眉弄眼,然后伸手接过贺嘉尔怀里的林景行,笑道:“回来就好,别说那么多了,赶紧上车吧,要不等会儿真有人要把咱们拍进去了!来,让我抱抱我们家的重外孙,这小子几天没见,又壮实了些,不错不错,像我们贺家的种!”

“明明是刘家的人,哪里像你们贺家了?”刘老爷子顿顿拐杖,抢白了贺老爷子一句后,转头看着林白,轻声道:“你做我的车,其他人做别的车!”

看着刘老爷子的表情,诸人都清楚,肯定是这爷孙两人有什么事情要说,便也没有多问,朝着其他车辆便走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两位老爷子还真是没有一点遮遮掩掩的意思,这么一大溜儿挂着显眼牌照的车子居然开进了长安街。也还好出发之前就和地方上的交警打过招呼,要不然这些人不知道得紧张成什么样子……

“在这调个头!”半晌没有说话的刘老爷子突然朝身前开车的司机沉声开口。

话音一落,那司机没有任何犹豫,径直便在车水马龙中转了个弯。这陡然转身,便如一条银龙翻身,而站在路口指挥交通的警察却是赶紧扭头,后背对着车子,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自顾自的指挥交通,为这一记调头料理后事。

“林白,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刘老爷子轻叹了口气,缓缓道。

林白犹豫片刻,轻声道:“这是权势!”

长安街是燕京中枢所在,能在这里调头,如果是寻常人,哪里能做,又哪里敢做!

“我现在就把这一切交给你了!”刘老爷子轻叹了口气,看着车窗外瓦蓝的天空,轻声道:“看着点儿,别让经天他们把它造弄完就行,我也老了,不想再管这些事情了!”

到现在林白终于明白为什么刘老爷子要让自己单独坐这辆车,因为他要在这里进行一场仪式,一场权力交接的仪式。

“明天去中海转一圈,和那位好好说说。”沉默片刻后,刘老爷子重又开腔,然后看着林白道:“昨天傍晚的时候,宗泽找到了常泛浮,不过他已经死了。这件事情也就到此为止吧,燕京的事情你就不要再追究下去了,再往下,大家就都不好看了。”

“我知道。”林白点点头,刘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他很清楚,古往今来但凡是功高盖主之辈,都不会落什么好下场。

“知道就好。”刘老爷子爽朗一笑,伸手拍了拍林白的肩膀,道:“既然回来了,也闲下来了,那就再好好努力一下!咱们刘家第四代能不能人丁兴旺可就看你的了!”

听到刘老爷子这话,林白脸色起了一层红晕。老爷子还真是一点儿没变,三句话不离让自己传宗接代的事儿。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自己也的确有段时间‘隐忍不发’了,也是时候好好来上一场大战犒劳犒劳自己了。

不过想归想,但林白的目光却是不自禁的朝着车窗外的天空望去。

常泛浮虽然死了,但燕京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八门锁龙局的事情也还没完,还有太多太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而且这些事情,恐怕没有一样是能去耽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