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05章 寻踪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3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林白着实没想到,宁欢颜居然给自己玩了这么一出。等到几女笑眯眯的看着摄像头所在方位的时候,林白已然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也亏得这摄像头是宁欢颜装的,若是换了别有用心之人,自己岂不是要变成陈老师;夏小青更是将头埋在被子之中,再不敢抬头去看几人。

不过几女的到来虽然叫人羞涩,却真是解了夏小青的燃眉之急。也不知道是因为当初那九紫右弼桃花阵的缘故,还是随着相术精深之后的关系,林白在床第之间的本领是越来越强,夏小青都到了四次,可这小子胯下的火箭依旧没有半点儿发射的迹象。

虽说舒爽的滋味着实叫人飞上云端,但若是真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继续下去,说不得人就真要飞上云端再下不来了。而且久旱才逢甘霖滋润,她身躯本就娇嫩无比,如何经得起林白这样猛烈的冲撞,身下早已经肿的跟个小馒头一样,酸痛不止。

“既然欢颜妹妹你来了,那就先从你开始好了!林白替我好好收拾收拾她,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做这种促狭事儿来取笑我们!”夏小青鼓足勇气,掀起被子露出一条小缝,娇憨道。

说时迟,那时快,听到夏小青发令,林白哪里敢有半分懈怠,当即便翻身下马,而后伸手把宁欢颜抱在怀中,轻解罗裳,肆意蹂躏起这丝毫不逊于夏小青的姣好身躯。

一时间室内满是几女娇憨的笑声,而后更是接二连三的娇吟声发出,整个四合院顿时充斥着糜烂的粉色氛围,衾浪翻滚之间,春情无限好。

也不知道究竟折腾到了什么时候,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才结束,反正几人都已经是精疲力竭。直到日上三竿之时,林白觉得胸口憋闷无比,清醒过来之后,却是发现几女的蕅臂正压在自己胸口之上,轻微的鼾声此起彼伏,着实好一幅美人夏睡图。

看着几女的模样,林白心中思绪翻腾不止。几女均是国色天香之辈,普通人一辈子能够拥有一个这样的红颜知己,都可以说是三生有幸,祖上不知道烧了多少高香!可是自己一人却是独揽了这么多美女在身侧,不知道要惹来多少人眼红嫉妒。

而且这几女更都是真心实意对待自己,不管自己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管自己遇到什么危难,都是不离不弃。林白甚至敢断定,如果当初自己在墨西哥那次若是真发生了什么好歹的话,恐怕几女定然也都不会苟活与人间!

一定要保护好她们,不再让她们为自己而提心吊胆!林白暗自捏紧拳头,在心中下定决心,这不是矫情,而是一个男人对心爱女人的承诺,若是连这么一点儿安全感都给不了女人,那还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又怎么能慨然立于天地之间。

随着林白的动作,几女也是缓缓醒来,想着昨夜发生的癫狂之事,都是不自禁的红了面颊,各自拿着对方昨夜办的荒唐事来取笑。

已是日上三竿时分,虽然看着几女梳妆打扮的时候,林白心中又是一阵痒痒的慌,但几女终究却是没能叫他得手,不过却是让这登徒浪子揩了不少油。

诸人刚刚梳洗收拾好,门外却是传来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竟然是陈白庵、张三疯等人赶了过来。诸女见状,不由得庆幸不已,也亏得自己等人刚才没有答应林白的要求,不然的话,这么久不开门,不知道要让张三疯这个促狭鬼给调侃成什么样。

“小师弟,怎么一夜不见,你的神情委顿了许多,而且还有这么大一幅黑眼圈,几个弟妹也是这样,难不成昨夜你们是回忆了一宿往昔之事,畅谈了一宿?”张三疯眼珠子毒辣无比,一眼望去便发现林白脸色有些发白,当即便取笑道。

而刘经天更是插科打诨的好帮手,当即便接腔取笑道:“师兄你这就不懂了,人家这是小别胜新婚,几位弟妹好不容易见着林白,如何能不好好温存一番。而其中风雅之处,又岂是我们这些俗人能懂得,只能在心中暗暗揣测些许便罢!”

“你是不是想让我这现任家主把你调到藏区雪山之中,然后把你禁足在那里两年,好吃些苦头?还有师兄你为老不尊,敢对门主之事调侃,是不是想让我替师父清理门户?”林白被这两人夹枪带棒的话语嘲讽的是头大无比,当即摆出家主和门主的做派,沉声怒斥道。

这话倒真不是林白在吓唬刘经天,以他现如今这刘家家主的身份,如果真跟刘军文和刘军武来上这么一道命令,恐怕真是要把刘经天送到藏区去好好打磨一番!

“行了,都别再开这些玩笑了,人家小夫妻好久不见,别说黑了眼圈,就算是咱们过来不开门都是应该的!!!”虽然嘴上说着不说,但陈白庵却也是调侃了林白一句,然后正色道:“林白,你应该知道,我这么着急过来是为了什么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爷子你和师兄呆久了,也学坏了!”张三疯和刘经天两人他还有办法对付,可是陈白庵开口,林白却是只能把憋屈往肚子里咽,叹息一声后,接着道:“应该是为了摆布逆转五行法阵到底是什么人的事情来得吧?”

虽说金陵的逆转五行法阵已经顺利解决,但只要那摆布法阵之人不死,就依旧还有出现的可能!而且八门锁龙局现如今还没有破解,若是那些人趁着自己出国的时候,再给玩这么一出,怕是到时候的局面要比现在还更加为难!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人当初居然敢对刘家和夏小青下手,这已经触动了林白的逆鳞。事情有一,便会有二,就算是陈白庵不上门来找林白,林白自己也定然要找出那些人的位置所在,而后对他们痛下杀手,好将这危机彻底解决!

“没错儿!八门锁龙局之事迫在眉睫,若是不能尽快将华夏气运引回大陆,说不得那些赵宋后裔的相师会生出什么阴谋诡计,他们这些人这么久没动手了,定然是在酝酿什么大动作,咱们还是要尽快趁着这短暂的平静,将国内这些可能导致动荡的混乱因子斩断!”

陈白庵缓缓点头,而后加重语气沉声道,尤其是说到最后‘斩断’二字的时候,更是不自禁带上了一抹杀机,很显然这些人最近的举动也是叫他心中愤怒莫名,若不然的话,这个陈抟老祖的传人,定然不会将自己平静的心绪变得如此富含杀机。

“说的没错,这些兔崽子坑了咱们这么久,若是不给他们些颜色瞧瞧的话,恐怕还真要让奇门江湖中人小觑了我们!”张三疯也是握紧拳头,点头道。

听着这杀气腾腾的话语,刘经天脸上露出一抹艳羡之色,叹息道:“可惜我要去东北那边了,没办法和你们一起,不然的话,一定要亲眼看看那几个家伙的下场!”

“放心,等到时候我一定替你多收拾那几个家伙几下!”张三疯闻言重重拍了拍刘经天肩膀,龇牙咧嘴笑道。话音落下后,这臭味相投二人当即相视而笑,一切阴险尽在不言中。

陈白庵摆了摆手,示意诸人安静下来,然后看着林白道:“来之前我们几个也推断了一番,虽然卦象不甚明了,但可以确定是在西方位置,想来是因为此次的重创,导致他们无法再隐瞒天机。你有十二字推算法,应该能够推算出精确的位置所在!”

林白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房间内走去,等到走出的时候手里却是拿着一根小拇指粗细的檀香,这檀香是红肉沉水老山檀,乃是当初在印度的时候,林白带着李青囡在当地的市场上淘来的,沉水的檀香产品极低,只有树心部位油脂丰富,才有可能出沉水料,可谓弥足珍贵。

檀香一燃,室内顿时清明一片,诸人烦乱的心绪登时便宁静了许多。而林白则是盘膝坐于地上,手指掐动不止,开始推演起那些人的去向。

十二字推算法神异非常,虽然只是这么片刻的功夫,便让林白寻找到了些许端倪。摆布阵法的这些人的确是如陈白庵所说的那般,已经不在燕京城内,而是去了正西方向,但如陈白庵所说,只是推算到西方之后,便觉得再往下继续推演艰难无比。

眼瞅着林白紧皱的眉头,陈白庵等人此时心都是悬到了嗓子眼那儿,要知道这十二字推算法可以说是华夏相术千古未有的创举,若是连林白都无法推算出那些人精确位置的话,那普天之下恐怕就再不会有人能够推演出来。

而若是放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下次想要再对付这些人,不知道要艰难多少倍,而且此事不了结,就算几人以后去了国外,恐怕心里边仍旧会有牵挂。

“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十指掐动不断,河图洛书放于身前,陡然间便豁然开朗,林白仿佛看到了那一线天机所在:“昆仑雪深,煞气滔天,雷鸣裂谷,万物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