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15章 盗猎(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虽然不知道这些是做什么的,但是从刚才这些人的言语对话看来,绝对不是什么善茬,如果不下一记猛药的话,带着这些重火器的家伙,说不准要对自己等人做出什么事情!

思忖之下,林白便将河图洛书开启,从其中又调出一股纯阴气息朝着阵法内便灌了进去!

纯阴气息乃是从绝阴之地汇聚的最浓郁的阴煞气息,虽然只是一缕,但刹那间,却是将这阵法内的阴煞调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时间阴风平地而起,气温骤然下降。

而且深处阵中的人,更是感觉头顶一片漆黑,眼前再看不到任何事物;而且在那一股接着一股阴风的侵袭下,更是觉得寒意沁入骨髓,叫周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且最为恐惧的是,进入这山谷之后,更是感觉周遭一切动静尽无,仿佛是进入了一个密闭的空间!

“马占林你这个老王八蛋,你三个儿子是自己死在那个山谷里面的,又不是我杀的,你居然敢给我玩这么一出,看我怎么弄死你!”秃头男人感觉事情不对劲,将冲锋枪一摆,便想找到马占林的所在,把他一梭子撂倒在地上。

但这一转头不要紧,却是把他吓了个半死,此时身前身后,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他带来的那群兄弟,现在居然连一个都看不到了,惊疑之下,这秃头男人连练扣动扳机,朝着天幕上便又是一梭子扫了出来,但扳机扣下,却是发现虽然子弹打出,但却是一点儿声音没有。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老二,老三,你们人呢?”秃头男人心惊胆战之下,朝着四下摸索过去,但就是刚才看上去只有几十米的范围,现在却是怎么都走不到尽头,而且周遭一切更是漆黑一片,摩挲半天,连半个人影都没摸到。

虽然身处险境,但这秃头男人表现的倒还算镇定,不过跟他过来的那个老三却是没有这个好心性,走进林白布下的阵法内,被浓烈的阴煞气息一侵袭,神识登时便混乱一片。

而且他更是发现在自己身前,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大帮脸色苍白的人,而且这些人的模样他都是熟悉无比,都是那些往常跟随他进山,但是最后因为分赃不均火并时死在他枪下的那些家伙,眼瞅这些家伙一个个张牙舞爪朝着自己扑来,老三神魂欲裂。

“草,你们这些家伙,死了就死了,居然还敢过来纠缠我,我弄死你们!”心惊肉跳之下,老三慌忙抬起枪口,朝着身前的这些黑影便一梭子扫了过去。

而另外的那几个家伙此时也并不好过,一个个也都是红了眼珠子,端着枪朝四下疯狂扫了个不停,口中更是咒骂不迭,仿佛是看到了一些什么叫他们恐惧的画面。

而马占林现在则是跪倒在地,双手抱着地面呜呜哭个不止,浑浊的老泪顺着面颊滴滴答答往下流个没完没了,嘴里更是喊着:“尕娃啊尕娃,是爹没本事,找不到其他挣钱的办法,只能让你们跟着俺进山,不明不白的就丢了性命!”

枪声四起,子弹更是擦着头皮飞过。虽然阵法内的这些人看到的东西是虚幻,但他们扣下扳机却是实打实的动作,几轮之后,阵法内的人便已经倒下了七七八八。

砰!一颗流弹飞过,那举着冲锋枪在四下扫个不停的秃头男人眼神一滞,然后收不自禁的朝胸口摸了过去,却是发现触手一片温热,而后一股熟悉的腥甜味道出现在鼻翼之间,紧接着头顶上的那抹明亮星空也彻底暴露,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象。

但尽管如此,他却是再没有多看这星空一眼的机会,那颗子弹彻底穿透了心脏,鲜血此时如喷泉般汩汩往外直冒,生命也随着血液的流逝而彻底消散。

“心中隐藏的黑暗就是魔鬼……”看着场内七零八落倒下的尸体,林白印诀掐动将阵法收起,而后轻声感慨道,不过对于眼前的这情景他却是没有什么愧疚之感。

在加入纯阴气息后,林白布置的这个阵法,不但能封闭五识,而且更是能够将人心中的阴暗面最大限度的开发出来。心中的阴暗面越多,在这个阵法中受到的反噬便越大,但如果是心思通透的那些人,却是可以不受阵法限制安然走出。

刚才阵法内的这些人表现的都极为疯癫,显然都是过惯了刀口舔血生活的人,而且按照林白观摩面相的手段,也是看出这些人个个都是穷凶极恶之辈,也算是死有余辜。

呜呜~马占林仍旧趴在地上狂嚎不止,眼泪珠子把地面浸得精湿却是如未发觉一般,但片刻之后,他却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大对劲,因为他能听到自己哭嚎的回声了。

惊疑之下,马占林急忙转头便朝四下望去,只见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残肢断臂,更有甚者连肚肠都暴露在空气中,朝外散发着一股浓烈的腥臭气味。

“这……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儿?”马占林仓皇之下站起身来,摊着双手,朝四下逡巡不断,嘴中更是念叨不停,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就在此时,林白冷冽的声音却是突然传进他的耳中,“你们这些人进山是要做什么?”

话语声中,林白更是加上了九字真言的功效,声音如洪钟大吕般带着振聋发聩的功效,登时便将马占林凌乱的思绪变得稍稍平静了几许。

“山……山神爷饶命!”不过越是平静,就越让马占林心中惊惧,而且在星月光芒映照下,林白慨然直立的身躯显得高大无比,而且声音之大,更是骇人之极,犹如山神土地一般。

枪声和呼喊声早已经把陈白庵等人惊醒,闻着声音赶过来后,看着地上这恐怖的画面,不由得看着林白沉声问道:“林白,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死了这么多人?”

“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林白缓缓走到惊魂未定的马占林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后,沉声道:“你也跟我们去帐篷那,把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我们说清楚!”

林白等人的雷霆手段早已把这马占林给吓了个半死,进入帐篷后,战战兢兢的看着身前的几人,紧张之下,却是只能呜呜哇哇出声,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还有没有蘑菇汤了,给他灌两口!”看着马占林的模样,林白皱了皱眉头,道。

说实话,他并不想为难这人。能够从刚才的那阵法中走出,已经说明他心中没有什么太过黑暗的东西,应该没有如那秃头男人般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另外就是从刚才这几人的交谈中,提起过一件所谓的什么诡异之事,林白也想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马占林,你们究竟是做什么的?”看到马占林将热乎乎的蘑菇汤喝下之后,面色稍微变得有精神了一些后,林白对他重又沉声问道。

此时马占林哪里还看不出林白等人不是山神爷,不过从刚才的事情看来,也知道林白等人定然非同寻常,当下也不敢隐瞒,硬着头皮道:“俺们,俺们这些人是上山打猎的!”

“打猎?”听到马占林这话,一直没有吭声的公羊寿却是突然冷笑一声,朝马占林扫了几眼,冷然道:“我看你们不是打猎的,是上山偷猎的吧?”

“他们是打雪豹的,俺就是个剥皮子的,你们别难为我,俺给你们磕头!”马占林看着公羊寿的模样,急忙开口,然后翻身跪倒在地,便想朝林白磕头。

林白一伸手拦住马占林,然后皱眉道:“偷猎,打雪豹?我听说过偷猎藏羚羊的,怎么现在连雪豹都打上了,怨不得还带着冲锋枪这种东西?”

“不光是雪豹,山上只要是长了皮子的东西他们都打!还有那些草药什么的,见着了也是全都挖了,连个根都不留!”公羊寿听到林白这话,眼中一片愤恨之色,向林白解释起来。

原来从九十年代成立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后,藏羚羊被国家严密保护了起来,想要藏羚羊的绒毛越来越难,于是这些偷猎者就把主意打到了没有设立自然保护区的昆仑山上。

尤其是山上的雪豹,皮毛黑白相间,煞是漂亮,不管是做皮草还是做那种铺设的地毯,都有富人趋之如鹜,是以这些人便将黑手向昆仑山伸来,拼了命的将山上的东西往外运,而且下手狠辣,根本不管什么繁衍生息之说,只要他们经过的地方,一定寸草不留!

“当初我进山采药的时候也见过这些人,如果不是我没丢了一些保命的功夫,恐怕就要把性命交代在这些人手里了!”公羊寿火气颇旺,声音中满是愤怒之意。

马占林咽了口唾沫,颤声道:“俺是第一次进山,就是个剥皮子的,你们别难为我!”

“马占林,你们先前说什么山谷,还有你那几个尕娃是怎么死的?老实交代的话,我就饶了你!”林白闻言也是对这些人的行径觉得愤怒不已,转头看着马占林沉声道。

听到林白这话,马占林一屁股跌坐在地,眼中满是恐惧,仿佛又重新回到那恐怖的一幕。